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就像小孩子干錯事被抓到一般緊張的母親,顧顏心裡一疼,快步上前抱住了顧母,「媽,沒事的,你還有我呢,我會一直陪著媽的。」

「嗯……」不知什麼時候顧顏早已比顧母高出一個頭,此時顧母將臉埋在女兒的胸前,說不出的安心,她的小顏,終於長大了。

……

「喜木你在家照顧好母親,我出去一會。」母女二人吃過飯,送顧母上了樓,顧顏對張喜木說道。

「是,少爺。」張喜木想了想還是問道,「少爺,今天的事……」

「今天的事沒什麼,以後不要再在母親面前提起。」顧顏面上沒有什麼變化,但想到今天的事情眼神頓時凌厲了幾分。

敢趁她不在欺辱她的家人是么?

她顧顏一定會加倍奉還!

張喜木被顧顏的眼神嚇了一跳,震驚在自己少爺的變化中,哪裡還知道顧顏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網吧。

「來了啊小少爺。」北堂迎了上去,卻被顧顏一臉的煞氣嚇了一跳,「怎麼了我的小少爺,誰惹你不高興了。」

緝兇進行時 「老包間,老規矩。」顧顏沒回答。

「好,您裡面請。」北堂,跟了上去,「我猜猜,是不是張迅、梁博、於海寧他們三個?」

「你怎麼知道?」顧顏猛地停了下來。

「他們三個下午組團來我這,還說了些有的沒的,我當時就覺得說不定和顧夫人有關,這不,開心的在我這開了一下午遊戲直播,現在還在呢。」北堂朝其中一個包間努了努嘴。

遊戲直播?

顧顏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行啊,姑奶奶正愁怎麼治你們仨,遊戲直播是吧,哼哼。

「誒誒,小少爺,這可是我的場子,你得給我留點面子啊。」北堂生怕顧顏直接衝進去打一架。

「你放心,我什麼都不幹。」顧顏走進了包間,砰地一聲把北堂鎖在了外面。

北堂摸了摸鼻子,突然替那三個人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顧顏打開電腦,登錄遊戲,看著過圖界面。

