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張沐陽賤不嘍搜的模樣,如果不是張沐晨真的大不過他,非得把他摁在地上好好摩擦不行,張沐陽你給我等著,我張沐晨把話放在這裡,我遲早會報復回來的。就算打不過你,我也要保護你的孩子,讓他們體會體會,什麼叫做大魔王。

「哥,你到底說不說實話。」

「你確定要聽,我怕你接受不了.」

「死我都能坦然面對,更何況別的呢?」哈士晨雖然皺著眉頭,但心裡其實對死這個一個字,已經沒有之前那麼害怕了。她不敢說真是坦然面對,但也么沒有她自己想想的那麼害怕。

她這個樣子,倒是讓張沐陽有些刮目相看了,沒想到自家的哈士晨,居然開始慢慢上道了,對於生死,都能慢慢有了自己的體會。

她越是如此,張沐陽還不好繼續逗她了:「其實也沒什麼,我已經在你的身體下了禁置,根據我的觀察,只要你好好修行,你體內的東西,不但對你沒有絲毫的壞處,反而對你大有裨益,不過要是,你荒於修行,整天弔兒郎當,那你體內的東西,就是催命符。」

張沐晨在一旁聽得,一開始全是喜色,感情自己真是走了狗屎運,得了一個大機緣,但是隨著,張沐陽接下來的話,她察覺出不對了。

自己的這個老哥,莫不是在誆騙自己吧,不對他剛剛就是在逗自己,既然自己沒有生命危險,那他為什麼,剛剛還扮出那副樣子,明明就是騙子。這個王八蛋

張沐晨的眼神,開始變的越來越陰冷,越來越害怕,張沐陽的感官何其敏銳,怎麼可能不了解自己妹妹現在的心裡狀態。

所以為了躲開不必要的麻煩,他哈哈一聲笑道:「既然你現在沒事,我那邊還有點事情要處理,再見。」說完腳下一踩,準備要騰空而走。

不想在要離開的前一刻,被張沐晨給攔住了:「哥,你要不在檢查檢查,我這可很有可能是被老東西舍奪了。」現在張沐晨說這句話的口氣,和剛剛那種可憐兮兮的模樣可不一樣。

現在的張沐晨滿滿的都是冷笑,柔軟的小手,捏在張沐陽腰間的細肉,順勢就是三百六十度的旋轉。

這樣的動作,對張沐陽來說,雖然和蚊子叮一口,差不了多少,但是他知道,自己剛剛逗自己家的哈士奇,稍稍有點過分,也就扮出一副,我真的很疼的感覺,討饒道:「你掐我幹啥,趕緊送開,疼的很。」

張沐晨根本不微所動,她死死的插著張沐陽,說道:「你還知道疼,我還以為你早就忘了,你剛剛欺騙我的時候,你的良心,就沒有感覺到一絲絲的疼痛嘛?我可是你的親妹妹。」

張沐陽一邊忍著笑,一百年忍著痛,數道:「沐晨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我剛才那裡有欺騙你。」

