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棒球疾射而來的宋傑狠狠揮出了手中的棒球棒…..

「果然還是不應該打棒球。」想到在莉莉婭娜作為投球手的時候幾度打到自己身上的棒球一臉無奈。

「對不起啦,小傑。」坐在宋傑身邊的莉莉婭娜有些不好意思「我也沒想到我扔出去的球都奔著你去了。」

「莉莉婭娜,我是擊球手,不是捕手啊。」心有餘悸的宋傑看著莉莉婭娜「要不是那一記直奔要害的球被我擋住了,現在你們就只能在保健室看到我了。」

「小傑,你就不要再說那些事情了,莉莉婭娜又不熟故意的,今天中午大家一定要記得去天台,我做了很多便當呢。」 看著萬里谷佑理放在長椅上頗為龐大的便當盒,宋傑、艾麗卡和莉莉婭娜俱是一臉震驚的看著那個便當盒,宋傑吐槽「這已經不是很多的範疇了吧?這根本就是是給大胃王吃的吧?」

尤其是在用自己幾人的便當盒估計了一下面前這個雙層巨無霸的體積大約是8個自己手中正常大小的便當盒后,宋傑更是風中凌亂起來「所以說,佑理你一個人能夠吃掉約有普通便當4份的食物,佑理你還真的是意外的能吃啊。」

「不是這樣的。」萬里谷佑理對宋傑三人擺手「我不可能吃掉那麼多,這是我為大家一起準備的。大家都嘗嘗我的手藝吧。」

「很好吃,佑理的廚藝真的很棒啊。」嘗了一個煎蛋卷的宋傑豎起大拇指,由衷的做出了自己的評價。

「沒錯,佑理的手藝真的很棒,要不佑理你也住到小傑家吧,這樣以後我就能夠天天吃佑理做的正宗日式料理了,而不是艾麗安娜那不倫不類的意日混合菜品。」艾麗卡一臉期待的看著萬里谷佑理「而且這樣還能夠增加和小傑相處的時間哦~」

「艾麗卡,泥垢了!」宋傑在艾麗卡的腦袋上敲了一下「靜花做過的正宗日式料理,你敢說你沒有吃過?艾麗安娜在靜花的教導下,日式料理的水平也在不斷提高不是嗎?」

一旁的莉莉婭娜在品嘗了一下萬里谷佑理做的便當后坐到了她的身邊「佑理,我教你做正宗的的意式料理,作為交換你教我日式料理,怎麼樣?」

「當然可以,我也很想學一些有別於日式料理的其他料理呢。」點頭的萬里谷佑理立即和莉莉婭娜打成了一片,旁若無人的討論起了料理,作為講解用的食物,也隨著兩人的講述逐漸消失。

宋傑看著我艾麗卡「我覺得如果我們在不吃一點話,什麼東西我們都吃不到了。」隨後就和艾麗卡不斷的在兩個聊的越發火熱的少女『口中奪食』…..

「總算是完事了。」看著一大三小四個便當盒都變得空空如也的宋傑發出感慨「沒想到,原來我們這麼能吃,今天中午4個人消滅了11人份的食物。」

作為今天消滅食物的主力,萬里谷佑理和莉莉婭娜兩人已經行動不能了。看著坐在墊子上不斷呻吟的兩人,一臉無奈的宋傑背起了萬里谷佑理「你們兩個也不知道克制一下,今天下午你們都在保健室老實呆著吧。」

看著宋傑背起了萬里谷佑理,把莉莉婭娜扶到長椅上的艾麗卡說道「小傑,我在這裡收拾東西,把她們兩個送到保健室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好。」在周圍學生們好奇的目光中,宋傑背著萬里谷佑理來到了保健室,剛向保健老師說明來意,把萬里谷佑理放到床上的宋傑耳邊傳出了系統的聲音「新任務觸發。」打開任務列表的宋傑一臉凝重的看著任務。

任務名稱:擊敗最古之王

任務簡介:薩夏·德揚斯達爾·沃班是最古老亦是最強的弒神者,但是在您擊敗了聯手的劍之王和黑王子之後,便有人稱呼您為最強,為了證明您的確是當之無愧的最強之王,獨自擊敗抵達東京沃班伯爵吧!(01)

