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劉長生也不再言語,狄嵐微微一笑淡淡的繼續說道:「再則說了,就算是不論這謀反之罪,就這王林在我雷罰城犯下的罪過,就夠其死上幾次了,我們城主大人可是做夢都想抓到王林呢。更是下發了通緝令,不信你可以去雷罰城問上一問,反正這幾日我們華家一直在郡城,不妨等你幾日。亦或是你去郡府或者行省督撫那裡,甚至是無帝都告上一告,看看到底是誰誰對了?我們華家是奉陪到底!」

「你……哼!」劉長生聽完之後,是冷哼一聲,心中也是大怒不已。你狄嵐說的倒是輕巧,現在你華家擁有四位先天高手,恐怕在這雷罰城也是一手遮天,城主大人?他肯定是聽你們的,你們想要抹黑王林那還不簡單?其實劉長生也明白,王家的這些子弟,或者是稍微有些權勢的家族,哪一個會幹凈?想要找一些罪證那可是太簡單了,你找幾個被欺辱的父女,亦或是證人?反正現在王林已經死了,死無對證!還不是你們華家說了算?告你們往哪裡告?誰不知道這傻子的父親是宰相大人,若是有把柄還好我可以就地處決你們,有我們武將保護我還能平安無事,可是審判中定然會有文官,誰會去得罪你們華家?最後找不到證據,受苦的不就是我!

想到這裡,劉長生心中也是做了決定,現如今只好是吃了啞巴虧,都是這叫狄嵐的小子,要不是他今日定然滅了他們!

「那就讓他們華家再嘚瑟一陣子,反正是饒不了他們華家,等到神武大將軍回來,就不怕他們了,一個小小的傻子,還不是手到擒來!」

看到這劉長生也不再說話,狄嵐微微一笑轉身帶著魅兒幾人便出了將軍府,呼延水蘭自然是跟隨,而且是抱著華坤!這一幕恰恰是落在了且榆林的眼中,眼中一抹狠辣之色浮現,面色也是變得難看起來!這個華坤竟然敢動我的女人真是找死!

劉長生轉身又是冷哼一聲,臉色也是極其的難看,眼眸之間的那抹狠厲更是愈演愈烈!彷彿是一頭髮了怒的豹子,而又不得已忍耐!

瞬間這華家在將軍府發生的事情也傳遍了,華家的傻子少爺帶著兩位美女來到了將軍府,可是最後竟然又離去了,而且華家的人囂張的打了劉長生的臉面!殺死了將軍府里的人,還讓劉長生無話可說,臉面丟盡!

雖然這劉長生丟了臉面可是這宴會還是要進行下去,因為這次他劉長生請的人還算不少,不過宴會間的熱鬧確是少了幾分,時間上也是縮短了不少,只是不到一個時辰眾人便緩緩離去了,萬眾矚目的將軍府宴請抓住江洋大盜的英雄,這場鬧劇也是迅速結束。

雖然很多人都離去了,不過這最後確是有一人留了下來,那人便是丹派在郡城的領事於寶林!

「劉將軍,可否單獨與我聊上一聊,有些事情商談。」這於寶林見劉長生回到大廳,便悄悄的對其說道。

「哦?有事情商談?那當然沒有問題,和丹派領事商談的這點時間我還是有的,請!我們裡間說!」劉長生微微一笑,便是做出一個請的手勢。雖然今晚這劉長生是吃了虧,不過老謀深算的他並沒有顯露出什麼,一直是面帶微笑的送走了所有人。

隨即兩人便走進了裡間,坐了下來。這裡是劉長生會客的地方,沒有他的同意是沒人進來的。

一進入這裡間,於寶林也不多說什麼客套話,而是看著劉長生直接說道:「劉將軍,今日我找你來,是想和你做一筆交易!」

「哦?是什麼交易?還需要於領事親自前來說明,不過我奇怪的是,我劉某能和於領事做什麼交易?是和丹派?還是和你?」劉長生不愧是老謀深算,只見他抿了抿手中的茶,淡淡的說道。

