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也是一聲大笑,他們完全想不到,身為仙界第一人的葉揚,居然如此幽默,沒有一絲高人的架子,讓人發自內心的敬佩,

「好了,今天開始,你們都是仙衛隊的成員,所有人分成十個小隊,統計一下人數后,我要給你們開始進行一次集訓」葉揚道,

眾人不禁大喜,葉揚的一句話等於承認了他們的身份,想想能夠得到仙界第一人的認可,眾人不禁欣喜若狂,

經過一番統計,這裡的人,一共有三萬七千人,大多數都是仙王強者,而且都參加過千州大比,是葉揚最為忠實的崇拜者,非常可靠,

葉揚將這些人收入小世界中后,沒有忙著讓給他們分配天地本源,只給他們提供了道神果和悟道茶,將他們的修為快速地提升到仙王巔峰,

自從馬超等人大批來投之後,整個仙界進入了一個短暫的平靜期,不過這個平靜期,持續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整個仙界就開始暗流洶湧了,

因為有大批的仙界強者們,受到了一個消息,神、魔、冥三族大軍,已經在仙邊集結,隨時準備進攻仙界,

據說三族界王大軍,號稱百萬之眾,更有不朽強者坐鎮,讓整個仙界開始動蕩不安了,

有不少強者,在一些界王的號召下,已經開始向神族投誠,而且對方曾諾,只要投降的人,絕對不會受到殺戮,

一時間整個仙界都陷入了恐慌,隨著一些界王強者的帶動,無數勢力開始坐不住了,

就在這時,葉揚的仙衛軍們出動了,三萬多的仙衛軍們出現在仙界各地,給驚恐的人們帶來了一個消息:

「只要願意留在仙界,就會受到葉揚界王的保護」

不過這個消息,並沒有給太多人帶來驚喜,因為有人已經將神族那邊兩位不朽者的影像傳了過來,那可是貨真價實的不朽者,比當初的烏天更加強大,

當初一個烏天,就差點顛覆了整個仙界,如今對方有兩個不朽者,更有百萬界王,還有那神秘的巨棺,仙界拿什麼抵擋,

雖然葉揚的戰力,他們都看到了,不過權衡一下雙方的力量,大多數人還是不看好了葉揚,紛紛跑過去投誠了,

天衛們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他們可是知道葉揚這邊的勢力,有多麼恐怖,可是他們記著葉揚的話,不可以說出來,只能苦心勸那些人,可惜面對的不是冷嘈熱諷,就是惡言相向,