任務獎勵:四項點數各2000點,隨機世界傳送鑰匙一把。

「沒想到和最古老的弒神者之間的戰鬥這麼快就要打響了。」走出保健室宋傑立即撥通了艾麗卡的號碼「艾麗卡,沃班伯爵已經到東京了。」

「誒!不是吧?」艾麗卡的聲音中充滿了震驚「小傑,你的情報是從那裡得到的,準確嗎?」

「情報肯定是準確的,畢竟是系統給我的情報。你現在趕緊通知翠蓮她們,想必正史編纂委員會也應該得到消息了。」……

「東京,我又來了。」走下飛機白髮老者一眼就看到恭恭敬敬的站在遠處的甘粕冬馬「我記得你,你就是我上一次來東京的時候接待我的人,我記得是叫什麼冬馬來著的。」

「能被王記住名字是在下的榮幸,我是甘粕冬馬,代表正史編纂委員會歡迎您的到來。」甘粕冬馬小心翼翼的選擇著自己的措辭,深深的對著的沃班伯爵鞠躬。他知道面前的這位弒神者可不想宋傑那樣好說話,沃班伯爵可不是一位和平主義者。

「我對你的行為很滿意。」沃班伯爵看著甘粕冬馬點頭「現在就帶我去羅翠蓮下榻的地方,我要和我的宿敵好好的戰上一場。還有那個新出現的小傢伙,我對他也挺感興趣的。」然後就主動的走向了停靠在那裡的汽車。

「這不是那隻老狗嘛,沒想到你到現在都沒死啊。」

一個聲音的出現讓在場的所有人都面色大變,只有沃班伯爵在聽到這個聲音后,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多年不見,羅濠教主依然是美貌依舊,毒舌不改。真是不知道那個小傢伙平時都怎麼忍受你的毒舌的。不過我沒想到羅濠教主居然也有著時尚的一面。」

穿著白色旗袍和高跟鞋,頭戴遮陽草帽的羅翠蓮看著甘粕冬馬身後那幾個對自己露出色眯眯的目光的人冷哼「甘粕冬馬,你最好管好你身後的人,不然我就讓你們的天照大神好好管管他們。」

聽到了羅翠蓮的話,想到自己面前的女性可是一位王的幾人,立即趴在了地上不斷求饒。甘粕冬馬向羅翠蓮鞠躬「是我的手下失禮了,不知道武俠王您想怎麼處置這幾個傢伙?」

「就挖去他們的眼睛吧。」說出對幾人處理方式的羅翠蓮不在理會不斷求饒的那幾個人,轉而看向了沃班伯爵「你到東京來到底要幹什麼,我勸你最好不要打這樣那樣的主意,不然你絕對會狼狽的滾回你的歐洲的。」

「事實上我也沒對雅典娜和戈爾貢之石有任何的想法。所以武俠王你大可以放心。」向羅翠蓮行了一個紳士禮后,沃班伯爵就和自己的手下乘車離開了機場。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約翰,你做的不錯。」坐在房間中看著面前單膝下跪的黑衣人交給自己的文件,沃班伯爵點頭「既然你已經將這條路線熟記與心了,那就在不驚動小傢伙的情況下把萬里谷佑理帶過來吧。」

「是。在下現在就去。」單膝下跪的黑衣人在聽到了沃班伯爵的命令后,走出了房間。這個名為約翰的人自然就是宋傑發現的那個穿著斗篷跟蹤自己和萬里谷佑理的人……

放學之際,恢復了行動能力的萬里谷佑理和莉莉婭娜一邊聊天一邊在保健室中等待著宋傑和艾麗卡的到來。宋傑走進房間中的第一句話就讓兩人大驚失色「我得到了確切的消息,沃班伯爵已經東京了。」

「目前我們還不是很清楚他的目的,但是我覺得佑理,你這段時間還是到我們家暫住一段時間,這樣比較安全。」宋傑看著萬里谷佑理「起碼我是不相信他能夠在兩個弒神者,一個神明還有兩個大騎士存在的房子中悄無聲息的把你帶走。」

