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花楹姐妹倆讚歎的目光,梁烈嘴角一撇。

他的手藝不算好,是三公主硬逼著他學的。

不過以外行人的目光來看還算湊合,起碼他知道什麼時候該幹什麼,做出的菜色香味也都是有的。

只用了40分鐘不到,梁烈就端了三盤菜上來,而花楹姐妹倆在廚房裡鼓搗了半天,連鍋都還沒熱起來。

差距不可謂不大。

「梁烈,你也太棒了,你怎麼什麼都會啊,還有啥是你不會的?」

餐桌上,花影撐著下巴問道。

「有,我不會飛!」梁烈很認真地回答道。

「這算什麼答案,人本來就不會飛啊!」

「吃飯吧,這麼好吃的菜都堵不上你的嘴。」這時花楹夾起一塊肉,放進妹妹的碗里。

其實梁烈並沒有亂說,人不會飛那是從普通人的視角來說的,普通人受制於人體的限制,有些事他們永遠辦不到。

但梁烈所說的不會飛,那是從修鍊者的角度來看的。 劉毅一聽這話,腦子嗡的一聲,身體猛地一個前撲,同時耳邊槍聲響起。

幾乎在毫釐之間,劉毅將彈著點甩在了身後。急促向前衝出了幾十米,一頭扎進了岸邊的蓬蒿叢中。

在他身後,連成一線的彈著點如影隨形,掃平了一片蒿草后戛然而止。

劉毅心知對方在換彈夾,趁機起身,剛要扣動G36的扳機。耳中擊發聲再起。

連續側滾,讓射手丟失了目標后,劉毅再也不敢露頭了。

剛剛那短暫的一瞬,他看到對岸是兩個人,都是一副標準的叢林狼雇傭兵打扮。

如果只有一個人,劉毅還敢和對方抻吧抻吧。兩個的話,對方相互配合,他根本不是對手。

趴伏在岸邊,劉毅四下觀察了一下地形,心知自己必須儘快脫離接觸。

問題是,河邊的山腳的一段距離上缺乏遮掩,他沒辦法悄無聲息的進入林子。

身後的追兵又隨時可能出現,劉毅短暫的猶豫后,藉助河邊大片蓬蒿的掩護,順溜向河的下游移動。

大約移動了五十米左右,耳機中再次有聲音響起:「WelostourtargetHesjustacrosstheriver(我們丟失目標,他就在河對岸。)」

一秒鐘后,耳機中又想起了一個略帶喘息的聲音:「TakeyourtimeHereweare(不用著急,我們到了。)」

劉毅注意到了「WE」這個詞,說明對方來的不是一個人。而且,這個聲音他之前沒有聽過,應該是又有新的敵人問詢靠過來了。

劉毅壓住心中的緊張,伏著腰加快腳步,打算用最快的速度,離開眼前這段危險區域。

可剛剛摸出去了還不到一百米,新出現的那個聲音再次響起:「IsawhimTargetLocking~(我看到他了,目標鎖定)」

對方「Locking」這個單詞咬的非常的輕,這種調整呼吸時下意識發出的聲音,讓劉毅頭皮瞬間發麻。

完全沒有任何考慮,腳下突然加速,拐著S彎,開始沿著河岸狂奔。

「嘭~」

巴雷特特有的擊發聲響起。

劉毅甩了一個小彎,剛邁出兩步,身後就是一聲爆響。大片沙石隨著爆響四下飛濺,瞬間打在了劉毅的腿上背上後腦勺上。

劉毅嚇得全身發冷,腳下不敢有絲毫停頓,速度瞬間再次拔起一節,瘋了似得向前跑去。

「st~Hefeltme(麻蛋,他感知到我了~)」

對方狙擊手連說髒話,都保持著平穩的發音,明顯還在用瞄鏡鎖著劉毅。

而劉毅已經從剛剛槍響,到子彈打中河岸的一絲延遲中判斷出,對方狙擊手距離自己絕對不足一公里。

這就意味著,自己必須要儘快找到藏身的地方。繼續跑下去,在很長的一段距離里,都會處於敵方狙擊手的射程之內。

問題是,他一旦停下,河對岸,甚至別處趕來的敵人,頃刻間便會用火力壓得他再也無法動彈。

所以說,跑還有一線生機。

停下,就只能是個死!