張沐晨瞪著眼睛道:「你還敢說沒有?你剛才過來的時候,用那麼大的威壓幹嘛,先是惡狠狠的盯著我,然後又扮出那樣的表情,你敢說,你不是故意的?你不是故意讓我誤會呢?」

「還有嗎,剛才跟我打啞謎,說什麼好好修行就沒事,不好好修行就掛掉,你當我是傻的么?」

張沐晨越說,越感覺自己火氣上升的厲害,原本手指擰的是三百六十度,到後來一直接飆到了七百二十度,也幸虧張沐陽是金丹修士,他要是一般普通人,又或者境界一般的修士。

在張沐晨這麼用力的摧殘下,胳膊估計已經斷了。張沐陽笑道:「我可沒覺得你的傻,而且你誤會我的意思了。」

張沐晨氣的又給了張沐陽一腳,說道:「張沐陽你還想騙我,你不是那個意思,是什麼意思,我還不知道你。」

踢了幾腳之後,張沐晨在覺得自己的火氣,稍稍下去了一些。

「你告訴我,這石頭到底是啥,我得到的傳承,到底是什麼。」

張沐陽道:「你這樣問,就不是三言兩語能我能解釋清楚的。」

「那你就慢慢解釋,反正我有的是時間。」

張沐陽笑道:「怎麼你害怕了?剛剛看你可不是害怕的樣子,這樣吧,我只告訴你,你手上這塊石頭,絕對是珍寶一類,類似於上古時期,修士傳道的一種法器,十分珍貴。」

「至於你所得到的傳承,我並不是很了解,只是略微知道一些,但是現在說出來,也沒什麼意思,我只告訴你,這傳承,絕對不比你哥我所學的傳承差多少,所以你只要認真修行,遲早有解惑的一天。」

說完,張沐陽腳下一踩,身形消失的無影無蹤。

(本章完) 對於張沐陽的離開,張沐晨是半點辦法也沒有,只能是站在原地跺腳罵娘:「行,張沐陽你給我等著,等回了家,我把你弄的哭爹喊娘,我張沐晨就不是你妹妹。」

雖然心裡不爽,但是有了張沐陽的保證,張沐晨對於自己修行的功法,也就不再糾結和矛盾了,反正出了事就賴張沐陽。

「大小姐,咱們接下來去哪?」

張沐晨的跟隨,小心翼翼的問道,他們平時跟張沐晨沒大沒小管了,但是畢竟,剛剛他們組團懟了張沐晨,還把張沐陽張真人給叫來了,這事情雖然他們做的沒錯,但是想想自己這位大小姐的脾氣,這幾個人心裡,都有些惴惴不安。

倒不是怕她解僱,或者作踐自己這些人,而是怕她的惡作劇,張沐晨的小心眼,所有人都知道,所以才儘可能的不想處怒她,想著趕緊把這件事翻篇過去。

但是這樣的小心思,怎麼可能瞞得過張沐晨,她嘿嘿一陣冷笑,笑的張一涵等人心裡直發顫。

「大小姐,我們剛剛也是為你好,要是真有什麼事發生,我們去找張真人,也來不及不是,現在好了,有了他的首肯,您修行起來,不也是放心一些不是。」

張一涵的求生慾望極其強烈,嘴上不停的絮叨著解釋,同時身子一步一步的往外挪,希望自己可以舉例張沐晨這個不定時的炸彈遠一些,萬一爆炸,他也能多跑一段路。

可沒想讓他和眾人想到的是,張沐晨非但沒有發脾氣,也沒有笑眯眯的惡搞眾人,反而是正兒班級,規規矩矩的,給他們行了一個大禮。

說道:「諸位,我張沐晨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剛剛那件事,我張沐晨承情了。」她這句話,說的大家都有些猝不及防。

