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冬梅受傷最輕,行功不到半刻便站了起來,和趙明一起施展生機術為大家療傷。

有兩人相助,一刻之後,三人傷勢明顯好轉,立即起身和趙明一起清理戰場。

這一場戰鬥,自方人、方尤從四百丈外發動攻擊開始,到三人相繼喪命,期間追殺,回返,再追殺,只有短短十來息,在這十來息當中,真正的交戰,加起來不過一、二息。

為了這一、二息,大家前期謀劃了好幾天,後期療傷復原,也得十天半個月,甚至更久,這些時間,是戰鬥用時的數萬倍,如此費盡心力,當然要做好收尾,不能留下破綻。

大家衍化陰陽太極之炁,趙明衍化混元虛無之炁,五人在樹木山石之間逐次推進,吞噬歸一交戰時留下的異五行元力氣息,消除痕迹,直到以無形感知和無相感知查探無漏。

最後,大家搜攏法器殘片,把三具屍身攝到一起,擼下儲物戒,扒掉法衣內甲,趙明先衍出和趙玄虛一樣的金系法力,將三屍剁碎,后衍出和李藏一樣的火系法力,開始焚燒。

趙明沒打算把碎屍燒成灰燼,只打算燒成半焦半嫩,而且,他還想燒出一柄星紋刀。

其實等大家離開,這一堆半焦半嫩的碎肉很快就會被蜃丘的野獸分食,可能什麼痕迹都留不下,不要說身在巳巴城的黃不不敢來尋找,就算他等不到三人,大著膽子出來找了,也不見得能找到此處,就算找到此處了,也不見得能探查到消散變弱的兩種法力氣息。

對這個栽贓辦法,趙明原本就沒抱什麼希望,他還有更好的辦法。

他覺得真正有用的栽贓,一定要有實物,有鐵證,而且推導起來一定要合理才行,否則天刀宗的黃家憑什麼認定方氏三兄弟是趙玄虛和李藏殺的?

他要把方氏兄弟的法器帶到十萬裡外的潛龍峰,賣到附近的城鎮坊市之中。

這個辦法,既能栽贓,還能賺靈石,實在兩全其美。

雖然這個贓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起效,但只要法器現世,或早或晚,一定出事。

一邊燒屍,一邊思考,還一邊等著燒出一柄星紋刀,趙明忽然感覺有些遺憾。

他為將來某個買了法器而受牽連的傢伙感到遺憾。

如果黃家講理的話,買法器的人應該沒事,因為此時的盤龍鎮,除了築基五層的趙玄虛和築基三層的李藏,沒有誰能殺掉方氏三兄弟,更沒有誰能分身到十萬裡外幹這種事。

可如果黃家講理的話,方氏三兄弟就不會一進盤龍鎮就動手誅殺眾人,也不會從盤龍分堂訛走一千五百萬,所以,很遺憾,不管誰買了法器,結局一定是逼供和枉死。

唉,可惜啊。趙明搖了搖頭,如果沒有這個遺憾就完美了。

可是,怎麼才能不留遺憾呢?聞著烤肉的焦臭味兒,趙明想到了孟嬌,眼前一亮。

這些人是一類貨色,都喜歡搶別人東西,如果讓他們搶去,就不會留什麼遺憾。

趙明瞬間便修改了栽贓的辦法,雖然這辦法麻煩了一些,也不完美,但勝在讓心裡透亮。

這三件法器,還是讓趙玄虛和李藏家族的人搶去比較好,這樣就不會有遺憾。

其實,如果湊巧的話,誰搶都一樣,誰搶就給誰。

至於賣法器賺靈石?為了心裡透亮,這幾十萬可以不要,他現在不差這點靈石。

方人的儲物戒里有一千五百萬下品靈石,方子的儲物戒里有一百五十多萬,趙明儲物空間里還有一千二百多萬,兩下合計兩千八百五十餘萬的身家,還真看不上賣法器的幾十萬。

小爺最喜歡成人之美,達人之願了,誰搶,就送誰。趙明一邊燒碎屍,一邊如是想。

他現在得到兩件完整的法器,一件是老二方子三合一的大匕,三水銳鋒匕,一件是老三方尤的三水飛旋刃,只是這件法器被王勁一槍刺碎了二合一的兩刃,現在只剩一刃了。

還有一件中品法器,星紋刀,這件法器此刻還在方尤的丹田一竅當中。

被王再興一槊暴頭的方尤,雖然現在正在變成烤肉,但丹田一竅還沒有完全消失,只是在快速萎縮,此刻已經由最初的二十餘里消散到了不足一里,其中那柄一直沒來得及御出的星紋刀,還在丹田當中,似乎也在消散。

