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戳到原田浩的神經引爆點。

「八嘎!」

原田浩低吼一聲,直接撲向陳凌。

他的速度快,比松井還要強上一籌。

作為暗殺高手,原田浩雙腳快速移動,配合矮小的體型,靈活程度猶如猴子一般,連續幾個跳躍動作,便已經衝到陳凌的前面。

他藏在手腕中匕首瞬間刺出,空氣震蕩,呼嘯聲驟然響起,刺向的是陳凌的心臟部位。

一擊必殺!

因為之前的借鑒,原田浩不敢有一點大意,上來就拼上全力,快速解決對方。

只有將對方擊倒,沒有反抗能力的時候,才是真正的勝利。

到時候,怎麼殺對方都可以!

咣!

金屬撞擊聲再次響起。

兩把匕首刀尖撞在一起,然後閃電一般分開。

「嘶!」

「嘶!」

「嘶!」

周圍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尤其是牛子國的特種兵。

他們的匕首格鬥要麼躲閃,要麼對砍。

這種刀尖對刀尖的撞擊,太難了!

難道是運氣?

他們不清楚,這是第二次出現這種情況。

第一次的時候,他們沒有注意看,便已經結束了。

但是,作為主教官的大白鯊看得非常清楚,他神色凝重地說道:「這傢伙果然隱藏了實力,匕首格鬥,只怕我都不是他的對手。」

第一次可以說是運氣,第二次出現的話,可不是運氣這麼簡單,而是實力!

速度,反應,判斷力,眼力等結合到一定程度,才能進行這樣的反擊。

霸王龍咧嘴一笑,摸出一根雪茄,點上,道:「後悔沒用的,你的雪茄和美酒有可能是我的了。」

大白鯊忽然感覺自己好像又被忽悠了。

擂台上的戰鬥還在繼續,原田浩學過快刀,被擋住之後,沒有絲毫停頓,手腕一動,錯開匕首,直接刺向陳凌抓著匕首的五指。

他所選的匕首長了三分,一寸長一寸強,這有優勢!

唰!

他看到陳凌五指猛然張開的瞬間,臉上獰笑起來。

果然如此!

自己才發起第一個攻勢,對方的匕首便丟了,接下來怎麼打?他能幹掉松井絕對是僥倖!

「死!」

原田昊發出一聲低吼,匕首順勢刺向陳凌。

陳凌沒有後退,身體一轉,左拳朝著對方的心口砸去。

「又是來這一招,以傷殺人?」

原田浩嘴角冷笑。

陳凌剛才與松井較量的時候,就是用這樣的方式幹掉對方,現在還想故技重施,太可笑了!

原田浩沒有閃躲,不就是挨對方一拳嗎?能捅對方一刀,絕對划算!

剛才,松井就是在這裡吃了虧,劃了對方一刀,結果被對方捅一刀,才導致最後被殺。

突然……

噗!

匕首撕裂血肉發出的聲音。

原田浩手中的匕首還來不及刺到對方,落在胸口的不是拳頭,是匕首!

直接來了一個透心涼!

下一秒,鮮血猶如泉水一般狂奔,原田浩的心臟直接被捅穿了。

他瞬間的獃滯,就差那麼一點便刺中陳凌的匕首被他是輕鬆躲開。

「這……」

原田浩低頭看著插在自己心口上的匕首,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怎麼會變成匕首,不是拳頭嗎?

對方的匕首不是已經掉到地上了嗎?怎麼還有!

周圍的特種兵看到這一幕,一片嘩然!

南越的特種兵大聲喊道:「這是作弊!他哪裡來的第二把匕首!」

「卑鄙!竟然玩這種陰險的招數!」

「勝之不武!」

牛子國的特種兵眼神露出詫異神色,這小子陰人的本事不簡單!

陳凌冷哼一聲:「你是高手,不過,殺你還是如殺雞!」

說著,匕首一抽。

咻!

一道鮮血飛濺而出,再次灑到地面,劃出一道長長的血痕。

「你……」

原田浩內心憋屈到了極點,在格鬥方面,自己不在對方之下,但是自己還是步入松井後塵,大意了!

噗!

