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不知過了多久,魔潮過去,蝗群全部遠離,黃青收起了大陣。

所有人都有點仿如隔世的感覺。

「這就結束了?」

周圍一個人也沒有,也不知那二十一支隊伍跑到哪去了,除了他們外,又有幾多個人挺住了。

「好像時間差不多了。」宋楚倩看了看天色,不太確定地道。

剩下的時間不多,也沒有再繼續找魔魁花的意義,眾人這一刻有點無所事事的感覺。

這次的爭奪賽,絕對是歷年來,最詭異的一次。

……

魔魁嶺外,八峰的長老以及來自主峰的金袍老者一直都沒有離開。

三天而已,對他們來說轉眼即過。

突然,正在閉目打座的所有人都同時睜開了眼。

雖然有大陣阻隔,但他們都同時感覺到了魔魁嶺內傳出了驚人的波動,似乎裡面發生了什麼大事一樣。

所有人的目光看向金袍老者。

「陳長老,我們要看一看發生什麼事嗎?」

金袍老者沉吟半晌,點了點頭。

那般波動既強大,又怪異,他也不是第一次來主持大賽的,以往都未曾見過有這種事,確實應該看一看。

畢竟裡面都是內門八峰的精英弟子,出了什麼意外的話就是很嚴重的事了。

金袍老者伸出枯瘦的手指,點在了虛空之中,一面真元凝成的大水鏡出現。

水影鏡術可以倒映出現在魔魁嶺內的情形。

鏡面之上,一片漆黑。

天神峰的大長老皺眉問道:「是禁制大陣大陣讓水影鏡術失靈了嗎?」

金袍老者凝視水鏡,搖頭道:「不是失靈,那是魔魁之氣。」

眾人一愣,魔魁之氣不是淡淡的飄浮在空氣之中嗎,這都濃郁到墨水化成汪洋的樣子了,究竟是魔魁嶺中的哪裡?

金袍老者接連打出幾個手印,轉換了幾個角度,都是漆黑一片。

眾人也察覺到了不妥,難道整個魔魁嶺都被魔潮淹沒了?

金袍老者也站起身來,當即就準備打開禁制大陣,親自進去看看。

這時大陣傳來波動,一道白色光柱降下,十個面色蒼白,眼神帶有驚恐和不甘的人影從傳送光柱中出現。

這是一支來自無極峰的隊伍。

顯然,他們是傳送出來的。

「裡面發生什麼事了?」無極峰的大長老問道。

不到萬不得已,參加的隊伍都不會選擇掐碎玉符傳送出來的,因為這也代表了他們失去了爭奪魁靈山使用權的資格。

「禁山魔潮爆發,太多的噬星蝗了,我們……」這支隊伍的隊長哭喪著臉,神色慚愧。

禁山魔潮爆發……

所有的大長老都聽得一頭霧水,這是什麼意思,他們聽都未聽說過。

正想再追問時,又有幾道傳送光柱出現。

又有四支隊伍傳送出來。

金袍老者和八峰的長老都未反應過來,已經不斷有人再傳送出來。

每隔一會,魔魁嶺外的空地都多了一片人。

所有人都是一副真元消耗過度,面色蒼白的樣子,他們口中都在說同一件事。

禁山魔潮爆發。

終於過了不知多久,暫時再也沒有人傳送出來。

金袍老者看著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嘴角微微一抽,問道:「所有人都出來了嗎?」

內門七峰的長老都盡皆點了點頭,同時眼神之中仍然有著難以置信之色。

這是什麼情況!?

他們所有內峰的三支隊伍,都全軍覆沒了。

唯有王通面色古怪,突然道:「陳長老……我們神霄峰的隊伍還未出來。」

「你們還有一支隊伍未出?」

「不。」王通搖了搖頭,也是一頭霧水地道:「三支隊伍都未出。」

如果只有黃青的隊伍未出,王通倒是覺得還能接受,因為令東來和他都對黃青這次寄以厚望。

但另外兩支去湊人數的隊伍都未出來,那就有點奇怪了。

金袍老者聽到之後也是一愣。

內門七峰的長老則面色不太好看,他們每一峰都全軍覆出了,你神霄峰還全部都在裡面,是什麼意思,這不是打臉嗎?

天神峰的大長老則低聲嘀咕道:「莫不是連傳送玉符都來不及掐碎,就死在裡面了。」

王通目光凜冽地盯了天神峰大長老一眼,天神峰的大長老面色尷尬,輕咳一聲,不再說話。

內門七峰都出了來的隊伍此時驚魂甫定,立即咬牙切齒起來,四處張望,尋找神霄峰的隊伍。

要不是他們聯合起來想要圍堵神霄峰,怎麼可能會那個時間點這麼靠近禁山,魔潮一來就沖當其首。

不過大家左看右看,一支神霄峰的隊伍都見不到,不由面面相覷起來。

那誇張恐怖的魔潮,連他們也沒撐多久,神霄峰不可能現在還沒事。

難道……真的死在裡面了?