「是大交易,不是和丹派,而是和我!」說這話的時候,於寶林也是一口飲完了他手中的茶,面露怒色的說道。< 「劉將軍,話我也不瞞你,想必你也知道一些。這且榆林自從是從門中來到我這郡城分座之後,關於我丹派的流言蜚語就多了一些,特別是關於且榆林要替代我當丹派領事的事情。這令我很不爽,並且在平日里這且榆林仗著修為高,又是掌門親孫的資格對我是呼來喝去。哼!老子看他是越來越順眼,我自然也知道劉將軍對且榆林的印象也不好,所以就來找將軍了!」於寶林看著劉長生是氣憤的說道,彷彿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

雖然這於寶林臉色有些難看,不過心中卻還是笑了起來,想起今晚且榆林當中幫著華家幾人質問的劉長生的情景,他都忍不住想要大笑。他本來就想如何拉攏劉長生,如今卻是有了計謀,怪就怪這且榆林太過分了!一點都不給劉長生面子,而且還帶動了一批人質問劉長生,對於自己來說這可真是一個天大的機會!

於寶林見劉長生不說話,便緊緊的盯著他淡淡的說道:「你出手,幫我一起殺了且榆林,永絕後患!」

「哈哈哈,你說什麼?殺了且榆林?你沒有搞錯吧。我雖然是看他不順眼,可是還沒有到要殺他的地步,況且今日我也試探過了。想要殺他不容易,雖然他不是我的對手,可是想要逃跑的話,還是很容易的,我攔不住他,他要是逃跑了?還有我的好果子吃嗎?」劉長生大笑著說道,可是心中卻是在等待於寶林的下一步。

「別,劉將軍真是說笑了。我哪能讓您獨自去呢,我會和你一起的,而且……」見到這劉長生想要拒絕,於寶林趕緊是說出了下一步。

「而且這且榆林的身上隨身帶著一件寶物,那件寶物是我丹派中數一數二的珍寶,可是對於丹派之外的人沒有什麼好處,可是對於丹派中人的話,那可是稀世珍寶!」

「只要劉將軍你肯幫助我這一次,事成之後,那珍寶歸我,那且榆林身上的其他寶物全部歸你。而且我還要拿出我全部身家的一般來給你!」

「哦?如此的話?那要劉某再考慮考慮,要知道那且榆林的身份可是丹派掌門的親孫,要是讓他知道了,我們可是死無葬身之地啊!這個風險可是不小!容我想想。」

於寶林心中也明白,雖然這劉長生這麼說,但可以明顯的看出,他已經是心動了!

他也不遲疑,於寶林知道只需要一把火就夠了,因此便再次開口說道:「劉將軍我也知道華家的那些人得罪了你,那麼我就再替你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幫你除去華家的那些人,這樣總可以了吧?」

「恩?可以,這個交易才算是公平嘛!我們也是各有所需!」劉長生的眼裡一亮,才恢復了正常緩緩的說道。

「好,劉將軍真是識時務者,果然是不同凡響!哈哈哈哈。」聽到這劉長生答應,於寶林也是放下心來,一轉眼看向了劉長生繼續說道:「恩,為了避免夜長夢多,明天晚上我就去華家,殺了那幾人為將軍報仇!」


聽完於寶林的話,劉長生是故作鎮靜狀,無不擔憂的說道:「你後天就去?於領事我看你還是多準備幾日比較好,那傻子華坤的身邊可是有兩位先天高手啊!」

「什麼先天高手!不就是兩個小娃娃嗎?要不是今晚我還有事,今晚我就殺了他們!毛都沒長齊,算什麼先天高手?指不定是吃了什麼丹藥,修鍊速度才這麼這麼快的。想要跟我打?再練幾年吧,明天晚上我就把那兩人的人頭給你帶來!不過那個叫魅兒的女人,我要自己留著,嘿嘿難得在郡府能夠見到這麼漂亮的女人,我要活捉她,好好的玩上一玩哈哈哈。」於寶林看著劉長生是不屑的笑道。

在大笑一聲之後,那於寶林也就推開房門離去了,因為今晚他要去辦一件大事!