有時候他們恨不得拿刀將這些蠢貨砍死,這時候他們嘆息一聲,終於徹底領悟了,葉揚那句「心眼」的真正含義,

如今的太多仙界的人們,已經忘記了自己是仙族了,他們已經被自己的「智慧」迷失了自己的本心,就像葉揚說的,眼睛一紅,心就黑了,

時間就這樣一天一天過去,越來越多的仙族人,向神族投誠了,不過仍有一些人,寧願死也不願拋棄自己仙族的身份,不願意向神族屈服,

這樣的人,反而是一些修行較弱的人,仙衛們,不禁心中感慨,修為越低,反而越有骨氣,越是強大就越是怕死,

直到大多數仙族人全部都逃光了,剩下的仙族人,不住原來的百分之一,而且都是一些仙啟境以下是弱者,不得不讓人感慨,

嘆息了一聲,仙衛們只能帶著這些剩下的仙族人,前往幻雨仙宮,葉揚曾諾過的,只要葉揚不死,就會保護他們的安全,

「轟」

空間破碎,一個面容蒼老的界王強者,出現在正帶著眾人趕路的仙衛面前,

「我們是不會想神族低頭的,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人群中一個少年高聲喝道,

「嘿嘿,我這次可不是勸你們的,而是奉命來收去你們這些螻蟻的性命的,都去死吧」

那個界王強者,一聲冷笑,大手一聲,一道巨大的掌影子,向著下邊數千萬弱者們拍落,

「真是白痴」領頭的那個仙衛嘴角浮現一抹嘲諷,

「呲」

忽然一道恐怖的劍芒飛出,破開了蒼穹,斬斷了天地桎梏,對著那個界王老者襲來, 「呲」

忽然一道恐怖的劍芒飛出,破開了蒼穹,斬斷了天地桎梏,對著那個界王老者襲來,

那個界王強者驚駭欲絕,他完全沒想到,周圍還隱藏著一個這麼恐怖的強者,

他剛要逃走,可是駭然發現,整個天地,都被那一劍給封死了,恐怖的毀滅劍意,斬到了近前,

「不」

「噗」

恐怖的劍芒,直接將那個界王強者擊成血霧,空間微微扭曲了一下,一個背著長劍的男子,緩緩浮現,

「見過天衛大人」

那個仙衛強者,趕忙行禮道,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晉陞到了界王境的天衛中的一人,

「大人猜的果然沒錯,這些傷心病狂的傢伙,為了遞交投名狀,必然會對自己同族下手,

這一路的人已經殺了,沒必要再慢騰騰趕路了,帶著眾人,直奔仙府吧」

「是」

仙衛應了一聲,直接將所有人全部都收入了自己的小世界中,直奔幻雨仙宮而去,

就在這一天,沒有向神族屈服的人們,基本上都遭到了截殺,有的是界王出手,也有的是仙王強者組隊出手,

不過他們的結果無一例外,全部被斬殺一空,所有人全部安全送到了幻雨仙府,

雖然留下來的仙族人口,不住原來的百分之一,但是依舊有數百億之眾,仙界實在是太大了,

葉揚凝立半空,望著密密麻麻的人海,點點頭道:「首先感謝你們對我的信任,選擇跟我一同死守仙界,仙界為你們而感到自豪,」

數百億的仙族人,望著天空上那個年輕的身影,心中充滿了激動,如今葉揚是整個仙族的唯一希望,

他們最然很卑微,但是他們知道自己骨子裡流的血是仙族的,投靠了神族,也許可以保命,但是那是一種對祖先的背叛,對自己的背叛,活著比死還要難過,

「我們知道,你們之中有一部分人,根本不看好我,只不過是被家人逼著才來的,心中到現在依舊充滿了忐忑,

我在這裡要告訴那些眼神中還充滿迷茫的人,你們擁有這樣的家人,你們是幸運的,否則你們將一個個死無葬身之地」葉揚忽然一聲冷喝,讓所有人心頭一驚,那個心中還在猶豫不定的人們,更是臉色蒼白,


「我並非這個世界的人,仙界沒有生我養我,更沒教我育我,相反的,我受夠了這個烏煙瘴氣,充滿了骯髒和卑劣的世界,

可是幻虛前輩,將整個仙界交給了我,我不得不挑起這副擔子,不過我不是什麼爛好人,更不會抱著無不下地獄誰下地獄的善心,挽救所有人,

所以我一直在等,等光啟的挑撥和煽動,他果然沒有讓我失望,拉走了大批的仙界垃圾,我很欣慰,

大浪淘沙,淘走的都是沙之,而留下的才是金子,只有骨子裡還保留著仙族熱血的你們,才有資格讓我去拯救,也只有你們,才有資格讓我捨棄性命去保護」

葉揚的聲音響徹了整個天地,所有人不禁熱淚盈眶,他們第一次感受到,一個界王強者,向他們這些螻蟻一樣的人物敞開心扉,

葉揚的話很平淡,可是一字一句都鏗鏘有力,尤其那句:只有你們,才有資格讓我捨棄性命去保護,

這是對所有人的一種承諾,在仙界無情的法則中,從來沒有一個界王強者,會對一些平民做承諾,

「所以那些心存抱怨的人們,我不會將你們揪出來,你們要感謝你們擁有著仙族熱血的親人們,

我可以毫不客氣的告訴你們,那些投奔了神族的蠢蛋,神魔大戰還沒開始,他們就會成為犧牲品」葉揚冷冷的道,

葉揚這話一出,不少人心中咯噔一下,他們也曾經想去投奔神族,不過被家中親人逼著不能去,否則立刻會被活活打死,才勉強過來的,

今天聽到葉揚這麼一說,臉上的汗立刻就下來了,如今已經到了這種時刻,葉揚根本沒必要騙他們,況且這個世界上,有人值得讓葉揚說假話嗎,

「大人」

所有人心生感激,高呼一聲,紛紛跪倒在地,如今不管是不是不情願來的,心徹底平靜了下來,

葉揚大手一揮,所有人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扶起來:「從今天起,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我會給你們安排一個新的環境,等神魔大戰結束后,你們就可以重返家園了」