只是這種消散,以趙明無相元神微虛空的感知,也探查不出端倪。

其實老二方子的丹田之中也有一柄沒來得及御出的星紋刀,可是隨著他的丹田被王勁和王再興廢掉,丹田一竅破裂消失,那柄星紋刀也消失不見了。

這個情形讓趙明感到詫異,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前一陣子擊殺陰鷙修士一伙人,並沒遇到這種情況,再往前,向土金二老請教修鍊問題時,也沒想到過這種事情。

趙明在行動之前就知到方氏兄弟的丹田之中還各有一柄星紋刀,但大家並不知道。

大家的無形神識只是神識,並不是元神,微感知的形態是微實有,並不是微虛空,所以探查不到別人丹田之中的法器,這是趙明衍化無形神識和無形元神分別探查得出的結論。

趙明戰前並沒有告訴大家,但戰鬥之中一直在提防,如果發生意外,他會越空阻止。

不告訴大家的原因很簡單,在今後的戰鬥之中,不知道對方有什麼暗藏手段,有幾件法器,這將是常態,大家只能用多加小心和戰鬥經驗去彌補,今天大家就應付得很好。

趙明想把方尤丹田一竅里的星紋刀弄出來。不過他剁碎了方尤的屍體,現在又幾乎把碎屍烤得半焦半嫩,可除了加快丹田萎縮變小,加快了消散,星紋刀就是不出來。

他本想破掉這個就要消散的丹田穴竅空間,那樣星紋刀也許會自動出現,可一想到方子的丹田被王勁和王再興破掉了,裡面的星紋刀隨著丹田的破碎消失了,就不敢輕易摧毀。

多一件法器就多一件栽贓的物證,就多一個成事的機會,趙明不想隨便放棄。

丹田破碎,煉化溫養於其中的法器消失。再回想到這個情況,趙明心中一動。

丹田空間也很玄妙,和玄空界不同,不是重疊空間,而是歸屬於現實的空間,附屬於身體,存在於血肉之中,得氣血和法力的滋養而存在,是包含在現實空間之內的小空間。

這個小空間,有芥子須彌的特性,雖然外表極微,但內里卻可以隨著修為增長,變得越來越廣闊,可以將煉化的法器納如其中,可以形成千奇百怪的道基、道境,如果身魂俱滅,和經脈以及其它穴竅一樣,都會萎縮消失,裡面的東西也會消失。

方子的丹田破掉了,裡面的星紋刀消失到哪裡去了?

丹田空間既屬於身體,又屬於現實空間,丹田既然破碎了,裡面的星紋刀為何不顯現?

來不及想這些了,得上馬想辦法把星紋刀弄出來。趙明不得不停止思考。

只數息時間,無相感知之中,已經脫離了血肉的丹田空間這會兒已經萎縮到不足一丈,馬上就要消失,裡面五尺長短的星紋刀,邊緣開始模糊起來。

只燒碎屍是燒不出來了,如果燒成灰,丹田空間肯定會完全消失,星紋刀也會消失。

可怎麼弄出來呢?趙明心急之下,下意識地把這個已經無主的丹田空間當做了一個儲物袋,就象從一個已經沒了印記的儲物袋中取物一樣,無相元神包裹住星紋刀,向外一拖。

「噹啷——」焦糊的碎屍上突然出現一柄五尺長刀。

九重宮闕之寧鳶 大家都嚇了一跳,這是什麼情況?