這是什麼,畫風突變了,還是真的被舍奪了,這麼正兒八經的道謝,他們還真沒遇見過。

原本已經躲的遠遠的張一涵走到近前問道;「大小姐您沒事吧。」看他一臉擔心的模樣,似乎張沐晨只要下一句話說不對,他就準備,再次呼喊張沐陽。

「沒事。」

張沐晨大大咧咧的回應了一句,同時伸手拍了拍張一涵的肩膀道:「一涵大哥,我張沐晨又不是不明是非,你們剛剛是為了我好,我都知道,,放心我以後不會再那麼胡鬧了。」

聽到張沐晨這麼說,張一涵頓時感覺這個姑娘長大了,他頗有些欣慰,難道說這是經歷過生死之後,大小姐的心境突破了?還真是可喜可賀。

然而就在他心情還沒好起來的時候,他眼光似乎看到了,張沐晨嘴角勾起的一絲壞笑,瞬間心情從陽春白雪,降落到冷冽寒冬。

這個表情他再清楚不過,每次張沐晨想要整人的時候,她就會露出這麼一個表情,讓人看了不寒而慄。

一時間,張一涵意識到自己等人,似乎被張沐晨給忽悠了,她還是那個她,只是心思藏的更深了,也更多了。

「哈哈,那大小姐,我突然有些肚子疼,先離開一會。」既然發現了張沐晨的秘密,張一涵本著死道友不死貧道的精神,打著哈哈就想脫身。

然而張沐晨怎麼會給他這個機會,她伸手往前一探,將張一涵整個抓住說道:「一涵你跑什麼,為了感謝你們的剛剛的深情厚愛,我決定再跟你們打一架,一來是增加我的對敵經驗,也省的讓你們一直提心弔膽,二來也是幫你們,再熟悉一下陣法,要是連我也打過,那可就丟人了。」

說完,將張一涵摔了出去,手中劍氣縱橫,直接殺向眾人,張沐晨的報復開始了。

張沐陽在離開張沐晨等人後,便繼續在神農架小世界里晃蕩,前世他雖然找到幾樣重要的傳承和至寶。但是並沒有將整個神農架小世界給遊覽全。

還有一些地方是他沒有到過,或者到過,但是因為受限於當時的修為和眼界,一些至寶,很可能被他錯過,就想是自己妹妹,張沐晨所獲得的傳承一樣。

前世他沒有到過這裡,張沐晨所遇見的傳承,他也沒有發現過,上一世也不知道是被那個幸運兒發現了。

這一世被張沐晨掠奪了資源,註定是沒辦法崛起了。

張沐陽在神農架小世界里晃蕩的時候,在神農架小世界之外,有很多勢力,再次活動起來。

他們這次聚集,是為了張沐陽。

沒辦法,張沐陽這段時間太過於囂張了,當然這是他們的一個理由和借口,主要原因是,張沐陽太過於強大。強大到即使張沐陽沒有針對他們的意思,他們也在惴惴不安,生怕什麼時候,被張沐陽打上門來。

畢竟張沐陽的手段,人所共知,兩次有人招惹上他們,全都被張沐陽打殺個乾淨,不敢對方是什麼身份,什麼背景。

「這件事,大家怎麼看。」

一個仙風道骨的老道,手裡拿著拂塵,老神在在的說道。

他身邊的道人冷哼一聲說道:「還能怎麼辦,現在張沐陽破壞了規則,咱們能一直允許他存在么?現在可不知是咱們幾個,整個華夏的起運,都被張沐陽奪走了大半,要是一直讓他這麼下去。咱們還活不活,就算咱們幾個老骨頭死了不可惜,那咱們的弟子後背呢?還有咱們的道統呢?」

「是啊,咱們苦等了這麼多年,可不是在等這個。」

「既然大家的意見都比較統一,那就說說,咱們該怎麼辦,該怎麼對付張沐陽,他是金丹修士,手中又有仙器,戰力無雙,要是真打起來,生靈塗炭這份業報咱們生受不起不說,就咱們這幾個人,還真不一定能留的下他張沐陽。」

這個老頭的話一結束,在場的幾個老道,全都閉上了嘴,他們知道,老道說的是實話。

過了半響,忽然有人說道:「哎,咱們不能動手,但是別人可以動手啊,崑崙派在上面也是有人的,你們說他們的道統在這裡被斷了,他們能不著急,咱們要是聯繫一下上界,讓他幫忙通風,再有咱們做內應,崑崙派可不會繞過張沐陽。」

(本章完) 第627章祛毒

這幾個老道商定之後,便各自散去,分頭行事。神農架小世界當中的張沐陽,並不清楚,事到如今,還是有人選擇作死,還是有人嫌棄自己活的命長,在作死的邊緣瘋狂的試探。

現在的張沐陽,還在著呢是在神農架小世界,當中開始修行。

神農架小世界,也不知道傳承了多久,以張沐陽的見識,在這裡的陣法上,也沒有找到,可以證明其年代的痕迹,或者說,即使他找到了,憑他的見識,也辦法分辨出來。

又在神農架小世界里,轉悠了幾天,沒有發現有什麼值得他下手的寶物靈藥后,便選擇了一處上好的位置,開始修行。現在的張沐陽對於靈藥寶物的需求,已經和之前大不一樣。

現在的他,地球上大部分的靈藥和寶物,都沒入不了他的法眼,只有仙器,或者上好的法器,才能讓他眼前一亮,所以在將神農架小世界當中,最有價值的東西取完只會,他便不在動手,總要留下一些東西和傳承給別人,如果他將這裡面的東西獨吞或者獨佔,會惹人非議不說,也會耽上一些因果,這些可都不是他想看見的。

