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靈王踩踏著令人恐懼的步伐過來,也就在這個時候祖地一震,葉方華頭頂的門戶徹底成型,大放光華,其中似有光霞噴出來。

葉方華身體虛化,似要在下一刻被接引到傳承之地。

這一刻,葉方華和葉奇贏臉上都露出了笑容,然而笑容只保持了眨眼,葉奇贏臉上就布滿了恐懼。

祭靈王一爪拍了過來,虛空震顫,或許葉方華身體已經不再祖地,但他葉奇贏必死。

「救我。」在這生死千鈞間,葉奇贏心中的唯一活命希望卻是他怨恨的莫東,他滿臉祈求對莫東發出求救。

莫東看著葉奇贏,眼中沒有一絲情緒,不得不說此時的葉奇贏看起來很可憐。

眾人都不解葉奇贏為何要向莫東求救,但看著葉奇贏要死在祭靈王獸爪下,都是心裡一陣不忍,隨後大罵莫東冷血無情。

最終葉奇贏死在祭靈王獸爪下,而祭靈王似乎對這裡的傳承有克製作用,一爪落下后,身體虛化的葉方華陡然凝實起來。

「不。」葉方華驚恐大叫,但也改變不了被祭靈王直接吞入口中的結局。

也就是這個時候,莫東臉色終於有了一絲變化,因為祭靈王巨目轉移過來,眼中似冒著無窮的火焰。

轟。

祭靈王一爪轟來,遮天蔽日! 拿槍的手突然要來掌勺那自然是做不出好吃的東西。

在廚娘的幫助下終於是做好了一鍋桃膠羹。

她自己先嘗了下味道,可能是因為廚娘在一旁守著所以味道還可以十分的清淡,對於愛美的夫人們應該是不錯的甜品。

「你們把這個送到兩位夫人房裡,說是我做的。」

「是!」

下人按照她的要求去做。

在廚房呆了一個多小時並沒有發現什麼,她又到蘇府吃喝的水井裡去看看。

這水井是手搖式的,沒有井口。

這時間還沒有到煮中午飯的時候,並沒有下人在這裡洗東西。

她蹲在那研究這隻有一個柄的水井是怎麼出水的。

研究了半天,才發現用手上下搖就出水了。

她正要放手時發自己手上有什麼東西,像是鹽巴,但又不是這個要反光些,長條狀。

這東西怎麼看著有點眼熟呢?

她想了會猛地發現這是鹽巴罐子里長出來的東西。

她從手柄上輕輕收集了起來用白布包著,這個年代有化驗室但是還沒有普遍到醫院,還只是鬼子在研究。

嗯,去問下何弘翰有沒有辦法把這東西送去化驗看到底是什麼。

廚房很近後門,她要去何弘翰工作的地方必須經過後門,出了後門沒多久,她聽到了小雨在拒絕什麼的聲音,可能是因為怕人看見了,她聲音很小。

她走近去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是一個高大的男人,看身材像是昨晚那個男人。

昨晚因天黑,沒認真看清楚他的臉,身材還是可以認出來的。

白天看那男人,油光滿面,一副小白臉的樣子。

臉長得是挺好看的,像奶油小生看著都讓人覺得油膩,還梳了個中分頭,像漢奸。

真不明白小雨是眼瞎了么?這一看就知道是好吃懶做還愛裝大款敗家的玩意,也跟他在一起。

昨晚的事情她是忘記了么?

