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

「你可以為我們散不用承擔……」

噗通。

當聽到這裡的剎那,黃勝美的心突然間劇烈的跳動了起來。

那一刻葉子晨的歌聲猶如一柄利劍穿透了她的整個心房。

怦然心動。

叮咚。

獲得姻緣繩一枚。

站在黃勝美家樓下的葉子晨一愣,怎麼就獲得姻緣繩了。

點開百寶箱。

持有者葉子晨,被持有者黃勝美,當前好感度10。

不是吧。

葉子晨瞪大了眼睛心中滿是無語,他跟黃勝美也沒怎麼呀,怎麼就弄出一根姻緣繩來。

難道是給他弟弟治病,這女的真想以身相許了?

可這還沒開始治呢!

揉著腦袋葉子晨叫下了一輛出租,姻緣繩只要建立,就代表對方絕對已經對他有了好感。

這算怎麼回事。

搖了搖頭,將黃勝美姻緣繩的事扔到腦後。

「去哪?」

「第一人民醫院。」

話音剛落,葉子晨的手機就又響了起來。

「葉子晨對么?」

通話的號碼是未知號碼,聽著話筒里略顯陰森的聲音,葉子晨挑眉道。

「就是我。」

「你的室友在我們的手上,要是不想他們出任何意外的話,來東城區的廢舊工廠來找我。」

轟。

葉子晨的頭皮猛的一麻。

「我憑什麼相信你的話。」

「子晨,別來……」

話筒里突然間響起白羽的嘶喊聲,不多時,一聲悶聲就從電話的另一頭響起。

「你的這群室友有點不太聽話……東城區廢舊工廠,記得,自己來……」

啪。

電話讓對方掛斷,聽著話筒里的忙音,葉子晨的拳頭也猛的握緊。

「師傅,我們調頭,去東城區!」 第76章殃及池魚

東城區廢舊工廠。

破敗、荒蕪……

雜草叢生!