「呼!」

張沐陽端坐在,自己設下的陣法當中,慢慢的呼吸吐納,神農架小世界當中靈氣何其充沛精純,此時正源源不斷的被他吞進體內。張沐陽所修行的《九轉玄功》,對靈氣的需求很大,而且要求五行圓滿,這對於地球上現有的修士來說,這根本是不可能的,因為即使現在地球上的靈氣復甦,但是也想要將體內五行修行圓滿,那所需要花費的時間,根本難以計算。

就算是張沐陽,有這無數先知先覺,有這無數天才地寶,他想突破,都不是輕鬆容易,反而困難重重,每次都需要通過丹藥的補充,才能讓他更近一步。

需要知道,是葯三分毒,即使是他自己煉製的丹藥,即使是再貴重的丹藥,只要吞服下毒,就會有丹毒漸漸出現,雖然會因為,丹藥品級極好,丹毒極少,但是仍舊是存在的,而且隨著丹藥服用的原來越多,丹毒就會在體內不斷積累,不斷暗暗侵蝕修士的身體。這也是張沐陽當初,在修真界,修行到渡劫期后,儘管積累相當豐厚,但也遲遲不敢渡劫的原因,在他的體內,積累了太多的丹毒,以至於他在渡劫時,難度直接翻上數十倍。

這也是為什麼,當初張沐陽花費那麼多的功夫,也要修成先天道體,也只有先天道體,能在丹毒這方面稍微克制一些。

「九轉鍛體法。」

這門法決,是張沐陽晉陞到三轉之後,從《九轉玄功》這門發掘當中推演出來的,對於練體有這極好的功效,而且,根據張沐陽的推測,修行這門法決,可以排除自己體內的雜質和毒素。這正是張沐陽所需要的。

現在的張沐陽,最為要緊的不是繼續修行,使得自己的境界不斷上升,而是要靜下心來,讓自己活得更多的積累和沉澱。從張沐陽重生到現在。

他用了兩年多的時間,走完了許多修士一輩子都走不完的路,他將《九轉玄功》修行到了三轉,相當於尋常修士的金丹境界,兩年到金丹。

這是一種什麼速度,這是怎樣的一種感官,張沐陽很清楚自己現在的狀況和處境,所以他藉助這次來神農架小世界里,不但要梳理一下子自己自己體內狀況,排除丹毒,同時還要梳理一下九轉玄功。

這本法決,他上一世並沒有修行,只是知道這門法決相當雞肋,但是修行到現在,《九轉玄功》的不凡之處,自然不用再說,他要好好推測一下,九轉玄功,日後到底能修行成什麼樣的一種境界。

這種事情,或許胖人不行,但是對張沐陽來說,卻是有跡可循,拋開他上一世是渡劫期的大能不提,他上一世作為一個散修,能修行到渡劫期,這樣的大能境界,在沒有完整傳承的情況下,考的就是自己推測,外加東拼西湊的一套功法。這功法雖然,張沐陽重生之後,如果不是沒有靈氣,他本想繼續修行,但在當時的情況下,只能選擇了《九轉玄功》想著後來轉換功夫。

但是修行了之後,尤其是突破了第一層后,張沐陽才知道,自己修行了《九轉玄功》何其的霸道,不但修行時需要海量的靈氣,而且不允許修行者修行其他法門。如果強行修行,必將爆體而亡。

轟!

