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嚷嚷啥呢,一個個的吃飽了撐的是吧?”曹金寶撥開小弟,走了過來,指着賀愛國的大叫道。

“曹金寶,果然是你這個人渣,老天爺眼還睜着呢,你就敢佔我們的地,還有沒有王法了?”

賀愛國大叫道。

“說清楚點?什麼叫你們的地。”

豪門通靈少夫人:奪吻99次 “拜託,昨天晚上你們親手籤的合同,同意拆遷,把這地給了毛老闆的。”

“現在你們可是城裏人了,咋的,兩頭好處都想佔,你們咋不上天呢?”

曹金寶歪着頭,扣了扣耳屎,痞氣的一吹指頭,陰森森笑道。

“什麼同意拆遷,我們不過是出去躲了一晚上雨而已。”

“就你們那破爛房子,就想換我們老祖宗的地兒,門都沒有。”

朱醫生等人不服的大叫道。

“嚷啥呢,瞪大你們的狗眼看清楚了,這可是毛老闆的土地持有證,白紙黑字,塔山村的土地現在都是毛老闆的了。”

“誰要是不服,可以去縣裏,去市裏,省裏,京裏告狀去啊?”

曹金寶亮出一份證書,懶洋洋道。

要說盧達華等人辦事就是麻利,一晚上的功夫,所有事情辦的滴水不漏。

狄風雲湊到近前一看,確實是蓋了章的,其中還有村委會的章,很可能是昨天晚上,簽證書的時候,他們夾在合同中,矇騙賀愛國蓋得。

只可惜當時他手機沒電,沒能錄下來,現在是白紙黑字,公章、指紋,一應俱全。

確實如曹金寶所說的,單純走法律程序,哪怕是告到京城首政大人那裏,依法來判,也是找不到絲毫說頭。

“那,那是你們欺騙我們籤的,我,我們不承認。”

賀愛國氣的渾身發抖,鐵青着臉,握緊拳頭大吼。

“欺騙?你們都特麼是一羣豬嗎?讓你籤就籤啊!”

“都別跟老子扯皮,要是敢在這撒野,老子就不客氣了。”

“來人,趕出去!”

曹金寶彈飛菸頭,冷喝道。

“鄉親們,他們搶我們的地,跟他們拼了。”

朱醫生捋起袖子,振臂高呼。

“不能打,解決不了問題的。”

“你們聽我說,我有法子,鄉親們,別動手啊。”

狄風雲大叫道。

然而,他的話很快湮沒在寒風之中,氣紅了眼的鄉親們,恨透了曹金寶這幫騙子,哪裏還聽得進,頓時跟混子們打成了一團。 手無寸鐵的鄉親們,無論是人數還是氣勢,都遠遠不及常年幹架的地痞、流氓,結局是可想而知的。

賀愛國等人在被打的頭破血流,斷骨傷筋之後,終究還是被趕出了塔山村!

當鐵絲網再次被補上,無情的阻隔了鄉親們歸家的希望之後,站在河堤上的塔山村人無不忿然落淚。

“愛國,這,這可怎麼辦,老祖宗的地沒了,咱們如何對得住列祖列宗啊。”

賀老爹跪衝着村子,以頭搶地,呼嚎痛哭。

其餘的鄉親們也是悲痛欲絕,一時間哀聲遍野,好不淒涼。

“爹,都怪我,這對眼珠子白長了,我竟然沒看出來毛大龍他們的禍心,鄉親們的地丟了,都是我的責任。”

“大家要是怪我,剮了我,埋了我,我都認了。”

賀愛國二話不說,噗通一聲跪在了鄉親們的面前。

“也怪我,當時不催促狄哥,讓他看仔細點,興許就不會受騙了。”

“啊,啊!”

賀志成也惱的直扇了自己幾個大嘴巴子。

朱醫生等人雖然惱火不已,但他們並非不明白事理,山風一吹,這會兒也明白了其中了道道。

“愛國,你也不用太自責,李密是你的上級,他們當官的跟惡人勾結在一起來坑咱們,就算不籤這合同,這地他們想方設法也得撬走。”

“哎,原本以爲這是老天爺賜給咱們青龍山的好機會,哪曉得會招來惡狼,惹了大禍啊。”

朱醫生抹了把熱淚,感嘆道。

“沒錯,大家簽字的時候,一個個都是自己簽字按印,愛國也沒強迫着誰,不帶怨恨人家的。”

“要怪也得怪那姓李的,打着父母官的名頭,跟着奸商坑咱們老實人。”

“該死的,殺千刀的李密,天老爺,你怎麼不打雷炸死這幫王八羔子啊!”

