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第五日時間,傅然這才能夠行動,身上的傷勢並未完全恢復,不過卻已經有了行動的能力,他也不敢再繼續在這烈越遺迹之中久待,向遺迹入口處趕去。

一路疾馳,此刻傅然的速度自然無法與往昔相比,只能發揮出一般靈玄境的速度,不過按照這個速度下去,再有兩日時間應該就能離開。

低頭看了一眼已經恢復白皙的手臂,視線最後頓在掌心之處,在那裡有著一團漆黑,看似平常,但是他卻明白其內擁有何等恐怖的殺傷力。

「老頭,雖然將這毒素封印,但是還是得想辦法完全根除,落在體內,我怎麼都不放心。」不是傅然並不相信焚老,實在這毒素太過恐怖,這一次被封印壓縮在手心,若是衝破封印爆發,將會在瞬間讓他爆體而亡。

「我也想不到什麼好一點的辦法,現在想要根除你體內的毒素,我唯有將你這隻手掌斬下。」焚老道。

聞言,傅然直接翻了一個白眼,他相信一定有辦法,他也不可能因為此刻的擔心而斬手。

「你出去之後若是能夠聯繫到那彭賢,倒是可以讓他試一試,他身為丹師,或許有辦法能夠根除著毒素。」焚老又道。

傅然喜色在雙眸之中一閃而沒,他倒是忘了彭賢,以後者在丹道上的造詣,說不定還真有辦法根除,就算無法徹底根除,也應該有辦法壓制,能夠逆天延長壽命的人,有著常人難以想象的手段。

「到了!」

傅然突然頓住腳步,望著身前數十丈之外的一片黃色,也暗自鬆了一口氣,只要通過這片幻境之中的沙漠,他便能夠離開這烈越遺迹。

這一次雖然險些葬身在這裡,但是收穫卻是頗為不錯,不但得到了麻衣老者的傳承,還得到了彭賢這樣一位丹師,重要的是彭賢在他以後修鍊道路上給予最大的幫助。

「三年開啟一次,入口是幻境,其內有著無盡死氣,其中卻包含濃郁生氣,還有死玄峽谷與那人型怪物,看來這烈越遺迹的迷還真不少。」傅然輕笑一聲,到了現在他並不將此事放在心上,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弄清這些。

「等以後有了實力再來走一遭。」

雖說此地唯有魂玄境之下的修玄者才能夠進入,但是這也是因為烈越帝國施加的手段,只要實力達到至強,這裡的禁制又怎麼能夠阻攔腳步?

傅然就欲動身,剛剛踏出一步卻是收回,視線掃過周圍,眉頭微蹙。

周圍的死氣竟然出現劇烈的躁動,隱隱間傳來悲鳴、打殺聲,為此處增添了幾分神秘,傅然微微搖頭,這些都與他沒有關係了,無論這烈越遺迹出現什麼變故,他也將離去。

回頭欲跨步,但是抬起的右腳卻是頓在半空,望著那漸漸在視線中消失的沙漠,傅然心生不安。

沙漠緩緩淡化,如同海市蜃樓即將消失一般,令人看不真切。

「難道是幻境要更換了?」

傅然自語,當初畢秘就曾說過,這入口的幻境隨人而變,每一人經歷的並不相同,難道來回是兩種不同幻境?

「不好,這烈越遺迹要關閉了!」焚老突然失聲,令傅然面色大變。

沒有絲毫的猶豫,將速度提升到極致,身體上湧現不少鮮血,到了這個時候,傅然可顧不得身上的傷勢,一旦被關在這烈越遺迹之中,便要在此生活三年,這裡可沒有什麼食物。

爆沖而出,這裡不過千丈距離,以他的速度只要不遇到奇異生物,不過片刻便能夠穿過。

奇異生物並沒有出現,這也讓傅然暗自鬆了一口氣,周圍的景象越加淡薄,雙腳下的黃沙隱約可見,但是卻有一種如履平地的感覺。

「不對!」

傅然突然發現了異常之處,若是說沒有奇異生物的出現是他運氣好的話,為何一盞茶的時間過去,他為何還沒有離開這幻境?

「是空間力量,這周圍有強大的空間力量,卻並非符紋,應該是某種陣法,正是因為空間力量的存在,使得這裡的空間已經出現斷裂,出現錯位,就如同迷宮一樣。」焚老凝重道。

傅然大駭,竟然還有這種事,不過既然空間斷裂,那麼他為何沒事?如此強大的空間之力,足以將他身體撕裂。

「沒有時間尋找出路了,小鬼,固守心神。」

焚老聲音之中首次出現了焦急,而這個時候傅然也發現了空間的變化,眼前竟然出現死玄峽谷才有的景象,還有其他一些摻雜在其中,這與當初潛入吳易軍帳之中看到的景象一樣,原本並非同地的景象卻同時出現。

當下傅然連忙固守心神,焚老打算出手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他能夠感到身體已經出現撕裂的感覺,雖然這種感覺並不強烈,但是隨著周圍的空間之力越強,早晚將他撕碎。

唰唰唰!

