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口中的血滴炎龍有些恍惚。

「終究還是死了。哎……小子,這就是你與吾當初還未曾燃燒完的精血,現在你把它融合。從今往後,你的身體便要比其他的人類要強不少。你先把它吞了,另一份禮物,吾現在給你去要。」

說著,只見炎龍身形一展,又變大了幾分。隨後便騰空而起,直奔戰天殤身後那條峽谷飛去。

戰天殤看著離去的炎龍,和懸浮在面前的精血,不由的也有些恍惚。聽完炎龍所說自己的前身,戰天殤忽感落寂。

「是啊,終究是死了。」

「主人,重要的是今生。前世已經過去,惆悵也已無作用。不如好好過完今生,不負此生才是最重要的。」感受到戰天殤的惆悵,幽冥玄虎默默的在戰天殤的腦海里安慰起了他。

而血魔和小可愛也好想感受到了他的低落,慢慢的來到了他的身邊,蹭了蹭他的身體。

「我沒事,不用擔心。只是信息量有點大,一下沒有消化過來。不用擔心。」說著還揉了揉手邊小可愛的頭,引得小可愛一陣不滿。

「哈哈哈」看著被自己揉的亂糟糟的小可愛,戰天殤一掃之前的惆悵。張口一吸便將那滴精血吸入了口中。

入口后便感覺一股暖流從口中自上而下,慢慢沉到了胃裡。頓時一股熱氣從胃裡噴涌而出。

戰天殤連忙盤膝坐下,運用本源魂力化解那滴精血。可能是因為本就同源吧,遇到本源魂力后,那滴精血瞬間便散開,流遍了戰天殤的全身。而戰天殤便開始微微的散發著威壓,引得血魔和小可愛都不敢靠近了。

與此同時,身後的峽谷里傳出了一聲,悠揚的龍吟聲。不一會兒只見一個龐然大物從峽谷里飛了出來。定睛一看,正是炎龍。

飛回來后,炎龍的身體才慢慢變小。看著還在融合精血的戰天殤也沒有打擾。自顧自的吐出了一團白色的膠狀物,隨口一道金色的火焰便把那膠狀物包裹燒了起來。

那膠狀物在烈火的燃燒下沸騰了起來,慢慢的越變越小。逐漸就變成了一團拳頭大小的乳白色膠狀物。當這膠狀物出現后,一股奇香便散發了出來。

血魔和小可愛聞到這奇香后,頓時感覺一陣眩暈。不過卻隱隱感覺體內的魂能又有些提升了。

不過,炎龍隨口一張,那膠狀物便收入到了炎龍的口中。香味自然消失了。

這時盤腿而坐的戰天殤突然頭仰天,一聲龍吟聲從他的口中出現。

「看樣子,已經完成融合了。小子把你空間戒指打開,送你個好東西。」

戰天殤聞言,凝聚本源魂力,將空間戒指打開了。

隨後炎龍張嘴一噴,一團白色膠狀物,便出現在了戰天殤的空間戒指里。

「小子,這就是吾送你的第二個禮物,你運氣不錯鎮守那裡的是一隻皇獸實力的。剛才給你的東西名字叫龜涎玉凝香。這是由至少王獸級別以上的龜類魂獸才能產出的。」

「方才見到那峽谷的時候,吾便感知到鎮守那裡的是一隻龜類魂獸,然後就在打它的主意了。小子你可別看是那麼小一點,那可是吾好不容易才問它要了一半的。」

看著眼前得意的炎龍神獸戰天殤只好笑了笑。

「額,你還沒告訴我有什麼用呢。」實在是看不下去的戰天殤只好打斷他。

「哼,這龜涎玉凝香,是由王獸龜類的龜珠,散發的能量形成的。把它塗抹在身體上,可以大大的增加防禦力,甚至短時間內可以做到水火不侵。」

「額,可以問一下。這龜珠是放在什麼地方的嗎?」

「龜類魂獸比較特別,它們的魂珠都是在體外。所以平時都是在嘴裡的。」炎龍很快就給出了答案。

噗,戰天殤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來。「所以說,這真的是它口水形成的?」

「那當然了,不然怎麼叫龜涎呢。」換來的卻是炎龍的鄙視。

「好了不研究這個了,反正是給修鍊極致破雷決準備的,現在也沒什麼用。現在眼下最重要的事便是趕緊化器開始修鍊。小子對化器你有什麼想法嗎。」

戰魂思考了半天才說到「按照我們戰家的典籍,歷代擁有戰虎的都化器為一炳虎頭大刀。而我的幽冥玄虎雖然也是虎類魂獸,但擁有聚靈陣和翅膀,化作大刀有些不妥。

我想正好我有兩個本源魂獸,不如幽冥玄虎化作盾,炎龍你化作刀,正好一攻一防。你兩個看怎麼樣?」

「主人,你說我照辦。」幽冥玄虎給出了最簡潔的回答。

炎龍點了點頭「不錯,和吾想的一樣。一攻一守。但是一手持盾,一手持刀會顯得過於拘謹了。而且盾也不是全部身體都能防住。不如乾脆,小黑虎化作盔甲,吾化作長槍好了。正好有血魔,以後可以當個騎兵。」

戰天殤思索再三,點了點頭。「嗯,就這麼辦吧。」 「你,你也太厲害了吧?」

一臉痘指著這劉毅說道。

劉毅都不想搭理對方,這一臉痘也不說去弄一下,還一天天耀武揚威的,自認為是個美女穿着那是非常的暴露,呸,正經的就是看不上對方。

「我說你也太厲害了,你不搭理我啊!」

一臉痘大喝。

劉毅走了!

