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嗤啦啦!一蓬電光炸開,帝釋天的身體在接觸瞬間就被彈開,一股焦糊的味道和著濃煙從其手掌之上飄出。

「嗯!」一聲痛苦的悶哼史無前例的從帝釋天口中傳出,雙眼滿是凝重的盯著金龍叫道:「你們還等什麼,它要跟我們同歸於盡,若是不能消滅這畜生,你們都活不了!」

「風無形,雲無相!風雲合璧,摩柯無量!」聶風步驚雲頓時合體,調動的天地靈氣何止暴增十倍。

吼!這是一聲痛吼,那已經殘破不堪的鱗片在剎那間向兩側翻飛而去,一道足有半米深的傷口像是一條溝壑般浮現在金龍身上!

斷浪眼中紅光一閃,毫不猶豫的沖了上去,也不知是不是受火麟劍的影響,這傢伙非常的賣力,不是撩陰,就是掏.肛,打法猥瑣無比,蝕日劍法變化之間幻出無窮火浪彷彿要將龍鳥龍腚烤熟了一般。

萬劍歸宗!凜冽刺骨的寒風匯聚成一道巨大又閃亮的劍芒從滾滾熱浪之中陡然射出!初一接觸雷光便直插而入,只是金龍似有察覺,龍軀之上雷光突然瘋狂閃動,劍芒切入一半便即停住。

「雄霸天下!」不動絕招你當老夫是來走過場的么,極其驕傲的雄霸手中天罪長劍在空中一轉,形成一個渾身劍刃的凶獸,「我從未給人說過,老夫最強的——就是劍!」洶湧澎湃的劍意光芒仿若一顆彗星般直撞過來。

轟!彗星與雷光相撞,炸開的氣浪彷彿割人的尖刀一般四射,雄霸無名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倒飛回去。

天劫雷霆在破滅金龍身體的同時,也成了它最強的武器,不管是誰靠近,受這天劫雷霆一碰,都要滾蛋。

「我收!」遠處的許仕林突然大喝一聲,金剛葫蘆娃本就是天刑雷劫所化,對於小葫蘆而言,天上的雷劫就是最美的大餐,可惜它不敢吃,怕被蹦碎了,但是金龍身上纏繞的已經削弱過一層的赤金閃電,對它而言卻是恰好能夠吃得下的美食。當即震動許仕林表示要吃。

金龍身上纏繞的閃電,瞬間就被小葫蘆吸走。

見此機會,帝釋天帶著眾人立即貼上金龍,貼身近戰,

上躥下跳,張牙舞爪!一拳一腳、一拍一撞,猛烈的撞擊聲響徹天地,狂猛的罡氣肆意揮灑,被天劫劈碎的鱗片根本擋不住帝釋天的攻擊,每一擊都讓金龍怒吼不已,強筋有力的身軀在控住急速飛舞,劃過空氣發出的爆響猶如萬人擂鼓,一道道黑影閃過在地上留下無數裂痕!

而帝釋天卻憑藉著難以想象的速度出現在金龍身上每一個角落,只見金光閃爍間竟像是施展了影分身之術般同時發動攻擊。散發著無限死亡氣息的寒冷氣息將方圓百丈瞬間凍結,眾人站立於冰面之上只覺連血液都彷彿要凝固一般。

遠處觀察的許仕林被眾人的打鬥給驚了一下,這老頭原以為是個法師,沒想到近戰居然也打的這麼的狂野,這麼生猛,那個持紅色火劍的小子攻擊是那麼的猥瑣專攻下半身要害。

那個拿黑劍的小子和拿白刀的小子怎麼那麼眼熟,配合起來,一般初入金丹也能揍,那個霸氣凜然的老頭怎麼似乎在哪裡見過,還有那個一揮劍就是幾百道劍氣縱橫的傢伙是誰?各個都是高手,

轟轟轟

一蓬蓬的冰花在金龍身上不斷綻放,眼見著無盡寒氣通過渾身的傷口不斷的在身體之中蔓延,使得他的身體越發額僵硬。金龍也發現了帝釋天的意圖。一對兇惡無比的獸瞳中綻放出熾烈的怒火;「自尋死路!」

亢昂!

