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自己郵冊內已經有足足五張的特殊郵票,趙客臉上終於生出一點喜色,除了原本的三張郵票外,剩下兩張郵票,則是王鍾一行人給他的,分別是《光盾》、《夜甲》

特殊郵票:光盾

收集此郵票,自身會產生一層光膜,對遠程傷害,有15%概率免疫,20%概率偏移。

特殊效果:強光盾

消耗3點郵分,喚出一面,帶有強光效果的盾牌,能夠抵擋多重攻擊傷害,同時強光會讓前方敵人有短暫致盲。

持續時間:5分鐘

冷卻時間:8小時

這張特殊郵票,算是一張勉強不錯的護身類郵票,使用價值還算比較高,但另一張郵票么……

特殊郵票:夜甲

收集此郵票,在夜間肉體防禦會提高20%

特殊效果:夜之奔

消耗1點郵分:似的自己移動奔跑速度提高一倍,同時獲得在自身周圍獲得迷霧效果。

(註:本郵票,能力僅限於在夜間或者黑暗處使用。)

如果要形容這張郵票,趙客只能以廢物來形容,仔細看了下備註,所謂的迷霧效果,其實很差勁,就是周圍一層黑黑的霧而已,有點掩耳盜鈴的意思。

至於肉體防禦提高20%對自己來說,還算不錯,配合上強光盾,自己在防禦上確實提高了不少,可要注意,這張郵票是夜間才能使用。

但在陰曹,趙客根本沒有注意過有夜晚、白天的分別,不管是什麼時候,陰曹永遠是處於一片灰濛濛的世界,所謂夜晚,也只是比平時稍微暗一些而已。

說了一堆,總之一句話,這張郵票,完全是王鍾三人糊弄他的,使用條件限制太大。

況且,按照王鐘的意思,他們會第一時間,擊殺新娘,到時候炸掉柴房,造成大火,衝出白家,然後再尋找離開的方法。

看著兩張特殊郵票的意思,趙客很有理由相信,在王鍾三人的心裡,等自己離開白家后,就是他們找自己收回利息的時候。

「嗯……可我會讓你們離開白家么?」

趙客緩緩合起手上的郵冊,目光凝視在翠蘭的臉龐上,邪魅的眼神里透著狡詐的光芒,輕輕點在翠蘭的鼻子上,壞笑道:「你說,對不對!」

陰曹沒有白日黑夜,可有時候靈媒也會困,也會乏,所以每天天色黯然下來這段時間,被劃為了黑夜時間,來供大家休息。

趙客算過,這段時間,僅僅只有現實中5個小時,雖然很短,但對大多數靈媒以及鬼魂來說,已經算是很豐富了,甚至許多靈媒甚至會在更早就起床。

廚三癲就是其中之一,作為後廚的主廚,他醒來的比任何人都要早,不僅要準備一天的食材,還要負責補充廚房的材料,把廚房收拾乾淨,哪怕這些事情對他來說,只是吩咐下就可以。