「謝謝你了,小傑。」萬里谷佑理搖頭拒絕了宋傑的建議「但是家裡的妹妹小光還需要有人照顧,所以我是不會去小傑家暫住的。」

「好吧,那我把你送回家總行吧?」宋傑突然想起了自己昨天送萬里谷佑理回家后再角落中遇到的自稱沃班伯爵的斗篷男「不行,佑理你必須去我那裡暫住,如果一定要照顧你妹妹,那就把她也帶到我家暫住。」

艾麗卡也想起了昨天宋傑的講述「沒錯,佑理,小傑昨天可是在你家附近發現了一個自稱是沃班伯爵騎士的人。所以佑理你還是和你妹妹一起到我們這裡暫住一段時間吧。」

「那好吧。」聽到艾麗卡的話后,萬里谷佑點頭「我回去帶小光一起去。」在走到校門口后,婉拒了宋傑護送的萬里谷佑理向著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宋傑隨後又看向了自己身後了莉莉婭娜和艾麗卡「好了,我們也趕緊回去吧,我們要和翠蓮好好的商量一下對策。」就在這時,宋傑的手機響了起來。

在宋傑接聽電話之後,一個宋傑頗為耳熟並且十分欠揍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了出來「吾友宋傑,真的是好久都沒有和你聯繫了。」宋傑一句話都沒說直接掛斷了電話,並且把手機踹進了褲兜中。

「小傑,是是誰的電話啊?」艾麗卡一臉好奇的看著宋傑,莉莉婭娜雖然沒有開口提問,但是也和艾麗卡一樣好奇的看著宋傑。

「是一個煩人的傢伙。走,我們回家。」還沒有走出幾步,宋傑的手機就再次響了起來。

「你這傢伙到底要幹什麼?」接通了電話的宋傑在再次聽到了那個無比欠揍的聲音后開口「東尼,你是從哪得到我的手機號的?」

「宋傑,你這麼突然掛電話真的好過分啊。」東尼無比欠揍的聲音從手機傳進了宋傑的耳朵中「明明我們是許久未見的摯友。作為你的摯友怎麼可以沒有你的號碼呢?」

一頭黑線的宋嘴角抽搐「我可不記得我們成為了摯友,但是我可知道你還欠我一個不從之神。你這個自來熟的傢伙給我打電話是為了什麼?」

「宋傑,你應該知道薩夏·德揚斯達爾·沃班吧?」東尼你的聲音恢復了正常,不在那麼的無比欠揍「聽說他已經到了日本。」

「你如果想要告訴我的僅僅是這個的話,那你就沒有說下去的必要了。現在不僅沃班伯爵在日本,翠蓮也在日本。」宋傑的嘴角勾勒出了一絲笑容「你還是儘快把應該賠給我的那個不從之神給我吧,手下敗將。」

「我知道我知道。」東尼像是宋傑能夠看到他一樣的不斷點頭「等你再次來到歐洲的時候我一定陪給你你要的神明。我過是現在你還是好好解決一下,你和沃班伯爵的問題吧。」

「期待與你的再見哦,摯友。」東尼說著就掛斷了電話。

已經知道給宋傑打電話的人是誰的艾麗卡和莉莉婭娜看著宋傑,一副等待宋傑解釋的樣子,看著兩人行為的宋傑一臉無奈「你們不是已經聽出來了嘛,東尼是給我提供過時情報的。」

「好了,不說那些哦事情了,我們快回家吧。」……

剛走進家門,羅翠蓮就看向了宋傑「小傑,沃班伯爵來到這裡的目的不是為了雅典娜和戈爾貢之石,所以你現在大可以放心了。」

老婆,寵寵我吧 「既然目標不是戈爾貢之石和雅典娜,那就只剩下……」宋傑聞言大驚失色「不好!佑理有危險,我現在給她打電話。」隨即從褲兜中取出了手機,撥通了萬里谷佑理的號碼……

正要接電話的萬里谷佑理忽然覺得頭暈,隨後就倒在了一個金髮男子的懷中,響起的手機也被金髮男子掛斷,隨後他便用這部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人在我身邊,你過來吧。」……

當萬里谷佑理再次醒來的時候,她發現自己在一個裝潢豪華·的房間中「這裡是那裡?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