一口黑血從原田浩的嘴裡噴出,身體踉蹌幾下,便一頭栽倒到地,身體連續抽搐幾次后,神色凝固,漸漸變成一具冰冷的屍體。

第二個!

台下各國特種兵看著擂台上倒下的屍體,那些針對炎國的特種兵心裡冒出一陣寒意。

這個傢伙表情看起來像鋼鐵直男,誰也想不到這麼陰險。

他們隱約猜到,剛才他的匕首鬆開,但在轉身躲閃,左手已經閃電探出,抓住了沒落地的匕首,然後假裝拳頭砸來,直接幹掉強大的對手!

這看起來非常簡單,但對時機,對敵人心理的把握,已經達到變態的程度。

一旦失誤,死的就是他。

不管怎麼說,又是一個強大的對手,被陰死了! 回到了城堡以後,羅恩確實將他們對斯內普的懷疑告訴了艾達,不過卻不是親自告訴的,而是通過自己的哥哥去轉達。

第二天的時候雙胞胎就把這則消息轉述給了艾達,轉述過程中三個人都在強忍著自己的笑容,他們可是知道事情真相的。

昨天弗雷德和喬治就在憋笑,看到年輕的三人組那副篤定的樣子,他們實在是不忍心告訴三人組真相,也更想看看三人組在親自揭開事情真相之後,會是什麼表情。

在知道了羅恩對自己的關心以後,艾達決定去和三人說聲謝謝,雖然這份關心一點用都沒有,但總歸是一片好意。

至於斯內普的警告,艾達沒有太放在心上,自己已經出現在鄧布利多的眼中了,如果鄧布利多真的把自己安排到了他的計劃之中,以艾達現在的能力是無法擺脫這種安排的,還不如順其自然,走著看。

不過艾達是不會全然按照鄧布利多的計劃來走的,她又不是棋盤上的棋子,可以任人隨意擺布。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艾達可沒有犧牲奉獻的精神。

為了表示自己的感謝,順便了解一下他們是怎麼把鍋安在斯內普頭上的,艾達先是去了赫敏的宿舍,結果她不在。

於是艾達又讓雙胞胎幫她找一下羅恩和哈利,他們兩個也不在。

艾達的這聲感謝算是砸在手裡了,她在公共休息室轉了好幾圈都沒有看見這三個人。不得已艾達只能先去圖書館做自己的事了,感謝的話就燈什麼時候碰到了,什麼時候再說。

到了圖書館,艾達先將自己借閱的書籍歸還給平斯夫人。

消瘦的平斯夫人看上去像是一隻營養不良的禿鷹,她仔細檢查著剛剛被歸還的書籍,她不允許任何人污損她最珍視的書籍。

艾達一直認為平斯夫人和費爾奇真的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兩個人都不喜歡學生,也不能忍受任何的違規行為,他們兩個一定擁有很多共同話題。

穿過一排又一排的書架,艾達尋找著自己想要看的書籍。結果想要的書沒有找到,但她卻意外地看到了自己想找的人,也知道了自己想要得到的消息。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正在書架間翻書的艾達聽到了羅恩的聲音,他正在和哈利、赫敏議論一個人,一個叫尼可·勒梅的人。

「你說這個尼可·勒梅到底是誰,我們在這都翻了一個上午了,都沒找到這個人,連類似的名字都沒怎麼見到!」羅恩抱怨著,又聽見「咚」的一聲,應該是他將書扔到桌面上的聲音。

