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夏宮陣地就在眼前,忽然從夏宮的陣地上冒出了一個個圓圓的腦袋。

這是夏宮的河仙人射手,這次魔恙毒素唯一沒有中毒的夏宮射手,不知道什麼原因他們竟然不會感染魔恙之毒,不過這些傢伙的行動緩慢,夏宮衛隊從開始就將他們放在滑板上拖著,魔恙忽然出現,夏宮衛隊根本就顧不上他們,等他們自己出來的時候,跟鹽地大軍的戰爭已經開始了。

這些河仙人的伽馬射線距離只有二十米左右,跟雲龍建暗夜精靈界的伽馬魔蚓相比簡直連做人家的孫子都不夠格,可是如果用的得當,還是非常具有威力的。

雲龍建用的就非常的得當,羽箭和花槍等遠程攻擊下來,打的鹽地大軍的將士在靠近夏宮陣地之時根本不敢探出腦袋觀察,給了河仙人射手最好的時機。

「啊啊啊~~!」一聲聲的慘叫響起,鹽地大軍如被收割機收割的稻穀,成片的倒地。

河仙人的射線雖然很細,可同樣有穿透金屬的功效,一陣橫掃躲在盾牌後面覺得很安全地鹽地大軍莫名其妙的感到一陣被灼傷般的劇痛,接著就倒在了地上。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一批、兩批、三批,河仙人們從來沒有嘗試過這中肆意收割生命的感覺,興奮地掃射著,直到把他們體內的能量全部耗盡。

「比蒙勇士們!為你們死去的夏宮同胞報仇的時候到了,為了你們死去的同胞,為了夏宮的榮耀,給我宰了這些兔崽子!」雲龍建揮動著手中的龍根杵,高聲喊著。

三次的阻擊戰早就讓夏宮衛隊看得熱血沸騰,雲龍建的一聲令下,夏宮衛隊呼的竄出了掩體,嘶吼著沖向了迎面而來的鹽地大軍。

終於看到河仙人的伽馬射線停止了,被伽馬射線一通亂掃后的鹽地大軍在軍官們的呵斥下終於又開始整頓隊形,想要進行下一輪的攻擊,忽然身上閃耀著各種戰歌光環的夏宮勇士們衝上來了。

看著迎面衝來的夏宮勇士們,跟上次一樣既有巨人般的猛獁族也有號稱戰神之鞭的萊恩族,鹽地大軍第一個想法就是這一次又是幻象。

不過已經被打怕了的鹽地大軍還是非常謹慎,他們仍舊是採用上次的隊形,不管是真是假,先防了再說!鹽地大軍的軍官們心中想著。

高大的戰士衝進鹽地大軍的隊伍再次消失,緊張的鹽地大軍心中頓時鬆懈下來,就在他們再次轉變隊形的時候,忽然感覺到脖子上微微一涼,腦袋就跟脖子分家了。

鹽地大軍隊形從守到攻轉變的瞬間,正好迎上了真正的夏宮勇士的鋼刀、巨斧和棱槍!

雖然三次阻擊戰和剛才的河仙人給鹽地大軍造成的傷亡不少,可是十萬大軍怎麼也還有**萬,跟兩萬的夏宮衛隊比起來還是佔盡優勢,可在鹽地大軍的心目中不應該有這麼多的夏宮衛隊可以作戰的,即使可以作戰也不應該這麼生龍活虎,心裡的預期和現狀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最恐怖的是,這些夏宮勇士一個個竟然如神人一般,鹽地勇士的刀劍明明刺進了他們的心臟要害,可是這些夏宮勇士卻根本不會倒下,只是身體微微一頓,仍舊生龍活虎的繼續砍殺!

從開始的一起中的奄奄一息忽然變成了不畏刀劍的戰神,這種巨大的反差讓鹽地大軍跟夏宮衛隊剛一接觸頓時亂了陣腳。

接著更讓鹽地大軍感到恐怖的事情發生了,一個沖在夏宮衛隊最前面的人類就像瘋了一樣一個勁的發射著火系魔法,火球就像機關槍的掃射,狂虐者鹽地大軍。

如有神助的夏宮武士,好像根本就不知疲倦的強大火系魔法師!鹽地大軍的心理終於崩潰了,哭喊著往後逃去!