「哎呀!」王再興湊前一步,眼睛一下子睜得溜圓,驚訝道:「炸屍了,現原形了!」 「呵呵——」趙明樂了,「小胖,他們的原形不是一把刀,而是一條狗。」

「啊?」王再興撓撓頭,沒轉過彎兒來,「為什麼是狗呢,這就是一把刀啊。」

「趙玄虛和李藏都說,方氏兄弟就是天刀宗黃家養的狗。」趙明笑道。

「噢。」這回王再興懂了,但還是疑惑,「可為什麼燒出一把刀?這不是現原形嗎」

王勁笑著敲了一下兒子的頭,「草木石頭甚至兵器修鍊成精,那只是傳說。」

王再興不服氣,「爹,修鍊到現在,我越修鍊越覺得,那些傳說都是真的。」

「嗯,是真的。」楊玉介面道:「但這把刀和我劈斷方人的那把材質一樣,沒成精。」

眾人神識探查,發現確實是星紋刀,只是表面已經模糊粗糙,仔細探查,還隱約發現有天刀宗的印記,只不過印記極為模糊,要不是大家見過方人斷刀上的印記,還辨別不出。

「趙明,這把刀是哪兒來的?」石冬梅十分驚訝,心中隱有猜測,但還是難以相信。

她在來盤龍鎮之前,在風火丹宗的時候,聽一些剛經過生死歷煉的師兄師姐們講,那些在戰鬥中沒來得及御出法器就被殺掉的人,死後並沒有法器掉落,煉化溫養于丹田之中的法器全都消失不見了,讓人十分不解。

但一些老修士說,這種情形再正常不過了,時間一久,自然就見怪不怪,因為修鍊時間越長,就會遇到越多難以理解的事情,這種情況不值得驚訝,過去有人耗費數十年上百年尋找原因,可探究之下除了浪費時間,什麼也沒感悟到,什麼用都沒有。

後來聽傳功師叔講,修士一旦身亡,丹田和經脈就會即刻消失,丹田中的法器也會一同消失,因為這個時候,在屍身上再也探查不到法力波動,也探查不到丹田和經脈。

但前段時間,趙明打破了這種說法,這讓她對丹田、經脈和身體之間的關係,對由陰陽太極之炁構成的無形法力和無形神識與其它法力和神識的不同,有了全新的認識。

趙明帶著王勁和王再興,從剛剛死去的妖狼身上吞噬到法力,後來,眾人又通過噬心奪命印將陰鷙修士體內的屍煞隔空煉化,全都歸一成了陰陽太極之炁,修為大增。

這兩件事,讓石冬梅感悟良多。

修士身死之後,丹田和經脈並沒有象別人說的那樣即刻消失,而是進入到了一種和屍身血肉半脫離半聯繫,無法被神識和法力探查到,彷彿不存在了的奇異狀態,丹田和經脈在這種奇異的狀態之中,因為賴以生存的身體和血肉死亡,失去了生養之源,快速消亡。

這種奇異的狀態到底是什麼,石冬梅這些天一直在想。

這種奇異而短暫的狀態,其它神識和法力探查不到,但無形法力和無形神識能探查到。

這讓石冬梅再次意識到,陰陽太極之炁具有別的神識和法力都不具備的探查之能。

大家早就修鍊成了陰陽太極之炁這種無形法力,最近又修鍊成了由陰陽太極之炁構成的無形神識。無形法力和無形神識,能探查到修士身死之後正在消逝的經脈和丹田。

石冬梅懷疑經脈和丹田這種奇異而又短暫的狀態,是一種獨立空間,但她不能確定。

她現在所體驗過的最奇異的空間,就是玄空界,見過的最神秘的空間,就是明月潭玄空風雷陣里那似乎有無數空間在變幻的陣眼和充滿毀滅能量的裂空風雷谷,至於其它,哪怕是無人能破的玄空風雷陣本身,內里和外界也沒有什麼不同,也不是一個獨立空間。