在布置好陣法后,

張沐陽精心閉目,深處陣法當中,宛如坐進火爐一般,這就是張沐陽現在的感受,並且在這陣法當中,這劇痛,張沐陽根本沒辦法緩解,劇痛是從張沐陽體內的骨骼中冒騰起來,也只有這樣,才能將頑固盤踞在他體內的丹毒排除。

這也行的他是先天道體,外加修行九轉玄功,肉體十分強大,同時體內的丹毒較少,不然他也沒辦法用這樣的法子,來奠定自己日後的基礎。

從骨縫當中,傳出的劇痛,讓張沐陽不住的倒吸涼氣,而他身邊周圍所圍繞的陣法,則運轉的越來越快速。在張沐陽的內視下,他體內的骨骼上的丹毒,正在一點一點的被挖除。

也正是這樣扔煙可見的成就,能讓張沐陽硬撐下來,要知道刮骨療毒這樣的劇痛並不是誰都能忍受的,更別說,作為修士,張沐陽他們在除去丹毒時,所要承受疼痛程度要翻上幾倍甚至是十幾倍。

「唔。」

饒是張沐陽也忍不住低呼出聲,現在的他已經被汗水打濕了衣衫,不過在他的周圍,用肉眼可見的速度,聚集了一些五行靈氣,每當張沐陽體內的丹毒被清理一些,這裡五行靈氣,就會瘋狂的湧入。

漸漸的,丹毒越來越少,而五行靈氣湧入的越來越多,張沐陽的體制再次發生質的改變,這種改變,對張沐陽來說也是未知的,因為還沒有修士,在修成先天道體后,還會對體內的丹毒,有著這樣的怨念,也只有張沐陽,這個修行九轉玄功的怪胎,和上一世被丹毒坑苦了的經驗,讓張沐陽不得不走這一步。

(本章完) 第628章功成

在五行靈氣的瘋狂灌入下,張沐陽體內,不但是骨骼發成了改變,他體內的奇經八脈,血管穴位,都發生了一定的改變,好似已經不是普通修士那樣的身體,這樣的改變,對張沐陽來說,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當然從現在來說,對張沐陽是有極大裨益的,體內一些張沐陽都不成察覺的暗傷,老傷,在這時,被一一修復,體內便的晶瑩剔透,便的五彩斑斕。

隨著時間的推移,張沐陽知道,要走到最後一步了,到了此時,張沐陽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不過這種莫名的心思,旋即消失,因為已經到了最後關頭,他如果想要將體內的丹毒祛除乾淨,就需要專註。而且張沐陽很清楚,更加折磨人的劇痛,準備要來了。

不出張沐陽所料,在五行靈氣瘋狂湧入的瞬間,一股比剛剛還要劇烈十倍的劇痛感,陡然出現,這股劇痛不但觸及皮膚,而且是在他的經脈、血液、骨骼,乃至全身各處,無一處不疼。

現在的張沐陽,宛如整個人墜入火山當中,置身於岩漿之內,這裡面的痛苦,不要說一般的普通人,就算是意志如鐵的修士,在這樣的劇痛下,也要為之瘋狂,甚至會在劇痛當中,自己結束自己的生命。

隨著體內的這番鬧騰,張沐陽似乎整個人的身子都瘦了一圈,似乎他體內的血肉,都被消耗殆凈。此時五彩斑斕的彩色霧氣,農具在張沐陽的頭頂,在這五色彩雲之下,張沐陽臉色數遍,他緊要牙管,嘴角隱隱已經有血跡滲出,將他下巴染的頗為滿是殷紅,。看上去極是嚇人。

時間就這樣一份一秒的過去,張沐陽的眉頭由緊鎖,慢慢變的舒展,喉嚨當中,也不在不斷的滾動,原本緊握成拳的雙手,也慢慢舒緩開來。

「呼!」

「呼!」

「呼!」

在幾聲粗重的呼吸聲后,張沐陽逐漸緩了過來,最難以支撐的那個階段,他已經咬牙挺了過去,體內頑固的丹毒,已經被他全都排除體外。

此時,張沐陽感覺呼吸都輕鬆了幾分,而那些盤踞在他身體外的五行靈氣,此時對他似乎變的更為親熱,在進入他的體內后,都不用他自助煉化,便自行便的柔軟可用,不在似以前那麼暴躁。