處在大軍中間的耶魯想要動用憲兵穩定局面已經來不及了,這種近十萬大軍的全線潰敗靠憲兵是起不到作用的。

夏宮衛隊一路追殺出去幾十里,鹽地上倒滿了鹽地大軍士兵的屍體,這場戰役下來鹽地大軍死傷近五萬,日落時分,而夏宮卻是沒有損失一兵一卒,兩軍終於分離開了。

在發起衝鋒之前,利用傳送陣傳送過來的聖壇祭祀就開始了戰歌加持,狂化、石膚、敏捷統統加持了一遍,而我們的冒牌神使也沒閑著,瞬發戰歌心靈連鎖戰歌反覆的在眾人身上刷著,看的聖壇祭祀和夏宮衛隊直發愣。

戰歌瞬發竟然可以反覆不停地使用?神使不愧是神使啊!眾人心中暗贊著。

不過他們沒弄明白雲龍建為什麼不使用其他戰歌而是一直在刷心靈連鎖戰歌,他們哪裡知道,雲龍建就只會這一個戰歌而已。

戰鬥一打響,雲龍建的心靈連鎖戰歌卻起到了其他戰歌沒有起到的作用,因為生命共享的緣故,即使一個夏宮勇士被敵人砍中,傷害立即分攤到了另外三個人身上,這種傷害分攤幾乎讓夏宮成了不死的戰士,這才是造成鹽地大軍心理崩潰的真正原因。

廝殺時的怒吼、兵器相碰時的叮噹亂響終於停了,雲龍建回頭望著西方,一條長長廝殺的路被血染成紅色,一直通到紅紅的落日的地方,看上去就像是落日留下的一條長長的尾巴。

高大的夏宮勇士們渾身是粘糊糊的血液,拖著長長的背影面向西方跪著,淚水在他們滿是血跡的臉上留下細細的一條。

夏宮勇士們在為失去他們的兄弟夥伴們流淚,看著面對幾倍於自己的鹽地大軍好不膽怯的夏宮勇士不停聳動的肩頭,默默地流淚,雲龍建忽然對戰爭產生一種莫名的厭惡感,就算是再正義的戰爭,也不如牽強的和平,看著眼前的一切,雲龍建對這句話有了深刻的體會。

這一天來狽族主祭一直跟戰神之鞭聯繫著,雲龍建知道戰神之鞭現在也面對著數倍於他們的敵人,好在鹽地大軍只是圍困並沒有進攻,比蒙國王已經派兵支援戰神之鞭,不過援兵在途中被埋伏的敵人打的傷亡慘重,到現在也沒有跟戰神之鞭會合。

「圍點打援!」這是一種經典的戰術,看來鹽地大軍中還真有帥才!

雲龍建知道這場戰爭並沒有結束,而是剛剛開始而已,心中頓覺無比的壓抑。

「神使大人,應該趕緊集合隊伍出發了!」身為十二主祭之一的狽族主祭提醒著雲龍建。

這位主祭大人知道,現在雲龍建已經成了這隻隊伍的主心骨,地位在自己這位十二主祭大人之上。


「呼!」雲龍建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結束戰爭最好的辦法就是分出勝負,為了早日結束戰爭,老子要大開殺戒了!」雲龍建霸氣十足的吼道。


看著霸氣十足的雲龍建高聲大吼的樣子,十二主祭暗暗肝顫,「坎帕斯!這位冒牌戰神神使竟然有種讓人想膜拜的感覺?」狽族主祭心中暗暗想著。

狽族主祭從一個聖壇祭祀做到現在的位子,也是經過各種歷練的,多次面對過實力比自己要強大的魔獸或者強者,身處險境、九死一生的時候可以說已經是家常便飯,可是從來沒有過今天這種感覺,這種感覺只有他面對坎帕斯神像的時候才會產生。

難道這位冒牌神使真的會與戰神有著某種關係?主祭大人腦中閃過這個念頭把自己都嚇了一跳!

