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這樣的情況,李逸晨也有些無奈,不過此刻他知道留給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必須要在那些人找到這裡之前,把杜文彬的問題解決,否則自己一個人脫身都有難度,若是再帶上一個杜文彬,那就更加麻煩了!

不過想要讓杜文彬順從,短時間內已經無法做到了,此刻李逸晨心中一橫,又有十餘針一起插入杜文彬的體內,與此同時,李逸晨的精神力杜文彬的痛苦加劇的瞬間,化著實質一般直接向著杜文彬的腦海撞去!

啊……身體的刺激加上神魂上的衝擊,杜文彬突然爆發出強大的力量,雙手在地上一拍,整個人一下子躍起數丈,在半空中一陣翻騰又重重的掉落地上。

不過這一次杜文彬卻是如同一灘爛泥一般,除了身體微微的抽搐,不再有半點動作,彷彿隨時都可能斃命一般!

「找到了!」不過就在此刻李逸晨的腦海之中傳來劍靈的聲音,以及一段生澀的功訣!

李逸晨頓時心中一動,天運神劍已然出現在手中,劍尖直貼在杜文彬頭頂的百匯穴上!

「你……」感覺到天運神劍身上恐怖的氣息,杜文彬無神的雙眼直勾勾的緊盯著李逸晨,「你是天運劍主……那麼你和劍無常之間的恩怨並不僅僅是因為仙劍宮……」

雖然身上的痛苦絲毫沒有減弱,但此刻一股來自頭頂的巨大壓力使得杜文彬得到短暫的清醒,而發現李逸晨所祭出的天運神劍並非像劍無常那樣的仿製品之後,杜文彬彷彿一下子明白了許多,同時他更意識到,自己只不過是兩人爭鬥中的一個犧牲品而已。

而且這個犧牲品還是自己主動跳出來爭著做的!

「其實你也是天運劍主!」看著從杜文彬頭頂已經顯現出來的劍柄,李逸晨嘴角微微一挑!

杜文彬雖然沒有徹底煉化他所得到的七妙一界,但卻也已經能將其收入體內,如今既然沒有足夠的條件把杜文彬帶回聖戒空間中給劍靈折騰,那也就有用這般霸道的手段了。

雖然如此一來,杜文彬一身修為肯定也就廢了,但李逸晨現在自然考慮不了那麼多!

既然杜文彬一直想要置自己於死地,那麼自己自然也沒有給他客氣的必要。

啊……啊……腦袋彷彿要被撕裂一般的痛苦令杜文彬再次嚎叫起來,不過當他看到緩緩從自己頭頂出現在的天運神劍,整個人卻又已愣在那裡!

「你……你一直都知道我得到的遠古之舟藏有天運神劍?而且你進入陣神殿,也是為了天運神劍?」這一刻,杜文彬彷彿一下子完全明白過來。

「差不多是這個樣子吧,不過我只是想找回天運神劍,並非有想過非要把你怎麼樣,但你既然一心想要殺我,那麼現在你自然也需要承擔失敗所帶來的結果了!」李逸晨冷喝之間,那把天運神劍已經徹底從杜文彬頭頂抽出!

「給我一個痛快吧!」這一刻杜文彬明白,李逸晨真正在乎的並不是什麼遠古之舟的力量,而藏在遠古之舟的天運神劍!

而此刻他也已經感覺到自己的丹田一片空白,他知道隨著李逸晨強行剝離天運神劍,自己一身的修為也付之東流!

沒有修為,活著還有什麼意思?而且在這片空間失去一身修為,就算李逸晨不殺自己,自己最終也不可能脫得過魔族的魔掌!

「如你所願!」李逸晨說著,劍尖一挑,杜文彬的喉間立刻多出一道血線,身體微微的抽搐幾下,緩緩閉上雙眼的杜文彬也不再有半點動靜。

李逸晨隨手一揮之間,兩把天運神劍連同杜文彬的屍體一同被收進聖戒空間之內!