金龍見高吼一聲,又是一道赤金色雷光劈下,融化周身冰雪,天劫雷甲再次上身,殺敵三百,自損一千!攜帶者滿身雷霆。龍爪、龍牙、龍尾,簡直將身體優勢發揮到了極致。眾人一時間被逼的上躥下跳,別說是合擊了連安靜的砍一刀都不敢。稍微被擦到一點兒就全身發麻。

「小友,我們頂不住了,這雷你要接著吸啊!」被重點關注的斷糧被一尾巴掃飛出幾百米外,大聲吼道;

「我吸!」許仕林將小葫蘆舉起來,大喊一聲,金龍身上的雷光頓時被吸走,瞅准機會的帝釋天、雄霸,風雲等人立即抓准機會給它幾個狠得,打的龍血飛濺,殘鱗飛舞。 ?亢昂!

金龍見高吼一聲,又是一道赤金色雷光劈下,具裝雷甲再次上身,眾人連忙後退,眼光全部看向許仕林。

「別看我,寶貝葫蘆裝滿了,盛不下了!各位前輩,下面就靠你們了!」許仕林架起如意小船,飛速後退。

「關鍵時候靠不住!」帝釋天大吼一聲,「這畜生有天劫雷甲護體,我們打不動他,萬一它度過雷劫,我們都得死,事到如今,唯有一法,合我等眾人之力為一。」帝釋天身形變幻邊躲避著巨龍的追擊邊大聲叫道:「以你們的陽剛之力和千年修行的玄冰之力,陰陽相濟,人神合體!」

「主上,該如何去做?」駱仙連忙問道;

「很簡單!老夫精研許久,偶有所得一種能夠發揮眾位實力的合擊之法。只需要眾位甘心情願的配合便可,其餘一切由老夫料理!」

老實說眾人都不信任他。如果可能真的不想按照他的意思行事,只是如今情勢所迫卻是沒有太多的選擇!

「也罷!一切等先解決了這畜生再說!」斷浪首先發言道。

帝釋天聞言大笑幾聲,雙臂齊震,一股強猛的勁氣暴起,將金龍狠狠推向一邊。這短暫的空檔,眾人飛身而退匯聚一處。

七把神兵陡然指向一處,真氣狂涌,七種不同的武道交相輝映!

帝釋天大聲叫好一個飛躍而起浮於眾人身前半空,一股詭異的能量突然籠罩四周,眾人彷彿一下子置身於虛無空間,每個人身上都像是系了一條無形的臍帶。

這一瞬間,體力相通、真氣相通、武道相通!

只聽其又道:「接下來將所有的神兵聚合一處。」

眾人依言而行只是雙眼卻紛紛關注著陣勢之外,卻見金龍已經發現了帝釋天的預謀,整個龍軀合身向著這邊飛速撞了過來。不過這一切在陣勢之中的眾人看來卻說不出的緩慢。

叮吟!

神兵彙集,刀吼劍鳴,所有神兵器魂剎那間匯聚如一。

陣勢繼續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只見帝釋天身上忽然綻放出耀眼的毫光,陣勢包裹大家剎那間變成了一柄鋒芒畢露的神劍!

轟隆隆!

一聲悶雷陡然響起。眾人與金龍的心頭齊齊一驚。抬首望天,卻見天空五彩劫雲旁邊又升起一道漆黑如墨的天劫劫雲。

這情景風雲幾人再清楚不過了,不禁嚇得連膽都差點破了!「卧槽恁娘!又一個化神天劫!帝釋天你特么瘋了!想死也別拉著老子啊!」

斷浪怒吼出聲緊接著便是瘋狂的掙扎想要脫離陣勢,卻見帝釋天陡然大吼道:「不要亂動!否則不光會前功盡棄還要帶著重傷面對那隻孽畜。我早就計劃好了,我們氣息合一雖然會引下化神天劫,但劫雷轟下也還有半柱香的時間,只要我們能夠在半炷香之內屠龍成功,便可避過天劫!」

眾人剛要與斷浪一同反抗,乍聞此言都無奈的停了下來,斷浪翻了個白眼認命般的繼續維持著陣勢,「草恁奶奶個爪,你個坑逼!」

金龍心中頓時暴怒,我自己的化神雷劫已經是九死一生了,你他娘的又要給我添一個?擺明了這是讓我魂飛魄散,十永世不得超生啊

光芒四射的神劍輕輕一震向著金龍急速射來!