「靠!都他媽跟個娘們似的哭哭凄凄像什麼樣子,馬上給老子集合隊伍!」雲龍建看著不遠處一個潘塔武士吼道。

經過了這次戰役的洗禮,夏宮衛隊已經變成了真正的戰士,聽到雲龍建的命令迅速集結。

雲龍建站在中間,身邊是祝化蝶、姬娜、艾琳三個老闆娘和斧頭幫的眾人和狽族主祭,後面是萊恩族武士、聖殿騎士、兔族兄妹、獒族戰士、虎鶴雙形,還真是有點一軍主帥,戰神使者的樣子。

「夏宮的勇士們,你們的領主已經將你們拋棄了,可是戰神坎帕斯不會拋棄你們,為了戰神的榮耀,你們願意跟我,戰神的使者成為生死與共的兄弟,一起為維護比蒙的尊嚴、戰神坎帕斯的榮耀而戰嗎?」

「願意!」比蒙們大聲吼叫著。

就連雲龍建身後的萊恩族武士竟然也同時喊出了願意兩個字,喊得是那麼大聲,那麼發自肺腑,根本就忘記了他們來這裡的使命:關鍵時刻幹掉劉巑凡、幹掉雲龍建。

「好!從現在開始,你們就是我雲龍建的兄弟了,我雲龍建對戰神坎帕斯發誓,以後無論走到哪裡,你們都是我雲龍建肝膽相照,同生共死的弟兄」雲龍建努力想讓自己的眼中露出一點激動地淚珠,可是半天沒見成效。

可是這些原先的夏宮戰士卻是不用偽裝就已經感動的淚流滿面,這位戰神使者跟自己原先的領主相比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啊!

劉巑凡從來只是把他們當做手下不說,關鍵時刻還丟下他們自己逃命去了,而這位戰神使者卻主動向戰神坎帕斯發誓,跟他們成為不離不棄的兄弟,天壤之別啊!跟著這種大哥就算是戰死疆場也值了!原先的夏宮衛隊們心中想法出奇的一致。

雲龍建看著這幫傢伙感動的淚眼婆娑的,知道這些人已經成為自己的人了,到時候自己離開比蒙國度回保德蘭恩德絲絕對有把握把他們帶走。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辛巴親王又跟主祭大人聯繫了,本來他們根本就沒有指望夏宮會成為他們的援兵,其實在戰神之鞭出發后,比蒙國王就已經在國內調集軍隊,準備作為進攻鹽梟荒蕪之地的主要兵力。

比蒙之所以會做出這樣的部署,主要是他們不確定鹽地之內當年的克洛克達爾叛徒的位置,在廣袤的鹽梟荒蕪之地中尋找需要耗費很大的兵力,畢竟戰爭拼的主要是後勤,大規模的軍事行動耗費的巨大軍費是個天文數字。

戰神之鞭的出動本意是跟隨夏宮衛隊摸清敵人的底細,找到洛克洛達爾族鱷魚人的老巢,結果陷入了鹽地大軍的包圍之中。

沒有哪個種族會像萊恩族這樣重視戰神之鞭,因為戰神之鞭的戰士大部分是萊恩族戰士,失去了戰神之鞭萊恩族在比蒙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所以作為皇族的萊恩族開始不顧一切的派兵馳援,結果是損失慘重,戰神之鞭這裡的戰鬥還沒打響,大量前來馳援的比蒙戰士倒在鹽梟荒蕪之地。

萊恩族親王辛巴也不是傻子,他跟雲龍建一樣看出了這是鹽地大軍的圍點打援戰術,可是即使看出了又怎麼樣?難道眼看著戰神之鞭這個『點』被鹽地大軍吃掉?

現在夏宮這支隊伍成了離戰神之鞭最近的隊伍,萊恩族親王希望雲龍建可以率領夏宮衛隊的殘部們可以衝過去,裡應外合撕開一道口子,讓戰神之鞭跳出鹽地大軍的包圍。

「神使大人,趕緊下命令吧!我們現在離戰神之鞭只有不到一天的路程,一定要救出戰神之鞭,才可以擺脫眼下的被動局面!」狽族主祭大人和萊恩族的八名武士催促著雲龍建。

雲龍建看了一眼夏宮的手下們,「我們就這麼點兵力,救出戰神之鞭?太困難了!除非採用偷襲,不然同樣要中了他們的圍點打援之計!」

剛剛到手的這支部隊,雲龍建可不捨得就這樣上去跟人家硬碰硬,這可是雲龍建不惜暴露自己幾乎全部實力才保下來精兵啊!