「久違了,遠東的媛巫女。」坐在沙發上的沃班伯爵看著萬里谷佑理「我讓人帶你來到這裡是希望你能協助我的。雅典娜和戈爾貢之石都在武俠王和新人的保護下,但是只有狩獵才能夠提起我的興趣。」

「所以,媛巫女,我需要你再次進行四年前的儀式,那個需要你們獻上神明挑戰的儀式。」沃班伯爵說著就走到了萬里谷佑理的面前,用手抬起了她的下巴。

「不從之神招來的儀式?!」萬里谷佑理的臉上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巫女,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所有物了,我的財產之一。」沃班伯爵隨就再次坐回了沙發上,對在萬里谷佑理身後單膝下跪的約翰開口「約翰,你就再去一趟吧,我記得你給我的情報中說她的妹妹也是一名巫女,你去把她帶來吧。」 無法打通萬里谷佑理的電話的宋傑立即預料到了大事不好「估計現在佑理已經被沃班伯爵抓到了。翠蓮,沃班伯爵住在哪裡?我今天要好好的給他一個教訓!成為了王不代表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羅翠蓮對宋傑搖頭「我不知道沃班伯爵住在哪裡,但是負責接待沃班伯爵的甘粕冬馬一定知道沃班伯爵在哪裡。」隨後就從宋傑的手中拿過手機,在輸入一串號碼后把手機放回了宋傑的手中「好了,你和他聊吧。」

電話打通后,還沒等到甘粕冬馬開口,宋傑便迫不及待的開口了「甘粕先生,我想問一下沃班伯爵下榻的住址,我現在聯繫不到佑理了,你能把沃班伯爵的位置高所我嗎?」

「佑理不見了?看來沃班伯爵是真的準備使用四年前的儀式召喚不從之神了。」甘粕冬馬隨即便將四年前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宋傑「沃班伯爵現在的位置,還有他騎士的情報我都會告訴您,希望您能夠救出佑理小姐,拜託您了。」

「真是草菅人命!居然為了自己的一己私慾害死了這麼多萌妹紙!」在看到大家詭異的目光后,宋傑趕緊改口「巫女和媛巫女。我絕對要擊敗他!」

「小傑,你一定要冷靜,畢竟他可是最古之王,底牌超多,這件事情我們害死從長計議吧。」羅翠蓮拉住了宋傑「就算是一定要去和他戰鬥,在臨走之也要通過教授把有關於沃班伯爵權能的介紹告訴你。」

「我可是也有著底牌的。」宋傑臉上露出了了自信的笑容「到時候就讓你們看看我的底牌吧。不過你們打算讓誰教授?雖然我並不打算使用黃金劍,但是能夠再多一手底牌不是更好嘛。」

「其實最了解沃班伯爵權能的是佑理,畢竟她在四年前就已經和沃班伯爵有過很長一段時間的接觸了。」莉莉婭娜看著宋傑「等你救出佑理的時候,再讓她教授你沃班伯爵的知識吧。」

宋傑不住搖頭「算了,還是讓翠蓮教授我吧,畢竟她和沃班伯爵是宿敵,對於沃班伯爵的權能了解程度應該更高一些。」

「可是弒神者之間是無法使用教授魔法的,所以小傑你還是救出佑理的時候讓她教授吧。」羅翠蓮對宋傑吐了下舌頭「昨天我是在騙你啦。」

一直沒有說話,只是在默默的看著宋傑的許艷嬌詢問道「小傑,戰鬥啊,弒神什麼的我都不管,我只想知道了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夠回到我的鎮守府。」

宋傑思考了一下后開口「根據以往系統的讓我回去的時間來看,應該在我們把這裡的一切劇情結束,或者告一段落後才能夠返回我們的世界。」

————————————————–(分割線喵)——————————————————-

被約翰關在一個小房間中的萬里谷佑理想到之前沃班伯爵的話,心急如焚「怎麼辦,要是他們真的把小光抓來怎麼辦?」不斷的在這個小小的房間中來回徘徊「要是這個時候我能夠讓別人知道我的位置就好了。」