可廚三癲不行,他沒忘記自己的身份,自己一生都交給了這片廚房,廚房裡一磚一瓦都充滿感情。

「嗯!」

走到廚房的門前,廚三癲突然一抬頭,只見微駝的後背,瞬間挺了起來,一提自己鼻頭,渾濁的眼睛逐漸生出了光澤。

「這香味……是桂花粥。」

廚三癲的臉上逐漸流露出一份追念,似乎已經很久沒有嘗到過這種粥了,推開門,只見趙客正站在灶台上忙活著。

一鍋新鮮的小粥,隨著趙客手上木勺的翻攪,湯汁逐漸開始粘稠起來,裡面金黃色的桂花,在鍋里散發的淡甜的香味。

趙客似乎並未發覺周三癲的到來,目光盯著鍋里的粥湯,小心灑上一撮芝麻和花生碎,不時調整著灶台的火候,防止粘鍋燒糊。

專註的神情,並不因為這只是一鍋粥而放鬆,一旁廚三癲站在廚房門外,一雙眼睛打量著趙客每一步動作,心裡反而對趙客感到欣賞。

沒錯,開始他讓趙客來這裡,是有私心,但這幾天相處下來,趙客很多做菜的細節,逐漸讓廚三癲對他有了改觀。

那就是認真,趙客的廚藝沒得挑,稱得上是一流大廚,難得的是,即便到了這種地步,依舊很認真的對待自己每一道菜。

這份匠心,只有從始至終的保持,才能夠如滴水穿石般,將廚藝達到常人難想象的巔峰,即便同為廚子,廚三癲自問,自己也沒能如趙客這樣,始終如一。

「或許,這就是他年紀輕輕,卻在廚道上能勝我一籌的原因吧。」

哪怕嘴上不服輸,可心裡廚三癲已經知道,自己已經不及趙客,這種差距不需要去比斗就能知道。

「咦,癲老您來了。」趙客抬起頭,彷彿才注意到廚三癲,臉上略帶驚訝道。

「咳咳!你沒回去?」

廚三癲點點頭,看了眼鍋里的粥的成色,就知道這鍋粥是用文火熬了兩個時辰才能熬成這樣,稠而不沾的程度。

「哈,這您都能看出來,嘗嘗……」趙客立即給廚三癲盛上一碗遞上前。

青瓷碗里,一顆顆米粒白潤如珠,鮮亮的桂花散發著一股誘人甜香,加上芝麻和花生,在早晨來說,不失為一碗佳肴。

「嗯!不錯。」

廚三癲含上一口,不禁點點頭,看了眼趙客額頭上的汗水,神情逐漸和善起來:「王狗子,我想我也做不了幾年了主廚了,我聽說,明天就是你家主子正式入門的大日子,到時候我給主家說一聲,后廚就交給你了。」

「這!這樣不好吧。」

趙客聞言,立即伸手想要推辭。

但廚三癲則搖搖頭,沒有讓趙客繼續說下去,從懷裡拿出一本書遞給趙客:「這本書,叫萬食冊,本是一本廚道巔峰之作,可惜……你就當做拿去參考吧。」

趙客伸手接過廚三癲遞來的食譜后,僅僅只是隨手翻了一頁后,趙客心中頓時一驚,頭看向廚三癲道:「這本食譜!」

「哈哈,人間神作,陰曹糟糠,你做個參考就行,估計其他人也快要來了,收拾下,準備幹活。」

廚三癲拍拍趙客的肩膀表示鼓勵,一轉身,感覺心情從未這樣舒暢過,心道:「偶爾去提攜下後輩,感覺也不錯!」

「等等!」

「什麼?」

聽到趙客喚自己,廚三癲緩緩轉過山,然而就在他扭頭的一瞬間,一抹寒光在他面前一閃而過。

「哧!」

(PS:只見趙客緩緩把人頭撿起來,冷眸一抬,凝視著手機面前的你:「把你們手上票票交出來!」) 「明就是最後一天,頭七一過,咱兄弟幾個就輕鬆了。」

「是啊,到時候好好歇歇。」

一行人有說有笑的一邊走一邊不忘把衣服穿戴整潔,要是衣服不幹凈,被癲爺看到了,不知道又要被罵個狗血淋頭。

「嗡~」

眼看就要走到后廚時,突然,只見后廚房門一開,一個人提著一個包裹從裡面走出來,正和眾人打個對臉。

眾人一愣,隨即仔細一瞧,只見那個包裹上鮮血淋漓,不斷往地上滲著血水。

「賊??」

見狀,有人一生尖叫,但眼前人影一閃,提著包裹轉身就跑。

「不好,快進去看看!」

頓時眾人神色一變,快步衝進廚房,然而廚房大門一推,頓時一股濃烈的血腥味,撲鼻而來,再一瞧,一具無頭屍體倒在地上,一旁趙客全身是血,倒在血泊中,正不斷掙扎著想要往外爬。

待看到一眾廚子后,趙客神色一變,尖叫道:「快去追,去追他,他殺了癲爺!」

趙客說著掙扎著往外沖,見狀頓時一片尖叫聲,其餘廚子跟著趙客快步追上去。

「咚咚咚……」

打鼓聲,很快就驚動了後院的守衛,連帶其他院的家僕也聞訊往這邊趕。

「咳咳咳……」

只見趙客跑了幾步后,身子一頓,倒在地上不斷嘔血,見狀後面跟著的廚子連忙關心道:「副廚,你沒事吧?」

「我……我撐不住了,你們追,追,他朝著那個小院跑了,可能有同夥,前往別大意,快追!」

看到趙客死咬著牙關,似乎已經撐不住了,連忙把趙客攙扶起來,同時分出一個人攙趙客去后廚包紮傷口,另外所有跟著一起繼續往前追。

等人都走後,那名廚子小心扶著趙客,看到趙客全身是血的摸樣,心裡一陣焦急,關心道:「副廚,您小心點,我先帶您回去,用針線給您縫合下傷口。」

趙客聞言點點頭,臉上朝著這名廚子一笑道:「好,咦!你看那是誰?」

廚子下意識循著趙客的手指往後看,只見空蕩蕩的巷子,什麼人都沒有,不禁疑惑道:「沒……咔!」

最後那句,人字沒能說出口,廚子的腦袋突然被趙客單手一扭,腦袋一下旋轉了180°,掐住廚子喉嚨,趙客迅速將其拖進一旁進樹林。

「什麼聲,怎麼這麼吵?」

小院里,有人聽著聲音陸續走出來,王鍾三人下意識回頭看了眼,對面房裡另外三名郵差。

待看到他們只有三個人後,不知道為什麼,王鍾心裡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其實別說王鍾,另外三人心裡比王鍾他們更糟糕,因為東子這幾天完全消失了,生不見人,死不見屍,連一點風聲都沒有。