是不搭理你呀,管你這麼多呢,你想怎樣都行,他堅定了這樣子的想法就是將你當做是空氣,你可以這麼的愉快的玩耍下去,嗯,不攔着你!

這麼的一走,這一臉痘簡直就是一絲絲的面子都沒有,這種感覺就是自己長得這麼的美艷動人的,那是連對方一絲絲都沒有吸引到,對方對自己,那是一絲絲的動容都沒有,她長得比小君葉不要有魅力一些?

啊,啊,好抓狂啊。

這邊,劉毅來到了一家米線館。這裏最多的就是這玩意,米線餌絲。

餌絲還不錯,只要是火候剛剛好的話,那麼,這個軟硬度也就是剛剛好,在來上這麼的一層辣椒,這感覺,簡直就是棒棒的。

來了兩碗。

「這算是中飯么?」

小君葉沖着劉毅問道。

「你覺得算是就算是,你覺得不算是就不算是,你開心就好!」

「我最開心的,那是生活之中有你,我最最最開心的就是我們一起來過日子,嗯,這樣子我最開心了!」

「一起來過日子?誰要跟你過日子?」

「你呀,你要跟我過日子!」

「還是算了,不是很習慣!」

「你習慣習慣就好了!」

「我習慣不了!」

小君葉的雙手攥緊,自己,都已經是這麼的表白了,對方怎麼還是這麼的一種德行?這是一種簡直就是不尊重人的德行,能好不能好了?對方是想清楚了就是要這麼的一種德行下去,是吧?不在乎自己的感受是吧?

沒有辦法弄,誰讓自己喜歡對方呢!

一個女人,一旦是喜歡上了一個男人,那是願意為了這個男人從而是付出了全部,就像是此刻一樣,小君葉就是為了對方付出全部都可以,不就是招惹一下她,挪揄一下她么?無所謂。

「你是小君葉吧!」

粉絲來了!

「我不是!」

「你這不承認有啥意思呢?你就是啊!」

「我不是!」

小君葉搖頭。

從喜歡上了一個人開始,小君葉就決定,自己要慢慢的退出網紅這麼一個行業,從此以後,嗯,她就不是小君葉了,就不是。

「很好,你不是,對吧?你堅定了這想法,你不是。」

「本來也不是啊,咋地了,有什麼問題么?」

「我要弄得你是!」

對方伸出手就朝着小君葉的鞭子抓了過來,真的是一言不合就出手,出手就是抓住了你的頭,讓你這麼的一個勁的不承認,此刻,絕對是要讓你知道知道這事情的嚴重性,哼!

然後呢,小君葉很尷尬,這個傢伙,這是要幹嘛,一天天的,能好不能好了?這是要將自己給控制起來啊。

砰!

一拳!

出自於這劉毅,打在了對方的身上。

這看似沒什麼的一拳一命中,那感覺,瞬間就是打得這對方後退了足足好幾步。

對方的雙眸,虎視眈眈的盯着劉毅看着,這個人,這是弄得他很是不開心的樣子啊。

十分鐘,過去了!

再過去十分鐘,也不會是有什麼樣子的改變。

劉毅的雙眸,直勾勾的盯着這對方,張嘴了。

「滾!」

一個字,就是這麼的氣場十足,氣場驚人。

也就是這一個字,直接就是將對方給刺激的那是不行不行的,讓他滾,是吧?不將他當做是一回事,是吧?這麼的氣人,是吧?好,好得很,就沖着對方是這麼的一種姿態,對方只有一個下場,死,死,死!必死無疑啊。

打人還這麼的猖狂,不知道死活的玩意。

刷!

攻擊,來了!

信誓旦旦,堅定不移,必須是要命中的感覺真的是打了出來。

這一下,這是想清楚了就肯定是要朝着你的臉上你的身上這麼的持續的招呼了上來。

想清楚是想清楚,想好是想好,命中則是命中的事情。

砰!

對拳!

這也不算是命中,算是被人家給抵擋了下來。

並且,對拳之後,男子真的是很抓狂啊,那種疼痛,那是讓人簡直就是忍受不了的疼痛,讓人的心情沉重的疼痛啊。

砰!

又是一次的對拳。

砰!

再來一次。

「你,你不要太過分了!」

男子已經是不想交鋒,第二次和第三次都是因為對方主動地攻擊而來,他也是沒有辦法,所以才跟對方交鋒在了一起,他真的是心情一瞬間就是變得非常非常的是沉重的這麼一種感覺啊。

管你這麼多!

攻擊繼續來!

真的是不遺餘力之下,必須是要這麼的信誓旦旦而展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