同樣露出不屑的還有留在房中的劉長生,他看著那離去的於寶林,心中是高興不已。這個異常自大的於寶林,丹派的領事,怎麼會這麼蠢?也不知道他這丹派的領事是怎麼得來的,華家有兩位先天高手,而且這只是明面上的,誰知道私底下還有什麼,而這於寶林竟然敢如此魯莽的殺上門去?


不過也好,就是有太多像他這樣的人,自己才會更加輕鬆一下,那就讓這於寶林替自己去試探一下這華家的實力。如果他碰巧殺了華家的那些人,那自己就省了不少的力氣,要是沒有,自己也好做好準備!以防後患!

哼!這劉長生心中也明白的很,這場交易自己是穩賺不賠,他也根本沒想要和這個蠢貨合作。相反只是在利用他罷了,剛才他確實是心動了,不過那些條件遠遠不夠,他清楚的知道丹派的掌門有多大的能力,根本不是他能夠承受的!直到於寶林說出最後的條件,這才是他想要的,只要於寶林殺死華坤,那他就把於寶林殺死,然後稟告神武大將軍說自己殺死了華坤!要是於寶林不能殺死華坤,那自己還可以再斟酌斟酌上報神武大將軍!這劉長生打的也是好算盤!

「哼,一個傻子能泛起多大的浪花?要不是這神武大將軍顧忌到華坤父親–華凱德,要不是這神武大將軍如今還在東海與叛賊作戰,就憑神武大將軍的能力,他早就將華坤扼殺了。哪裡會等到今日?那麼這等好事也就輪不到我這裡了。這一次,自己一定要抓到機會,斬殺華坤,然後靠上神武大將軍這顆大樹!以後這呼延灼在我面前也翻不起什麼大浪來,哼!」這劉長生冷哼一聲,轉身也就回到了自己房中!

華坤在回到家中之後,立即便在房中設了禁止!今晚他在看到這劉長生的實力之後,便決定要開爐煉丹!

拿出丹爐之後,華坤便率先將那五味陰陽之物,擺放整齊,這萬元丹的煉製重要的是手法,而這藥材只是藥引!只是媒介,承受先天真氣的媒介,激發先天真氣的媒介!只要這蘊含濃郁先天真氣的萬元丹,進入人體之內之後,便可以將普通人的境界在短時間內提升至先天境界!


獄靈草屬陰,火龍果屬陽,麒麟碧屬陽,萬枯枝屬陰以及比鄰花,按照順序華坤分別投放入丹爐之中,緊接著華坤是身形不動,便是一股蘊含著先天真氣的氣流從手心澎涌而出!

這萬元丹講究的便是,萬變萬化,凝結不變之法,在煉丹的時候萬不可中斷,一旦中斷便要從頭再來。

只見華坤手中,印法不斷變化,一會兒結十字,一會兒變身形……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只要堅持兩個時辰這萬元丹也就可練成!< 直到兩個時辰之後,華坤才猛然收起掌印,陡然眼色一凌,手掌那麼一起,面前的丹爐竟然變得如同水缸那麼大,而且還不停的旋轉著,顯得是異常的詭異。

只有華坤自己知道,雖然這萬元丹聽起來好練,可是這最後的才是最關鍵的,一定要等這丹爐旋轉夠九百九十九圈才行,而且期間這丹爐一直是在吸取華坤的真氣,饒是華坤體內的丹陽之眼正在不停的吸收自然大道之氣,可還是有些應接不暇!

「不行了!必須要使用雷罰城的氣運了,不然這真的要撐不住了。」想到這裡,華坤也不遲疑,心中上古仙法便開始運轉起來,而丹陽之眼也不再吸收自然大道之氣,而是急速的擴散開來。

與此同時,在雷罰城的上空淡淡的氤氳正急速的升騰,轉眼間便是來到了郡府的上空,隨即便以肉眼可見的乳白色氣體,進入到華坤的體內。接下來便是丹陽之眼的工作,華坤可以明顯的感覺到,丹陽之眼正在緩緩的擴大,雖然這丹陽之眼的眼睛很小,可是當丹陽之眼發展到一定程度之後,便可以幻化空間,當真氣亦或是大道之氣,進入到體內之後。丹陽之眼便可以感知到,隨後凸顯空間,迅速包圍這些真元,隨即消化為自己所用。

有了這些氣運,華坤接下來便不再擔心,因為他明顯的感覺到,這萬元丹的極限要到了,這也就意味著丹藥成了!