杜文彬既然知道自己天運劍主的身份,那自然也就註定他不可能再有開口說話的機會!

但是對於杜文彬所得到的七妙一界的力量,李逸晨卻捨不得就在這樣放棄,當初為了天運神劍不出現意外,他只能趁杜文彬死前強行剝離,但如今杜文彬已經死了,要將他收入聖戒空間自然不存在什麼問題!

若是劍靈還能剝離他體內的七妙一界之力,那自然是好事一件,如果不能,那也不會有什麼損失,只不過是聖戒空間中多一具屍體而起!

做完這一切之後,李逸晨身影一閃已經向外飛奔而去,借著急步靴的速度增幅,此刻李逸更是快若一道青煙,常人根本難以捕捉到他的身影!

雖然四周皆有人在不斷搜索,但憑著劍靈強大的感知,李逸晨還是提前準備好了最為安全的路線,有了這樣的指引在,想要突圍出去,其實也不是什麼難事。

不過當李逸晨奔行到一定的程度之後,他才意識到自己還是把一切想得太過簡單了!

劍太一既然連劍無常的生命都可以捨棄,又怎麼可能令自己如此輕意就脫身呢?不斷的向前突進,隨著劍靈反饋過來的信息,李逸晨才意識到,此刻搜尋自己的人,說是里三層外三層都根本不為過!

怎麼辦?感覺前方已有沒有足夠讓自己突破的缺口,停下來的李逸晨不由眉頭緊鎖起來!

想要出奇不意,強行打開一個缺口這到不是不可能,但李逸晨更清楚,一旦自己動手,那就意味著自己會暴露,那麼接下來自己要面對的將是前方有人攔路,後方有人追趕的局面,到了那時再想脫身,只怕就更不容易了。

至於說躲進聖戒空間中,這個方法再這裡也無法實現,因為若是要做到自己藏身聖戒空間,並且還要令逍遙聖戒一起消失,這就涉及到世界之力,而這片空間是根本不允許世界之力的出現。

「跑夠了吧?」而就在此刻,突然一道聲音從樹林中傳來,只見十餘個天人境武者從之前,劍靈都沒有感應到有人的位置中走出來,瞬間將李逸晨圍住!

雖然對方皆是天人境中期修為,但是他們能逃過劍靈的感知,這足以令李逸晨意識到,他們的實力,估計已經不僅僅是天人境中期可以代表的了。 「什麼情況?」原本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突然出現這樣的情況,李逸晨也是不由一驚!

畢竟劍靈的強大李逸晨比誰都清楚,可是這些人能逃過劍靈的感知,這需要什麼樣的手段?

「失算了!」而此刻劍靈也不由嘆息起來,「只怕接下來,你真有一場惡戰要打了!」

接著劍靈解釋道,自己的確有著強大的感知力,但是劍太一手中的天運神劍的劍靈同樣早已覺醒,而且上次的交手也說明他的實力已經非同一般!

所以這一次劍太一布下此局之時,自然也考慮過李逸晨手中的劍靈的能力,所以專門從他的劍靈那裡學來秘法,讓這些人可以逃過劍靈的感知!

至於劍靈感知到的其他人,只不過是劍太一居然安排來迷惑李逸晨的,只有這樣,李逸晨才會主動去選擇相對安全的路線,而如今看來,這條安全的路線既然是劍太一事先幫李逸晨設計好的,那肯定就是最不安全的路線了!

而事實上,劍靈也的確感應到此刻四周不少人正向著這邊合圍而來,甚至這其中還不乏一些之前劍靈根本沒有感應到的人。

按著劍靈的說話,如今至少有百餘天人境後期,近兩百的天人境中期武者向著這邊趕來,估計不出半炷香的時間,他們就會全部趕到!

同時雖然說還有半炷香的時間,但事實上此刻的李逸晨已經在一個口袋中,也就是說無論李逸晨從哪個方向衝殺出去,他都要面對趕來的強者,而且到時遇到的就不僅僅是這些天人境中期武者,而是還包括天人境後期武者了!