「對了,我可以呼喚小傑。說不定能夠向之前一樣讓小傑出現在這裡呢。」萬里谷佑理隨即閉上了自己的眼睛開始用心的呼喚宋傑……

「我聽到佑理的呼喚了,你們儘快趕到甘粕說的的地方,我就先走一步了。」發動權能法宋傑出現在了消失在了大家的面前。

看著在地上閉著眼睛正坐,因為害怕身體還在不斷輕微顫抖的萬里谷佑理,宋傑從身後抱住她,在她的耳邊小聲開口「佑理,沒事了。」

「小傑。」聽到宋傑聲音的萬里谷佑理睜開了自己的眼睛「小傑,沃班伯爵還要派人去抓小光,怎麼辦啊?」

「沒事,把一切都交給我吧,只要能夠戰勝沃班伯爵,這一切都將不再是問題。」宋傑在鬆開了萬里谷佑理后,輕輕的拍著她的手臂,安撫著她的心情「你就待在我身後就好了,我一定會保護好你的。」

「對了,小傑,我教授你關於沃班伯爵權能的知識,只有這樣你才能夠戰勝他。」 重生之庶不爲後 臉龐羞紅的佑理說著就要主動吻向宋傑。

宋傑卻用自己的手抵住了佑理「不用這樣。我和沃班伯爵還不一定現在就要開戰。」隨後牽著佑理走向房門,右手抽出弒神,直接把面前不知道鎖沒鎖的木門變成了一地碎木,在兩個看門的男人懼怕的目光中,牽著佑理走出房門。

「你就是新人嗎?」沒走幾步,宋傑就看到了一個老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兩個綠色的如同狼瞳般的眼睛上下打量著宋傑「沒到到這麼快就找到了這裡,韋勒斯拉納的化身之力真的是不同凡響啊。」

「看來您就是沃班伯爵了。」宋傑看著自己面前的老年紳士「果然如同翠蓮雖說,看起來的確是一位年邁的紳士,可是從你的眼睛中就能看出來,你並不是真正的弒神者。」

「哈哈,有意思的小狼崽,在狼王的面前說狼王不是一隻真正的狼,你的膽子真的很大,不怕我現在就殺了你嗎?」看著宋傑的沃班伯爵大笑,隨著他的話,角落中一雙雙幽綠色的眼瞳出現,一隻只狼出現在了宋傑的面前。

宋傑握緊貼住自己後背的萬里谷佑理「不用擔心,一切有我。」在安撫了一下萬里谷佑理后,宋傑再次看向了沃班伯爵「那就試試看吧。」右手持劍的宋傑遙遙指向了沃班伯爵。

看著宋傑的動作沃班伯爵不怒反笑「果然是個小狼崽。如果你能夠在天亮之前擊敗我,或者堅持到天亮都沒有被我擊敗,我就不在打她的注意,並且返回歐洲,怎麼樣?」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沒問題。」宋傑點頭,那我現在就開始移動了,將弒神背回身後的宋傑攔腰抱起了萬里谷佑理,隨後對自己懷中的萬里谷佑理開口「我要開始移動了,佑理你可要做好準備。」隨著石板中代表鳳凰化身的標誌亮起,宋傑瞬間就消失在了沃班伯爵的面前。

沃班伯爵臉上露出微笑「使用鳳凰的化身以高速的移動能力躲避我的追擊嗎?不錯的想法,看來今天不會那麼無趣了。」伴隨和沃班伯爵的話音,他身邊的群狼紛紛走到了沃班伯爵的身邊「好了,也到去找小狼崽的時候了,出發!」隨著他的話音,狼群四散而出,開始尋找宋傑。

在帶著萬里谷佑理移動到了一個公園中停下的宋傑在萬里谷佑理放在後,從褲兜中取出了被自己從看門人那裡拿回的手機「佑理,你的手機。快給我的號碼打電話,告訴艾麗卡她們現在的情況,讓她們都在家裡呆著,今天晚上的事情我自己能解決。」

