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兩位姐姐在討論包包的問題,一旁的蘇婉坐不住了,笑嘻嘻的一把將自己的包包也拿出來,然後炫耀一般的遞過去。

"嘻嘻,姐,我又有哦!而且比二姐的還要漂亮!"

蘇青幾乎是下意識的將包包接過來,結果拿到手裡一看頓時又是一愣。

"竟然是香奈兒的限量版包包?"

"嘻嘻,沒錯呢,這款包包我可是曾經在娛樂雜誌上見過的,那個國內一線女星女神歌手慕容紫雪就有一隻一模一樣的包包呢!"

蘇婉明顯對這寫比較了解,看樣子還是女神慕容紫雪的忠實粉絲,所以一語就道破了這隻包包的來歷。

一旁蘇傾的媽媽有些不悅的看著這三個女孩子在這裡嘰嘰喳喳,忍不住出聲打斷道,"喂喂,你們三個,不是趕緊吃飯么,怎麼還嘰嘰喳喳的說起來沒完了,不就是一個包包嗎?"

"不就是一個包嗎?"一聽到大嬸的這句話,蘇婉頓時不開心了,"大嬸,這可不是普通的包包,這是香奈兒的全球限量款包包哎,國內都買不到的!"

看到蘇婉一臉認真的樣子,蘇青的老媽一下子樂了,輕笑了一聲,"你這丫頭,還真是的,一個包包而已,能夠有多稀奇的,而且還這麼小,又不是多麼名貴的東西!"

"不名貴?大嬸,你還真錯了,這隻包可是一點都不便宜,我在網上看過他的報價,全球限量一千隻,價格至少三十萬華夏幣……"

"咳咳……"一旁的二姑突然一下子被茶水給嗆到了,整個人有有些震驚的抬頭看向這邊,"多……多少錢?三十萬?"

"沒錯!這還是今年的最新款呢!"蘇婉有些喜愛的從姐姐手中拿過包包,然後愛惜的掛到自己身後的椅背上,好像是生怕吃飯的時候弄髒了。

"怎麼可能?一個包包而已,怎麼可能值三十萬?"蘇媚的二姑有些不相信的笑道,"小婉,現在的廣告都誇大其詞,你可千萬別被騙了!"

一旁的女兒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出聲制止道,"媽,別說了,蘇婉說的沒錯!"

"什麼?這個包真的三十萬啊?"蘇媚的二姑有些震驚的出聲問道。

雖然也知道自己的媽媽喜歡炫耀攀比,但是自己畢竟是收了人家的禮物,甜甜是不可能作假的,所以還是認真的點了點頭。

"蘇婉的那支包貴一點,我這隻包稍微便宜一點,但是也得小二十萬的樣子!"

"嘶……"

這一次整個餐桌上,除了蕭陽等幾個真正了解這些包價值的人,其餘的人包括張紅燕甚至都深吸了一口氣,滿臉的不可思議之色。

"這……"蘇媚的四叔有些難以置信的看了一眼自己女兒身邊的那個在他看來絲毫不起眼的包包。

"小婉,把包包拿過來!"蘇媚的四叔突然開口說道。

"幹嘛。這麼貴的包咱們不能夠要,快還給你蕭陽哥哥!"

蘇婉頓時一急,"我不要!這個包包是姐夫送給我的。你這丫頭……"四叔頓時有些著急,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女兒,"怎麼那麼不聽話呢!"

一旁的蕭陽看到這爺倆眼看就要打起來,連忙笑著開口道,"四叔,不要說小婉了,這個包包本來就是送給她的,你還給我我一個大老爺們也用不著啊!"

"那怎麼行,這麼昂貴的包包,太貴重了,這禮物不能要啊!"

蘇媚的四叔有些緊張的說,"還是拿回去吧,給薇薇用也行啊!"

蕭陽苦笑,"四叔,真的不用了,這樣的包包蘇媚已經有不少了,你看她現在這一隻,價格比小婉的這個還要貴,所以這個包包就當時給小婉考上的大學的獎勵吧!"

說完蕭陽還對小婉一笑,"別聽你爸的,這是哥哥給你的,以後你就放心用,用舊了,再問你三姐要!問我要也行!"

蘇婉頓時興奮的一笑,"謝謝姐夫!"看到人家蕭陽都這樣說了,四叔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蕭陽,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第一次見面就讓你這麼破費!"