這個時候,華坤也不敢大意,手指一變,那水缸大的丹爐恢復了原樣,如今剩下的、就是將這丹藥拉出來就好了,拉丹對於一個丹君來講,特別是華坤這樣以煉丹為本的丹君,如同家常便飯般。

只見一絲真氣從華坤的手心發出,直直的攝入丹爐中,隨即手腕猛然一甩。伴隨著真氣的擺動,那丹爐中的丹藥也一個個的飛了出來。

隨著一枚丹藥的飛出,緊跟著三十枚丹藥飛了出來!落入了華坤早早準備好的瓷盤之中,一共是三十一顆萬元丹,並且全是極品丹藥,華坤這次是想一次突破到先天境界第三層,因此才煉製了三十一顆萬元丹!

「華坤你怎麼煉製的是極品丹藥?而且還是三十一顆?」見到華坤煉丹完畢,魔君才出聲說道。

「煉製極品丹藥才能發揮出萬元丹的功能,不然低級的丹藥容易出錯,這次煉製三十一顆丹藥,我準備看情況先使用幾顆試試,現在離天明還有一段時間,一會兒我們就去郡府監獄看看!」華坤想了一會兒便淡淡的說道。

想著華坤也不再耽擱將丹藥裝進瓷瓶之後,便收進了須彌儲物戒指中,隨即也收了丹爐,解了禁制!離開了房間!

「現在就去監獄?華坤要不要再等等啊。現在監獄發生了劫獄的事件,應該會戒備森嚴吧。」魔君擔心的說道。

「沒關係,那些守衛還發現不了我,上次劫獄是那人故意讓人發現的,而我們這次卻是不讓他們發現!我一個先天兩層的實力,這個對我很簡單!」華坤一邊是翻出了牆垣一邊是向魔君說道。

「華坤,我說也不用急著這麼快就提升實力吧?」

「不,必須要趕緊提升,今晚在將軍府我便已經感覺到這守城將軍劉長生想要對我不利了。他想必也是受了那位帝都的大人物指使,而那王林也不過是替罪羊罷了。我看那劉長生的實力應該也在先天五層左右,我肯定不是他的對手。而且今晚他在我們手裡吃了虧,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這次明的不行,他肯定會來暗的,我要做好準備才行!」華坤擔心的說道,這才是他想要儘快提升實力的原因。

「而且你看看那丹派的且榆林,我懷疑這錢一龍就是他劫走的,雖然今日他質問劉長生幫了我們。不過他肯定不會放過我的,我相信這錢一龍不會將我不是傻子的事情告訴他,不然今晚我們肯定走不了。這且榆林的城府太深,而且實力比我們強了不少,我們需要儘快提升實力。」

「魔君,我也看得出來,那且榆林是喜歡呼延水蘭才會幫助我們的,可是他在看到我的時候,眼中卻是一股不屑和敵意!這一點不會看錯,想必魔君你也有感覺吧。今日他也是得罪了劉長生,想必他們不會聯手對付我們,這是我們的機會,只要我突破到先天三層,那麼對付先天五層的且榆林或者是劉長生也就多了幾分把握。」華坤淡淡的說道。

「你這麼說的話,還真是,我以為只是因為呼延水蘭他才會對你產生敵意,不過你這麼說也有可能,這且榆林的實力確實是先天五層,和劫獄的那人很相象。而且此人是丹派的人,救走錢一龍也是說的過去……確實華坤你現在還是很危險啊,需要儘快提升實力才行,那個暗中對付你的大人物,應該不會親自來,可能是顧忌你的父親……這才指使一個將軍,既然是能夠指使將軍,那麼他肯定是在將軍這一系有很大威望,這範圍就會很小了。」魔君也開口分析道。