御炎筆在半空之中筆走龍蛇,傅然雙眼死死盯著,出現頭目眩暈,焚老畫出的符紋比起以往複雜不知多少倍,一看就知曉並非一般符紋,在其上,他感覺到一股恐怖的空間力量。(未完待續。) ?「老頭,這是?」

傅然震驚,這符紋絕對是他見過最為恐怖的符紋,其上的空間之力令他膽戰心驚。不過他心中卻有著疑惑,此刻周圍的空間已經開始錯亂,此時動用空間符紋,難道不會被影響么?

「這是傳送符紋,這是唯一離開此地的辦法。」焚老凝重道。

「老頭,你這是害我吧,傳送符紋?現在這裡的空間已經開始崩塌,一旦傳送途中出現變故,那空間的力量足以將我瞬間抹殺,就算撞上大運活下來,也必將迷失在空間之中。」傅然沒好氣的說道。

想要傳送不出現任何問題,一定要在空間極為穩定的情況下進行,因為一旦在傳送的途中出現任何意外,都可能導致傳送失敗,那麼被傳送者將會被困在兩地空間之中,這也是為什麼傳送符紋不能在與人交戰的時候動用。

「我會利用空間符紋先將這裡的空間穩固,然後進行傳送。」焚老道。

聞言,傅然這才放心了一些,若是就在這個情況進行傳送,必定會出現意外。

半空中的符紋蕩漾,如同波紋一般起伏,而就在此時,焚老再次筆走龍蛇,同時周圍的空間也開始逐漸穩定。

「走!」

焚老低喝一聲,旋即傅然毫不猶豫的躍入傳送符文之中,就在身影消失的瞬間,周圍的空間開始斷裂…….

腦袋脹痛,這是傅然進入傳送符紋的第一感覺,好在這種情況僅僅出現片刻便是消失,當他視線恢復的時候,卻來到一片山巒之中。

「這是哪?」

傅然捂著腦袋,輕搖頭,視線環顧,卻並不認識這裡。

「應該因為烈越遺迹的空間之力影響,出現了偏離。」焚老道。

「還好只是出現偏離。」

傅然也並未怪焚老,能夠離開烈越遺迹已經算好運了,僅僅出現偏離也算不上什麼,可是現在一個難題擺在他面前,現在該怎麼辦?

並不知曉現在身處何地,該向何方離去?

「看來得先尋個地方打聽一番!」

狐朋仙友 瞬間之後傅然便有了決定,他現在身受重傷,雖然恢復了行動能力,不過想要徹底恢復還需要不少時間,在這深山野林之中自然不安全,一旦出現玄獸,以他現在的情況最多應付三階玄獸。

辨別了方向,傅然便在林中疾馳,感知力蔓延而去,將數百丈的範圍盡數籠罩,一旦有任何風吹草動,他能夠在第一時間察覺。

身形在林中穿梭,數個時辰過去,也並未離開這片密林,看來應該處于山脈之中,不過讓他感到奇怪的便是如此大的密林之中,竟然沒有任何玄獸存在,實在怪異。

「東方千丈之外有人,三位元玄境。」焚老的聲音突然響起。

當下傅然也不猶豫,立即向東方趕去,三位元玄境還不足以威脅到他。

千丈的距離對於傅然來說不過片刻時間而已,三位青年出現在視線始終,年紀皆在十六七歲程度,除了一位元玄境巔峰之外,其餘二人皆是元玄境初期。

「什麼人?」

傅然的出現自然引起了三位青年的注意,皆是露出警惕神色,不過當看到傅然一身鮮血的時候,這才鬆了一口氣。

「在下迷路,特來打聽,若是打擾之處,還望見諒。」傅然雙手抱拳,他自然不會因為不把三位元玄境放在眼裡就自持高人一等。

「原來如此,不知這位小兄弟打算前往三城中的哪一城?」那位元玄境巔峰的青年抱拳,他已經感應出傅然的實力,不過在元玄境初期而已,而且身受重傷,對他三人造不出任何威脅,當然這都是傅然有意為之。

「三城?還不知這裡屬於什麼地界?」傅然疑惑,他從未聽說過三城。

三位青年都用疑惑的目光望向傅然,剛才開口的青年又道:「難道小兄弟連黑海三城都不知曉?」

「什麼?黑海?這裡屬於黑海?」傅然大驚,對於黑海他還是有所聽聞,這裡可是一個極為混亂的地方,各大勢力和帝國的通緝犯都聚集在此處,三言兩語不對便大大出手,在這黑海之中再正常不過,沒有想到焚老居然將他傳送到此處來了。