救過她一次,第二次別人一叫又乖乖的出來,蘇心優不打算救她第二次,除非她有生命危險。

因隔得有點遠,沒聽清楚男人對小雨說了什麼,小雨乖乖的跟著他進了一間又小又破的房子。

看樣子是男人住的窩,她又跟了進去,屋裡面幾乎是有錢人家才用的東西,外面看來很破像無人居住的,裡面卻是奢侈得很。

這男人一看就知道是從女人手裡哄來的。

蘇心優上了屋頂,趴在那破房子瓦上掀開一小塊看他想對小雨做什麼,為什麼小雨會這麼聽話的跟著他進去。

只見他讓小雨把衣服脫了身到類似消過毒的病床上去認真的為她檢查身體。

「只要打了我這個解藥,那個沒有的奶就會長回來了。」

小雨非常相信他的點點頭,任他對自己打所謂的解藥針。

當男人從一個藥箱里拿出針筒時,看得蘇心優冷汗都出了,小雨這是在玩命,那哪裡什麼解藥,而是一種透明的不明物,他想用將那東西注射進去做填充物。

有點像是最早的豐胸術,衛生環境這麼差,還不是專業的,他們就這樣開始做手術。

不行,不能讓小雨冒這個險。

她對著這不破房的門口處扔石頭,男人緊張,以為是誰來找於是出門去看,蘇心優藉此機會,進屋去帶小雨走。

當然為了不讓小雨知道她是誰,戴上了她平常上戰場時的鬼面具。

「你是誰啊?放開我,我不走。」

有這麼好的機會讓自己變回正常人,小雨自然是不肯走,她死活都不肯披上衣服,還試圖喊人來。

沒辦法了,只好將她打昏了帶走。

正在批閱工作的何弘翰見蘇心優扛了一包什麼東西進來。

頗感意外的問道「我說夫人,你來看我就來看我,怎麼還給我帶這麼大一包東西呢?」

「包你妹!」

「老婆你怎麼又罵人呢?」

就知道他又要像小孩子一樣扁嘴說她,所以她把小雨放他工作桌上說「這真是你妹小雨。」

「呃~」打開被子露出小雨的臉,還真是小雨「老婆你把小雨扛了來這是幹什麼哪?」

沒辦法,就算難以啟口她也是要老實跟何弘翰說了。

「你妹想去豐胸」怕他不明白是什麼意思,還在胸前做了一個很大的動作。

他是看明白了蘇心優的意思,臉色驟然變了「然後呢?」

「她去了黑診所,我怕她有生命危險就直接敲昏帶來你這裡了。」

在他印象中小雨是十分乖巧的女孩子,怎麼就會做出這麼驚人的事情來?

何弘翰正要將小雨叫醒來問是怎麼回事時,蘇心優呵停他「等下」

「怎麼了?」他停收回手沒有再去搖小雨。

「我覺得你是不是該去查一下小雨,她回何家前好像是經歷過了什麼事,並不是像她外表那表清純純凈,只是大山裡出來的女孩。」

認小雨回來也只是兩位調換錯孩子的母親見了面之後確認了小雨是何家的孩子,之後因自己的娘不想讓夢柔回去伍家受苦才會沒有過多的去關注小雨以前是怎麼生活的,更不有去徹查之前的事情,一旦他們開始查,那麼夢柔也會知道自己不是何家的孩子。

她會自己回家去把何家小姐的地位給回小雨,因大家都不想有這樣的情況才會瞞所有的人。

「夫人是知道了什麼嗎?」

「我是聽到了些什麼但是不全,不能以我聽到的來做依據然後就篤定了事情就是那樣。」在沒有十足把握時,蘇心優是不會以自己聽到的作為知情者說出來。

也許事情並不是她聽到的那樣呢?以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可能會害了小雨。

何弘翰堅持要她說「沒事,你聽到什麼說什麼就好。」

既然他堅持要聽那她就把昨晚的事情給他一遍。

「昨晚我剛從山寨回來就聽到有人在蘇家旁那條人居住的不巷中聽到小雨的聲音,我走過去看,她正在跟一個男人糾纏不清,那男人像是小雨沒有回何家時的男人,小雨還曾懷過他的孩子,不過被那男人騙去打掉了,小雨為此恨他,還有賣去謝老二那裡也是那個男人乾的,若不是剛好遇到我去救她,後果不堪設想。」