"四叔,瞧您說的,這話可就見外了啊,我都聽薇薇說了,當年她上學的那會兒,好幾次的學費可都是您給交的呢!這些蘇媚可是經常和我講的,所以我們都很感激您和四嬸!"

蕭陽笑著說道,來的時候,蘇媚就已經給自己講過四叔一家的情況,當時自己上學的時候四叔給過不少的幫助,而且四叔為人比較耿直,蕭陽自然要代替蘇媚好好的感謝一番的。

"唉,還說那些幹什麼,都過去的事情了,來!咱倆干一杯,我也看出來了,你和薇薇感情不錯,只要你們以後都好好的過日子就行!"

蕭陽連忙站起來,"喲喲,四叔,您這可就折煞我了,應該是我主動和您敬酒才對!"

蕭陽給了一旁的服務員一個眼神,"給兩個杯子滿上!"

於是漂亮的女服務員走過來,分別將兩人的杯子給倒滿,然後一臉笑意的端著就憑自動站到了一旁。

"來,四叔,這杯酒,我敬您,您放心,以前您對蘇媚的幫助我們都沒有忘記,以後您若是有什麼苦難儘管開口,雖然我人言輕微,但是有十分力絕對不會只出八分,來,這杯酒,我敬您!"

聽到蕭陽這樣一說,四叔也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和蕭陽一碰杯,兩個人一仰頭將酒杯里的酒給幹了。

"咦,這是什麼酒啊?味道怎麼……這麼怪?"

喝完酒蘇媚的四叔輕咦了一聲,有些詫異的砸吧了砸吧嘴唇,似乎有些意猶未盡。

對面的大伯和二姑兩家人早就看傻了,剛剛就被那兩個包的價格給震驚了一番,緊接著又被蕭陽和老四的一番話給說的有些不好意思。

雖然剛才蕭陽說的是老四幫了蘇媚的事情,但是話里話外聽著卻好像是在諷刺自己這些人從沒有幫過蘇媚一樣,所以幾個人頓時有些不好意思。一個個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直到現在老四說出這樣一句話之後,大家才從思緒中反應過來,蘇兆瑞訕笑一聲,已經沒有了之前的那股高傲的氣勢,事實上從今天來到這個酒店開始他就感覺自己諸事不順,別說炫耀了,好幾次都差點丟人。

原本是想要炫耀一下自己的女兒和女婿的,現在看來,人家老三家這個女婿,明顯也不是普通人。

蘇兆瑞訕笑一聲,輕咳了一下,"呵呵,老四你真會說笑,這不就是我們剛才喝的那種酒嗎?怎麼現在還感覺味道不對了,呵呵,是香了還是臭了,我看不會是你太高興了吧?"

"大哥,不是的,剛才喝的這酒分明和之前喝過的不一樣,那種味道……"

老四想了半天才憋出了一句話,"簡直是太醇正了!很好喝!"

說完老四就去看一旁服務員手中端著的酒瓶,頓時一愣,"茅台,我們什麼時候點茅台了?"

聽到老四這麼一講,一旁的幾個人也全都反應過來了,連忙去看一旁的服務員,果然對方手中抱著的是一瓶茅台,而不是之前自己這些人點的五糧液。

"怎麼回事?我們好像沒有點過茅台吧?"蘇媚的大伯出聲問道。這時候一旁的老蘇突然想起來了,"哦,你瞧我這記性,我忘記了,這瓶酒啊是我之前從家裡捎來的,是蕭陽帶來的,我就想著帶來讓大家嘗嘗!"

"這是老三從家裡帶來的?"蘇兆瑞一愣,有些詫異的問道。

"幾位老闆,這種酒可不常見!"一旁的女服務員突然笑著說道。"你這丫頭,不就是一瓶茅台嗎?難道你以為我們沒有見過茅台還是怎麼著?"蘇兆瑞有些不悅的出聲說道。

"不是的,老闆誤會了,我說這種酒並不常見的原因是說這是一瓶三十年陳釀的茅台酒!這種酒一般都是特供的,市面上很難買得到!" "特供的?三十年陳釀?"