葉揚說完話,將所有人全部都收入了小世界中,他特意安排了一個較大的星球給他們,就算是數百億人住,也絕對不會擁擠,

通過葉揚今天的對話,他們對葉揚感銘五內,在葉揚的世界里,他們不用擔心被人欺凌,不用擔心被人壓迫,

剛剛進入小世界后,眾人開始慢著建設新的家園,不過沒有任何人因為領地的劃分,而出現紛爭,大家前所未有的團結,互幫互助,

不過這群人中,有兩批人是葉揚單獨安排人去接的,一部分是歐陽飛的家人,另一個就是碧瑤仙子的母親,

只不過此時正處於非常時期,只能暫時將他們安頓下來,根本沒時間去多做溝通,

葉揚遠遠地看著這群人忙碌著,不禁陷入了沉思,忽然耳邊傳來一個悅耳的聲音:

「葉先生果然智慧無雙,這種大浪淘沙的計謀,讓冰凝心悅誠服,看來仙族終於可以進入長久的安定團結了」洛冰凝緩緩來到葉揚的身邊,讚歎道,

葉揚搖頭苦笑道:「哪有那麼簡單」

洛冰凝有些不解問道:「明明大家的心境一片祥和,為何葉先生還有如此一說,」

「冰凝,你可以還記得,你當初找我幫打開心結時,說過的話嗎,」葉揚看著洛冰凝問道,

洛冰凝微微一笑,美目之中浮現一抹懷念之色,笑道:「當然記得,如果不是葉先生的點撥,就不會有冰凝的今天呢」

葉揚點點頭,嘆了口氣道:「我記得我當時跟你說過,這個世界上,不存在絕對的完美吧」

「是啊,怎麼,」洛冰凝問道,

「既然這個世界不存在絕對的完美,那麼就沒有絕對的善,也沒有絕對的惡,按照那個理論,一旦進入絕對,那麼就只有一個結果,,滅亡」

洛冰凝吃了一驚,秀美微蹙,好像想到了什麼,雙目之中驚駭之色越來越濃,

「沒錯,人只要活著,就不會絕對的善良,同樣的也沒有絕對的邪惡,

善良的人,也有邪惡的一面,只不過不為人知而已;邪惡的人,也有善良的一面,同樣不為人知,


天道循環,物極必反,整個世界,冥冥之中,被一種動態的平衡掌控著」葉揚道,

「動態的平衡,冰凝有些不明白」洛冰凝充滿疑惑的道,

「所謂的動態的平衡,就是不不平衡,就像是蹺蹺板一樣,放在那裡不動,就是靜態的平衡,但是靜態的平衡,就是死亡,

只有蹺蹺板動起來,你高我低,你弱我強,循環往複,周而復始,構成了動態的平衡,才能讓這個世界運轉起來」葉揚解釋道,

洛冰凝聽的半知半解,好像領悟了一些什麼,但是又好像什麼都沒理解,

「呵呵,你還小,等你長得足夠大的時候,就了解了」見洛冰凝苦思,也不禁調笑道,

洛冰凝果然噗嗤一笑,有些嗔怪道:「葉先生,你好像還沒冰凝大呢,這樣說有些不合適吧」

葉揚心道,哥是活了兩世的人,歲數加起來,就要比你大好幾歲呢,

說過笑過之後,洛冰凝心情輕鬆了不少,問道:「也先生,那怎麼樣,才能讓仙族永遠團結一致,沒有戰爭呢」

「哈哈,這個問題問的好」葉揚一身大拇指,不過聳聳肩膀道:「因為我也不知道」

「怎麼會,葉先生智慧如海,一定早就有答案了,為什麼不肯告訴冰凝」洛冰凝一把拉著葉揚,對於他這個回到並不滿意,

見洛冰凝俏臉如玉不禁笑道:「冰凝,你學壞了,如今這幅小兒女狀,學的可有些不像啊」

洛冰凝俏臉一紅,趕忙鬆開葉揚,低聲道:「對不起」

「沒必要道歉,我只是奇怪,落落大方的琴仙子,在哪裡學的這個手段」葉揚笑道,