三人甚至一度懷疑,是王鍾三人下的手,故此看向王鐘的眼神也變得不善起來。

「嗖!」

這時院門前,一道人影突然跑出來,手上提著一顆血淋淋的包裹,眾人一瞧,居然是東子。

「東子!」

看到東子后,三人眼睛一亮,可這時,東子一轉身,朝著他們揮揮手,似乎是讓他們趕緊跑,沒等他們回過神,就見東子揮手一拋,將血淋淋的包裹,直接扔向三人。

「什麼東西!」

三人中一人下意識伸手去接,結果剛剛接到了包裹,就見後面一行廚子帶著人沖了過來,一瞧見那個血淋淋的包裹后,頓時尖叫道:「是他們,他們一夥的!」

「什麼??」

三人還沒明白怎回事,再一瞧,東子也不見了,一行守衛紅著眼,手上提著刀刃,朝著三人衝過來。

「該死,殺出去!」

三人中,女人神色一變,面對撲來的家僕守衛,迅速伸出手掌。

只見她的身後浮現出一張郵票的虛影,上面是一頭詭異的黑頭獅子,似乎是激活了某張特殊郵票的能力。

「虛空殺!」

女人唇齒微啟,細白的手指輕輕在空氣中微微一勾,彷彿有一根無形的線被牽引在手指尖上,隨即屈指一彈。

眼前虛空瞬間彷彿凝固一樣,隨即「砰!」的一聲炸響,只見撲殺上來的這些守衛,瞬間變成一堆肉醬。

碎肉「啪嗒啪嗒……」像是血雨一樣,從半空中灑落下來。

「我艹,這娘們瘋了!」

王鍾見狀,一張臉瞬間變得鐵青,本來雙方約定的是,等明天雙方從兩個方向同時出手,可現在,對方一出手,瞬間把他們所有計劃全都給打亂了。

「王鍾,看起來等不了,現在大家就出手,不然待會,誰都別想活!」

女人回頭盯了眼王鍾三人,陰鷙的臉龐上露出一股狠色,高聲向著王鍾一伙人尖叫道。

「艹你親娘舅的。」

聽到女人的話后,王鐘的氣的都快綠了,這不是擺明了,要拉他們一起下水。

飛馬更是直接咒罵道:「黑孔雀,你TMD自己找死,別拉著我們。」

「哼,是不是拉著你們下水,你們心裡有數,你們在柴房放了那麼多火油,難道是假的?」

被飛馬稱之為黑孔雀的女人冷冷一笑,非但不收斂,反而更拉高聲音喊起來,似乎生怕不知道,飛馬三人和他們也有關係。

其實,飛馬不知道,黑孔雀這樣,也是無奈,突如其然的變化,殺的他們措手不及,要是現在不拉王鍾三人下水,到時候情況一旦失利,王鍾他們要是反水,他們就徹底完蛋了。

同時黑孔雀心裡更恨東子這個王八蛋,不知道是存心還是故意,怎麼搞出這麼大的麻煩,還故意往這邊引。

「他們……他們一夥的,殺!」

聽到兩邊對話后,守衛一指王鍾三人,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抱著寧錯殺不放過的原則,將王鍾三人一起被視為同夥。

「咚咚咚……」

四周響起的警鑼聲越來越多,王鍾甚至能夠聽到,遠處傳來的呼喊聲。

看現在眼下狀況,不管他們是否是一夥,都已經解釋不清楚了,況且他們都是活人,根本經不住查探。

「飛馬!去,引爆柴房。」見狀,王鍾只能咬著牙,提前進行原本的計劃。

「好嘞!」

只見飛馬答應一聲,整個人像是一輛人形坦克,直接撞開圍在周圍的守衛,被他撞到的靈媒,非死即殘。

「站住!」

一名守衛橫刀攔在飛馬面前,想要攔住眼前這個大塊頭。

然而只見飛馬抬腿就是一腳:「滾開!」

「砰!」

連人帶牆,瞬間被踩的粉碎,哪怕靈媒只要腦袋在,還算活,可這位能活過來,只怕也就剩半個身子。

「不要在這裡待,按照原計劃走,李老漢,你去!找那小子,找到后和我們回合。」

四面動靜越來越大,搞不好會把白家真正的主人驚動過來,到時候他們不死也要脫層皮,現在只能化整為零,先分散白家的注意力再說。

「好!」

李老漢從郵冊喚出黑乎乎的長棍,棍風一卷,自身周圍就像是一股龍捲風暴,直接從正面殺出去,不僅給王鍾他們爭取時間,也同時能夠縮短他到廚房的距離。

「一群變、態。」

其實從始至終,趙客就躲在不遠的樹叢里,激活自然之息后,整個人的氣息,和樹叢完全融合在了一起,默默觀察著遠處發生的一起。

在趙客身旁,還有一個人,不是應該說是……兩個屍體,只不過一個只有腦袋,一個只有身子,拼接在了一起而已。

看著前面小院里發生了一切,雖然情況都在自己預料之中,可這一伙人的實力,真正展現出來的時候。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