「你說的不錯,這些等我們到了帝都便會知曉了,現在就是要提升實力,保護自己才好!」

和魔君交談著,華坤腳下速度也是不減。不消片刻華坤便來到之前關押江洋大盜錢一龍的郡城監獄前,這裡雖然被劫獄了,可是守衛並沒有增加多少,而是和以前一樣,不同的只是沒有了那個先天一層的總守衛岳明而已。

既然沒有了先天層的高手,那麼華坤想要潛入進去,還是很簡單的,在輕鬆的躲過門前的守衛之後,華坤便來到了大廳前面的院落。雖然這院落,是個真空區域。而且在大廳中還有守衛把守,之前那且榆林前來劫獄時,是故意讓對方發現,這才是血流成河,不過華坤倒是沒想要傷害守衛而是悄悄的進入。

雖然這院落中有守衛,可是躲過他們對於華坤來說更是簡單,身形一動華坤便穿過了院落中的守衛來到了之前關押錢一龍的那個重型監獄!

「咦?怎麼會有風呢?沒有人啊,還是接著再睡一會兒吧,一會兒天就亮了,也該換班了。」把守重型監獄的守衛迷迷糊糊的醒來,見到眼前並沒有發生什麼,嘟囔了一聲,便又接著睡了。而這時華坤也來到了這重型監獄之內。

雖然之前且榆林將這裡搞的是一塌糊塗,不過不得不說這郡府的效率還是蠻高的,只是過了兩天,這裡便又恢復了原樣。

當然更令華坤詫異的是,這裡之前是沒有重型犯了,可是現在竟然是重新抓進來了不少的重型犯。華坤搖了搖頭,便是打暈了正在熟睡的守衛,華坤害怕這守衛醒來,便是將其打暈了。在看到這裡的犯人之後,華坤也是很鬱悶,這郡府還真是夠亂的,這才兩天又抓了這麼多人!

「華坤你是不是覺得這郡府很亂啊?」看到華坤好像有些疑問,魔君便開口問道。

「難道不是嗎?之前這裡可是沒有重型犯了,可是現在呢?」

「華坤你錯了,這裡的重型犯倒不是郡城裡的,而是整個郡府里的,因為整個郡府也就這一個關押重型犯的地方,所以整個郡府的重型犯都集中在這裡。反正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處決一批人,讓新的犯人進來,上次意外死的一批,想必也是幫了他們的忙。所以我才會讓你來重型區域,就是這個原因,就算是死了,也不會有人懷疑。」魔君解釋道。

「哦,原來如此,我說呢,這還真是方便我們行動呢,不說了,還是趕緊行動吧。」

華坤說著便走到這守衛身前,取出了鑰匙。

因為這關押重型犯的囚牢都是單人室,而且中間是以牆壁隔開,以防囚犯間相互聯繫。這也是防止他們勾結越獄的一種方法,不過華坤在看到這牆壁也是吃了一驚,這牆壁還是很堅硬的,之前華坤來的時候,以為這牆壁是那一種比較軟的泥土和石頭構成,也就沒有在意。可是現在看來,倒是吃了一驚,這完全不是普通的泥土,而是特製的黏土!這種黏土的堅硬程度,可是強了很多。

「那先天五層的人竟然將這牆壁完全打爛……這是多麼大的力量!」

不過華坤也沒有再考慮那麼多,因為讓他打碎這牆壁,現在也是輕而易舉,不過確是沒有那人那麼隨意,很明顯上次那些牆壁是在幾個呼吸間打碎的。而這些華坤此時還是做不到,這更讓他堅信了提升實力的重要……

華坤也不再細想那位先天五層的人,只見華坤輕輕的打開了第一個獄室。

「咔擦。」鎖開了。。。。。。

ps:剛才我好像看到有人打賞,可是我在評論那裡竟然沒看到==不知道真的假的,不過還是加更一章,求收藏啦,謝謝大家支持!< 夜已經很深了,華坤趕到這監獄的時候,已經是下半夜,獄中的囚犯也大都已經熟睡。

華坤在開鎖之後,也不遲疑,直接將一顆謊言丹讓正在睡覺的一名囚犯吃了,因為這謊言丹具有的功效可不止讓人說實話,還有就是讓人聽話!由於在這牢獄之中,華坤不可能讓人吃下萬元丹,然後供自己修鍊,唯一辦法的就是讓其吃下謊言丹,聽從自己安排,而且這謊言丹還不影響這萬元丹的功效,華坤自然是樂意做。

在吃下這顆謊言丹后,那人也開始變的迷迷糊糊起來,華坤自然是知道說明丹藥正在起作用了。等到這人不在做任何動作的時候,華坤隨即從懷中拿出了萬元丹讓其吃下!