這時王通也有點擔心,轉而對金袍老者道:「陳長老,我們還是去找一下他們吧。」

金袍老者則指了指水鏡內突然變化的景象,說道:「王長老不用擔心,找到他們了。」

只見黑潮散去,現出了完好無損的三支隊伍,他們無所事事地坐在地上,估計正在等待時間完結。

看到那三支隊伍那副輕鬆的樣子,內門七峰的所有隊伍都神色獃滯。

「我有沒有看錯?」

「怎麼可能一點事都沒有!?」

「不可能吧!」

驚呼聲此起彼落。

金袍老者想了想,說道:「我叫他們出來吧,現在這種情況,你們神霄峰是唯一的勝利隊伍,再比較魔魁花的數量已經沒有意義了。」

王通自然是沒有異議,點了點頭。

金袍老者傳音過去,所有人都聽到了一道威嚴的聲音。

「爭奪賽已經完結,你們出來吧。」

……

當神霄峰的三支隊伍從傳送光柱走出來時,魔魁嶺外的全場幾百道目光,都是緊緊地鎖定了他們。

內門七峰的隊伍全部都想不明白,究竟神霄峰三隊是如何在這種恐怖的魔潮之下活下來的。

而金袍老者與所有的內峰大長老,亦在剛才終於問明白了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同樣好奇究竟禁山為何會異動,而神霄峰為何三支隊伍都沒事。

「禁山的事,我們會再派人去調查,現在還是專註於這次爭奪賽的結果吧,本座宣布……」金袍老者說到一半,卻突然被打斷。

「陳長老,老夫認為這次禁山突然出現異變,令爭奪賽出現了不應該有變數,這個魔潮根本是不應該出現的,就這樣宣布神霄峰勝利的話,未免對我們其餘七峰有點不公平了。」天神峰的大長老突然開口道。

另外幾峰的大長老見有人領頭,都開起口來。

「對啊,應該先調查清楚這魔潮怎麼回事。」

「依老夫看,今天的賽果,不能作準啊!」

「呂長老言之有理,老夫也十分同意……」

這時王通那平日一直只是半睜的雙眼突然瞪圓,爆出精芒,冷喝一聲:「放你娘的屁!」

這一聲冷喝,全場人都聽到了,氣氛為之一凝。

「什麼叫做意外,什麼叫做不應該出現!?」

「修行界哪來的這種說法,我們玄天宗的弟子在外面突然遇到強大的敵人,難道還可以說這是意外,不應該遇到他的,然後叫那個敵人饒他一命嗎!?」

七峰的大長老懾於王通爆發出來的氣勢,靜了一靜,然後很快又有人駁道:「這兩種情況截然不同,怎麼可以這樣比較……」

「夠了。」金袍老者突然開口,所有人都閉口不然,看了過去。

「王長老說得有道理,輸了就是輸了,修行界沒有意外一說,亦不容許以這個做藉口,今天的確是神霄峰勝了。」

金袍老者這樣一說,再也沒有人反駁。

金袍老者大手一揮,在場所有人身上的玄玉瓶都神奇地飛了出來,盡數落入他的袖中。

以往一般還會有個點算環節,來判定那一隊的魔魁花數量最多,不過這次三支出來的隊伍都是神霄峰的,基本上也沒有這個必要了。

「長老且慢。」黃青突然踏前一步,抱拳揖禮。

「哦?」金袍老者看著黃青。

「弟子請求長老點算我的隊伍的魔魁花數量。」

黃青此言一出,七大內峰的大長老面色都不太好看。

他們本來心情就不好,現在更是有點陰沉。

在場的所有被淘汰隊伍也是難掩憤怒之色。

「這是幹什麼,明知贏了,還要求點算,是要羞辱我們嗎!?」

「哼,這是在報我們聯合之仇,要我們當眾丟臉!」

「在裡面那是為了爭奪第一,用一些手段也是無可厚非,但他現在這樣做,就只為了噁心我們啊!」

「這人做得太過份了吧!」

不滿的聲音此起彼落。 就連與黃青一起傳送出來的神霄峰隊伍都有點看不懂黃青這樣做的道理。

雖然這裡絕大部份人都和黃青談不上熟悉,但可短時間的接觸,他可不像是這種人啊。

難道真的只是為了噁心七峰的隊伍?

他沒看到不但七峰的大長老面色很難看,連金袍老者都收起了笑容了嗎?

他們都在想著是不是要去提醒一下黃青這種做法不太妥。

不過看了一下後方洶湧的群情,似乎現在再去提也沒用了。

「本座既然已經宣布神霄峰為第一了,何解還要求要特意點算你隊伍的魔魁花數量,你可知道這也是要花番額外的時間和功夫的?」金袍老者面無表情地問道。

雖然看不出喜怒,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如果黃青沒有一個合適的理由,雖然金袍老者談不上會問罪,但至少會留下一個壞印象的,

不少人見此,皆冷笑起來。

金袍老者可是來自主峰的,在這裡的地位不比八峰的大長老低,而且還身份特殊,因為他是能夠直接接觸戰堂堂主、執法堂堂主,甚至宗主的人。

如果黃青在金袍老者心中留下一個壞印象的話,在宗門的前景堪憂啊。

幾個內峰的大長老都是眼神閃爍,這個神霄峰的弟子咄咄逼人,敢惹怒陳長老,說不定可以藉此做一下文章,看看這個爭奪賽的結果還有沒有改變的機會。

雖然希望不大,但試一下也好啊。

他們正在等黃青的答案,一旦他的答案令陳老長不滿意,他們就可以落井下石,展開言語攻勢。

黃青對於眾人的反應也有點意外,看來他無意中引起了一些誤解。

不過他也沒有太在意,只是直接道:「弟子記得如果有隊伍的魔魁花數量破了往年的最高紀錄的話,會有額外貢獻點獎勵,所以希望能挑戰這一個紀錄。」

金袍長老也想不到黃青的原因竟然是這個。

說起來……的確是有這一項規定,不過連他也忘記了這事。

不過顯然其他人是不太相信的。

「哼,這支隊伍最後收走了多少魔魁花,我們在裡面的人也大概估計到了,雖然比我們多一點,但是絕對沒可能超得過最高紀錄的,他哪來的自信敢挑戰最高紀錄?」

「我看是藉口吧,有了這個藉口才好要求點算魔魁花的數量。」

「他倒是找了一個好藉口。」

因此七峰的大長老眼中都閃過一絲失望之色,這個小子倒是聰明,他們現在就沒有了指責黃青的理由。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