有了這份覺悟,劉毅瘋了似得向前竄去。雖然敵方狙擊手始終沒有再次射擊,但他非常清楚,對方瞄鏡上的十字星,恐怕一直在試圖套牢他。

急速衝刺狀態沒人可以支撐太久,就在劉毅兩條腿發酸,眼瞅著速度開始下降的時候,前方的河道開始轉彎。

問題是,河道是向著劉毅一側轉的。

如果是向對側轉,劉毅過彎后便有了騰挪的空間。可如果是順向,劉毅就只有兩個選擇。

一個是,一頭扎進河裡。

一個是,沿著河的走向右轉。

劉毅泳游的本事一般,身上又背著這麼多的裝備。一旦下水,要麼沉底,要麼成為岸上的人打成靶子。

可右轉的話,劉毅有非常強烈的預感,自己絕對會被敵方狙擊手命中。

急速奔跑中,劉毅選擇的時間越來越少。

就在馬上就要鄰近河灣的時候,耳機中對方狙擊手聲音再次響起。

透著極度自信的輕語一聲:「Icaughthim(我抓住他了)」

「抓住你大爺!」劉毅心裡暗罵一聲,忽然福靈心至。

按下頸側的通話鍵,大喊一聲:「G~P~G~(火箭彈)」

無論是河對岸正在追擊劉毅的兩名雇傭兵,還是大約一公里以外,正在用瞄鏡鎖定劉毅的狙擊手。

聽到耳機中響起的聲嘶力竭的警告音,都下意識的四下搜索火箭彈的蹤跡。

但四周晴空萬里,哪特么有火箭彈的影子。

狙擊手腦中快速回憶了一下,忽然想起在聽到警告音之前,目標的左手,有一個抬向頸側的動作。

趕忙在通訊頻道中大喊:「Thetargetisourcommunicator(目標有我們的通信器)」

一聲喊完,他再次向河灣處瞄去時,劉毅的背影已經完全消失!

「ST!」狙擊手用力拍了一下身邊的樹榦,起身和同伴一起,向著河灣處追去。

另一邊,劉毅並不知道自己的一嗓子能不能唬住人,硬著頭皮忽然右轉,悶著頭瘋了似的踩著河邊的爛石向前衝去。

直到感覺右側的林子,遮住了身後狙擊手的視線,才稍稍鬆了口氣。

可他剛剛緩下腳步,根本沒來得及回氣,耳機中便又響起一句:「Istoppedhim!(我鎖定他了)」

劉毅聽到聲音響起的瞬間,全憑著感覺將槍口向右側甩去,眼睛抓住林間狂奔身影的同時,已經扣下了扳機。

「噠噠噠~」

「噠噠噠~」

劉毅和林間正在向他突進的人影,幾乎同時扣下了扳機。

空中迎面疾馳的彈頭交錯了一瞬,分別射向了各自的目標。

「嗡~」

劉毅耳邊一道尖銳的刺響滑過的同時,前後左右身前身後,一片彈著點腳跟腳的激起。

而林間的那個人影,大腿間一道血箭飆出后直接栽倒。連續翻滾后,消失在了劉毅的視野中。

劉毅拘槍尋找對方身影的同時,余光中發現遠處還有一道人影在向他疾馳。

在對方拘槍前,一個點射打過去,趁著那人側翻躲過的瞬間,劉毅悶頭再次沿著河岸向前狂奔。

他不敢停留,一旦被纏住,河對岸還有後面的狙擊手,隨時都會趕到。

身後槍聲不斷,劉毅沿著河岸不停的變向,藉助著蓬草河石或是一切可疑藉助的東西,遮擋身後敵人的視線。

奔跑間,劉毅發現河岸邊的蓬草在急速變少,水流也開始變得湍急。

又往前沖了有二三十米,轟隆的水聲出現在耳朵里。

「前面有瀑布!」

雖然劉毅心裡有了判斷,但腳下根本不敢有絲毫的停留。

轉頭看向右側,除了幾塊低矮的河石,根本沒有什麼遮擋。

同時,身後長短點射聲毫不停歇。

劉毅被逼無奈之下,一咬牙在前路消失的瞬間,身體一躍而起……

。 現實當然不是遊戲,boss不會老老實實的呆在原地等你去爆。

辰也是打著速戰速決的想法,想要在被大boss山田大樹發現之前,儘可能的多殺幾個他的小弟。

不然,若是辰直接去挑戰山田大樹,打到一半的時候,鬼冢,龍一龍二,冷鋒四天王……

再加上一眾雜兵都趕來了怎麼辦。

雜兵辰不怕,但是配合著鬼冢和龍一龍二這種boss,再加上與之戰鬥的山田大樹。

辰打起來恐怕會很難。

打不過也說不定。

當然,前提是辰沒有使用魯班七號體驗卡。

不然以小魯班三階的實力,一身「科技」裝備,開無雙割草恐怕很是容易。

小魯班清兵可是快的很。

但是這種底牌,可是珍惜的很,能不用盡量就不用。

也很巧的是,冷鋒四天王此刻也是正聚在一起,在學園廣場上聽演唱會。

這是熱血世界一個頗為有名的人氣偶像,水樹奈奈的現場演唱會,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被冷鋒學院給邀請了過來。

冷鋒四天王:小林、平清、望月、木下!

這幾個傢伙現在都圍在這裡,只是不知道其他boss為什麼沒來。

想來,或許他們對此並不感興趣。

畢竟辰前世上學的時候,學校里經常來明星,他也未去看過幾次。

這幾人的實力,嚴格說比不上劇情主角國夫和阿力,但也相差的不算多。

即便是其中最弱的木下,在熱血物語場景的正統人物中,實力都可以排在前20,小林和望月兩人,更是不折不扣的前10強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