鄉親們並非沒有良知,一味的責怪賀愛國有什麼用? 奪取基因 唯有沖天詛咒幾句,發泄心頭的不滿罷了。

“愛國,起來吧,你是咱們村的主心骨,如今村子讓人佔了,咱們總不能就這麼拱手送人吧?“

“你好歹是個鎮長,有點關係人脈,還得你想辦法啊。”

朱醫生扶起賀愛國,嘆了口氣道。

賀愛國起身抹掉老淚,沉思了片刻道:“狄先生,你是城裏人見多識廣,還請你想想法子,幫幫鄉親們吧,老祖宗的地可是我們的命根子啊。”

這話倒沒錯,村裏人當初想去城裏,多半是因爲李密騙說塔山村會被淹掉,這才動的心。再者他們以爲這只是臨時遷置,待日後水退了再落葉歸根。

“鄉親們,合同是大家籤的,條款也寫的很明細,更頭疼的是你們的戶口已經不在這了,無論從哪一點來看,塔山村跟你們再沒有關係了。”

“我的建議是,先還是去縣裏找李密、盧達華問個清楚,實在不行我再想辦法。”

狄風雲摩挲着下巴,肅然道。

他想以秦幫雲海堂主的身份去給盧達華施壓,讓他自覺把地退還給鄉親們,他相信在江東秦幫這點威信還是有的。

再不濟,也可以趙德柱、孫平安這兩縣的堂口弟兄出頭來解決,畢竟他們在這邊經營多年,說話應該比自己好使。

“沒錯,興許就是李密跟那個毛大龍搞的鬼,盧先生還是關心我們的嘛。”

“走,鄉親們立即去縣城!”

賀愛國深以爲然的點了點頭,隨即召集鄉親們上了車,直奔縣城。

鄉親們歸心似箭,回來去醫院安置了傷者後,賀愛國領着鄉親們打起了橫幅,直奔縣門口討要說法。

……

盧達華與李密等人正在別墅內唱歌、喝酒,正美着呢,祕書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該死,這羣鄉巴佬果然得到了消息,鬧到大門口了。”盧達華掛斷電話,放下酒杯不爽道。

一旁的古宏春識趣的關掉了音樂,幾人圍坐在了一起。

“盧先生,現在該咋辦,他們往門口一蹲,知道的人越多對咱們越不利。”李密有些慌了神。

“大龍,立即去叫人,給這些鄉巴佬一點顏色瞧瞧。”古宏春站起身,狠狠道。

“馬拉個擦的,這羣死土佬……”毛大龍起身就要暴走。

“慌什麼慌,都給我坐下!”

盧達華一拍桌,冷喝道。

他一發話,其他人全都坐了下來,靜聽指示。

“凡事得講究策略,你光天化日這麼一通打,回頭新聞一報道,小事也變大事了。”

“咱們手裏現在有正規合同,沒什麼好怕的。”

“當務之急是要把這個消息儘可能的抹殺掉,嚴防鬧大了。”

“李密,你給交通、安全部門打電話,讓他們封鎖縣府大門那條街,禁止人員通行,尤其是記者、媒體等。”

“另外,讓保衛科給機關大樓的人下令,任何人不得出辦公室湊熱鬧,安保守住大門。”

盧達華左手叉腰,指點江山道。

他做了這麼長時間的地方一把手,尤其是武安這種地方民風彪悍,事故常法之地,處理緊急事務,還是有一把刷子的。

“嗯,還是盧先生有譜啊,那大家都聽盧先生的。”

“另外,大龍也要做好打這些土佬悶棍的準備,咱們明着暗着兩手一齊抓。”

古宏春佩服之餘,手指向毛大龍吩咐道。

“古少放心,我要搞定不了他們,我就不叫毛大龍。”

毛大龍起身領命去了。

“好了,李密,咱們也走一趟吧,該說清楚的,還得說嘛。”盧達華招呼李密,也一同去了。

……

“盧先生,我們要見盧先生!”

總裁大人,請就範 “無良商人毛大龍傾吞我塔山村地產,祖宗基業不能丟,縣裏一定要給我一個說法。”

“沒錯,讓李密滾出來見!”