雖然當初李逸晨一己滅群魔,但當時是那些魔族想要不計後果的斬殺李逸晨才給了他一個不錯的機會,現在凌霄閣這邊佔據著人數上的優勢,自然不可能再給他那樣拚命而給他機會。

「李逸晨,束手就擒吧,今天你逃不掉了!」十二人將李逸晨合圍起來,不過他們並不急著動手,顯然他們也知道時間拖得越久,對於他們來說越是有利!

同時似乎也知道李逸晨在陣道之上有著非凡造詣,所以此刻他們雖然把李逸晨合圍在中央,但卻沒有按著陣法的序列而站立,顯然他也明白,若晨用合擊陣法來對付李逸晨,也許不僅起不到任何效果,反而會被李逸晨利用陣道破之,令他們根本發揮不出自己的力量來!

面對著這樣的情況,李逸晨也是一陣頭大,顯然對方已經摸清楚了自己的一切手段,並且皆做針對性的準備,如此一來處處被掣肘的感覺令李逸晨有一種想要抓狂的感覺!

一直以來哪怕面對再強大的對手,憑著自己的各種底牌以及劍靈的見識,李逸晨都能化險為夷,反敗為勝,但此刻在對方絕對的力量面前,同時又沒有半點先機,這讓李逸晨有一種無法掌控一切的感覺!

雖然有種極度壓抑的感覺,但李逸晨卻更明白,所謂的辦法,只能解決眼前這些傢伙再去思考,否則一直被他們這樣咬著,自己就算想出什麼辦法來也無法解決眼前的問題,一旦被陷入合圍,再無法抽調劍靈的力量的前提下,那就真的必死無疑!

半柱香的時間?李逸晨知道並不算多!

「束手就擒,我沒這個習慣,想要我的命,那就憑本事來拿吧!」李逸晨一聲輕喝之間,赤火劍已然出現在手心之中,同一時間星辰天河圖升空而起,左手陣魂凝聚出一道陣紋,揮手之間擴散而出。

同一時間,一劍橫掃之間斬向距離自己最近的一人!

所有動作一氣呵成,幾乎是同步進行,瞬間便將對方十二人籠罩在自己的攻擊之中!

不過令李逸晨意外的是,這十二人並沒有直接全部發起反擊,而是受到他的劍芒攻擊的那人,以及他距離他最近的一人向著自己舉劍攻來的同時,其他十人身影一閃,居然向著不同的方向遠退而開,但仍然繼續保持著合圍之勢!

顯然對方這是要將拖時間進行要底!你想殺人,沒關係,讓你慢慢殺!但想脫身,那就沒門!

這是避免被李逸晨突然施展出什麼手段,把他們一鍋端掉,如今就這樣咬著李逸晨,只要他脫不了身,後續之人趕到,那就是李逸晨的死期!

而受到李逸晨長劍橫掃的那人,卻雙手持劍,快速的揮斬出一道道劍芒,迎向李逸晨斬來的劍鋒!

不求有功,但求無過!顯然他們現在想的不是如何打敗李逸晨,而是自己如何生存得更久!

哪怕那個攻向李逸晨之人其實也只是一記佯攻,就在李逸晨的陣紋向他罩來之際,立刻毫不猶豫的撤招轉身,身影一閃,又從李逸晨的身後遞來一劍!

顯然他也沒想過真要把李逸晨如何,他的目的就是騷擾李逸晨,不讓李逸晨有全力出手的機會,當然若是李逸晨狠下心來完全無視他的騷擾,那麼他的騷擾也可以隨時變成殺人利劍!

人數佔據著絕對優勢,還用這麼無賴的打法,可以說他們的行為是把無恥詮釋到了又一個新的高度!

但這種無恥卻是有效的,尤其是對於如今想要爭搶時間的李逸晨來說!原本祭出所有手段的李逸晨覺得自己若是不計後果,拼著受傷,估計四分之一炷香的時間就能結束戰鬥,那樣一來,自己還有一點時間來緩衝!

