秦楓看了一眼燕若茜,笑着說道:“不是你們,而是我們!”

燕若茜俏臉一紅,秦楓的意思很明瞭,已經是把自己當成了同伴,並肩作戰的那種,想到這一點,燕若茜的心裏小小的歡欣了一下。

旁邊,辛芷臣玩味的看着露出小女人姿態的燕若茜,開口說道:“如果是公孫長嘯的話,你們倒是真的要注意一點,這個人……是妖孽!”

在辛芷臣口中聽到“妖孽”兩個字,秦楓心中多少還是多想了一點,畢竟,辛芷臣本人就是一個妖孽級別的存在。

妖孽口中的“妖孽”……

都是妖孽!

Ps:今天還有一章,晚上更新 “芷臣,你似乎對公孫長嘯很熟悉啊!”秦楓眯着眼睛,手中把玩着高腳杯,不鹹不淡的問道。

wωw¤ тTk Λn¤ c○

辛芷臣看了秦楓一眼,微微一笑:“說不上熟悉,反正,我對她挺反感的!”

“哦?”秦楓眉目一挑,之前看歐陽雨落一批人,似乎根系挺融洽的啊,難道辛芷臣融不進這樣的圈子?


辛芷臣似乎是看出了秦楓的心思,玩味的解釋道:“就光聽姓氏,我想你也猜到了,雨落和公孫長嘯都是屬於華夏的八大復興家族,而歐陽世家和公孫世家,世代交好,雨落跟着公孫長嘯也是正常,至於我嘛……除了跟雨落是閨蜜之外,其實跟其他人不熟的!”

早就在姜輓歌的口中得知了現在華夏八大家族的情況,如果說五年前八大複姓家族是隱世家族的話,在這個超人類橫行的社會,八大世家也漸漸浮出了水面,而且,八大世家的超人類,比例很高,也就是說,名字中帶有複姓的,十之八jiu是超人類。

秦楓沉默,沒有再問,場面也漸漸冷卻下來。

這時候,包廂的們被推開,迎面走進了一個女人。

女人一身青黑色的職業套裝,畫着淡妝,嘴角噙着一絲微笑,蓮步款款而來。

“擦,又是一個美女!”方天空心中一驚,眼神自然而然看向秦楓,問道:“老四,這個不會也是你招來的吧?”

此刻方天空的雙眼紅的幾乎流血了,尼瑪這個羨慕嫉妒恨啊!

不過,那個女人倒也的確算得上是極品美女了,雖然長相只能勉強算得上是姣好,但是女人出衆的地方是他的氣質,不同於燕若茜的青澀和辛芷臣的高雅,也不是童明月那種大咧咧,更加不是小喬那霸氣蘿莉女漢子……

額,說到小喬,秦楓心裏還是有不小的忌諱。

女人年齡在二十七八左右,絕對沒有超過三十,加上臉上的一點淡妝,倒是覺得年輕了不少,最多也就二十五六歲的樣子,身上散發着令人心猿意馬的嫵媚氣質,那是隻有在少婦身上纔有的氣質,但是很明顯,這個女人距離少婦還有一段距離。

“芷臣,你來了怎麼也不找我?”那個女人進門徑直走到了辛芷臣的面前,一臉抱怨的看着她。

“舒乙姐,我這不是剛來嘛!”辛芷臣站起身來歉意的看了看女人,轉身對着秦楓等人介紹到:“這位是我的朋友,也是燕京俱樂部的名譽總裁,何舒乙。”

何舒乙,名字不錯,跟人一樣漂亮!

秦楓微微一笑,看來,這個辛芷臣在這一片混的挺開啊,一個小小的警花,能夠認識這麼多達官貴人,身份背景一定也不簡單。

“芷臣,這些都是你的朋友?”何舒乙稍稍驚訝的問道,“你怎麼……”

“舒乙,你又來了。”辛芷臣嗔怪的看了一眼何舒乙,直接打斷了他她的話。

何舒乙無奈,但是眼角的那一抹鄙夷還是被秦楓捕捉到了,笑而不語,又是一個自命清高的女人麼?

“來,既然大家都是芷臣的朋友,我敬你們,畢竟我也是這傢俱樂部的老大!”說着,何舒乙端起了一杯紅酒。

“我記的不錯的話,燕京俱樂部,也只是琅琊財團的旗下產業吧?”