幾個人再次被這個消息給震撼了,一下子有些反應不過來,看到沒人講話,女孩子還以為對面這位客人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話,頓時有些緊張,但是又怕自己多說話會引起對方的不滿,只好再次緊緊地閉上嘴巴,一句話也不敢說了。

"蕭陽……她說的是真的嗎?"老蘇有些吃驚的問道,事實上他也沒想到這酒竟然這麼珍貴,當時還以為是女兒和蕭陽隨便從店裡買的茅台酒,也就是價格稍微比別的酒昂貴一些而已。

但是誰曾想到這酒竟然這麼珍貴。

蕭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應該是吧,我也不是很了解,從家裡隨便拿了幾瓶酒!我對酒不是很了解!"

對面的蘇兆瑞的臉皮再次狠狠地抖了抖,隨便拿了幾瓶?還幾瓶?

騙鬼呢,難道你家裡是開酒廠的嗎?

一旁張紅燕坐在老蘇身邊,滿臉的肉痛之色,從一家人來到這裡,自己女兒的這個男朋友就花錢如流水,兩個二三十萬的包包隨手就送出去了,然後又拿出來了一瓶這麼珍貴的茅台酒,早知道就不讓從家裡拿了,這……簡直是太浪費了。

雖然她覺得這件事情自己臉上挺有面子的,但是這代價也太大了,要不是這瓶酒已經喝開了,張紅燕都想要抱著這瓶酒再拿回去了。

"蕭陽,你……你真的只是一個公司的小白領嗎?"

蘇青臉色有些複雜的看著蕭陽,嘴裡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沒錯啊,我的確是一個小白領,不過我家裡是做生意的,爸爸有一家自己的公司,不過那些都和我沒有多少關係!"

一伙人的臉皮再次一抖,果然啊,這傢伙的背景不簡單,剛才自己一伙人全都麻痹大意了。

再加上對蕭陽沒什麼好感,所以不自覺的看人就帶上了有色眼鏡,結果全都看走眼了。

"那……那這種酒豈不是很貴?"老四還有些不知情的出聲問道。

蘇兆瑞苦笑一身,笑聲中有說不出的苦澀,"恐怕就光這瓶酒就比我們一年的薪水還要高啊!"

老四深吸一口氣,"那……剛才我豈不是一口氣就喝掉了兩個月的工資?"

蕭陽被四叔的話逗樂了,"四叔,也不要那麼想,酒這東西嘛,本來就是用來喝的,不用去管它的價格,只要喝的開心喝的進行就好了!"

飯桌上的氣氛一下子就變得有些沉默,大家全都被老三家這個丫頭領回來的這個男朋友給鎮住了,就連一開始原本是打算著像要炫耀一番的大伯和二姑也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

最後還是蘇兆瑞率先反應過來,厚著臉皮乾笑一身,然後舉起酒杯。

"呵呵,蕭陽啊,剛才你和你四叔喝了一杯,現在就讓我……"

他的話還沒講完呢,一旁的房門突然被人輕輕的推開了,然後之前領著一群人進來的那個五大三粗凶神惡煞的光頭漢子走了進來,看了一眼大廳中的眾人,快步來到了蕭陽的身邊。

"陽哥,已經查出來了,是酒店的一個主管幹的,這小子叫孫歡,是酒店一個副總的侄子,方姐看副總的面子上才讓這小子進來酒店做了一個主管。"

"誰曾想這小子竟然干起了這種事情,將酒店提前租出去,然後在公開招標,對於包間都是價高者得,今天佔了地字型大小包間的那伙人有一個和孫歡認識,所以她們背地裡用雙倍的押金替掉了他們……"

金龍三言兩語就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講清楚,他的辦事效率很快,出去只用了幾分鐘就搞清楚了事情的真相,不過卻並未急著進來,而是等這裡面的吃飯也差不多快要結束的時候才敲門走了進來。

蕭陽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看到蕭陽沒有要說什麼的意思,金龍只好繼續開口道,"老闆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這個孫歡已經直接被辭退了,現在那個副總和孫歡就在外面,您看……"

蕭陽猶豫了一下,然後開口道,"讓他們進來吧!"

"好!"金龍立刻轉身出去叫人去了,一桌人全都盯著這邊,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剛才金龍和蕭陽的交流都是小聲的悄悄話,所以她們根本就沒有聽到。

不過很快她們就看到幾個人從門口走了進來,其中就有之前和自己有矛盾的那個孫主管,只是此刻這個傢伙就像是一隻斗敗的公雞一樣,整個人垂頭喪氣,臉上的神情有些惶恐,似乎在害怕什麼一樣。

而在這位孫主管前面還有一個身穿西裝的中年人,此刻對方同樣是滿頭大汗,臉上有些惶恐的表情,一臉緊張的走進大廳之後,視線在一群人中間掃過,然後試探性的問道,"還請問哪位是蕭陽先生?"