可是這才一交手,李逸晨才意識到,在他們這種無恥的打法下,自己彷彿全力的一拳打在棉花上,如此一來,別說半炷香,哪怕就算給自己一炷香的時間,似乎也未必能結束戰鬥!

「不想玩,那我就不給你們玩了!」知道這樣拖下去不是辦法的李逸晨見對方不願意硬碰,此刻他自然也不再戀戰,手中赤火劍完成橫掃之勢,逼退對方之際,李逸晨身影一躍而起,直接向著前方突圍而去!

「想走?哪有那麼容易!」不過其他十人雖然分散開來,但卻一直留意著李逸晨的一切,此刻李逸晨身影剛動,他前方立刻有三人身影一閃,橫在他的前方,擋住他的去路!

與此同時,身後又有三人同時襲來,看似向李逸晨的身後發起攻擊,但招式依然沒有用老,保持著隨時都可以撤招的狀態!

「擋我者死!」不過意在突圍的李逸晨此刻卻根本沒有半點停留的意思,前沖的速度驟然提升的同時,手中赤火劍亦散發出一股駭人的威勢!

「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前方三人見狀,一聲齊唱之中,三人同時劈斬出滾滾劍芒,直接切斷李逸晨的前沖之路!

若是李逸晨經繼續突圍,必將付出沉重的代價,而若是李逸晨放棄突圍,那麼李逸晨又只能乖乖回到原地!

不過此刻李逸晨卻是嘴角一挑,無視著三人的攻擊,身影一閃,一個轉身,向著身後的三人直衝而來!

「你覺得我們更好對付一點嗎?」身後的三人似乎早就料到李逸晨有此一手,只見三人身影一閃,各自蓄力,不過就在此刻,三人突然臉色以一變,只見三人的心窩之處一個個出現一個血洞!

鮮血如柱噴出之際,三人的身體直直的倒了下去,而此刻李逸晨的身體卻絲毫沒有停留的向前繼續直衝而去!

心劍無痕!早在前沖之勢,李逸晨便悄悄的在自己的身後布下數道心劍,只不過心劍劍意原本就極其隱晦,如今又在李逸晨那股有去無回的氣勢的掩蓋之下瞞過了所有人的眼睛,此刻突然發難,原本感覺一直把握著節奏的三人根本沒有半點防備!

待到他們察覺到不對之時,卻已經無力回天!

「你找死!」看著原本已經初具成效的無賴打法下,李逸晨居然還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幹掉三個同伴,此刻所有人也意識到,李逸晨似乎比他們想象的還要更難對付。

不過他們更明白若是放走李逸晨,他們將要面對的將是什麼,此刻立刻又有三人身影一閃再次攔在李逸晨的身前。

不過這一次,就在三人身影剛剛擋在自己前方之際,李逸晨身影一個橫移,立刻向著左側飄移而去!

幹掉三人,使得他們的合圍出現小小的空隙,李逸晨又怎麼可能放過這樣的機會!

不過看著這般情況,之前最初擋在李逸晨前方的三人,身影一閃,又向著李逸晨的前途奔行而去,與此同時,最初與李逸晨交手的兩人又紛紛舉劍縱身,向著李逸晨的身後直刺而來!

噗……噗……不過兩人就在馬上靠近李逸晨之際,突然胸口又各自多出一個血洞,身體自然也隨之直直的掉落地面。

「攔住他就行,不要靠近他!不要靠近他到過的區域!」雖然十分小心之下仍然沒有看出李逸晨如何出手,便是能修鍊到天人境的,又有哪一個智商不足?