「好的。」萬里谷佑理立即按照宋傑的囑託,將自己經歷的事情告訴了接電話的艾麗卡,並將宋傑對大家要求也告訴了幾人。

「完事了嗎?」看著不遠處出現的巨狼,宋傑扭頭看了一眼萬里谷佑理,在得到了她肯定的答覆后,再次抱起萬里谷佑理的宋傑向著自己的下一個目的地,萬里谷佑理的家前進……

「艾麗卡,小傑怎麼說的?」坐在車後座的羅翠蓮一臉焦急的看著艾麗卡。

「打電話的不是小傑,是佑理。」艾麗卡在把萬里谷佑理告訴自己的事情告訴了其他人後,詢問大家「現在大家覺得我們該怎麼做?」

率先說出自己建議的是莉莉婭娜,作為宋傑的第一騎士,莉莉婭娜對於宋傑的所有想法都是毫不遲疑的支持「雖然不知道小傑是怎麼想的,但是他的心中肯定已經有了一個成熟的計劃。只是因為時間緊迫的原因沒有明說,我覺得我們應該聽從小傑命令。」

雅典娜也同意莉莉婭娜的話「妾身也覺得應該如此,小傑是個很有主見的人,他一定有了成熟的計劃,在和妾身戰鬥的時候,他就是用這種方式戰勝妾身的,彷彿對妾身的所有應對都計算好了。」

艾麗卡卻提出了反對的意見「沃班伯爵畢竟是權能最多,最古老的弒神者。我們還是志願一下小傑吧。」

最後開口的是羅翠蓮,在目前已經是2比1的局面下,羅翠蓮的決定將會成為決定眾人行為的最重要一票「我同意莉莉婭娜的想法,身為小傑的娘子,我會無條件支持他的所有行為。」

「好,那我們就回去,希望小傑真的能夠贏得與沃班伯爵的賭約。」艾麗卡點頭,隨後就讓艾麗安娜沿路返回……

「小光! 葯香農女有點田 你在哪?」用鑰匙開門的萬里谷佑理站在玄關,大聲的向自己家中喊到「要是在家就快下來!」

隨著從二樓傳出的腳步聲,萬里谷光走下了樓「姐姐,你這麼著急喊我下來是要幹什麼啊?」

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只穿著粉色內衣的萬里谷光,宋傑趕緊轉身,背對著萬里谷光「那個,佑理還是趕緊和你妹妹說一下現在的情況吧。」

這才反應過來宋傑還站在自己身邊的萬里谷佑理對自己的妹妹開口「你怎麼穿著這麼一身?快去換衣服,換完衣服跟我們走。」

「我哪裡會知道姐姐你會把男朋友帶回家啊。」萬里谷光看著自己的姐姐「我剛剛洗完澡就聽到姐姐你在樓下喊我了,幸虧我還穿了內衣,不然姐夫就把我看光光了。」

看著玄關的宋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理智告訴他,這種時候還是不要插嘴的好。萬里谷佑理在萬里谷光的腦袋上敲了一下「小光,不要瞎說,我和小傑只是同學的關係,你現在快去換衣服,我們有危險!」

正說話間,萬里谷家的大門被一個手持巨劍的金髮男人破壞,看著站在玄關的宋傑,一臉苦笑「看來我已經無法完成伯爵交給我的任務了。」隨即轉身就走。

「站住!」

聽到宋傑充滿著寒意的聲音,金髮男子轉身看向了宋傑「不知道新王您要做什麼?如果您真的要殺我的話,雖然對於您來說我的實力微不足道,但是我還是會拚死一戰的!」手中的巨劍更是已經最好了戰鬥的起手式。

「放心,我不是要殺你。」宋傑指著變成碎片的大門「但是你就這樣把別人家的門解決了,是不是應該有所賠償呢?我也不要你做什麼,修好門或者在這裡充當門衛直到我回來,要是我知道家裡少了什麼東西的話,你就死定了。」

「是,我現在就想辦法。」金髮男子隨後就開始研究如何修復自己面前的大門。

依舊只穿著內衣的萬里谷光看著宋傑和金髮男子剛在的對話,眼中冒出了小星星。拽著自己姐姐的手臂開口「姐姐姐姐,這就是王嗎?真的好帥啊!」

「小傑是王中的特例。」在發現自己的妹妹依舊沒有換衣服后在次在她的腦袋上敲了一下「你這個丫頭,還不快去換衣服,要是晚了,我們可就走不掉了。」

「走不掉了?為什麼啊?」

看著依舊一副不緊不慢的妹妹,萬里谷佑理直接推著她走到樓上,幫助自己的妹妹穿衣服,當兩人再度回到門口的時候,萬里谷家的大門已經被修好了,而那個被宋傑喊住的金髮男子也消失了。

