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巖,你放心,你的錢是我們家付的酬勞,我看誰敢栽贓陷害!”夏雪尼冷笑起來,眼神輕蔑地看着馬亞楠。

“沒錯!我給你作證!”耿瑤瑤大聲說。

馬亞楠擰起了眉頭。

該死的,這小子怎麼會認識耿老師和夏老師,而且看起來關係不一般,看來今天要無功而返了。

“趙鵬飛!我們走!”馬亞楠轉過頭向人羣外走去。

想走?哪有這麼容易。

秦巖剛準備阻攔馬亞楠和趙鵬飛,趙鵬飛這時卻瞪大眼睛嘶吼起來,一把揪住馬亞楠的頭髮將馬亞楠摔倒在地:“裝完逼就想走!哪有那麼容易!給我回來!”

“他嗎的!老子早就看你不順眼了!居然敢欺負秦巖!我讓你裝逼!我讓你裝逼!你難道不知道我們是鐵哥們?”

趙鵬飛一邊破口大罵,一邊猛踩馬亞楠的臉。

不一會兒的功夫,馬亞楠的臉就被趙鵬飛踩的血肉模糊。

看到這一幕,再聽到趙鵬飛的話,所有的人都愣住了,不敢置信地看着這一切,就連秦巖也愣住了。

他們不是好兄弟好哥們嗎?趙鵬飛怎麼會打馬亞楠?

打了一會兒,趙鵬飛停下手,捂住嘴驚駭無比地看着馬亞楠:“楠哥,我……我不是故意的!剛纔不知道爲什麼,我突然不受控制了!我……”

不等趙鵬飛說完話,馬亞楠從地上直直地站起來,眼神兇狠地盯着趙鵬飛,一字一句地說:“你麻痹!居然敢欺負秦巖,看我不弄死你!難道你不知道我們是鐵哥們嗎?”

緊接着,馬亞楠將趙鵬飛摔倒在地,一腳又一腳的猛踹趙鵬飛的臉。

不一會兒的功夫,趙鵬飛就滿臉血污。

所有的人都不淡定了,驚駭無比地看着馬亞楠狂踩趙鵬飛。

這是什麼情況,這兩個傢伙瘋了嗎?什麼時候變成秦巖的鐵哥們了?

秦巖這時卻想明白是怎麼回事了,肯定是慕容雪菡下的手,否則馬亞楠和趙鵬飛不可能互毆。

“雪菡?是你下的手?”秦巖在心中問。

“主人,怎麼樣?爽不爽?”慕容雪菡給秦巖傳音。

“爽!太爽了!不過不要出人命!”

“放心吧!我有分寸!”

不一會兒,慕容雪菡離開了馬亞楠的肉身,馬亞楠恢復了神智,驚駭無比地看着躺在地上的趙鵬飛。

我剛纔是怎麼了?我爲什麼突然不受控制了?難道我中邪了?這個地方太可怕了!

馬亞楠突然轉過身,瘋了一樣跑掉了。

趙鵬飛顫顫巍巍地從地上站起來,也轉過身小跑着離開了。

看熱鬧的學生們議論了一會兒也都散去了,只留下了秦巖、張迪、柳佳允以及耿瑤瑤和夏雪尼五人。

除了秦巖和張迪知道事情的真相外,其他三人一臉懵逼,不知道馬亞楠和趙鵬飛爲什麼突然互毆。

“剛纔他們是怎麼了?”柳佳允疑惑地問。

張迪得意地笑起來,神祕兮兮地說:“當然是……”

張迪剛說了幾個字,秦巖就打斷了張迪的話,同時狠狠地瞪了張迪一眼:“他們估計是發羊癲瘋了吧!”

秦巖收鬼養鬼這件事情堅決不能讓別人知道。

之前秦巖不懂,讓張迪這小子知道了,現在秦巖十分後悔。

爲了轉移大家的注意力,秦巖指着遠處的一個地方說:“咦!那邊是什麼?走!我們去看看!”

耿瑤瑤和夏雪尼冰雪聰明,一下就猜到剛纔的事情肯定和秦巖有關。

只是她們看到秦巖不願意說,也就假裝不知道。

十幾分鍾後,有個學生將秦巖撒錢的視頻發到了網絡上。

題目是:貧二代加農二代,不堪裝逼富二代的欺辱,狂撒五十萬打臉,裝逼富二代無地自容,良心發現,開始互毆。

視頻一經發出,立即引起轟動。

眨眼的功夫,點擊就上千了,緊接着是上萬,然後是兩萬,三萬,四萬,五萬,直到十萬,甚至更多。

留言區立即被刷爆了:

“爲什麼剛纔我不在現場?這個學生叫什麼?土豪!我們做個朋友吧!”

“這個學生一定是瘋了!簡直太傻缺了!居然狂撒五十萬!”