「好,你們這群渣滓不給我活路,就讓我們看看究竟是誰先死!」金龍咬牙切齒的恨道。也是真的發了狠,一聲龍吟直接引動五道劫雷加身,不管不顧直接相合神劍撞去。

噗!

神劍一閃而過。金龍連慘叫都來不及,便被一斬兩段。

砰!

碩大的龍軀狠狠墜落海面。而被五道雷霆加身的金色神劍,也被打的光芒四濺,明滅不定,許仕林在遠遠看去,那光劍中的人影,各個頭髮根根豎立,顏色跟非洲人一般,烏漆嘛黑!。

嘭,陣勢散開,一夥兒七人盡數跌倒在海面上。

眼見龍軀掉到海里,許仕林頓時心疼起來,這種好東西,要是掉海里被魚吃了,就太浪費了,我也立了功勞,便宜魚不如便宜我,許仕林遙遙的舉著小葫蘆輕呼一聲「收!」

兩段的金龍屍體頓時消失不見,只是金龍屍體消失的地方,一顆金燦燦的珠子漂浮在海面之上三尺的虛空中,雷霆不劈,水火不近,一眾水族紛紛逃離,不敢靠近寶珠百米之內。

這龍珠的等級好高,許仕林的寶貝葫蘆居然根本吸不動。

這珠子散發著淡淡的豪光,被這光芒照耀之下,眾人竟然感覺身上的傷勢在迅速的恢復,比起正常情況起碼快了一倍。

「龍珠!」

「這就是龍珠?可以當做化神憑依,金丹化元神,長生萬壽的至寶?果然不同凡響!」斷浪的眼中綻放出貪婪的光芒,整個人都像是要瘋狂起來。

「哼!狗一樣的廢物!也想要染指龍珠?」帝釋天的聲音像是臘月的寒風刺得眾人骨骼發冷,也給斷浪生生澆了一盆冷水。

帝釋天緩緩起身,站在海面上,飛起一腳將斷浪踢飛百米之外,「剛剛你罵的倒是挺爽!」

一步一步慢慢走向龍珠,「你們幾個最強的不過是初入金丹,距離化神起碼幾百年的時間,要龍珠何用,等著被別人搶么!」

緩緩將龍珠拿在手中,這寶貝只有在我手中,才能發揮出最強的效果,帝釋天望著遠處的許仕林淡淡的說道;「把你手裡的葫蘆和金龍屍體交出來,那不是你能染指的東西,可以饒你不死。」

邊說,便向著許仕林方向慢慢走來,當走到雄霸身邊的時候,突然出手,一道冰錐,直接洞穿雄霸的胸口。

「岳父!」

「岳父!」

步驚雲和聶風同時一驚,奮力爬起身來,揮出一道劍氣與刀氣避開帝釋天。

抱住雄霸的身體,「岳父你還怎麼樣了!」

雄霸口中噴血,奮力抓住步驚雲與聶風的手臂,「風兒,雲兒,為師不行了,如今只有兩件事放心不下,一個是風兒你和幽若成親這麼多年,卻還沒有孩子。

一個是雲兒,為師年輕的時候,殺戮之心太重,滅了霍家滿門,此事一直後悔至今,義女念慈已經託付給你,要好好待她。然後,你送我上路吧!報你養父養母之仇,為師死而無憾了。」

…… ?亢昂!