說話的是燕若茜,語氣針鋒相對,分毫不讓,心思靈敏的她自然也是察覺到了何舒乙眉角的不屑。

或許,別人瞧不起自己,燕若茜會一笑置之,但是有人看不起秦楓,不知道爲什麼,這個小妮子心裏就是不舒服,就算是槍打出頭鳥,她也要說。

更重要的是,琅琊財團是童明月的事業,秦楓則是童明月最珍視的人,你一個幫童明月打工的人,居然看不起秦楓,燕若茜甚至覺得何舒乙有些狂妄自大。

何舒乙聽到燕若茜語氣中的敵意,微微一愣,沒想到有勇氣站出來挑釁自己的會是一個女孩子,而那四個男生卻是屁都放不出一個,這讓何舒乙眼中的鄙視更加濃烈。

“沒錯,燕京俱樂部是琅琊財團旗下的產業,小妹妹你有意見麼?”

燕若茜本來還想說什麼,但是看到秦楓看向自己,也就乖乖的閉上了嘴。

“何總,若茜不懂事,你別跟她一般見識!”秦楓站起身來,端起了一杯啤酒,“我一杯就當是我的歉意,先乾爲敬!”

“啤酒……”何舒乙有點不敢想象,再這樣的地方,這幾個男的居然點了三箱啤酒。

要知道,燕京俱樂部這樣的地方,雖然算不是上燕京城最高的消費場所,但是怎麼說也是上流人士呆的地方,大都是一高雅的紅酒爲主。

“剛纔我還在嘀咕呢,是哪一桌的客人要了三箱啤酒,沒想到就是你們啊,回頭你們可得謝謝我們這的服務員,她可是特地出去幫你們買來的,我們燕京俱樂部是沒有啤酒銷售的!”何舒乙的話依舊那麼尖酸刻薄,語氣中的不屑也是不加掩飾。

“臥槽,你這娘們會不會說話啊,一開始還覺得是個美女來着,但是現在看來也不怎麼樣嘛,除了一副臭皮囊之外,就是一坨屎!”最先沒忍住的是于成龍。

他的脾氣本來就非常火爆,本來看在何舒乙是個女人,不想計較,但是看着她“嗶嗶”的口水不嫌多,而且越來越過分,于成龍終於決定男人一回了。

“一……一坨……”何舒乙差異的看着于成龍。

她說話尖酸刻薄,這一點不知道,她自己也知道,混商場的,冷嘲熱諷那是必修課,但是像于成龍這麼粗俗的,她真的不知道怎麼應對,雖然于成龍的話跟真正的“粗俗”比起來,完全不夠看。

“好啦好啦,舒乙你少說兩句。”

“老二,你也不這麼激動。”



見到場面的氣憤漸漸尷尬起來,辛芷臣和熊俊傑紛紛站起身來勸架,在場的人可都不想讓一場好好的飯局變成爾虞我詐的口水戰場。

“這都什麼人嘛!”何舒乙不爽的掃視了一下秦楓等人,對辛芷臣說道:“芷臣,你跟這樣的人做朋友,就不怕丟人麼?”

秦楓由始至終沒有說一句話,臉上始終帶着輕輕的笑容,其實他很好奇,憑何舒乙的性格,是怎麼爬到這個位置的?

鋒芒過甚,必然逃不掉剪折刀斷的下場。

Ps:今天的最後一張奉上 一頓飯局,就像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何舒乙的話依舊是尖酸刻薄,于成龍和方天空時不時的迴應兩句,辛芷臣和熊俊傑則是一直在旁勸解。

秦楓倒是自在,除了吃還是吃,風捲殘雲的氣勢下,桌上一大半的佳餚都是被他解決的,而被秦楓示意的燕若茜,也只是在一旁看着。

不過好在飯局到一半,何舒乙就被人叫走了。

“大家不要介意,舒乙就是這樣,雖然嘴巴說話難聽了一點,但是她的本性不錯的!”等到何舒乙離開,辛芷臣開口說道,臉上帶着歉意,看得出,這頓飯大家吃的都不怎麼開心。


當然,沒心沒肺的秦楓除外。

“我們倒是沒什麼,就是看不慣這樣的人,說難聽了就是狗眼看人低!”

“就是,就算是在武將分院,我們也沒受過這樣的氣!”

對何舒乙最不滿的,無疑就是于成龍和方天空兩人。

“芷臣,無視他們兩個就可以了!”秦楓笑了笑,站起身來說道:“我吃飽了,你們呢?繼續吃還是怎麼樣?”

