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只是為了攪亂海流,拖住重巡級棲艦的航行速度。

江言說道:「有水上偵察機對瞄準方向和著彈點進行解析,在兩艘輕巡級棲艦的炮擊下,空想能堅持到現在,已經不錯了。」

「開火!」

戰列艦娘超長射程的主炮,又一次發揮出關鍵性的作用。

三發炮彈在兩艘輕巡級棲艦身前的海域炸開,拖住了她們的航行速度。

羅德尼帶著江言,和空想匯合在一起。

很快,三點綠色的光團的從遠處飄來,螢火蟲緊隨其後,一手執著單管跑,一手拿著黑色軌桿魔法棒,兩邊腰側的兩管五聯魚雷,其中一管已經打空。

對面的海域,重巡級棲艦和兩艘輕巡級旗艦匯聚在一起。

「提督提督,對不起,我沒有完成任務。」空想沮喪的說道。

江言溫柔的揉了揉她的腦袋,說道:「拖的時間已經足夠了,沒看見這邊已經解決三艘敵艦了嗎?」

「真的?」

「你問老羅。」

羅德尼溫柔道:「小空想,少爺說的沒錯,你已經很好的完成任務了。」

江言說道:「螢火蟲也乾的不錯。」

「嘻嘻,那當然,魔法師怎麼會輸,我的使魔可是很厲害的哦!」螢火蟲開心的說道,身周三點綠色的光團飛舞。

說話的同時,三艘艦娘都把炮口對準了三艘棲艦,對面也是同樣把炮口瞄準了這邊。

然而這樣對峙了一陣,三艘深海棲艦開始緩緩向後撤退。

羅德尼問道:「少爺,是否追擊?」

江言搖了搖頭,道:「不用了,小勝足夠,就算每天都來擊沉一支外圍的深海艦隊,也不能動搖到整個深海棲地,今天來的主要目的不在這裡。」

「以後也是這樣,要保留足夠的火力退回港口,就算拿下了深海棲艦,也難保回去的路上會遇到什麼,書籍上有一則寓言,叫鶴蚌相爭,漁翁得利,我可不願意當那鶴蚌。」

「是,少爺(提督)。」

江言這才說道:「去深海重巡旗艦沉沒的地方。」

羅德尼立即擔心的問道:「少爺,您又要對重巡級棲艦進行打撈嗎?」

「這次不了。」

羅德尼放下心來,航行到擊沉的地方,江言展開魔法陣,攝取了一枚重巡級棲魂珠到手中。

500單位重油和300鋼材,100鋁到手。

不過這一枚棲魂珠到手一點也不輕鬆,老羅受到兩個重巡的炮擊,戰艦之魂也破損一些。

「咦~」

魔法陣收斂進入羅德尼的戰艦之魂,後者驚奇了一聲,說道:「少爺,除了撈到的補給有30重油和50彈藥,還有一門20.3厘米連裝炮。」

「運氣不錯,輕巡和重巡可以使用的火炮,還有對空和命中校準效果。」江言說道:「好像值個一兩百資源。」

羅德尼詢問道:「讓我裝備上吧?」

二十年人間路 先等等。」

「現在裝備和等會裝備不一樣嗎?」

「當然不。」江言說道:「去打撈兩艘驅逐級棲艦,說不定可以撈到輕巡艦娘和重巡艦娘呢?這門火炮就可以給她用了。」

「···」

… 隨著江言的臉色變得蒼白,兩道鮮血凝成的陣圖在兩艘驅逐級棲艦沉沒的海面凝成。

兩艘驅逐級棲艦從海里被帶到魔法陣之中,江言雙手對著兩道身影緊握,「以我之血,召戰艦之魂。」

由江言血液展開的魔法陣收斂進入棲艦的身體,隨即展開成新的魔法陣綻放出來,漸漸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呼!」