「是妖月說的,葉先生最怕女人撒嬌,只要使出這一招,葉先生就會筋酥骨軟,什麼都會說的」洛冰凝俏臉紅紅的,不安的扭著玉手,輕聲道,

「又是這個妖女」葉揚恨的牙根痒痒,這不是等於告訴別人,自己是色中餓狼嗎,

敗家的娘們你等著,哥忍你很久了,等成親了以後,不過好好收拾你,你就不知道,蒼老師的弟子有多強,

「葉先生,你生氣啦,」洛冰凝有些忐忑不安的道,

「沒有,我哪有那麼小氣,琴仙子你修琴道,當懂得道法自然,無拘無束,不要跟那幾個丫頭胡鬧了,免得影響你修行」葉揚正色道,在這樣下去,就全亂套了,妖月那個死丫頭,總是唯恐天下不亂,讓人頭疼,

「葉先生教訓的是,冰凝懂了」洛冰凝起身給也行了一禮,讓葉揚心中好笑,

同時偷偷在想,如果有一天琴仙子嫁人了,洞房的時候,是不是也要像這樣彬彬有禮,亦或是擺好了姿勢,也是客客氣氣的道:官人請進,

「葉先生,你在想什麼呢,眼神如此怪異,」洛冰凝看著葉揚眼神有異,不禁問道,

不過就算是洛冰凝怎麼想,也絕對不會想到,在她心中高大光輝的謙謙君子,會想如此齷齪的東西,

「咳咳,沒什麼……」

葉揚乾咳了一下,緩解一下自己的尷尬,正要掩飾一下自己的禽獸本質時,葉揚忽然臉上浮現狂喜之色, 讓葉揚驚喜的是,蒼古回來了,葉揚見到蒼古,見面第一句話就問:「拿來了嗎,

「看不起人是不,我蒼古盯上的東西,還有的跑,」蒼古非常自傲的一下,大手一伸,一塊方圓十幾丈的透明物體出現,

那個物體就像一塊石頭,不過晶瑩剔透,宛若鑽石,散發著奇異的波動,在它的附近,時間流速變得極為緩慢,

「我說小子,我可是費了老大勁,才從仙古神池之中,將他給撈上來的,這次你要是不給我弄件像樣的寶貝,你可就喪良心了」蒼古雙目放光的道,


「老濕,放心吧,絕對少不了你的」葉揚想都不想,就答應了下來,

早在葉揚見到月琦的時候,他就產生了懷疑,明明分開一年多而已,月琦怎麼像長大了四五歲,

后來通過月池,葉揚才知道,原來她所在的仙古神池,是一處仙古秘境,裡面除了蘊含著遠古傳承外,居然還有著一塊時間晶體,

那是一塊非常神奇的晶石,可以讓周圍的時間流速變得緩慢,跟當初葉揚所在的時空通道相似,不過效果沒有那麼強,

流速是外界五倍不到的樣子,也就是說,晶石身邊的五年,仙界的時間,才過了一年,

據蒼古說,這種晶石來歷非常神秘,好像並非仙界原產,這樣的晶石,他也的第一次見到,

以前這個秘境的秘密只有蘇穎一個人知道,她是在一次遊歷之中,才發現了仙古神池,


后來她就一直在尋找一個合適的天才弟子,去繼承碧海映青天的傳承,結果后來就找到了月池,

當時聽到這個晶石的時候,葉揚就一下子將主意打到了它的身上,可以說這次神魔大戰,它是葉揚最大的驚喜,

「葉揚,這個時間晶體,它的功效,只有外界時間流速的五倍,而且覆蓋範圍,只有數百里而已,我不知道,你讓我費了這麼大勁弄它來做什麼,」蒼古也有些好奇,

雖然時間晶體非常神奇,但是效果一般,覆蓋範圍又小,對於仙族人漫長的壽命來說,不過是一塊雞肋而已,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