當聽到這些時,何弘翰的臉色大變。 第二百二十七章逃吧

隨著葉方華打開傳承之門,眾人心中都是一陣高興,但隨著葉方華和葉奇贏先後死去,眾人一陣絕望。

便是還有一個傳承之門正在開啟,眾人也不報希望了。

畢竟,連打開傳承之門的葉方華都被祭靈王所殺,這祭靈王在祖地可真是無敵的存在。

「都逃吧。」

有些人思量著逃離這裡,能活多久算多久,總比死在祭靈王手中好過。

但也有人用一絲僥倖注視著祭靈王獸爪落下的地方,希望奇迹出現。

這個人就是王強,他親眼目睹過莫東和祭靈王硬碰硬卻沒有如雞蛋碰石頭那般。

獸爪遮天蔽日,光這龐大之感,便能讓人感受到絕望。

獸爪落地后一陣安靜,這種安靜就如死亡一般,王強臉上也有了一絲絕望,不過他忽然注意到璀璨的光柱沒有一絲變化,那座門戶還在成型。

一個念頭瘋狂躥出腦袋,王強呼吸急促起來,而這個時候注意到光柱情況的不只王強一人。

曾輝他們也意識到了什麼,臉上便露出不可置信。

「看,獸爪動了。」

有人叫道,立刻眾人的注意力都過去了,看到獸爪竟在慢慢抬起,他們的瞳孔都是一陣緊縮。

獸爪抬起只有一種可能,便是祭靈王主動抬起,但還有另外一個不可能的可能,有人在慢慢撐起來。

終於,獸爪撐起了一人的高度,一個彷彿舉著天的身影顯露在眾人眼睛中。

「真的是他。」

「真的是他。」

頓時多了一道道目瞪口呆的目光,眾人都是一陣難以置信,他們實在想不到,有人能在祭靈王獸爪拍擊下活下來,而且還將獸爪抬起來。

「鏗。」

忽然一道劍光飛起,如匹練般斬過獸爪,頓時比門扇還大的獸爪被削掉了一小半。

而被削掉的一小半獸爪化作光芒消散在天空中,祭靈王一隻獸爪成為殘缺極為明顯。

「他傷了祭靈王。」

「我眼睛沒瞎吧。」

「看來我們都錯怪了莫東,他說自己斬殺了趙霸王並不是狂言,有如此實力,這可是比趙霸王強了都不止一倍。」

眾人又驚嘆又驚喜,心中忽然生起一股活下去的希望。

「你已經強到如此地步了嗎。」曾輝面色巨震,心中已經不能用苦澀來表達。

記得兩天前,莫東的實力還比他弱,體魄也是比不上他,但僅僅兩天,莫東的實力已經超出他太多。

「這才是天驕,天之驕子。」忽然耳邊傳來一聲敬嘆,曾輝深吸一口氣,眼中一陣清明。

「是啊,他是天之驕子,我為何要和他攀比。」

曾輝喃喃自語,他明明受了不輕的傷,而缺少靈丹妙藥的他此時也是精神萎靡,但忽然間神清氣爽,彷彿得到了升華。

他的雙目露出激動,看著莫東也是涌盪著感激之色,顯然他在放下對莫東的嫉妒后,整個人如得到了一種蛻變,心境上似乎產生了頓悟。

若是此刻,這裡沒有禁靈的話,曾輝能立刻突破下一個境界,實力更上一層樓,而且在心境蛻變后,他今後的修鍊道路將一片明了。

可以說,以前的他或許連突破到御靈境界都困難,但現在他卻有不小的把握輕鬆突破御靈境界,邁入更高層次也不是不可能。

這一切的變化,都來源於莫東。

此時看著莫東一人在獨戰祭靈王,曾輝眼中爆發出光芒,沉聲道:「我們不能光看著,我們要去幫他。」

曾輝作為曾經祖地中第二高手,有著很強的威懾力,尤其此時身上有一種煥發生機的氣勢,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給曾輝給面子。

祭靈王的強大不可阻擋,要去幫莫東等同於自殺,沒有人願意拿命開玩笑。

「葉曉瀟的傳承之門是我們唯一希望我不用多說了吧,祖地就這麼大,你們又能跑到什麼地方,我們只有團結起來,才有一線生機。」

「而且莫東的實力你們應該已經看到了,他都能勉強擋住祭靈王,我們就算不親自去和祭靈王正面相抗,也應該能做些干擾祭靈王的事情吧,到時候葉曉瀟打開傳承門的機會就會大增。」

「去不去你們自己定,反正我不會讓莫東為我們獨佔祭靈王。」

王強站了出來,在一番天人交戰後,剩下的三十多人中,有四分之三去幫助莫東共同迎戰祭靈王。

莫東並不知道這些,他手中拿著從葉方華那裡奪來的靈兵軟劍,就算無法施展靈技,但劍術在他手中信手捏來。

方圓十丈內,氣息無比的鋒芒,稍稍一接觸便是如芒在背,隱隱這些氣息形成劍氣。

而用純劍術和力量形成劍氣,這都說明莫東在劍道上的造詣。

祭靈王攻來,便聽一陣陣鏗鏘的聲音,好似是兩件兵器在擊撞。

靈兵很鋒利,祭靈王也不擋,但它到底是祭靈王,在絕對的力量下,莫東的劍術發揮的作用也有限。

轟一聲,莫東手中長劍倒卷,他的身體也橫飛出去,還沒有控住身形,祭靈王張開獠牙吞了過來。

霎時間,一股可怕的吸力湧來,地皮掀起飛入其口中,莫東身軀也是欲要浮起來。

莫東臉色微變,但並沒有慌亂,易步展開到極限,終於是踏出了祭靈王吞噬區域。

「轟。」

祭靈王一巴掌揮來,莫東反應已經很快,但還是像蒼蠅一般被扇飛。

勉強壓住體內翻滾的氣血,一隻遮天般的獸爪又已從天而降,不給莫東絲毫反應機會,要將他拍死在這裡。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