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蘇穆現在的樣子,何琪瑤覺得自己好像把事情搞得更糟了。

「我有必要和你解釋什麼嗎?」

蘇穆勾了下嘴角,覺得何琪瑤是不是有些太自不量力了?

自己和她是什麼關係?

需要事事和她彙報嗎?

「蘇穆,我不是那個意思。」

何琪瑤咬了咬嘴唇,知道自己今天不能再把關係搞僵了。

要不然以後,估計蘇穆看到自己都會掉頭就走了。

還別說,如果今晚不是蘇家舉辦的晚宴,蘇穆還真的想調頭走人。

上次何琪瑤莫名其妙的話,蘇穆也沒有想明白。

覺得何琪瑤可能就是這麼一個奇奇怪怪的人吧。

蘇穆覺得自己應該離情緒不穩的女人遠一些。

女人心海底針啊。

蘇穆可不願意浪費時間去海底撈針。

還是一根和自己沒有什麼關係的針!

「剛才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你的笑點有點低了。」

沒有給何琪瑤面子,蘇穆直截了當地堵了回去。

「蘇穆,上次的事情確實是我不對,我鄭重地和你道歉。」

意外的,何琪瑤沒有因為蘇穆的話生氣或者是轉身離開。

上前一步,何琪瑤一臉嚴肅地看著蘇穆,輕輕地說出了三個字。

「對不起。」

蘇穆一愣,原來這個何琪瑤是會說對不起的啊?

聯想到上次何琪瑤道歉的情景。

蘇穆覺得何琪瑤的變化還是挺大的。 過了沒多久,林曦也幽幽轉醒。

她看到坐在旁邊的林漠,明顯有些茫然。

「曦兒,你終於醒了!」

「你感覺怎麼樣?」

林漠激動地問道。

林曦看着林漠,低聲道:「哥,我……我不是死了嗎?」

「你……你怎麼會在這裏?」

林漠眼眶含淚:「傻丫頭,你沒死!」

「哥不會讓你死的!」

「哥治好你了,從現在開始,你再也不會有任何病痛了!」

林曦驚訝:「哥,你……你騙我吧?」

「我的病,不可能治得好啊!」

林漠笑道:「哥怎麼會騙你呢?」

「不信,你下床走走。」

林曦將信將疑,下床走了幾步,輕鬆至極。

她瞪大了眼睛,滿臉不可思議。

要知道,在這之前,她病的幾乎走不動了。

而她生病之後,身體也極其虛弱,走幾步都會喘。

現在,身輕如燕,比她以前沒生病的時候還要好。

她滿臉驚喜:「哥,你……你真的治好我了?」

「太好了,我能永遠跟哥哥在一起了!」

林曦激動地撲到林漠懷裏,旋即又開始嚎啕大哭起來。

這個女孩子,當初能勇敢地從樓上跳下來,就是為了不拖累林漠。

她心裏面,對林漠最為依賴,也最為捨不得。

現在,終於能跟林漠在一起,終於可以不再拖累林漠,她真的太開心了。

林漠眼眶也是一陣濕潤,他抱着妹妹,低聲道:「好了,不要哭了。」

「媽說過,要讓我好好保護你,不要讓你哭鼻子。」

「要是讓媽知道你哭了,她該傷心了!」

林曦抽噎著搖頭,死死抱着林漠不鬆手,彷彿一鬆手,這一切都會失去似的。

林漠輕笑,小時候,他經常背着林曦。當時,就是這種感覺啊。

人生,最愛的人在身邊,真好!

過了好久,林曦才逐漸恢復。

她驚訝地看着四周:「哥,咱們這是在哪裏?」

「這醫院的病房,也……也太豪華了吧?」

「哥,這得花多少錢啊?」

「你……你怎麼弄到這麼多錢的?」

「你不是做什麼傻事了吧?」

林漠笑了,他撫了撫林曦的頭:「傻丫頭,從現在開始,這就是咱們的家了。」

「這是咱們的房子!」

「我也沒做傻事,這都是我賺的錢!」

林曦驚訝:「這是咱們的房子?」

「不可能吧?」

「這套房子,得……得一百多萬吧!」

「哥,你在那兒掙這麼多錢?」

林漠笑道:「曦兒,你現在只是在卧室里,還沒出去呢。」

「等你出去看看,你就知道,這套房子絕對不是一百多萬。」

「至於怎麼賺的錢,回頭等你去我的公司,看到我開發的房地產,你就會知道了!」

玉佩的事情,林漠暫時不打算告訴林曦。

畢竟她是個小孩子,容易被人套出話來。

一旦這些事情暴露,那林漠就會有無盡的麻煩。

說不定,連當年滅林家的仇人,也會尋來。

所以,林漠只能暫時說自己是做生意賺的。

林曦將信將疑,但她還是很開心,立馬推門出去:「真的嗎?」

「我來看看,這房子有多大!」

走出去一看,林曦就傻眼了。

她在二樓的主卧,從二樓一眼看去,整套房子盡收眼底。

金碧輝煌,簡直讓她懷疑自己是不是進了皇宮。

這一切,她連做夢,都無法想像啊!

林曦沒有高興,反而是開始恐慌了。

她後退幾步,抓住林漠的胳膊,低聲道:「哥,咱們走吧。」

「這……這肯定不是咱們家!」搜公眾號丨掌中雲文學丨,無彈窗無廣告,更多好免費閱讀。

「你不要騙我了!」

「咱們趕緊走,不要被這裏的主人發現了。」

就在此時,樓下傭人走了出來。

她揉着惺忪的睡眼,往上看了一眼:「林先生,有什麼事嗎?」

她是聽到外面的動靜才走出來的。

話說完之後,她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

她猛地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議地看着林漠身邊的林曦。

要知道,從林漠搬進來的第一天,她就在這裏了。

而從那天開始,林曦就一直處於昏迷之中。

她以為林曦是植物人,林漠沒說,她也沒敢問。

可是,現在林曦竟然好端端地站在林漠身邊,讓她懷疑自己是不是做夢。

她使勁在自己腿上掐了一下,那疼痛讓她明白,眼前一切都是真的。

林曦則是慌了,她連忙哀求:「阿姨,我們……我們不是小偷……」

「我們現在就走,你……你不要抓我們……」

「我求求你了,求求你……」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