這還是華坤第一次做這種工作,心中自然是有些緊張,不是對自己的丹藥沒信心,而是害怕有什麼副作用。無論是在提升境界之後,囚犯的反應方面,還是謊言丹是否失效……華坤心中都沒底,這最讓人緊張的也即是這第一次。

在服下萬元丹之後,那囚犯很明顯的身子一震,接著便是坐在了地上,做修鍊狀。華坤知道這是萬元丹的正常反應,其中蘊含的精純先天真氣正在幫助這人進行修鍊,自行在經脈之中運轉,突破!

這期間華坤只是靜靜的看著,是否會出現什麼副作用,好在是一切平和,在片刻之後,那人的修鍊也就結束了。

先天一層!

華坤在萬元丹內注入精純的先天真氣,藉助於五味陰陽之物,輔助其發揮作用,在普通人經脈中,打通擴展其通路!將一絲先天真氣,藉助於藥物幻化為千絲萬縷,接著就是將其潛能完全挖掘出來!做到了這一步,也就是完成了萬元丹的提煉,也便可以將其順利的提升到先天境界!不過這先天境界還是初級,也就是一層,因為這謊言丹的作用,還是有一些抵制。華坤完全可以消除這個抵制,在其修鍊過程中,再次注入先天真氣,不過第一次他並不敢這樣做,怕就怕這謊言丹失效,最後這人完全蘇醒,那就麻煩了!

見到這人已然是突破到先天一層,華坤暗暗點了點頭,心中也是驚奇。隨即也不遲疑,便將手蓋在了他的天靈蓋之上!體內丹陽之眼也是逆時針旋轉,將一絲絲先天真氣,重新收為己用,而且伴隨著先天真氣的還有先天經脈本源之力,這才是華坤最想要的。

「恩,雖然只是一點點的先天真氣,但是這先天經脈本源之力倒是不錯,這種感覺很爽啊!不過就是再吸收幾個這樣的對我的幫助還是很小啊!」在吸收完畢之後,華坤也不禁在心中感嘆道。

這第一個囚犯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華坤在吸取了對方的先天真氣本源之力之後,並沒有發覺,這只是一位普通的殺人犯而已!

「當然了,不過我看你下次可以幫助他一下,這樣可以多提升一下境界,而且在時間上也能縮短不少。不然按照這個速度,在天明之前,你也吸取不了幾個人!」魔君此刻出生說道,他剛才見到那人竟然只是提升到先天一層,心中也是不屑,可是隨即一想也就釋然了,方才出口提醒道。

「這是自然,這第一個總是要先試上一試,下一個我便是有底了!」華坤也是淡淡的說道,不再管那囚犯而是走出了牢房,並且將其鎖好!

「這就是下一個了。」華坤轉身走向了下一個牢房,至於第一個囚犯就與他無關了,他也知道這人在吸取了經脈本源之力之後,隨即便會死去!

可是這第二個,華坤在打開這牢鎖的時候,竟然發現對方還醒著而是在裝睡!雖然華坤不知道對方在做什麼,可是他可以的是,此人剛才並沒有發現自己。就在剛才自己開鎖的時候,對方才醒,很明顯對方的警惕性很高。

不過這對於華坤來講,並沒有什麼用處,如法炮製,華坤迅速的將手中的謊言丹喂對方服下,輕拍其後背順利的進入了其體內!

「你,你,給我吃了什麼?」那人再也裝不下去了,立即站了起來,用手指著華坤,臉色變得很難看!眼中也是一片惶恐!