「不錯,這裡是黑海林,向東便是黑城,向南便是海域城,而北方便是亂域城,這便是黑海三城。」青年開口道。

傅然點頭之後便陷入沉凝,既來之則安之,雖然他能夠藉助焚老離開此地,不過他可不想太過依靠焚老,正好他對這黑海也有著一絲興趣,既然來了自當前去看看。

「不知三位為何在此地?」傅然問道,這林中可沒有玄獸存在,那麼這三人自然並非傭兵,出現在這裡令人不得不懷疑。

「我兄弟三人打算前往黑城,可惜三城之間的傳送需要極為昂貴的價格,不然又怎麼會出現在此地。」青年露出尷尬。

傅然恍悟,原來是因為三人無法支付傳送費用,這才徒步前往。

「在下也打算前往黑城,不知可否同行?」傅然問道,對於三城他並不了解,自然沒有目的,聽聞三位青年前往黑城,他便決定前往黑城。

「當然沒問題。」青年點頭道,傅然的實力對他三人沒有任何威脅,而且很明顯並非黑海人,三人也有一些事情需要從傅然口中打聽。

傅然隨便找了一個位置坐下,然後便與這位青年交談起來,至於另外兩位青年,應該不善言表,未從開口。

瓜是強扭的甜:壓寨夫君 經過青年的介紹,傅然這才對黑海三城有了一個認知,黑城乃是三城之中最小的城池,不過卻是最為混亂的城池,同時黑城也是三城之中實力最低的城池。

海域城則是最龐大的城池,之所以被稱之為海域城,是因為在城池之外乃是一片海域,想要進入海域城,就必須通過傳送才能夠抵達,或者實力已經達到了地玄境,能夠御空飛行,而海域城也是三城最強的城池,其內高手如雲,就算是地玄境也得低調行事。

亂域城雖然有個亂字,卻是三城之中最安分的一個城池,因為與黑海外其他勢力距離最近,因此這個城內經常會出現其他勢力之輩,看似平靜,卻是暗流涌動。

而三位青年以前便在亂域城,這次三人商量之後欲前往黑城。

傅然也從三人口中得知了一些信息,想要回烈越帝國,唯有都是通過三城的傳送符紋,或者穿過一片山脈,進入碧蓮門的地盤,穿過碧蓮門之後便進入烈越帝國。

經過青年的介紹,傅然也有了大概了解,黑海距離烈越帝國有著近十萬餘萬里的路程,一般人只有通過傳送符紋,想要依靠自身實力徒步,黑海外的山脈就是第一道難關。

而青年也從傅然口中得知了外界不少事,據青年所說,他三人從小就生活在亂域城之中,父母等皆是因為一些事情成為了帝國通緝犯,這才潛入黑海,這一待便是數十年。

與三位青年結伴,一行四人向黑城疾馳而去,而經過三日的趕路,黑城也遙遙可望,在三位青年口中黑海最小的城池,落在傅然眼中卻是龐然大物,遠遠望去就如同遠古巨獸匍匐在地一般,散發出滄桑的氣息。

一眼望不到盡頭,和他見過最大城池文府比起來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能夠看到距離最近的一個城門處來往行人不斷,城內流光四起,人影閃動。