金龍見高吼一聲,又是一道赤金色雷光劈下,具裝雷甲再次上身,眾人連忙後退,眼光全部看向許仕林。

「別看我,寶貝葫蘆裝滿了,盛不下了!各位前輩,下面就靠你們了!」許仕林架起如意小船,飛速後退。

「關鍵時候靠不住!」帝釋天大吼一聲,「這畜生有天劫雷甲護體,我們打不動他,萬一它度過雷劫,我們都得死,事到如今,唯有一法,合我等眾人之力為一。」帝釋天身形變幻邊躲避著巨龍的追擊邊大聲叫道:「以你們的陽剛之力和千年修行的玄冰之力,陰陽相濟,人神合體!」

「主上,該如何去做?」駱仙連忙問道;

「很簡單!老夫精研許久,偶有所得一種能夠發揮眾位實力的合擊之法。只需要眾位甘心情願的配合便可,其餘一切由老夫料理!」

老實說眾人都不信任他。如果可能真的不想按照他的意思行事,只是如今情勢所迫卻是沒有太多的選擇!

「也罷!一切等先解決了這畜生再說!」斷浪首先發言道。

帝釋天聞言大笑幾聲,雙臂齊震,一股強猛的勁氣暴起,將金龍狠狠推向一邊。這短暫的空檔,眾人飛身而退匯聚一處。

七把神兵陡然指向一處,真氣狂涌,七種不同的武道交相輝映!

帝釋天大聲叫好一個飛躍而起浮於眾人身前半空,一股詭異的能量突然籠罩四周,眾人彷彿一下子置身於虛無空間,每個人身上都像是系了一條無形的臍帶。

這一瞬間,體力相通、真氣相通、武道相通!

只聽其又道:「接下來將所有的神兵聚合一處。」

眾人依言而行只是雙眼卻紛紛關注著陣勢之外,卻見金龍已經發現了帝釋天的預謀,整個龍軀合身向著這邊飛速撞了過來。不過這一切在陣勢之中的眾人看來卻說不出的緩慢。

叮吟!

神兵彙集,刀吼劍鳴,所有神兵器魂剎那間匯聚如一。

陣勢繼續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只見帝釋天身上忽然綻放出耀眼的毫光,陣勢包裹大家剎那間變成了一柄鋒芒畢露的神劍!

轟隆隆!

一聲悶雷陡然響起。眾人與金龍的心頭齊齊一驚。抬首望天,卻見天空五彩劫雲旁邊又升起一道漆黑如墨的天劫劫雲。

這情景風雲幾人再清楚不過了,不禁嚇得連膽都差點破了!「卧槽恁娘! 影帝帶我上熱搜 又一個化神天劫!帝釋天你特么瘋了!想死也別拉著老子啊!」

斷浪怒吼出聲緊接著便是瘋狂的掙扎想要脫離陣勢,卻見帝釋天陡然大吼道:「不要亂動!否則不光會前功盡棄還要帶著重傷面對那隻孽畜。我早就計劃好了,我們氣息合一雖然會引下化神天劫,但劫雷轟下也還有半柱香的時間,只要我們能夠在半炷香之內屠龍成功,便可避過天劫!」

眾人剛要與斷浪一同反抗,乍聞此言都無奈的停了下來,斷浪翻了個白眼認命般的繼續維持著陣勢,「草恁奶奶個爪,你個坑逼!」

金龍心中頓時暴怒,我自己的化神雷劫已經是九死一生了,你他娘的又要給我添一個?擺明了這是讓我魂飛魄散,十永世不得超生啊

光芒四射的神劍輕輕一震向著金龍急速射來!

「好,你們這群渣滓不給我活路,就讓我們看看究竟是誰先死!」金龍咬牙切齒的恨道。也是真的發了狠,一聲龍吟直接引動五道劫雷加身,不管不顧直接相合神劍撞去。

噗!

神劍一閃而過。金龍連慘叫都來不及,便被一斬兩段。

砰!