方尤的身體已經變成一灘焦糊的碎肉,現在就算無形法力和無形神識也探查不到經脈和丹田了,經脈和丹田已經徹底消散了,可趙明還是從虛空之中攝出了星紋刀。

這說明什麼?這說明丹田空間在完全脫離血肉之後還能單獨存在,這個時候無形法力和無形神識已經探查不到了,而趙明的無相神識還夠探查到,並且能從中取物。

丹田空間太奇異了,無相神識太玄妙了。石冬梅看著趙明,等待少年的回答。

「是從方尤丹田裡弄出來的。」趙明抬手一攝,將星紋刀收入儲物空間。

此間事了,要及時趕回去了,心印感應之中,留在梅姨和齊心、齊思身上的無形印記已經在莊園之中繞了兩圈,這說明白師叔已經通過腕符催促了,他拖延不了多久了。

「趙明,丹田脫離血肉之後能單獨存在嗎?方尤的丹田現在還在嗎?」石冬梅問。

「哦,能存在一小會兒,不過消失得更快,現在已經徹底消失了。」趙明道。

「單獨存在的時候,是一個獨立空間嗎?和玄空界相比,有什麼不同嗎?能看清是如何消失的嗎?方子的丹田破裂,星紋刀消失去哪裡了呢?」石冬梅一口氣問道。

「哦——」趙明愣了一下,這些問題他還沒意識到,一個都回答不了,「冬梅姐,我現在答不出,這些問題很有用,我會花時間去感悟。現在,得馬上回莊園,飛舟要起飛了。」

…………

正午時分,鎮府門前。

「白師弟,別再聯繫了,道心不堅者,放棄吧。」趙玄虛一揮手,儲物戒光芒一閃,一艘十餘丈飛舟出現在空地上,「此時走,三天後的上午到潛龍峰,正好有半天時間安排幾位新晉弟子,如果拖到晚上,到得宗門,要一直折騰到半夜,你若不走,我們可先走了。」

「白師弟,我先登舟了。」李藏對白丁巳笑了笑,轉頭向送行的黑蟲和展氏兄弟囑咐了幾句,而後一擺手,招呼幾位入選少年登舟,自已也跟了進去。

趙玄虛哈哈一笑,閃身而入,抬手就要打出法訣,關閉倉門。

白丁巳一步掠出,堵在門口,怒道:「玄虛兄,你裝看不見是吧,他們馬上就到了。」

數息之後,趙明御劍而至,飛劍之上,一前一後載著兩個小姑娘。

趙明拉著齊心、齊思飄然而落,「白師叔,她們想通了,願意入宗修鍊。」

「好!」白丁巳很高興,「我最喜歡有情義的人,修行和情義可以共存,不必二選一。」

「齊心、齊思,到了宗門之中,要聽白師叔的話,有什麼事,可以找月兒師姐。」

「明師兄,我們記住了。」

飛舟光暈一閃,倉門關閉,懸浮而起,加速離開。

趙明回頭看了看黑蟲和展氏兄弟,道:「三位堂主,恆前輩找我有事,先告辭了。」

黑蟲三人沒說什麼,因為這事和他們不相干,只是點了點頭,便緩步迴轉鎮府。

李藏神識探查到下面的動向,對三人的表現很滿意,有封印就是好,都聽話得很。

趙明御劍而起,向靈材店方向飛去,無相感知之中,趙玄虛和李藏的神識正在尾隨。

趙玄虛築基五層,神識感知可達百里,李藏築基三層,感知最遠六十里。趙明飛行了幾息,見二人神識仍不撤走,便選定一處偏僻無人的小巷,一頭扎入,在二人感知被牆壁阻擋之時,隱入玄空界,而後越空位移,落到黑蟲宅院房頂。