「我們就看了這麼幾本書,找不到也是正常的。這裡的書這麼多,多翻幾本,我們總會找到的,羅納德。」這是女孩的聲音,應該是赫敏的。

萬聖節之後,因為共同經歷了巨怪的原因,赫敏和哈利、羅恩成了好朋友。

「這個名字我絕對看到過,只是忘記在什麼地方看到的了!」哈利也說道,他現在恨不得把自己的腦袋打開,試試看能不能從中找到關於尼可·勒梅的消息。

哈利他們正在一大堆書中翻找著尼可·勒梅,還不知道自己三人的談話已經被其他人聽到了,更不知道自己其實可以不用這麼費力尋找。

站在另一排書架後面的艾達恰好知道尼可·勒梅是誰,如果哈利三人親口告訴她斯內普的事,這會兒他們早就知道自己要找的人是什麼來路了。

入學兩年來,艾達可以說是出入圖書館次數最多的人了,也是平斯夫人最不喜歡的人。

除了那些可以提升自身魔法能力的書以外,艾達還看了很多巫師的傳記,或者一些古老的傳說,尼可·勒梅的傳記她是看過的。

尼可·勒梅,也稱尼古拉斯·勒梅,是一位十四世紀出生在法國的偉大巫師,同時他還是一位偉大的鍊金術師。

除了魔法界外,尼可·勒梅在麻瓜的世界里同樣很有名,他被麻瓜奉為歐洲鍊金術始祖。

時至今日巴黎仍有以他名字命名的街道,他和他妻子的生死也依舊困擾著麻瓜,成為了一個麻瓜世界未解之謎。

不過艾達沒有去過巴黎,她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叫尼可?勒梅的大街。

「如果我們找不到怎麼辦?」羅恩說道,「這麼多書,我們要翻到什麼時候去?」

「我們一定會找到的!」哈利堅決地說道,「即使找不到他是誰,我們也不能讓斯內普得逞!」

很好,斯內普這口黑鍋背的很結實,在背鍋方面,艾達願稱斯內普為最強。

只是艾達不明白,三個人明明說的是很隱秘的事,為什麼不能控制一下自己的音量呢?

既然知道挑選個沒人知道的角落,就不知道說話的時候小點聲嗎?

大聲密謀又是誰教給他們的?格蘭芬多嗎?他們就不怕把戈德里克?格蘭芬多氣活了,半夜三更去敲他們的門嗎?

心中這一溜的小問號讓艾達實在是憋不住了,她走到了三人組身邊,敲了敲書架示意這裡除了他們還有別人在。

從一大堆書里抬起頭的羅恩驚呼出聲:「艾達,你怎麼在這?弗雷德和喬治有沒有跟你說……」

「他們已經告訴我了,謝謝你的關心。」艾達知道自己白費力氣了,三個人應該都沒明白自己敲書架是什麼意思。

「那就好,那就好,我們就是有些擔心你。」哈利說道,「你一定要小心斯內普,他不是好人。」

果然是一點用都沒有,說教授的壞話說得這麼大聲,是真不怕被人聽去啊。

艾達認為自己還是說的直白一些比較好,她說:「你們在商議隱秘之事的時候,能不能稍微小點聲?都說隔牆有耳,這裡連牆都沒有,只有不隔音的書架。」

還很年輕的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明顯之前他們就沒注意到自己說話聲音很大,也沒想過會被人偷聽到。

「你都聽到了?」赫敏問,看到艾達點頭之後她繼續問道,「那……艾達你知道他是誰嗎?」

赫敏將自己的聲音壓了下來,終於有了那麼點密謀的意思了。赫敏想著既然已經被聽到了,那就順便問問,看艾達知不知道。沒有直說名字也是赫敏藏著的一點小心思,試探下她是不是真的都聽到了。

「尼可?勒梅,偉大的鍊金術師,是人們所知的魔法石的唯一製造者。魔法石能把任何金屬變成純金,還能製造出長生不老葯,使喝了這種葯的人永遠不死。」

艾達挑選了一下重點,這個回答簡短卻實用,而赫敏的小心思也是瞞不過她的。

「對了,他是十四世紀的時候在法國出生的。」艾達掃了一眼三人桌面上的書繼續說道,「所以你們在《近代巫術發展研究》、《近現代魔法史》上浪費時間是一點用都沒有的。」

哈利喃喃地說:「尼可·勒梅,魔法石……尼可·勒梅,魔法石……」

緊接著他又大聲說道:「斯內普一定是要偷魔法石!我們需要阻止他!」

艾達無奈地翻了個白眼,要不是走過來的時候自己放了個防偷聽的咒語,這會兒全圖書館的人都知道斯內普要去偷魔法石了。

不管如何斯內普對自己還是很不錯的,艾達決定替他辯解一下,她說:「斯內普教授不會去偷魔法石的,想要偷魔法石的另有其人……」

「可是在魁地奇比賽的時候,斯內普想要殺了哈利!」赫敏打斷了艾達的話,「這是我親眼看到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