張沐陽感受了下現在自己的狀態后,嘴角勾起一絲笑容,身子往後一趟,自言自語道:「努力總算是沒有白費,以後能更上一層樓的機會,至少又大了三分可能。」

在地上足足躺了七個小時候后,張沐陽才從地上爬起來,施展道術,將自己身上衣服上的污垢清楚乾淨,在從乾坤袋當中,拿出一壺清泉水。

現在的張沐陽雖然看上去瘦骨嶙峋,但是若是有人在此,給他的感覺,卻一定是仙風道骨,即使張沐陽現在的賣相併不好,但是那種除塵的氣質,卻最為引人注目。

現在的張沐陽,早已經到了可以辟穀的階段,只是他一直喜好口腹之慾,同時也不想自己,心態變成那種,和眾生不同的高高再上心態,所以一直喜歡美食。、

此時的張沐陽,在喝了一壺清泉后,精神終於恢復了一些。就在他準備起身離開時,忽然鼻子動了動。

他的眼神轉向東方,摸著自己的鼻尖,忍不住道:「好香啊。」

張沐陽原本的計劃是,離開這裡,在神農架小世界在轉悠一圈,如果沒有什麼新奇的發現,就準備離開這裡,回去中海,畢竟家裡還有兩個身嬌白嫩的媳婦在等著自己,出來這麼長時間,也該回去陪陪佳人了。

但是,鼻腔當中的香氣,卻影響了張沐陽的決策。

他也沒顧得上整理自己的儀容,一個肩部便朝著那香味傳來的地方行去。

大約幾個眨眼后,張沐陽在自己山腰處,發現一對男女,此時那女孩,正擺弄著,一直烤雞,還有幾碟精緻的小菜,如果要張沐陽用四個字來形容的話。

那就是色香味俱全。

張沐陽不是沒有吃過美食,不管是他在當紈絝子弟時,還是他日後修行到渡劫期,變成人們口中的老怪物后,即使他不注重享受,但是他的身份擺在那裡,美食佳釀便不會少。

但是,眼前這小姑娘所做的沒事,在張沐陽曾經品嘗過的美食當中,張沐陽只用聞和看,就知道絕對能拍的在前三之列。既然是這樣,那張沐陽就有必要嘗一嘗了。

念及這裡,張沐陽倒也沒有藏頭露尾,直接顯出自己的身影。

朝著林中的二人走了過去,邊走還便喊著:「真香,真香。」

隨著他弄出來的動靜,原本正準備用飯的二人,也注意到了他。那做飯的女子滿臉警惕,手中默默拿出長劍,警惕的看向沐陽,反而是那個男人,露出滿臉的憨笑。

道:「這位兄弟好眼光。」說完,準備起身相迎。

看著眼前這倆人,張沐陽猛然想起,自己看過的一些,這個遭遇,怎麼像是,射鵰英雄傳里的某些情節。自己現在的這個身份,不就是修為高深的老爺爺或者前輩么?而眼前的這兩個小年輕,則是像極了郭靖和黃蓉。

念及此處,張沐陽眼珠一轉,也準備裝一波逼,他搖搖晃晃的走到近前,似乎是沒有看到眼前的這對男女一樣,直接下手,就拿起來他們剛剛烤好的野兔。張口就吃。

這一口兔肉下肚,張沐陽不由連連點頭,這兔子烤的極為不錯,外焦里嫩這就不必說,更為讓人慾罷不能,口齒生津的是,他們在燒烤時,用了某些香料,這些香料沒有影響,這兔子本來的想起,反而祛除了兔肉本身的一些不好,同時還添味三分。

「香,真香。」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