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

南天隨意地一拳打出。

簡簡單單地一拳頭,正中黃髮黑袍客胸口。

“滋滋!”

黃髮黑袍客身上的機甲都破裂掉了。

“哇!”

黃髮黑袍客吐出一口鮮血,當即斃命!

獨臂黑袍客瞳孔一縮。

“怎麼可能,一個一品機甲戰士,就被你一拳打死了?”

獨臂黑袍客驚叫道。

“你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來青蘿鎮?”獨臂黑袍客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你們讓我生氣了!”

“我們要打死你們!”

南天暴怒而起,閃電般出拳,對着幾個黑袍客一人一拳。

沒錯就一拳!

多一拳都浪費!

無一例外,就算是九品機甲戰師修爲的獨臂黑袍客都被一拳擊斃。

南天則是滿臉不在乎,很是輕鬆,就像是做了一件再輕鬆不過的小事。 靜,無比的寂靜!

周圍一片鴉雀無聲。

一時間,除了滿臉輕鬆的南天外,其它人都是震驚無比,一些膽小之人甚至都打了寒戰。

良久,青蘿鎮長仰天嘆了口氣,指了指南天和納蘭清若。

“還愣着幹啥!納蘭清若,你趕快把這個瓜娃子帶走!他剛纔殺掉的可是申屠家的人!”

“我一個小小的青蘿鎮可不想受你們的牽累,被申屠家全殲!”

青蘿鎮長的話,很快就引起不少鎮民們的附和。

“趕快滾!快走,掃把星!申屠家可是天林省第一世家,你這個野蠻人竟然不知天高地厚地殺了申屠家護衛,實在是找死!”

“滾!有多遠滾多遠!你們永遠不要踏入青蘿鎮!”

…….

對於偏僻的青蘿鎮居民來說,他們並不知道,剛纔那些黑袍客到底有多強實力。

在他們眼中,再強或許也強不過八品機甲戰士修爲的青蘿鎮長。

什麼機甲戰師呀,在他們眼中只是概念性的存在。

所以,南天的實力,在他們心中,並沒有泛起多大波瀾。

唯有,申屠家那赫赫威名,早就傳遍了整個天林省,深入人心。

納蘭清若是大家族的小姐,而且和那幾個黑袍客打過交道。

尤其是那個獨臂黑袍客,納蘭清若心理清楚,這是申屠家的高級護衛,地位很高,實力極強。

“我的這個弟弟不簡單!”

追妻100天:男神的呆萌暖妻 納蘭清若心中一凜。

但是,納蘭清若也沒有天真到憑藉南天這一身蠻力,就可以抗衡一個偌大的申屠家。

“走!弟弟,我們離開這裏!”

納蘭清若拉着南天要離開青蘿鎮。

南天憨憨一笑:“姐姐,其實沒啥的。像剛纔那種貨色,我一個人能打幾百個!壞人們如果來的話,我把他們全部打死。”

納蘭清若苦澀地搖了搖頭:“弟弟,你很了不起。但是申屠家在天林省經營了上百年,勢力強大,族中也是高手無數。我們根本無法硬抗,從此你我只能浪跡天涯了。”

南天拍着胸脯:“放心吧,姐姐。只要有弟弟在,就沒有人能傷害你!”

納蘭清若甜甜一笑,格外開心。

生在大家族納蘭家,納蘭清若雖被族人奉爲掌上明珠。

可是,自從納蘭清若的生母去世後,家族中真正疼愛納蘭清若的已經沒有了。

至於納蘭清若的生父,當代納蘭家族的族長,早就小妾環身,子嗣成羣,對納蘭清若這個女兒,只是當成物品而已。

南天能夠單純真誠地說出,要保護自己,不讓自己受到傷害。

納蘭清若冰封已久的內心,也是有些融化。

“弟弟,我也會守護你的安全!放心,只要姐姐在,就讓一生不受到傷害。”納蘭清若心道。

隨後,納蘭清若簡單地收拾了一下行囊,便帶着南天離開了青蘿鎮。

納蘭清若知道南天天賦很高,應該有更好的未來。

納蘭清若出了青蘿鎮,便想帶着南天到一個學院中找一個名師求學。

天林省是申屠家的地盤,自然不能待下去了。

納蘭清若要帶南天到鄰省風行省的最高學府——風雲學院求學。

風雲學院在整個雙子星都是排名前十的綜合學院!

不過,想要去風行省的風雲學院,就必須途經青山城。

納蘭清若對那座青綠色的城市實在是失望透頂了,但是爲了南天的前途與未來。

納蘭清若還是精心地化妝易容了一番,帶着南天前往。

一到青山城,納蘭清若就看到了貼滿城牆的通緝令。

那通緝令上面的畫像之人,正是納蘭清若。

現在,青山城也是戒嚴了。

重生小甜妻:老公,纏上癮 一排排荷槍實彈的官兵,嚴守城門。

對望客商行人一一進行着仔細的盤查。

納蘭清若心中納悶:【自己雖然與家族決裂了,但是家族也不至於下令滿城通緝自己吧。畢竟,我曾經也是納蘭家的大小姐。】

好在,納蘭清若的易容術不錯,官兵們並沒有看出什麼來。

“走,你們可以進去了!”