鄉親們情緒激動的跟縣府門口的保安對峙衝撞着,場面極其的火爆。

這是狄風雲想要的,只有把事情鬧大了,引起媒體的關注,有了社會輿論壓力,李密等人才會心虛,償還失地。

然而,他們沒能等來新聞、媒體記者,來的是交通封鎖與安保人員的警戒。

主事的是安保局的徐偉,這場面他早就見慣不慣了,來了也不說話,只是點了香菸在一旁耐心的等待着正主進場。 “鄉親們,來這鬧事沒有用的,大家回去吧!”

良久,徐偉彈看了看手錶,彈飛菸頭濃濃的吐了一口煙氣,走了過來對賀愛國嘆道。

“徐局,您得給我們老百姓說句話啊,就在昨晚,李密堂堂一個父母官竟然跟毛大龍這種地痞勾結,騙走了我們整個村子啊。”

“您可是執法的頭兒,您得替我們說話啊,求求你了,徐局。”

賀愛國熱淚盈眶的訴求道。

徐偉擡頭看了一眼打着的橫幅,一看到塔山村三個字,心中已經有數了。

他是分管治安、執法的,上任江東老一號古劍鬆的少爺要在武安有大動作,他雖然沒參與,但用腳趾頭也想得多,這是盧達華、古宏春他們設的局。

他倒是想管,但誰都知道武安是盧達華的一言堂,貿然出頭他吃不到好果子,這些年來縣府門口鬧事的人還少嗎?但有幾個有好下場的,民不與官鬥,除了同情,他也無能爲力。

“聽我一句勸,你們還不如去上級市造訪,或者通過司法手段採取維權。”

“再鬧下去,你們地不保,反而會惹來其他麻煩,回去吧。”

徐偉搖了搖頭,皺眉勸道。

“呵呵,難道堂堂武安政界就沒有一個有良心的人了嗎?”狄風雲發出一聲冷笑。

“小子,你跟我談良心?”

“武安不是尋常地,良心在強權面前就是雞蛋碰石頭,你懂什麼,別在這起鬨。”徐偉呵斥道。

曾經也有人暗中打盧達華的報告,然而那些人不是沉在了這東江之中,便是在強力打壓下,被盧達華反將一軍,家破人亡,鋃鐺入獄了。

他徐偉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在不觸碰盧達華的前提下,用自己手中的權利,憑良心爲大家做一點力所能及的事。

否則,他只怕連這點權利都難以擁有。

“呵呵,正是因爲有你這種毫無原則的人,纔會有所謂的黑暗強權!”

“我就問問,在武安要拿回地,得要多大的權,多大的臉面?”

狄風雲年少輕狂,當即毫不留情面的反駁道。

“權?起碼也得是省裏尹先生,或者副級吧!”

“年輕人,這社會比你想象的要殘酷,有你學的,收斂點,對你有好處!”

徐偉笑道。

“吳縣趙德柱,北寧孫平安他們能要回來不?”狄風雲湊到他的面前,冷然問道。

徐偉沉默了。

這兩人他當然知道,這可是秦幫的地下大佬,武安地下沒有秦幫勢力,所以一直是毛大龍這些人在蹦躂。

但古宏春、盧達華會給他們面子嗎?歸根到底,他們只是地下勢力,上不得檯面。

“你能請得動他們再說吧。”

徐偉不耐煩的撂下一句,冷峻的目光落在迎面開來的一輛奧迪上,臉上的神色愈發的冰冷了。

盧達華與李密兩人從車上走了下來,在一羣警員的簇擁下,走了過來。

“李密,你憑什麼讓人佔我的村子!”

大唐第一敗家子 “把我們的村子還回來!”

鄉親們一見李密,氣沖沖的圍了過去。

李密也是惱火的很,一手背在身後,一手照着鄉親們指指點點道:“什麼叫佔你們的村子,青龍山開發,那塊地是拆遷徵辦的,由毛老闆競標建設,你們親口同意拆遷,還說想成爲城裏人。我心心念念替你們辦事,怕你們遭了洪災,反而好心辦壞事,有你們這麼不講道理的嗎?“

“盧書紀,你給我評個理兒吧,我現在是裏外不是人啊。”

李密說着眼眶紅了,裝作一副受盡委屈的樣子。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