唯有實力達到地玄境才能夠御空飛行,令傅然心中震驚,這城中竟然有如此之多的地玄境高手,那麼就算是輪帝境也應該有不少的數量吧。

「不愧是黑海,越來越有興趣了!」

PS:抱歉,晚了點!(未完待續。) ?進入黑城,街道上並沒有想象的擁擠,十餘丈之寬的街道由花岩石鋪成,兩旁店鋪林立,半空之中流光劃過,房屋上人影閃爍。

進入黑城之後,傅然面上的震驚就從未消失,在他的感應中,這裡人人都是修玄者,宗玄境在這裡並不算什麼,只是片刻時間就遇到了十餘位。

重回七零:炮灰女配打臉日常 「不愧是東域最為混亂的地方,果然不簡單。」傅然嘆道。

「這還是三城最弱的城池,據說那海域城之中實力最低的也是靈玄境,兩位城主擁有尊玄境的實力,就算是那些大勢力的高手來到海域城,也得低調行事。」一旁的青年笑道。

傅然點頭,難怪黑海能夠在東域存在,果然有著一定道理。

「小兄弟,我們就此分別。」青年三人向傅然抱拳,旋即轉身離去。

而傅然在城中閑逛許久,最後尋了一間不錯的酒樓踏步而入,店小二連忙上前招呼。

「公子需要住店么?」

店小二並沒有傅然身上血跡而露出任何神色,在這黑城之中,就算突然有人大大出手鬧出人命也十分正常。

傅然點頭,道:「一間房,最好幽靜一點。」

「好嘞!」

店小二應一聲,連忙帶著傅然來到一間客房前,見此,傅然微微點頭,還算不錯,又道:「晚一點送點吃的過來。」

房內,傅然盤坐,雙眼緊閉,能夠看到面頰上有著骨骼浮現,這是傷鬼,這一次他沒有動用龍骨粉,而是利用傷鬼的能力恢復。

龍骨粉可是稀有之物,不可浪費,若不是到了生死之際,傅然不願意動用,而且現在他的肉身已經到了靈玄境巔峰,就算使用龍骨粉,對於肉身的提升也難以起到多少作用。

接下來的數日時間,傅然未曾離開房間半步,傷勢也恢復得七七八八,雖然還沒有恢復到巔峰,但是也足以應付一般宗玄境,在這黑海之中也算有了自保之力。

這日,傅然出了房門,店小二連忙招呼。

「公子,房錢與飯錢一共七千六百三十二金幣,給你打個折扣,七千五百金幣吧!」店小二一臉殷勤。

傅然嘴角抽動,他在這酒樓之中不過住了數日時間而已,吃飯也不過數次,消費卻是高達七千六百餘金幣,這完全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不過他也沒有多說什麼,來到這黑海,還是低調一些好,沒有必要因為幾千金幣而鬧事。

離開酒樓,傅然便向城中心行去,根據青年所說,黑城的拍賣會與傳送都在城中心,而且也能夠在那裡接各種任務,這也是黑海人錢財的主要來源。

在城中步行將近一個時辰,傅然這才來到城中心,再次感嘆黑城的龐大。

一個極為龐大的建築出現在傅然的視線之中,佔地千丈,建築高達百丈,僅僅大門就有十餘丈,不少人來往進出。

「這便是黑殿么!」

進入黑殿,其內景象讓傅然驚嘆,此時有著數千人在其內,卻依然顯得空曠,一塊塊石碑林立,猶如墓碑一般,卻比墓碑大了不知多少,大小相同,數丈之高,其上貼著各種白紙。

走進了傅然這才發現,這些都是一些任務,護送任務佔據多數,讓傅然有些疑惑,護送任務,在這黑海之中還需要護送什麼。

不過他也沒有在個問題上糾纏,向深處行去。

殭屍寶寶:爹地,媽咪出軌了 來到一個通道階梯處,傅然的目光並未落在其上,反而望向一旁的牆壁之上,其上貼著不少人的頭像。

「懸賞!」

傅然微驚,能夠成為懸賞人物,一般都有著恐怖的實力,當下他便細細打量,所看到的令他震驚不已,能夠被懸賞的至少都是宗玄境的人物,而且在宗玄境之中也是極為強悍的存在。

「姬欣,竟然也被懸賞。」

當一張絕美容顏出現在傅然視線的時候,令他面色微變,姬欣可是碧蓮門的四代弟子,竟然也被懸賞,而且還高達千萬金幣。

「能夠如此明目張胆的懸賞大勢力之人,恐怕也唯有黑海。」

碧蓮門乃是東域大勢力之一,一般人怎麼敢得罪,但是在黑海之中卻是明目張胆的懸賞,足以看出黑海的特別。

既然看到了姬欣,傅然也開始細細打量這裡的其他懸賞,說不定還有其他懸賞人物認識。

抱著這樣的想法,他對這懸賞也越加有了興趣,不過多時,又是一張熟悉的面龐出現,竟然是畢秘,當下傅然連忙看頭像下方介紹。

「畢秘,畢庄少莊主,宗玄境巔峰實力,懸賞金額兩千萬。」

寥寥草草一句話卻讓傅然震驚,姬欣僅僅被懸賞一千萬金幣,但是這畢秘卻被懸賞兩千萬,差了一倍,兩者之間的差距並非一星半點,不過這也不能代表畢秘就比姬欣強。

接下來,傅然又看到幾張熟悉的面容,皆是在烈越遺迹之中見過,不過大多數都在數百萬金幣,旋即視線上移,其上的懸賞基本上都魂玄境與地玄境,皆是高達數千萬,其中一位魂玄境高手竟然被懸賞五千萬,比起一般地玄境都要高。

而最上方僅僅兩人,皆是輪帝境實力,上萬萬的懸賞讓傅然吃驚不已,不過隨後便是搖頭,這等高手可不是那麼容易擊殺,一般人也不會接如此任務。

「嘶!」

就在此時,一位人影閃過,將第二排的一張懸賞撕下,吸引了傅然的目光,只見一位中年手中提著一物,不斷滴落鮮血,看了一眼手中的懸賞,轉身而去。

「那不是二王爺嗎,他竟然完成了五千萬的懸賞任務。」

「剛才那張懸賞若是沒有看錯的話,應該是血刀門的一位長老吧!」

「這二王爺是誰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