「你沒必要知道,你要知道的是,你馬上就要真正的睡去了!」就在華坤說完之後,那人便開始出現了迷糊,站立不穩摔倒在地上。

不到片刻那人便又站了起來,華坤也就將這萬元丹放入了其手中,讓其吃下。接著那人便是很自然的坐下,華坤隨即也不遲疑,又將一絲先天真氣注入了對方體內。

那人在坐下之後,便做修鍊之狀,華坤在注入先天真氣之後,並沒有停手而是在其後背不停的擊打著!

華坤這樣做的目的便是讓其更多的吸收這丹藥中的先天真氣,藉助藥物激發潛能,在自己額外的先天真氣幫助下,提升更多的境界!隨著華坤不斷的擊打,手指間的先天真氣也是順著後背流入了對方經脈之中。

不小片刻,這人也就修鍊完畢,在華坤的幫助下,在時間上比之前的那人竟然縮短了一半!而且境界也有之前的先天一層變為了先天二層!

「呵呵,這樣才對嘛,哼!」華坤在幫助其修鍊完畢之後,心中冷哼一聲便是直接將手掌放在其天靈蓋上,隨之而動的便是丹陽之眼!只見那丹陽之眼正以不可見的速度,運轉,而那名囚犯體內的先天經脈本源之力,也是隨之進入到丹陽之眼中消化吸收!

可是在消化完之後,華坤竟然在體內發現了一絲不同的東西,一個特殊的修鍊功法—飛天決!

「哦?怪不得這麼警覺呢,我進入這牢房便是警覺了,他原來是一個小偷!還是一個名偷!這飛天決便是其絕技!而且是逃跑,偷東西的武技!想必抓他肯定很難!不過我一代丹君要這個東西……」華坤有了一絲苦笑。

「飛天決?原來是這個東西!我之前在天玄大陸也是聽說過這個東西,那可是神偷界的名技!號稱是沒有偷不出來的東西……華坤你可不要小看這個東西,以後可是能夠派上大用處呢。以後要是出去順一些錢財,藥材……豈不是很方便!還有要是碰上一些打不過的人,這絕技還是用得上的。」魔君嘿嘿一笑說道。

「額,魔君,你以為我是你嗎?還用的著去偷東西!用的著逃跑嗎?哼真是豈有此理!」華坤說完也不再說話,直接走入了第三個牢房!

「你不要收起來做什麼……」魔君在心中是嘀咕道,不過這句話華坤是沒有聽到。

在下半夜華坤一共是吸取了十位犯人,可是除了第二位有些收穫外其餘的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一共是兩位先天一層的先天精美本源之力,八位先天二層的先天經脈本源之力,雖然華坤並沒有突破,可是在吸取了這十位的先天經脈本源之力之後,華坤的境界也開始有些鬆動,變成了先天二層的巔峰!只需要再有一位先天三層以上的先天經脈本源之力,便可以讓他突破到先天三層了!

華坤也知道這先天經脈本源之力對自己雖然有用,但是僅僅是靠這些還是不夠的。因為這些人的境界實在是太低,只是先天一層和二層的,緊緊是作為華坤吸取之用。而且還是臨時突破境界!不是靠自己修鍊突破,乃是消耗潛能,這效果便是大打折扣了,那先天經脈本源更是少的可憐,沒有突破也是意料之中!

不過華坤的心中也是很滿意了,以後積少成多,反正這萬元丹還有不少……大不了以後再煉!

在吸收了這第十位之後,天已經快要發亮,華坤也知道今日只能到此為止了!

在鎖好牢房之後,華坤也是將鑰匙歸回了原位,隨即走出了牢房,身形也是瞬間移動,走出監獄,返回了華家!

此刻華家已然是有些人起床打掃,不過他們並沒有發現華坤的身影。

華坤在進入房中之後,隨即也就倒在了床上,開始思索起來,下一步的要如何行動。< 在回到自己房中之後,華坤便是靜靜的躺在自己的床上,閉著眼睛靜靜的思索著。

雖然華坤一夜未睡,而且是還煉製了一些萬元丹,緊接著就趕去牢房修鍊,可是他的精神卻是出奇的好,這也就是修鍊境界提升的功效了。只要境界實力達到了,不說是吃飯睡覺,那便是長生幾百年幾千年也是有可能的,比如這華坤前世傲世丹君便是活了有幾萬年還久,不過他的成就全是在煉丹術之上!