“哈?你吃飽了?我們可都……”于成龍有些不爽的說道,可是話只說到了一半,就戛然而止了,因爲他發現桌上的菜只剩下一個殘羹剩飯了。

“老四,你是屬豬的麼?吃得這麼快!”方天空似乎也才發現一大半的食物都進了秦楓的肚子,驚訝的說道。

秦楓聳了聳肩膀,一臉笑意。

“算了,沒吃飽的話,我們出去吃燒烤吧,我請客!”熊俊傑擺了擺手說道,生怕繼續留在燕京俱樂部遇到何舒乙。

“行吧,反正我也沒吃飽!”秦楓笑了笑說道。

“我擦,你剛纔不還說你吃飽了?”

“老四,你丫是不是來坑人的?”

“……”

一行六人,浩浩蕩蕩的離開了燕京俱樂部,秦楓的三個舍友很不地道的將秦楓拋棄了,說是帶着一個大胃王,他們心臟承受不了。

要知道,剛纔的一頓飯可以是用了萬把塊,其中有八千是進了秦楓的肚子。

“那個……我舍友忽然叫我回去,說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燕若茜歉意的看了看秦楓。

“那行,我送你吧!”

“不用了,燕京俱樂部離學校不遠,走路五分鐘就到了,你還是陪陪芷臣姐姐吧,她好像挺在意剛纔的事情!”燕若茜不着邊際的看了一眼旁邊默不作聲的辛芷臣,小聲的在秦楓耳畔說道。

秦楓微微一愣,他倒是沒怎麼在意辛芷臣,不知道這丫頭在想什麼。

“那好吧,你回去小心一點!”秦楓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勉強燕若茜。

秦楓是越來越喜歡這妮子了,心地善良不說,還這麼善解人意。

……

“若茜不錯!”看着燕若茜的背影漸漸消失在夜幕中,辛芷臣由衷感嘆道。

“是的!”

“秦楓,剛纔的事情……”辛芷臣看了看一臉隨意的秦楓,帶着歉意說道,“我也不知道會發展成這樣!”

“沒什麼,你接下來要去哪裏?”秦楓擺了擺手,臉上依舊雲淡風輕,似乎完全沒有因爲剛纔何舒乙的事情影響到心情。

“我……”辛芷臣剛想說什麼,突然發現秦楓的臉色一變,然後,毫無預兆的撲向了自己。

秦楓的動作突如其來,辛芷臣根本就來不及反應,就被秦楓撲了個正着,秦楓整個人趴在了辛芷臣的身上。

辛芷臣被秦楓撲進了旁邊的花壇,硌得她的後背生疼,剛想說話,卻發現秦楓的雙眸在月光的映襯下散發着野獸一般的光芒。

“跟着我,不要遠離我五米之外!”秦楓的聲音很冷,也很嚴肅。

辛芷臣不知道爲什麼,明明是秦楓吃了自己的豆腐,但是看到秦楓現在這個樣子,愣是說不出一句話,點了點頭,跟上了秦楓。

憑藉她做警察的資歷,似乎也是意識到了什麼事情,跟在秦楓的身後卻是警惕的注意着周圍。

秦楓帶着辛芷臣走進了燕京俱樂部旁邊的衚衕。

“你在這裏等我!”衚衕路口,秦楓忽然停下了腳步,背對着辛芷臣說道。

也沒等辛芷臣回答,秦楓再次邁開步伐,向漆黑的衚衕深入而去。

陰暗、潮溼、暗不見光!

一些陰暗面的東西總會在這樣的時候,露出醜陋的面目。

秦楓嘴角浮現出了玩味的笑容,裝出一副隨意的樣子,腳步有條不紊的向那條小衚衕慢慢走去。

在這種毒蛇,老鼠最喜歡的環境下,甚至還有一陣陣異味傳來,秦楓實在有些忍不住,抄了一個捷徑,快步向前走去。

衚衕的盡頭,秦楓忽然止住了腳步,沒有回頭,微微閉眼,閉眼耳,關口鼻,單純的感受着身後的氣息。

一道陰冷中夾雜着嗜血的氣息忽然想自己方向衝來,秦楓大驚,猛地睜開眼睛,這個速度,就算是他本人也做不到。

猛然回頭,黑色眸子對上了一雙血紅的眼睛。

速度之快,秦楓竟然來不及招架,只能側身閃過。

絕對不是華夏種族!

秦楓心裏下了這個定義,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臉色逾變凝重,秦楓猛然轉身,沉聲問道:"你是誰?"

那人帶着森然的語氣說道:"在國際懸賞榜的榜首霸佔了五年之久,你的那個腦瓜子還真是水漲船高,值得我千里迢迢,來華夏所要!"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