第二次打撈艦娘,還是一次進行兩艘的召魂,江言嘴唇發白,虛弱的靠在羅德尼懷中,讓空想幫忙把止血布帶纏上手腕。

「也就借著驅逐級棲艦的身體召魂,才敢一次來兩艘。」江言有氣無力的說道:「我不等了,先睡一會兒。」

睜著眼睛在這裡等魔法陣召集戰艦之魂,對一個身體虛弱的提督來說太難受了。

「少爺,您休息吧。」羅德尼心疼的道。

江言闔上眼皮就沉沉睡去,羅德尼身為旗艦,此時說道:「螢火蟲,去前方警戒,如果發現什麼動靜,立即回來報告,小空想也是,你到棲地的邊緣去警戒。」

「是,大姐姐。」

空想很珍重她的動力系統,這次中破同樣都是避開具現化戰艦之魂的動力系統部位,損失的只有一半以上的炮擊火力,完全可以勝任警戒任務。

「希望快點才好。」羅德尼心裡想到。

一個月前的出征是江家只有她一艘艦娘,逼不得已冒著危險等待召魂完畢。

但當時的危險程度與現在相比是遠遠不如的,最大的差異,就在於腳下的這片海域。

現在她們所在的地方,可是深海棲艦的地盤,而不是當時的中立海。

為了少爺的安全,羅德尼自然不會猶豫,立即把她們派了出去,一個警戒深海棲艦,一個以防萬一,警戒可能出現的其餘提督的艦隊。

啪!

也就在空想和螢火蟲離去不久,其中一艘驅逐級棲艦身上展開的魔法陣,忽然停止了變幻和轉動,隨即宛若玻璃一般碎裂開來。

驅逐級棲艦的身體,在碎裂的魔法陣中化成星星點點的光芒消散。

「召魂,失敗了。」

羅德尼想到少爺白白失去的血液,湛藍的美眸頓時變得一片晶瑩,心疼的淚花打轉。


「還有一艘。」羅德尼的目光,立即緊緊的盯著剩餘的一個魔法陣,心中祈禱著。

在她緊張的注視下,展開的魔法陣在三個小時之後,終於出現了變化。

宛若藍晶(寶石)的光芒,開始侵蝕著原本鮮紅的血芒,魔法陣漸漸被藍晶之色佔據,其上的紋絡開始了變幻。

「海藍之色,三星等級艦娘?」羅德尼臉上露出喜悅之色。

一道籠罩在藍光中的高挑身影,很快就出現在魔法陣之中,魔法陣以及周圍由藍晶光芒變成的粉末收斂,化成艦裝被裝備在身上。

羅德尼搖了搖江言,想要讓他享受到這份喜悅,說道:「少爺,您醒一醒,打撈完成了。」

雖然是一次借用兩艘驅逐級深海棲艦的身體進行召魂,但消耗的血量和之前一次借用重巡級棲艦還是差遠了,江言在半睡半醒間聽到外邊的動靜,揉著有些發疼的腦袋努力睜開眼睛。

正巧就見到一道身影,從藍晶般的光芒中劃出,一下子來到面前,右臂高抬,手指併攏向前,認真道:「提督,我是卡爾斯魯厄號,將會成為您值得信賴的部下。」

「輕巡?」

江言對於這個剛剛打撈出來的艦娘的精緻面容驚訝了一下,隨即注意到她的艦裝,問道。

「是的提督。」卡爾斯魯厄說道。

江言聞言,有些迷糊的腦袋一下子就精神起來,臉上帶著一點激動。


居然真的撈到輕巡了!