此刻哪怕不知道李逸晨的手段,但他們也猜到,李逸晨肯定是在他經過的區域中做了什麼手腳…… 領域,是神的力量。

龍族不是神,所以他們只能夠暫時借神的力量來使用。

而且,並不是所有的龍族都能夠使用這種禁忌力量。包括敖淼淼敖炎這種水火兩系的親王族,都不能使用。

只有真正的王族通過龍族祕法方可使用此領域之威,這也是金龍一脈能夠成爲「龍王」的真正原因和「殺手鐗」。

領域之內,奉我爲主。

我說什麼,便是什麼。我要什麼,便有什麼。我是這一片區域裏面的主人。

領域之內,生殺予奪。

我可以讓你生,可以讓你死。也可以讓你生不如死。

領域的威力實在太過強大,也太過駭人聳聞。這是普通人……包括普通龍都難以觸碰和抗衡的。

而且,修行者能力越大,領域範圍越廣。實力越強,領域也就維持的越久。

《龍之語》裏面有過記載,說真正的龍族大能,領域範圍可達一個星球,也就是說,我用領域可以憑空製造一個星球……《龍之語》是一本預言書,大家都把它當作玄幻小說來看待,並沒有人會相信它的真實性。

當然,領域之內,實力越強的人,受到的限制也就越小。

譬如現在,敖淼淼和敖牧已經率先恢復了正常。其次是敖炎,敖屠是龍族小隊之中最後一個眼神清明過來的。

這已經說明了幾人的實力高低,除非有人想要刻意隱藏什麼。

至於菜根和木劍桃花等人仍然目光呆滯,暫時還沒有恢復的跡象。他們是人類世界的「世外高人」,可是在這些活了兩億年的龍族眼裏,也不過是一羣小魚小蝦。

甚至連他們圈養的深海海怪都不如……

至於領域內的那些普通人,怕是領域結束,他們才能夠真正的甦醒過來……即使恢復過來了,也不知道曾經發生過了什麼。

這多可怕!

倘若某個擅使領域的不爲殺人,只爲女人……

看到哪裏有絕色美女,然後便施展領域。

簡直是喪心病狂!

令人髮指!

敖夜以龍品保證,他絕對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

如果說敖夜的領域是一個院子的話,那麼,敖心的領域便是在敖夜的院子裏蓋了一棟房子。並且順手一帶,又把敖夜和她一起關了進去。

敖心進入了敖夜的領域,而敖夜又被敖心拉入她的領域……

雙重領域!

彼此束縛!

這是一片荒涼之地,不見月色,也沒有星星。夜濃如墨,寒意刺骨。

風從四面八方吹來,但是這身體的寒冷卻不是這風帶來的,而是從骨頭縫隙間冒出來的。由內至外的冷纔是真冷。

敖夜皺了皺眉,他不喜歡這樣的惡劣環境,而且這也不利於他們金龍一族的戰鬥,說道:“天上沒有太陽,我送你一輪太陽……”

說話的時候,便伸手在空中劃了一個圓圈。

那道圓圈突然間生出金色的火焰,彷彿有了生命一般,瞬間便幻化成爲一道圓滾滾紅彤彤的太陽,光芒萬道,照耀着這塊孤寂貧瘠的土地,給予這塊土地的生物光明和溫暖。

“龍王星沒有太陽,所以這裏也不需要太陽。”說話之時,手指一彈,那天空之上的太陽便被她熄滅了。

她不喜歡陽光,更不喜歡太陽。

因爲這會影響他們黑龍一族的戰鬥,讓他們的「至陰」血脈被焚燒灼烤,變得暴戾不安,出現致命的錯誤。

“自尋死路。”

敖夜的身體在原地消失,等到他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到了敖心的身後。

龍族的移形幻影!

一記手刀切在敖心的脖頸上面,以手爲刀,比刀卻要鋒利太多。

倘若被它切中,敖心便將身首異處,一刀兩段。

“還真是心狠手辣…….”敖心不無埋怨地說道。

她在原地留下一道黑色的幻影,任由那個「敖心」被敖夜切中,斷成兩截。真身已經轉移到了敖夜的上空,腳上的龍鱗靴兇狠的踢向敖夜的腦袋。

踢中了!

不,是幻影……

這是一場幻影大戰。

也是一場追逐與被追逐之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