「神使大人,我們不能見死不救啊!」萊恩族武士焦急的看著雲龍建。

「救,當然得救,不過不能是傻乎乎的往鹽地大軍的口袋中鑽,必須想個辦法才行!」說到偷襲,雲龍建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轉身看向身後的茹伯特族美女,「嘿嘿,美女,你們茹伯特族的天賦異能眼迷離最強可以達到什麼程度?」

雲龍建這麼一問,大家到時明白了他的意思。「對不起,讓神使大人失望了,我們羅伯特族的天賦異能眼迷離其實是一種心靈衝擊,必須要跟對方對視才可以,跟您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羅伯特美女說道。

原來是這樣!雲龍建搔著腦袋,又皺起了眉頭。

「神使大人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倒是有可以隱形的種族異能」狽族主祭大人面露喜色,不過臉上的喜色馬上又消失了,「可是對我們應該沒有什麼作用」


「哦?主祭大人不妨說說看」

「要隱藏一支兩萬人的大軍,蟲族比蒙的朦朧術倒是可以,可是朦朧術只能隱藏靜態的東西,我們要靠他偷襲鹽地大軍是用不上的」狽族主祭大人搖著頭說道。

「蟲族比蒙的朦朧術?大人再說的細點!」雲龍建的眼中精光一閃。

這位蟲族比蒙竟然是精靈族的保護神月神艾露的戰寵的後代螢火蟲族,他們的朦朧術在比蒙之中可是有口皆碑的,有一首歌唱道:『月朦朧、鳥朦朧,螢火照夜空;山朦朧、樹朦朧,秋蟲正呢噥』說的就是螢火蟲族比蒙的朦朧術。

他們的朦朧術分為兩種,一種是螢光朦朧術,晚上使用效果最好,用的是他們身體發出的螢光引導,可以遮住夜空的明月讓以視力好而著稱的博德族貓頭鷹人在夜間飛行都困難,白天使用的叫做戰歌朦朧術,又叫呢噥朦朧術,可以他們如蟲鳴般的歌唱可以在大白天產生朦朧效果,甚至遮住整座山林。

「既然可以遮住山林,那我們這點人數要遮住應該不難吧?」雲龍建有些興奮地問道。

「可以,但是不能夠近看,朦朧術不是隱身術,近看還是會露陷的,而且我們的隊伍不能移動,只要移動這個朦朧術就沒用了,所以對我們偷襲鹽地大軍起不到作用」

「呵呵呵,」雲龍建笑了,「誰說我要動了?老子現在可不想去圍困戰神之鞭的鹽地大軍那裡送死,老子只是想躲起來而已!」

※※※

耶魯逃回了圍困戰神之鞭的鹽地大軍那裡,這次鹽地大軍的主帥路德看著瑟瑟發抖的耶魯面色鐵青,「你的意思是有人支援夏宮?你是在告訴我你損失了五萬鹽地勇士的性命竟然連對手的主帥是誰都不知道?」

「夏宮衛隊是我一路隨行過來的,可是在戰鬥中出現的種族我根本就沒有見過,他們太強大了,大量的精靈魔法師,還有娜迦族,而且魔恙之毒不但沒有給那些活下來的比蒙造成任何傷害反而使他們更加強壯了……」耶魯喋喋不休的說著。

「夠了!不要再給你們的失敗找理由了!你是在告訴我你的敗仗敗的很應該是吧?」

「不敢,耶魯的確有指揮不當之處,請主帥責罰!」

「責罰?哼!虧你敢說出責罰二字,五萬鹽地勇士的生命你覺得責罰夠嗎?」主帥路德的聲音陰冷,整個帥帳之中頓時讓人感覺寒氣逼人。

耶魯撲通跪倒,「大帥,耶魯死不足惜,可是耶魯不服啊!懇求大帥給耶魯一次雪恥的機會,大勝比蒙夏宮之後,耶魯願以死告慰那五萬鹽地勇士的在天之靈!」

這位鹽地大軍主帥的臉色稍微好看了一些,「哼!你的能力夠資格跟他們較量嗎?不過我可以把你的小命留到戰爭結束,馬上去打探這支隊伍的底細,我要親自會會這位你說的神乎其神的指揮者!」