"我就是!"蕭陽開口道。

對方一愣,似乎沒想到蕭陽先生竟然是如此年輕的一個青年,不過很快他臉上的驚詫就恢復了正常,再次變成了之前一臉歉意的神色。

"蕭陽先生,在下是這家酒店的副總經理,這次是為了我侄子的事情而來的,剛才在樓下發生的事情我都已經知道了,孫歡得罪了蕭陽先生,他的行為已經嚴重的違反了酒店的規定,我們的經理知道之後十分的憤怒,已經辭去了孫歡主管的職務,所以,我特地帶他來給蕭陽先生賠禮道歉的!"

蕭陽依舊是一臉平靜的樣子,"不用向我道歉,之前他並沒有得罪我,我也沒有見過他!"

這位副總一愣,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連忙給自己的侄子使了一個眼色,孫歡這才滿臉惶恐的走上前,來到蕭陽這一桌人面前。

恭敬地對著在座的所有人一鞠躬,然後才出聲道,"幾位,我為剛才在樓下不恰當行為給大家道歉,實在是抱歉了,今天大家這一桌的消費算我的,就當是我給大家的賠禮道歉了!請大家原諒我!"

一桌人全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傢伙的前後反差也實在是太大了吧,之前還是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樣子,結果這會兒卻變得垂頭喪氣誠惶誠恐的模樣,一下子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看到大家都沒有講話,孫歡還以為人家不原諒自己,頓時有些驚慌的看向身後,那邊的副總則是趕緊給他使了一個眼色,孫歡臉色一變,似乎有些猶豫,不過最後還是一咬牙,走到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瓶五糧液,將瓶蓋擰開,然後才轉身再次看向這邊的眾人。

"幾位,我已經被酒店給開除了,為之前的事情付出了代價,不過為了表達我的誠意,這瓶酒我幹了!"

說完孫歡二話不說,直接舉起酒瓶,仰頭便喝了起來。

"咕嘟咕嘟……"

一旁的幾個人全都看的滿臉震驚加驚恐,他們確實是被嚇到了,這可是白酒啊,雖然只有三是二度,但是哪有拿白酒當白開水來喝的啊,簡直是不要命了。

"這……"蘇兆瑞張了張嘴巴,卻不知該說什麼了,只好安靜看著事情的發展。

結果到了最後,事情演變成了整個屋子的人都在目瞪口呆的看著面前的這個傢伙咕嘟咕嘟的灌白酒。

事實上,這不是拍電影,所以孫歡也沒有那種喝酒如喝水的能力,一瓶酒喝到一半的時候他就已經堅持不住了,整個人噗哧一聲一口酒沒喝下去全都嗆了出來,同時整個人突然劇烈的咳嗽起來,身體踉蹌了幾步,整個人人臉色通紅,似乎是十分難受的樣子。

"大伯,你看對方道歉的誠意已經有了,你看是否應該原諒對方呢?"

坐在一旁的蕭陽突然開口問道,頓時驚了蘇兆瑞一跳,幾乎是下意識的整個人頓時就是一愣,直到確信蕭陽確實是在問自己的一件之後,蘇兆瑞這才反應過來,連忙開口道,"那個……原諒……原諒,我們原諒他了,趕緊讓他別喝了,再喝下去要出人命了!"

蕭陽這才輕飄飄的開口道,"竟然都原諒你了,你們就走吧!"

站在一旁早就記得熱鍋上的螞蟻的那個副總連忙衝上來一把攙住自己的侄子,滿臉激動的對著蕭陽一陣點頭。

"謝謝蕭陽先生,謝謝蕭陽先生!"

"你們走吧!"

"是是,那幾位貴客慢用!"

副總攙著侄子走了兩步,然後想起什麼來一樣一揮手,一旁的兩個女服務員將兩個托盤放到酒桌上。

"幾位貴客,這兩瓶酒是我私人珍藏已久的佳品,算是這次給大家賠禮道歉的禮物,這頓飯我已經付賬了,大家隨便吃,吃得盡興!"