從計程車中離開,葉子晨站在舊工廠的正門前撥通了那個未知的號碼。

「我到了,你們人在哪裡?」

「沒想到速度還蠻快的,直接進來吧,到時候你就會看到我們了。」

吱……

推動破舊的金屬門,刺耳的聲音傳入耳邊,刺鼻的潮濕氣撲面而來。

光透過門的張開的口子照到內部……

在正門口的位置坐著一名長發右耳打了一排耳洞的男子,穿著鉚釘衣褲的男子翹著二郎腿抽著煙,當看到葉子晨的時候,他將香煙扔到了地面。

「來了?」

「我室友在哪?」

葉子晨蹙眉,男子拍了拍手,就見兩個男人駕著白羽和康鵬從工廠的陰暗角走了出來。

兩人的身上都滿是血跡,奄奄一息的垂著頭。

咯吱。

「卧槽你……」

咔。

就在葉子晨抬起拳頭的剎那,黑洞洞的槍口已經將他指住。

「別這麼衝動,要不然你可是會很危險的。」

男子朝著那幾個手下揮了揮手,那群人頓時將槍手了起來。

「放我朋友走,你們想要找的人是我。」

葉子晨保持冷靜,雙眸死死的盯著那個男人。可暗地裡,他卻是一直在跟劉晴進行交流。

男子聽后眉毛向上一挑,他輕笑著給自己點上了一根煙,朝著葉子晨吹了一口煙霧。

「放你朋友可以,不過在這之前我需要看到你死。我這人一直都有讓死人說遺言的習慣,你也不例外。」

「我想知道是誰雇你來殺我的。」

葉子晨正視著那男人,餘光卻是一直注意著劉晴那邊的情況。

「這一點很抱歉,我們是不能講的。」

男子輕聲一笑。

「這樣……」

葉子晨雙手交叉,擺出一副認命的模樣垂下頭。

就在男子放鬆警惕的那一刻,他抬起拳頭照著他就是一拳。

「我去你嗎的吧。」

含怒的一拳將男子直接打的騰空狠狠的落地,周圍的匪徒拿起槍朝著葉子晨扣動扳機。

可是……

槍沒有響。

「不好用了吧?」

葉子晨挑眉看著那幾個匪徒,抬腿就是一腳。

「劉晴,乾的漂亮。」

朝著飄在半空中的劉晴豎起大拇指,葉子晨三下五除二將一群匪徒全部都控制住之後,走到一開始那個男人的面前。

「你知不知,你真的惹火老子了?」

咔。

一腳踩在對方掏槍的手臂上,葉子晨伸手將槍搶了過來抵在男子的太陽穴。

「說,到底是誰讓你這麼乾的。」

葉子晨幾乎是用暴吼喊出的這句話,對付他可以,可白羽和康鵬他們根本就是無辜的。

他們只是他的室友,可卻讓他們承受這種無妄之災!

「說!」

用力的打在男子的肚子上,葉子晨將槍死死的抵在男子的額頭處。

「不說我一槍崩了你。」

「哈……」

讓葉子晨完全制服在地面的男子突然間咧嘴笑了起來,碎牙伴著血水從口中流出,他也在這時開口道。

「小子,我可是有原則的,僱主的身份我不能暴露,你開槍吧。」

「你信不信我真的崩了你。」

「我信,開槍吧。」

男子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彷彿真的將生死完全置之度外。

葉子晨握著槍的手漸漸泛起顫抖。

他怎麼可能敢開槍。

陡然間,葉子晨的腦海中突然靈光一現。他隨手將手槍扔到了地面上,男子也在這時睜開眼,嘴角帶著玩味。

「怎麼,不敢?」

「呵呵……讓你這麼痛快的死有點太便宜你了。」

右手食指猛的朝著男子的腰間點了一下。

「好好享受,到的時候在決定告不告訴我。」

將男人扔到一邊,葉子晨就跑到白羽和康鵬的面前。

這倆人也不知道在他來之前受到了什麼虐待,整張臉都是血肉模糊的。

「白羽、康鵬!」

葉子晨劇烈的搖晃著他倆的肩膀,許久,他們才緩緩的睜開眼睛。

「葉子……」

「吃下去。」

從微信里掏出大還丹分成兩份塞到白羽兩人的口中,丹藥入口的瞬間,那奄奄一息的兩人面色便是逐漸變得紅潤……

同一時間那個綁架了白羽和康鵬的男人。

他從始至終都沒將葉子晨放在眼裡,哪怕他佔據了絕對的主動權。哪怕他距離死亡那麼近,可他卻一直沒有怕過。

直到葉子晨在他腰間的那一點。

他只感覺他的身體就像是掏空了一般,小腹間就猶如在讓刀割一般,陣陣刺痛。

不一會,他就感覺下.體逐漸失去知覺。當他低下頭的時候,看到的是一灘血跡……

「你對我做了什麼……」

男子驚恐的大喊著,葉子晨也在這是朝著他走了過來輕笑道。

「想好了么?告訴我,到底是誰讓你這麼乾的!」

「我不能……」

「好,那你就慢慢享受!」

葉子晨聳肩從地面站了起來,可就在這時那男人突然間開口道。

「我說……是付大少讓我們這麼乾的,他說這只是個開始,他要讓你身邊的人都落不得好下場。」

他把寂寞當深愛 砰。

用力的踹在男子的身上,葉子晨的眼睛猛的瞪大。

「付成名……」

通知劉局來打掃戰場,同時將白羽和康鵬送往醫院。

坐在病房外走廊椅子上的葉子晨,雙眸中滿是血紅之色。

不管付成名以前對葉子晨用什麼陰招,他都能夠接受。可這一次,真的碰到他的底線了。

拿起手機,葉子晨朝著手機裡面沉聲道。

「告訴我,付成名的位置。」

某高檔商務會所內。

「瑪德,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

在掛斷電話的瞬間,付成名的整張臉都陰沉了下來。

「付少……」

「滾滾滾……都TM給老子滾。」

坐在沙發上的付成名突然間發飆起來,將茶几上的酒水全都打在了地面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