耶魯暫時保住了小命,哆哆嗦嗦的從帥帳退了出來,他知道這條小命只是主帥暫時沒要而已,過後不會饒了自己,能不能活命就看自己接下來的表現了。

其實不用鹽地大軍主帥的吩咐,耶魯是最想知道夏宮現在的指揮者到底是誰,雖然他不知道劉巑凡已經逃走了,可是他確定這絕對不是那個草包劉巑凡在指揮。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不過幾天的搜索下來,耶魯派出去的人竟然沒有發現夏宮衛隊的影子,耶魯頓時緊張了。

耶魯確定夏宮衛隊絕對不是逃回了比蒙國度,且不說夏宮衛隊那麼大的目標,而且路途遙遠,在鹽梟荒蕪之地跟比蒙國度的必經之路上一直有鹽地大軍的斥候在活動,注意比蒙軍隊進入鹽梟荒蕪之地的情況,一支幾萬人的隊伍出現絕對瞞不過這些斥候的眼睛。

但是鹽梟荒蕪之地卻真的沒有了夏宮衛隊的影子,就像是蒸發了一樣,夏宮衛隊平坦的鹽梟荒蕪之地上消失了。

出去搜索的部隊陸續回來報告,他們除了經常見到一隻兇猛的白色大鳥出現在這裡之外,一個活的比蒙都沒有見到,倒是出去的斥候被這隻兇猛的大鳥幹掉不少。

不但夏宮衛隊忽然憑空消失了,比蒙國內也沒有再派兵增援的意思,這倒讓鹽地大軍的主帥犯嘀咕了。

萊恩族絕對不會輕易放棄自己手中最大的砝碼戰神之鞭,沒有了戰神之鞭,萊恩族的皇位還穩嗎?

現在這種狀況只能有一種解釋,不惜拼著戰神之鞭這支王牌精銳的傷亡,而換來更大的戰役效果,想到這裡,鹽地大軍西征主帥心中暗暗一驚,「不好,水晶城危機!」鹽地大軍的主帥臉色大變。

萬年前比蒙進攻穆蘭大軍之時就表演過這個帽子戲法,當時的神曲薩滿帶著夏宮精銳在穆蘭大軍的後方進行了十日屠城,整個城中不管男女老幼、婦孺兒童全部被那個惡魔般的屠夫屠殺,說不定歷史的悲劇即將在現在的水晶城重演!


水晶城是洛克洛達爾族的主城,因為城牆是用巨大塊的鹽晶砌成,遠遠看上去就像一座水晶建成的城市一樣而得名,裡面有著幾十萬的洛克洛達爾臣民。

鹽地西征大軍的主帥現在知道耶魯所說的魔法師、娜迦族都是怎麼出現在鹽梟荒蕪之地的了,夏宮肯定還有七度金戒指和馬龍水晶!

太狡猾了!這哪還是比蒙,簡直比卑鄙的人類更加狡猾!鹽地西征大軍的主帥心中暗罵著,「耶魯,帶上你的軍隊火速支援水晶城!」鹽地大軍的主帥路德下著命令。

「支援水晶城?為什麼?」耶魯還沒有發應過來。

「你難道沒聽說過萬年前的比蒙經典戰例『十日屠城』?」路德焦急的說道。

耶魯的臉色瞬間煞白,喃喃的低語著:「十日屠城,十日屠城!對,歷史竟然會如此的相似!他們是去了水晶城!」耶魯的聲音從低語變成了尖叫。

「五萬大軍不夠,他們是打敗你們十萬大軍的夏宮,五萬大軍怎麼夠?」路德主帥看向身邊的傳令官:「命令打援的軍隊放棄陣地,以最快的速度直奔水晶城!」

「是!」傳令官急匆匆的出去了。

鹽地大軍主帥握著腰間佩刀的手因為用力手指顯得青白色,看著傳令官匆匆的背影,「希望可以來得及!」想起在水晶城的自己的妻兒老小,主帥大人更加焦慮了。


一夜之間,圍困戰神之鞭的二十萬大軍撤掉了一般,打援的二十萬大軍和耶魯手下的軍隊全部回援鹽地大軍的大後方,他們的主城水晶城。

著這些拚命往自己的老家趕的大軍的上空,一隻白色的大鳥悠閑地滑翔著,一直跟隨著他們前進。

兩天以後,鹽地大軍的主帥路德終於見到了讓他嚇得坐卧不安的夏宮衛隊,見到了他想要見到的現在夏宮衛隊的指揮者雲龍建,不過他悲哀的發現,他們的角色在兩天的時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從獵人變成了獵物,從包圍別人的人變成了被包圍的人,而且還是被比蒙內外夾擊。