“太牛了!乾的漂亮!我最痛恨富二代了!特別是裝逼富二代!如果是我我也砸!”

“這兩個富二代是傻缺吧!這哪裏是互毆啊!這是在互相整容啊!”

“我去!下手也太狠了吧!這下毀容了吧!”

天革 馬亞楠正在醫院接受治療,無聊中正在刷微信圈,突然就看到了秦巖撒錢的視頻。

當他看到自己被秦巖羞辱,被趙鵬飛暴打後,當即氣得咬牙切齒起來:

秦巖,你小子給我等着,老子不弄死你我就不姓馬。

趙鵬飛,你個傻缺,居然敢打老子,你爸以後別想拿到工程了。

公主嫁到:莫少,請接招 對了,我給我二舅打電話,讓他幫我整治秦巖。

馬亞楠拿起手機給他二舅餘浩打電話。

“喂?亞楠,什麼事情啊?”

“舅舅!我今天被一個小癟三欺負了,你能不能給我搞死他!”馬亞楠咬牙切齒地說。

“搞死比較難!但是搞殘還是很容易的!”餘浩嘿嘿嘿地陰笑起來。

“對對對!舅舅,你幫我把他搞殘!最好是生不如死的那種!你如果搞好了,我叫兩個******陪你!絕對刺激!那水大的,絕對能淹了龍王廟!”說到最後,馬亞楠嘿嘿賤笑起來。

聽說有******可以搞,餘浩不由嚥了一口口水:“俺們都是親戚,說那些就顯得見外了!你把他的資料給我我去搞他!”

三分鐘後,馬亞楠將秦巖的資料傳給了餘浩。

秦巖還不知道馬亞楠要對付他,更不知道他已經出大名了,他此刻正在和張迪吃飯,準備吃完飯去對付黃仙姑的師兄和師弟。

“秦巖,你小子真狠啊!五十萬居然就這樣撒完了!你可真捨得!”張迪憤憤不平地想,你爲什麼不給我啊!那樣也能裝逼啊!

“張迪,我想成立一個捉鬼收容所,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加入?”秦巖覺得一個好漢三個幫,張迪雖然又賤又懶,但是至少懂一些陰陽術。

聽到秦巖的話,張迪雙眼頓時閃亮起來:“好啊!好啊!” 吃完飯,秦巖和張迪檢查了一遍法器,生怕出現紕漏。

黃仙姑的師兄和師弟可不是一般的黃鼠狼,那可是妖靈級別的黃鼠狼,和慕容雪菡處在一個級別。

妖精和鬼類一樣,也分等級。

鬼類從低到高分別是普通鬼、厲鬼、鬼靈到鬼王。

妖精是小妖、大妖、妖靈到妖王。

爲了確保成功,秦巖把周小雨也召回來了。

進了野人溝,秦巖拿出羅盤,將燒成灰的符紙撒在羅盤上。羅盤的指針順時針轉了三圈逆時針轉了三圈後,最後指向了東北方向。

“在這裏!我們走!”秦巖一馬當先向前走去。

張迪跟在秦巖身後,一邊走一邊喃喃自語起來:“嗎的!這鬼地方!真滲人!”

野人溝也叫黃毛子溝,在保市郊區的深山中,很少有人來這裏,據說這裏還出現過狼。

走了十幾分鍾後,秦巖就累出一身汗。

張迪也有些氣喘吁吁。

“主人,用不用我們帶着你飛?”慕容雪菡在秦巖耳邊說。

“好!帶着我飛吧!”