無相感知之中,兩人表情驚駭,神識感知已然收回。

飛舟正在快速離去,趙明暗自比較,這速度比寒香的飛舟慢太多。

前兩天,趙明在拜訪白丁巳的時候,打聽過這艘飛舟的情況。

這艘飛舟屬於內務殿。在百鍊宗,除了金丹護法,沒有築基修士個人購買飛舟,因為就算買得起,也用不起,飛舟雖然又快又省力,但太消耗靈石。

這是一艘專為築基修士執行宗門任務配備的中品飛舟,最快速度接近金丹一層。

以趙玄虛的修為,可以將飛舟陣眼中的操控陣煉化到第五層。飛舟五層陣法激發,一個時辰可飛行二千八百里,到十萬裡外的潛龍峰,大約需要三十六個時辰,正好三天三夜。

這個速度,大約相當於築基八層全力御器飛行,只是築基八層若是和飛舟賽上一下,三天三夜之後,飛舟已經到了潛龍峰,而築基八層恐怕還在半路,法力耗盡,就快累死了。

趙明盤坐在房頂,等了近五十息,無相感知之中,飛舟已離開六十里。

六十里,是李藏神識感知的最遠距離,超過這個距離,他就再也感應不到封印。

就是此時了。趙明見黑蟲和展氏兄弟已經開啟屏蔽陣,正在居室之中靜坐等待,便立即心印感應,將留在三人體內的六道無相追蹤印分移到六處封印之上,混元太極功和周天煉神訣同時運起,混元虛無之炁和無相元神同時隔空煉化。

近五十息,封印在三人體內的最後一絲金丹法力和構成封印陣紋的最後一絲金丹神識被吞噬煉化一空,封印無聲無息地消失。

黑蟲、展飛、展向淚流滿面,望空而拜,數十年了,終於脫離苦海,擺脫控制。

收回六道無相追蹤印,趙明以陰陽太極之炁在三人丹田之中各凝了一道印記。

這道無形印記,專供風火家人諸位隨時掌握三人行蹤。

無相感知之中,此時此刻,飛舟已不見蹤影。

無相元神目前最遠只能感知百里,但趙明知道飛舟此時已經飛出近一百二十里。

他在趙玄虛和李藏體內種下了噬心奪命印,在齊心和齊思體內留下了無形印記。

心印感應距離是元神感知距離的十倍,是以千里之內,趙明對飛舟洞若觀火。

趙明騰身而起,連續三次越空位移,玄空界四十里的經脈空間飄蕩伸展,穿入飛舟。 玄空界中,虛空能量劇烈消耗,濃郁的混元虛無之炁瞬間就減少了一成。

在穿過防護陣時,虛空能量至少消耗了半成,穿過舟身時,又消耗了半成。

三級初階護陣,三級下品法器。想到白丁巳對飛舟的介紹,趙明重視起來。

環視周圍,避開眾人聚集的位置,趙明掠到大廳一角,將玄空界空間收至身周三尺,將絕大部分空間收回體內,重新與丹田和經脈並融,避免與法陣和舟身重疊產生消耗,而後盤坐於地,一邊運功恢復混元虛無之炁,一邊思考剛才感應到的情況。

剛才虛空能量的消耗有點多。其中舟身法器靈材所造成的消耗並不意外,因為他嘗試過越空穿入土石,嘗試過以觸鬚空間穿過法器靈材,是以這種消耗都在意料之中,但三級護陣造成的消耗,遠遠越過了預料,而越空穿過三級護陣,是到達潛龍峰之後要經常做的。

一艘十來丈大小的飛舟,護陣疊加的層次並不多,防護的範圍也不大,但即便如此,還能消耗掉半成的虛空能量,由此可見,三級護陣對玄空界造成的消耗,絕非二級護陣可比。

剛才,他穿入鎮府二級陣法,越空到黑蟲住宅房頂,虛空能量的消耗連百分之一都不到,幾乎可以忽略,沒想到陣法由二級提升到三級,只提升了一級,消耗就增加了五倍之多。

對於三級護陣,趙明只見過寒香在孟嬌行宮布下的陣盤,當時元神探查就感到消耗很大,但並未嘗試越空進入其中,是以所知甚少,現在看來,三級陣法比二級陣法厲害數倍。

同樣的三級護陣,如果換成護宗大陣,必定層層疊疊,綿延籠罩數十里,要穿過這樣的陣法空間,進入到陣法內部,玄空界的消耗也許要十倍數十倍地增加吧?

如果是這種情況的話,越空穿入陣法內部,玄空界中的虛空能量還能剩下多少?

如果消耗過多,剩餘不足百分之一,玄空界就會顯形,如果消耗殆盡,就會崩潰。

如果要穿過四級陣法呢?聽說潛龍峰的護宗內陣就是四級陣法。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