守城的士兵揮了揮手道。

就在這個時候,“噠噠!”

一隊獨角獸騎兵,裹狹着滾滾塵土,疾馳而來。

爲首的男子,燕頷虎鬚,方面大耳,手裏持着一個一丈多長的方天畫戟,身披銀色c式靈寶機甲。

“大隊長!”

守城官兵俱皆肅穆而立,拱手行禮。

男子微微點了點頭,用方天畫戟指了指這些官兵:“最近一段日子,你們都給我認真一些!一定要嚴格盤查!”

“是,大隊長!”

守城官兵們大聲應道。

納蘭清若不禁緊張了起來。

這突然而來的男子,叫納蘭衝就是她的大哥,只不過是同父異母的大哥,主管青山城的守城衛隊。

納蘭清若小的時候倒是經常與納蘭衝一起玩,納蘭衝對納蘭清若的容貌非常熟悉。

納蘭清若低下頭,快步走着,想要儘快離開。

南天驀然間笑了笑:“姐姐,你的手心好多汗呀!你是緊張什麼呀!”

納蘭衝一下子,將目光投射了過來。

凌厲地目光一下子落在了納蘭清若的身上。

“把頭擡起來!”

納蘭衝呵斥一聲。

納蘭清若知道躲不過去了,把頭一揚。

“納蘭衝,當我們是兄妹的話,就讓我走!”

納蘭清若一字一句地道。

納蘭衝臉色陰沉:“果然是你這個丫頭!納蘭清若,你與家族違逆決裂就算了,還敢夥同人殺害申屠家護衛。其中一個人,還是申屠家的高級護衛。你已經犯下了彌天大禍!”

“父親已經下令了,讓我納蘭家族全力協助申屠家,務必要把你捉拿歸案!”

納蘭衝聲音冰冷,不帶一絲感情。

納蘭清若臉上留下兩行清淚。

“父親,他都同意了嗎?他難道不問問,我爲什麼對申屠家的護衛們下手。我可是他的親生女兒呀!”

納蘭衝陰厲地點了點頭:“還需要問什麼問!親生女兒如何?家族利益高於一切,你與申屠家爲敵,我納蘭家就必須大義滅親,第一跳出來處決你!納蘭清若,我的小妹,休怪大哥無情,明年的今天我會給你多燒一點紙錢!” “束手就擒吧,小妹!家族的刑臺,很利索的,你會沒有一丁點兒的痛苦。”

納蘭衝揮了揮手,大隊的官兵,蜂擁而出,立馬將南天和納蘭清若團團包圍了起來。

納蘭清若推了推南天,輕聲道:“弟弟,這裏沒有你的事,趕快走,快走!”

“嗬,小情郎?”

“我的小妹,你這麼清高,什麼時候勾搭上一個這個看起來土裏土氣的傢伙!”

納蘭衝臉色一冷。

“申屠邊公子這麼優秀,你不選擇,選這個傢伙?我真的是高看你了!”

“來人,將他們綁起來!”

納蘭衝揮了揮手。

納蘭清若搖了搖頭,哀求着納蘭衝:“大哥,看在小妹和你這麼多年的親情份上,放過溪名吧。溪名是無辜的。他只是一個單純善良的孩子。”

納蘭衝根本不爲所動,臉色依舊冷酷:“單純善良?我的小妹,你以爲這是在童話世界裏頭嗎?單純善良又怎麼滴,我納蘭衝殺的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刀下再多一個人,也無所謂!”

“把這個男的給我綁到我面前,我要當小妹的面,把他剁成肉沫!”

納蘭衝猙獰地說道。

幾個身強力壯的官兵,蠻橫地走來,就要把南天拿下。

南天也被激怒了。

“姐姐,他們欺人太甚!溪名生氣了!溪名,要把他們全部打死!”

南天暴怒而起。

彪悍娘子絕色夫 納蘭衝根本沒把南天放在眼裏。

“一個土包子,也敢口吐狂言,實在是找死!”

納蘭衝哈哈大笑着。

看着涌過來的官兵,南天連連出拳,順帶着來了幾記旋風腿。

衝過來的百來官兵,如同枯木一樣,頃刻間被南天全部打倒了。

“接着來!”

南天大吼一聲。

納蘭衝嘴角泛起一絲冷笑:“好小子,有兩手!今天,我就親自送你上西天!”

納蘭衝飛天而起,手持方天畫戟,殺向南天。

納蘭清若緊張萬分,連忙提醒南天:“溪名,你要當心了。納蘭衝是七品機甲戰師,實力強勁,比你在青蘿鎮對上的獨臂黑袍客還要厲害許多!”

說罷,納蘭清若又苦笑地搖了搖頭。

【溪名,哪裏知道這些機甲等級呀!我說了,也跟白說似的。】

【溪名,你千萬不要有事呀!】

納蘭清若在心裏頭爲南天祈禱着。

所有人都不看好南天。

納蘭衝何須人也?

青山城一個赫赫有名的惡霸狂少,又在守城衛隊中訓練了多年,個人武力極強。

納蘭衝的方天畫戟光芒四射,如同彗星一般,猛然衝向南天。

納蘭衝見南天也不躲閃,心中更是冷笑:【瓜娃子,還敢硬吃我一記方天畫戟,連機甲都不召喚!真是找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