等到這兩個人已經離開了,大家還是愣愣的盯著蕭陽,好一陣沒有反應過來,到是一旁的張紅燕張了張嘴巴,有些疑惑的開口問道,"蕭陽,剛才這是……"

蕭陽笑了笑,"這家酒店的聲譽還是不錯的,我想之前大伯他們定的包間被人訂走了可能是剛才那個主管的私人行為,所以這件事情被酒店的高層知道了之後,她們為了挽回酒店的聲譽,立刻做出了相應的的對策,比如說辭退對方的主管職位,然後讓對方過來道!"

"可是他們兩人怎麼好像很怕你的樣子?"

"這我就不清楚了,不過我猜測可能是那位副總經理的原因吧,可能是因為擔心這件事情牽扯到他的身上,為了保住自己的職位,他必須讓侄子過來道歉額,而且還得是誠懇的道歉,這樣這件事情才能夠風平浪靜的接過去。" "原來是這樣,哼,早知道剛才就不應該這麼輕易的放過那傢伙!"蘇兆瑞聽懂了蕭陽的解釋之後,整個人頓時又氣了起來,要知道之前他可是被對方氣的不清,而且還是在大廳中那麼多人的面前讓自己丟人,他可是有些咽不下這口氣。

這邊正說著呢,一旁的門口竟然又有人敲門了,服務生還沒有攔,對方三個男人已經走了進來。

一進門其中一個中年男人就誠惶誠恐的跑了過來,滿臉堆笑的開口道,"請問……哪位是蕭陽肖先生!"

"我就是!你是誰?"蕭陽疑惑的問道,這一次這三人他還真的不認識。

對方同樣詫異於蕭陽的年輕,不過很快就收拾好了情緒,滿臉堆笑的恭敬開口道,"蕭陽先生您好,您可能不認識我,我自我介紹一下,鄙人姓陳,是做房產生意的,今天我實在是不知道哪間地字5號包間是蕭陽先生您預定的,不然的話就算是給我十個膽子我也是不敢那樣做的!"

蕭陽頓時明白了,感情這個傢伙就是佔用了蘇媚大伯訂的那間地字型大小包間的人。

"蕭陽先生,我向您發誓,我真的不知道這個包間已經訂出去了,都是那個陳主管給害的,我和他有過幾面之緣,這一次過來包間緊張,所以我就找到了他的頭上,希望他可以幫忙找一個包間,哪怕是有人預定的都可以,我願意出雙倍的價錢買過來!"

這傢伙說到這裡,連忙伸手擦了一下臉上的汗水,"但是我怎麼也沒想到那個陳主管竟然膽子這樣大,他直接將這間包間給了我,然後告訴我已經和預定包間的人談妥了,說是對方願意以兩倍的價格讓出這個包間了,因為這樣我才得到這個包間的,蕭陽先生,我所說的每一句話句句屬實,我的朋友可以作證,當然,我也可以和那個孫主管親自對峙的!"

最後這傢伙還忍不住輕聲說道,"蕭陽先生,若是早知道這個包間是您定的,打死我我也沒有那個膽子敢賣過來的!真的!"

蕭陽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這傢伙,"你所說的都是實話?"

"句句屬實,絕無半句假話?"

"那行了,我相信你們,你們回去吧!這件事情和你們沒關係!"蕭陽揮了揮手,打發對方離開!

一頓飯吃的眾人感覺就像是在拍電影,好幾次都感覺自己如墜雲里霧裡,老三家女兒領回來的這個姑爺讓眾人的心臟一次次的怦怦直跳,震驚更是一個接著一個,最後幾個人幾乎全都麻木了。

這個年輕人不簡單!

幾乎到了最後就連蘇媚的大嬸這種老娘們都能夠察覺出來蕭陽的身份絕對不簡單了,所以在飯桌上吃飯也收起了之前高傲心態,一家人終於有了一個吃飯的樣子。

當然,這裡面最開心興奮的無疑要數蘇媚的媽媽張紅燕了,這個女人心思很簡單,那就是自己女兒給自己領回來的這個女婿實在是了不得,一次次給自己掙了這麼大的臉,當然以為有些讓她咋舌的是這代價實在是太大了,那些可都是錢啊。

看看兩人前前後後回家這一趟花費的東西都要小一百萬了,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所以張紅燕覺得自己有必要私底下好好的和自己的女兒談談,然後教育以下兩個人以後怎麼過日子,不要亂花錢,因為她已經開始真正將蕭陽當作自己的女婿來看待了。

自從知道了蕭陽身份不簡單之後,這些人吃起飯來不禁變得有些畏首畏尾,一時間氣氛似乎有些冷場。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