「你們兩個終於下來了,門也修好了,現在我們就趕緊找個偏僻無人的地方,準備迎擊沃班伯爵吧。」看著終於再次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兩個少女,宋傑趕緊一左一右的拽住她們「你們知道這附近哪裡有這樣的地方嗎?」

「小傑,你要和沃班伯爵一戰?」萬里谷佑理一臉震驚的看著自己面前的宋傑「沃班伯爵可是最古老的弒神者,你真的要和他戰鬥嗎?」 「當然,我可不是因為不想和他戰鬥,只是為了拖住他才遠離他的。」宋傑點頭「我要找一個對周圍影響最小的地方和他打上一場,並且戰勝他這個不合格的弒神者。」

「佑理,你只要告訴我這附近有什麼偏僻的地方就行了。」宋傑的臉上滿是躍躍欲試的表情「我已經迫不及待與他一戰了。」

知道自己無法勸阻宋傑的萬里谷佑理點頭「好吧,我告訴你。在我家周圍有一條能夠通往附近一座小山的道路,那座小山不僅很偏僻,而且幾乎沒有人會去那裡。」

「好,那我們就去那裡等著沃班伯爵的到來吧。」在從萬里谷佑理處得到了具體的路線后,使用權能的宋傑就帶著萬里谷姐妹出現在了小山上。

發現自己突然間出現在小山上的萬里谷光一臉疑惑的看著宋傑「姐夫,你就是第七位王吧?這是什麼權能啊?」

「姐夫?」看著自己面前的萬里谷光,宋傑一頭黑線「首先,我不是你的姐夫,我和你姐只是普通朋友的關係。其次,我的確是第七個弒神者。最後,權能什麼的,不是你一個小孩子應該了解的。」

「誰說的!我可是見習媛巫女。」萬里谷光在聽到宋傑用小孩子來稱呼自己后立即炸毛了「換衣服的時候姐姐已經把發生的事情告訴我了。姐夫是為了保護我和姐姐才要到帶我們離開家的。姐夫,你一定會戰勝那個叫做沃班伯爵的人的。」

「小光!我和小傑真的只是朋友,你不要在那裡瞎說。」萬里谷佑理趕緊看向宋傑「小光她……」

「沒事。」宋傑走到萬里谷光的面前「我和你姐姐真的是普通的朋友關係,我已經有女朋友了。」

聽著山下傳來的狼嚎,宋傑小聲嘀咕「來的還真快。」然後指著應該是獵人休息處的小木屋「佑理,你帶著你妹妹進去躲著,我會保護好你們的。」姐妹兩個趕緊跑進了小木屋中。

騎著一隻巨狼的沃班伯爵看著站在木屋前的宋傑「你已經逃不掉了。」

「我本來也沒想逃,只不過為了是為了找到一個合適的戰鬥場所才來到了這裡的。」從自己身後抽出了寒霜和弒神的宋傑看著沃班伯爵「做好被擊敗的準備了嗎,偽弒神者?」

「有意思,那就讓我看看你的實力把,小傢伙。」隨著沃班伯爵的命令,一隻只或灰或白的半人高的巨狼從周圍的樹林中現身,逐漸的向著宋傑圍攏。

看著宋傑不斷向著自己身後的木屋中看去的沃班伯爵臉上露出笑容「放心吧,在我們的戰鬥分出勝負前,我是不會去找她們的。」

看著周圍的狼群,宋傑開口「我從翠蓮那裡知道你養了不少的寵物,但是沒想到居然有這麼多,你確定要讓它們和我打,要是都死了,我可就有些對不起沃班伯爵這麼多年的辛苦勞動了。」

「沒關係。」沃班伯爵看著宋傑「我倒想看你的實力是不是真的想你自己說得那樣強大。」隨著沃班伯爵的揮手,包圍了宋傑的巨狼紛紛向宋傑撲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