上她家欺負她媽是吧,讓她媽丟人是吧,行啊,那咱們就看看誰更丟人。

「叮叮。」

【好友】霍霆:副本么。

【好友】Z:不了,坑人去。

顧顏回復了霍霆消息,切出了遊戲,拿出了自己隨身帶的筆記本,手指在鍵盤上跳動,不過幾秒鐘,就進入了一個直播間。

【好友】Z:14XXXX,直播間,來看笑話。

黑進了直播間的顧顏隨手編寫了幾條程序備用,切回遊戲,找到競技場就進入了張迅三人所在的房間。

系統提示:【Z】邀請你切磋。

「誒?博哥,這有人要請我們3V3誒。」直播間里張迅收到了顧顏的切磋邀請。

「什麼來頭?」梁博問道。

「一個小號,裝備不怎麼樣,隊友的不知道咋樣。」

那邊梁博還在猶豫,顧顏就啟動了程序,直播間瞬間被刷屏。

「三個哥哥上啊!」

「接了接了,我們要看虐菜!」

「快虐菜,飛機坦克走一波。」

「什麼嗎,三個哥哥怎麼能和小號玩,有失身份啊。」

……

其中煽風點火的自然是顧顏搞得水軍小號了。

系統提示:5,4,3,2,1,進入戰鬥。

顧顏和張迅三人被傳送到了一章戰鬥地圖——大漠孤煙。

沙漠小型地圖,沒有什麼障礙物,出了幾個沙丘外一覽無遺。

「人呢?」直播間里,那三人交流著。

「三個冰隱么?都隱身了?」

「訊,你看對方戰績了么?」梁博有些擔憂的問道。

「沒,小號看什麼戰績。」張迅不屑道。

「小心些。」倒是於海寧比較謹慎的操控幽洄釋放出幾個傀儡。

張迅沒說話,但面上依舊一片不屑,手下的無道在地圖中轉悠。

早早埋伏在沙丘后的Z朝外拋出一個草人替身。

「誒?」

下一刻張迅的無道身上血花四濺。

「小心,我被攻擊了!」直播間里張迅驚呼道。

「我來支援你。」梁博手下的武尊一個躥步就衝到了無道身邊。緊接著對其身旁做了個咆哮的動作。

咆哮:武尊技能,對周圍5尺造成一定傷害,對敵人產生嘲諷效果,CD25秒。

然而並沒有意料之中的人影出現。

「呵。」顧顏冷笑一聲,這三個人再怎麼說也算是半個職業選手,自己可不會那麼輕敵,沒有奶媽,先打消耗再說。

而屏幕上的Z卡著CD再次進入錦衣夜行狀態,三秒,剛剛來道於海寧的幽洄身後。

幽洄可不是血厚的職業,一套應該帶的走。

顧顏這般想著釋放鬼爪,將幽洄帶到了自己身前,於海寧一驚,馬上操作傀儡回撤保護自己。

Z翻身躍起,切換至欒飛弓,驚破箭射出,幽洄瞬間少了一半的血,同時進入眩暈狀態。

顧顏手中操作不停,落地的一瞬切回隨影匕,趁著趁著鬼爪附帶增加的暴擊效果還在,平A幾下,於海寧的幽洄血量驟減。

下一刻目標卻消失了。

移形換位,幽洄技能,犧牲自身10%的移速,與傀儡換位。 於海寧看著自己的絲血,都做好了防禦的準備,卻不料,Z卻再度消失。

顧顏卻沒有進入錦衣夜行轉檯,而是被一團煙霧籠罩。

詭煙,冰隱技能,冰隱扔出煙霧彈,5尺內形成詭煙,被詭煙籠罩地方視野減少%30,移速減少30%。

「這人怎麼不……」於海寧這疑惑著,下一刻自己的幽洄卻倒地。

「海寧你怎麼死了!」張迅驚呼道。

「他……早就在這扔了陷阱。」於海寧只覺得嗓子乾澀,他連對手啥樣都沒看清,可對手卻早就料到了他的走位……

「這……太可怕了。」於海寧喃喃道。

「別發獃!」梁博低喝一聲。

原是Z再度回到張迅的無道身後,冰隱手中的匕首每揮舞一下都帶走無道的一絲生命。

而此時梁博的武尊因為先前打算救助幽洄的緣故,根本來不及趕回。

張迅回過神來,清心訣啟動,護盾形成。

然而一切都晚了,他的生命已經下降到30%。

顧顏看著無道掉落的生命,最後一下平A,28%。

之間屏幕上的冰隱,一個閃身來到無道身側,匕首揮舞,下一刻無道「啊。」的一聲倒地。

白刃紅出:冰隱技能,冰隱閃身,在敵人另一側出現,造成105%的傷害,對生命低於30%的敵人造成二段傷害,削弱敵人50%護甲。

兩人連敗,直播間里不需要顧顏煽風點火,那些或是粉絲,或是來看熱鬧的人也都不淡定了。

「什麼情況?」

「這麼輕易的敗了?」

「對面幾個人我都沒看清。」

「這是職業選手么?」

「太弱了吧,和切菜一樣。」

「浪費老子時間。」

……

看著直播間里鋪天蓋地的責罵,梁博有些坐不住了,手下的武尊CD一好就四處咆哮。

顧顏操控Z進入錦衣夜行狀態,蹲在一處沙丘上冷笑著看著沙漠中四處咆哮的武尊。

【好友】霍霆:厲害。

【好友】Z:那是當然!看小爺我怎麼玩他們哈哈哈哈。

萌寶在上:神醫娘親超給力 恢復了霍霆消息,顧顏心情大好,看了看時間,這梁博咆哮著都有七分鐘來,還是沒找對地方,這地圖就這麼大點,莫不是傻吧,幸好被挖走了,要不然更丟臉。

這般想著,Z閃身而出,面對緊張道崩潰的梁博,自然是不菲吹灰之力的將其帶走。

勝利的大字在屏幕上閃現,Z維持著驚破箭的結束動作,才在梁博的武尊身上。

【當前】Z:一群垃圾。

「我靠!」直播間里,張迅直接爆了粗口,剩下二人也是臉色鐵青。

「搞什麼!對面就一個人啊!」

「Z!是Z!那個Z!」

「啊啊啊,是Z,我的偶像!!」

「好想給Z生猴子!!!」

「Z神!!!」

……

看到屏幕上結算圖中的ID,直播間徹底沸騰了,大多呼喊著Z的名字。

倒是把顧顏看得一愣一愣的,什麼時候她的粉絲這麼多了?

這般想著,顧顏手下卻沒聽,麻溜的把剛剛的錄像上傳到了論壇。

丟人是么?我讓你們丟到家! 「不可能!他用外掛!他一定是用外掛了!」張迅在直播間怒罵著:「卑鄙小人!用外掛的垃圾!」

系統提示:【霍霆】邀請你切磋。

系統提示:霍霆進入直播間。

「用外掛?沒實力就誣陷別人?」霍霆低沉的聲音響起。

「啊啊啊啊!霍霆男神!!」

「霍霆大神!我的媽!我的耳朵要懷孕了。」

「又來一個偶像!我一定是偷渡到歐洲了!」

看著直播間沸騰的粉絲,顧顏撇了撇嘴,這貨還真是到哪都招蜂引蝶,沒錯就是招蜂引蝶!

【好友】Z:咋回事?

【好友】霍霆:讓垃圾更加深刻地審視自己。

【好友】Z:想幫我找場子就直說。

【好友】霍霆:嗯,不喜歡?

「噗。」顧顏沒有再回復,不過她承認,她喜歡,喜歡霍霆幫她找場子。

「霍,霍,霍大哥。」張迅緊張的冷汗直流。

「戰書,接了。」霍霆冷漠的吐出幾個字。

「快接!」

「接!」

「沒膽子了么!」

張迅三人迅速的聯繫其戰隊總部來。

而霍霆的秘書得知這件事情后,只能默默地麻痹自己:我家總裁不是彎的,是弟控,弟控,真的,你要相信總裁,總裁怎麼會彎呢?總裁不會彎,是弟控,弟控……

嗚嗚嗚,她說服不了自己怎麼辦。

「羽年,給張迅在的戰隊打電話。」見對面一直沒回應,霍霆不耐煩的說道。

陸羽年心不甘情不願的撥通了電話,我是隊長還是你是隊長啊!以前給你服務就算了,怎麼這個顧顏還不是自己人就要服務啊!!

……

「迅,沒辦法了,上吧。」掛斷電話,梁博對張迅道。

「所以,我是被放棄了么……」張迅看著屏幕有種想哭的衝動。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