鹽地大軍的主帥路德催動胯下的三頭鹽梟巨鱷出了陣營,身後是近百個身穿厚重的鎧甲洛克洛達爾鱷魚武士一起走出陣營,「讓你們的最高指揮官出來跟我對話!」路德對著圍困他們的比蒙大軍喊道。

兩個人類身邊圍滿了魔法護盾,出現在兩軍的陣前的上空,「呵呵,看來你就是鹽地大軍的主帥了」雲龍建從容不迫的笑著「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坎帕斯戰神使者雲龍建」

本來現在比蒙大軍的臨時主帥是萊恩族的一位將軍,不過他也只是臨時擔任,等跟裡面的戰神之鞭回合后,主帥的位子還是萊恩親王辛巴的。

這位萊恩族將軍判斷鹽地大軍讓他出去肯定會有什麼詭計,將目光轉向了雲龍建,「神使大人,您的飛行魔法有目共睹,您看是不是…….」

「好吧,我就替你走一趟」雲龍建倒是欣然接受,他倒是很想過去見識一下這個鹽地大軍的主帥是何許人也。

「跟耶魯的十萬大軍作戰指揮官就是你吧?」路德瞪著大眼盯著雲龍建,大眼之中看上去眼淚汪汪的。

「哈哈哈,不錯,有什麼不當之處你儘管說,不必含著眼淚一副委屈的樣子」雲龍建一陣大笑說道。

其實雲龍建知道,洛克洛達爾族的眼淚可不是什麼因為受了委屈,這個種族的特點是情緒稍微有些波動,不管是高興、憤怒或者其他什麼情緒都會流淚,這是他們洛克洛達爾族淚腺發達的緣故。

「戰神使者?不可能,比蒙的戰神使者怎麼可能是個人類魔法師?」路德主帥滿臉的不相信。

「呵呵,是你孤陋寡聞了吧?萬年前的神曲薩滿同樣是戰神的地上行者,不也是個人類聖霄魔法師?」

雖然比蒙一直說當年的神曲薩滿是他們匹格族,可是大家心裡都很清楚,那傢伙是個徹頭徹尾的人類,這一點成了萬年來大家心裡都清楚可是嘴上都不願意承認的事實,沒想到這位戰神使者今天一語道破。

「好吧,既然你這個戰神使者是貨真價實的,事情就好解決的多了,哼哼…..」鹽地大軍的主帥路德冷笑著,面目有些猙獰。

「哈哈……好辦多了?你不會是耍想著抓住我來要挾比蒙大軍這種小伎倆吧?」雲龍建笑了。

「哼!有的時候這種小伎倆卻是最有效的,誰讓你夠分量要挾比蒙大軍呢!」路德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實話告訴你,他們是我手下最得力的武士和祭祀,絕對有把握一擊將你拿下,不知道你信不信?」

「哈哈哈……」雲龍建一陣大笑,跟祝化蝶緩緩落下,「真不知道你是白痴還是沒睡醒,你難道真的認為我會對你這種小伎倆一點都不防備?」雲龍建嘴上說的很硬,心中卻在暗暗罵自己太大意了。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雲龍建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和剛才的話倒是讓鹽地大軍的主帥路德微微一愣。

自己過來應該帶些人手的,這次可算是糗大了!雲龍建心中暗罵著。

因為儲物袋的空間太小了,斧頭幫和虎鶴、萊恩族武士們當然不願意待在裡面,這次雲龍建沒想到身為鹽地大軍的主帥竟然跟自己玩這種下作的手段,也沒有把他們帶上。

不過路德也就是微微一愣而已,這小子也是那種不到黃河心不死的性格,悄悄把手放到了身後,給後面的鱷魚壯漢手下們打了個手勢。

鹽地大軍之中的確是有天才,而且還有默發戰歌的戰歌晶核,這種實力相當於比蒙的十二大主祭以上的戰歌修為了。

忽然一道戰歌光環罩過來,雲龍建身邊旋轉的魔法護盾和祝化蝶身後的蝶衣消失了,竟然是具有驅散魔法效應,消除魔法力量的阿里娜驅散之歌,這是權杖祭祀以上級別可以學習的戰歌,這小子竟然是權杖祭祀以上的修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