之前慕容雪菡也提出要帶着秦巖飛,但是秦巖爲了鍛鍊身體就沒有答應,現在他實在是有點太累了,更何況還需要保存體力應付黃仙姑的師兄和師弟。

根據羅盤指示,慕容雪菡和周小雨兩個女鬼,同時拉起秦巖和張迪向前飛去。

飛行途中,一陣陣冷風從秦巖臉上吹過,雖然現在剛剛進入秋天,但是依舊割面如刀。

好在七八分鐘後,秦巖他們就來到了黃仙姑師兄弟的洞口。

他們兩人兩鬼剛剛落下,秦巖就聽到一陣“吱吱吱”的聲音響起來。

循聲望去,秦巖看到兩隻黃鼠狼一邊“吱吱”叫着,一邊向洞裏面飛馳而去。

不好!它們肯定是看門的小妖,不能讓它們將我們的消息告訴黃仙姑的師兄弟。

秦巖剛準備施法,慕容雪菡和周小雨化作一股陰風向洞裏面衝去,各抓住一隻黃鼠狼將它們生生捏死。

一道殷紅的鮮血,分別從它們的嘴角上流下,將它們黃色的皮毛染成了鮮紅色。

魔法塔的星空 它們腦袋一歪,就此魂飛魄散。

慕容雪菡轉過頭,豎起食指放在嘴邊,示意秦巖兩人不要說話,然後對他們招了招手。

秦巖點了點頭,躡手躡腳地走進山洞裏面。

張迪跟在秦巖身後,手中拿着十幾張符籙,準備隨時和黃仙姑師兄弟拼命。

進了山洞,秦巖十分小心,每一腳走下去都十分輕巧,生怕引起聲響。

無上血帝 黃仙姑師兄弟分別被人們稱爲黃大神和黃三郎。

其中黃大神的妖術最爲高強,與慕容雪菡處在一個水準。

不過黃大神之前不在保市範圍內混,是最近纔來到了保市。

野人溝這個洞府,其實是黃三郎的地盤。

黃三郎的洞府沒有黃仙姑的好,裏面沒有任何分支,屬於直筒子。

秦巖他們向裏面走了大約上百米就來到了洞府的正門。

洞府的正門臥着一個三歲左右的小男孩,一個三歲左右的小女孩,他們姿勢詭異就像狗一樣趴在地上,不時還伸出舌頭舔一舔嘴脣,那樣子就像是狗一樣,可是它們偏偏長着人的身子和頭。

不過它們的雙手雙腿上長滿了黃色的長毛,就好像穿上了黃色長筒襪,套上了黃色的長手套。

“主人,這是看門狗!是用非常邪惡的方法制成的!”慕容雪菡在秦巖耳邊壓低聲音說。

看門狗?這分明就是兩個小孩子,怎麼變成了看門狗?不過這兩個小孩的樣子和動作看起來的確像狗。

秦岩心中疑惑不已。

慕容雪菡知道秦巖不懂這些,當即給秦巖解釋起來:“主人,是這樣的……”

緊接着,慕容雪菡將看門狗的來歷告訴了秦巖。

聽完慕容雪菡的話,秦巖差點將鋼牙咬碎,他想不到這些妖精這麼殘忍,居然能做出這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原來所謂的看門狗,是一些妖精將剛剛滿月嬰孩的雙手雙腿折斷,然後續接上小狗的四條腿讓它們看門護院。

在續接的時候,要用銼刀將嬰孩的四肢斷口處和小狗的四肢斷口處磨平,然後用魂火煅燒七七四十九天才行。

在煅燒的過程中,嬰孩幾乎是剛剛疼昏過去,又會疼醒過來。

就這樣周而復始,連續被折磨七七四十九天。

據說看門狗的出現是在很久之前,一位妖王爲了報復一戶人家,將他們全家都做成了人與狗的混合種。

後來這種混合種居然在妖精之中流行起來,甚至還變成了時尚,如果誰的洞府門前不養兩條看門狗,都不好意思在妖精圈子裏面混。

所以很多妖精都喜歡從地下渠道買兩個嬰孩,然後煉製成看門狗。

隨着時間的推移,這種看門狗也有了高檔與低端的標準。

最高檔的看門狗,就是將一對龍年出生的雙胞胎製作成看門狗,而且最好還是龍年十二月十二日出生的,這叫雙十二。

如果是雙十二這一天的十二點整出生,那就是極品中的極品了。

至於低端的,自然是隨便找一男一女兩個嬰孩製作成就可以了。

其實這種看門狗沒有任何實用價值,可是妖精們就喜歡這一口。

這就像很多人喜歡穿皮大衣一樣,可是他們根本不知道,每一隻被剝皮的動物,它們的冤魂極有可能附着在血淋淋的皮毛上。

“主人,這種事情太多了!就像人間的貪官污吏一樣!你沒有必要生氣!”慕容雪菡看到秦巖氣得臉色鐵青,立即在旁邊安慰他。

秦巖明明知道慕容雪菡說的非常對,但是依舊怒火沖天。

“他們知不知道自己是看門狗?”

“他們知道!因爲他們的魂魄就被束縛在身體裏!”

“什麼?這簡直太殘忍了!”秦巖實在是無法想象,當一個人知道自己被折磨成不人不狗的怪物後,是多麼的絕望。

秦巖深吸了一口氣,在心中問慕容雪菡:“我想幫他們了卻痛苦,可以嗎?”

與此同時,秦巖在腦海中咬牙切齒地想,黃三郎,你等着,老子一會兒如果不把你的四肢敲碎,老子就不信秦。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有些無奈地說:“有時候殺人其實也是幫人!”

秦巖覺得慕容雪菡說的很對,他現在殺了這兩隻看門狗,其實是在幫他們獲得解脫。

秦巖拿出兩張符紙向兩隻看門狗衝去。

兩隻看門狗原本都趴在地上,當它們看到秦巖突然從山洞的拐角處竄出來後,立即站直了身子。

只是它們並沒有像人一樣站起來,而是像狗一樣站起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