碩大的龍軀狠狠墜落海面。而被五道雷霆加身的金色神劍,也被打的光芒四濺,明滅不定,許仕林在遠遠看去,那光劍中的人影,各個頭髮根根豎立,顏色跟非洲人一般,烏漆嘛黑!。

嘭,陣勢散開,一夥兒七人盡數跌倒在海面上。

眼見龍軀掉到海里,許仕林頓時心疼起來,這種好東西,要是掉海里被魚吃了,就太浪費了,我也立了功勞,便宜魚不如便宜我,許仕林遙遙的舉著小葫蘆輕呼一聲「收!」

兩段的金龍屍體頓時消失不見,只是金龍屍體消失的地方,一顆金燦燦的珠子漂浮在海面之上三尺的虛空中,雷霆不劈,水火不近,一眾水族紛紛逃離,不敢靠近寶珠百米之內。

這龍珠的等級好高,許仕林的寶貝葫蘆居然根本吸不動。

這珠子散發著淡淡的豪光,被這光芒照耀之下,眾人竟然感覺身上的傷勢在迅速的恢復,比起正常情況起碼快了一倍。

「龍珠!」

「這就是龍珠?可以當做化神憑依,金丹化元神,長生萬壽的至寶?果然不同凡響!」斷浪的眼中綻放出貪婪的光芒,整個人都像是要瘋狂起來。

「哼!狗一樣的廢物!也想要染指龍珠?」帝釋天的聲音像是臘月的寒風刺得眾人骨骼發冷,也給斷浪生生澆了一盆冷水。

帝釋天緩緩起身,站在海面上,飛起一腳將斷浪踢飛百米之外,「剛剛你罵的倒是挺爽!」

一步一步慢慢走向龍珠,「你們幾個最強的不過是初入金丹,距離化神起碼幾百年的時間,要龍珠何用,等著被別人搶么!」

緩緩將龍珠拿在手中,這寶貝只有在我手中,才能發揮出最強的效果,帝釋天望著遠處的許仕林淡淡的說道;「把你手裡的葫蘆和金龍屍體交出來,那不是你能染指的東西,可以饒你不死。」

邊說,便向著許仕林方向慢慢走來,當走到雄霸身邊的時候,突然出手,一道冰錐,直接洞穿雄霸的胸口。

「岳父!」

「岳父!」

步驚雲和聶風同時一驚,奮力爬起身來,揮出一道劍氣與刀氣避開帝釋天。

抱住雄霸的身體,「岳父你還怎麼樣了!」

雄霸口中噴血,奮力抓住步驚雲與聶風的手臂,「風兒,雲兒,為師不行了,如今只有兩件事放心不下,一個是風兒你和幽若成親這麼多年,卻還沒有孩子。

超神學院的宇宙 一個是雲兒,為師年輕的時候,殺戮之心太重,滅了霍家滿門,此事一直後悔至今,義女念慈已經託付給你,要好好待她。然後,你送我上路吧!報你養父養母之仇,為師死而無憾了。」

…… ?「帝釋天,這是為何?」無名持著英雄劍擋在帝釋天前面,對面帝釋天手中把玩著龍珠,淡淡的望著他,背後站著駱仙持劍肅立。

「無名,憑你也想攔我?戰到現在,你還剩下幾分修為?」帝釋天淡淡的說道;「就憑你金丹一轉的修為?也敢擋我?看來,需要首先送你上路了。」

「為什麼要這麼做,整個風雲世界,已經只剩下我們十多個人了,每一個人,都珍貴無比。」無名臉上痛苦的說道:「剩下的所有人,都是我們世界僅存的種子,還等著他們開枝散葉,你怎麼能下這種殺手!」

「開枝散葉?呵呵」帝釋天不屑的笑出聲來;「現在的人我都嫌太多,你居然要給我開枝散葉?你真是該死!」

「風雲世界的殘存氣運,分給十多個人,本座都嫌太浪費,如何能夠比得上留給一個人,殺了你們,再斬草除根,聚集一界殘存氣運於一身,就算是成仙都有望。」帝釋天仰頭望天,淡淡的嘆道;「開枝散葉?」

一指點出,一道玄冰錐直接突破無名的罡氣防禦,鑽透無名的肩膀落入海中,在海中凝結成一道冰柱。

「本座讓你開枝散葉!不躲?為了後頭這兩個小子?」又一道玄冰錐射出,直射無名的左腿。「虛偽的慈悲!」



步驚雲的絕世好劍擋在無名身前;「前輩,你沒事吧!」

「前輩,怎麼樣?」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