「華坤你在想什麼?還在想提升實力的事情?現在你已經是先天二層的巔峰,如果今晚再去一次牢房,想必也就可以突破了!」見到華坤好像是悶悶不樂的樣子,魔君出口說道。他以為華坤還在為實力低下而感到煩憂,實際上魔君知曉的在天玄大陸修鍊天賦能及華坤的還真是沒有,在一夜之間提升幾個等級!

這樣還慢么?魔君當真是羞愧不已……

「自然不是因為這個,近日在監獄死了那麼多人,監獄肯定不會就此罷手,雖然不會太過張揚。但是我們也要休息幾日了,以後再找機會去吧,這吸取別人先天經脈本源之力的辦法,實在有些缺德!」華坤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


「雖然那些人該死,不過這多少與我的仙法修鍊相違背,不然那你以為我吸取了那麼多先天經脈本源還是沒有進階是為了什麼?我想既然在仙法的內部隱藏著這等化功**,自然是有它的道理!如果一味的去依靠這等仙法,定然不會有大突破!應該也算是一種考驗!但是這等考驗如果利用好了也是大機緣啊!」見到魔君並不言語,華坤繼續說道,這也是他的猜想,他知道自己不會無緣無故獲得這麼大的機遇,而且是在轉世之後,便是得到了上古仙法!只是自己的機緣嗎?還是註定自己會這麼做?華坤卻有些疑惑,因為他隱隱感覺自己是落入了一個巨大的陰謀當中!。

自然華坤還聯想到了那乾坤鏡的事情,數千年前自己偶然遇到乾坤鏡,是巧合嗎?這些饒是華坤在仙界玉玲瓏呆了那麼久,還是第一次真正的感受到它的威力!那就是太真實了!乾坤鏡雖然是一閃即逝,但是華坤還是看到了自己剛轉世時的命運,一一對上,而且華坤還有種感覺,這乾坤鏡以後還會出現!它難道是在幫助我?華坤苦笑著搖了搖頭,既然要幫助我,為什麼還會讓我再次轉世為人,還是不是普通人,一個傻子……

「那你想要做什麼?」看到華坤忽然間有些痴迷的樣子,魔君也不禁開口問道,華坤聽到魔君的聲音,渾身一震,也就醒了過來,這一切都是那麼的真實!這魔君可是切切實實的在自己腦海中,難道會是假的?

不,這是真的!我一定會知道這是為什麼的!華坤暗暗下了決心,隨即呼出了一口氣,這些他並不想告訴魔君。

「哦,我剛剛在想要如何對付,那四位家族裡的蛀蟲!白白擁有那麼好的東西,那可是四個地理位置極好的地方啊,而他們卻不知道如何利用!」華坤淡淡的出言說道,隨即也暗暗的搖了搖頭。自己上古仙法的修鍊最後還是要靠自己,家族的氣運!由於那幾位蛀蟲的不善管理,在郡府鴻雁城,華家的氣運遠遠不如雷罰城!

而且華坤也知道父親跟狄嵐說了什麼,那就是幫助自己奪回那幾個被那幾人霸佔的街市。無論是為了自己的大道之氣,還是為了以後華家的繁榮富強,華坤必須親自處理這些事。

華坤已經決定,以後要是回到仙界,在這之前他也一定要幫助華家成長起來才行,不然他怎麼走的安心。這天玄大陸不會是屬於他的地方!他還有任務去做,這也算是報答華家的一種方式吧。

但是想要去整治這些人,方法華坤剛才倒是想起了不少,可是對於一個傻子來說是不會這麼聰明的。而且要是處理不好這件事,就會暴露自己的身份,帶來殺身之禍,而且華坤也明白這守城將軍劉長生對自己的敵意,要不是自己裝傻恐怕早就死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