江言伸手捧卡爾斯魯厄的臉蛋就狠狠親了一下,說道:「謝謝。」

能從驅逐級棲艦身上撈到輕巡艦娘,只能說明這附近有她的戰艦之魂飄蕩,受到魔法陣的召喚匯聚而來。

江言覺得眼前這艦娘也一定付出了某種努力。

卡爾斯魯厄臉蛋雖紅,但她此時卻是慌了神,道:「提督,卡爾斯魯厄是您忠實的部下,無論任何事情都請儘管吩咐,不用對我道謝。」

江言望著她那藍色偏紫的雙眸中藏著的喜悅,若有所思道:「我知道了。」

卡爾斯魯厄這才鬆了一口氣,身型站的筆直。

「少爺,把空想和螢火蟲召回來吧,我讓她們出去警戒了。」羅德尼這時候說道。

「嗯。」

江言點點頭,讓螢火蟲從前方海域回來,到空想警戒的海域的匯合。

隨即,對卡爾斯魯厄說道:「到前面來,讓我看看數據。」

「是。」

卡爾斯魯厄划行到羅德尼身前,保持著相同的航速,江言伸手輕點戰艦之魂,一個海藍色的光幕展開。

江言首先察看了各項數據,卡爾斯魯的各項數據都很平均,不過較之一般的輕巡艦娘都要高上一些,這整體的數據偏高,或許就是她突出的地方。

不用多久,江言就已經把這些數據記在心中,腦中開始思考在艦隊加入了這麼一位輕巡艦娘后,該怎麼行動。

與此同時,也端量著眼前的卡爾斯魯厄。

瀑布般垂到臀部的銀髮與背部之間,是具現化戰艦之魂的主體,固定在腰部,其下是兩排三聯533毫米魚雷,兩側延伸出兩門三管的主炮,加上搭在右肩的主炮,一共三門,也意味著最多可以裝備三門火炮。

而目前在裝備空間中的,只有一門三聯150毫米火炮,也即是說,每次開火,身上這三門主炮只有一門響應。

江言說道:「老羅,咱暫時還消費不起重巡級棲魂珠,把之前撈到的火炮給卡爾斯魯厄裝備上,增加火力和炮彈數量。」

「嗯。」羅德尼把20.3厘米連裝炮交給卡爾斯魯厄。

面對棲地外圍的艦隊,她的火力確實夠用,並且不是長射程火炮的話,艦裝主炮也不會響應,留一門三聯裝8英寸炮,應對萬一敵艦近身的情況就足夠了。

江言說道:「裝備上。」

「是。」

對江言的話,卡爾斯魯厄根本不會拒絕。

ps1:卡爾斯魯厄no.48,誰不用她過1圖的都是可惡的歐提···拖出去燒了。

ps2:明明這麼可愛的說~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 「補給完之後,羅德尼和空想入渠,螢火蟲和卡爾斯魯厄解除艦裝,跟我上來。」

回到作戰港口,江言下令道。

艦隊實力不足, 一吻定情:人魚嬌妃,要抱抱 ,畢竟作戰港口不能移動。

羅德尼和空想從開鑿出的渠道進入修復池,江言則帶著剩餘兩艘艦娘前往搭建的木房。

「螢火蟲,你可以不用跟來,無聊的話,也可以到修復池找空想和羅德尼姐姐。」

江言說道。

螢火蟲想了想,認真道:「那提督,我去鍛煉了,距離一個合格的魔法師,我還差得遠呢~」

書房。

其實也就是指揮室,江言執起筆,坐在書桌后開始統計這一次作戰的得失。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 ,被抵消了,溢出來的部分浪費了也沒辦法,那麼只有兩艘驅逐艦娘的消耗,不足10單位重油和彈藥,另外撈到重巡級棲魂珠一枚,火炮一門,以及輕巡艦娘卡爾斯魯厄。」

「這麼說來,消耗的多是修復液了。」江言抽出一本簿子,道:「江家的修復液共有110噸,已經被全部帶來了,老羅和空想使用了22噸,統計220單位的重油。」

「好了。」

江言把資源統計了一遍,抬頭正好看見腰桿挺直站在一旁的卡爾斯魯厄,一雙手背在身後,藍色偏紫的好看眸子,正用餘光偷瞄這一邊。

隨即,又做賊心虛似的連忙直視前方。

於是江言看了她一會兒,卡爾斯魯厄正好用眼角餘光偷瞄這一邊,發現提督的目光盯著她后,一時間慌了神,連忙直視前方。

過了一會兒,又忍不住偷瞄了一眼,結果又撞上了提督的目光,卡爾斯魯厄知道提督已經發現了她的小動作,精緻的臉蛋,立即就紅了一大片。

江言頓時覺得有趣,問道:「卡爾斯魯厄,你在看什麼?」

「說實話。」江言又補充了一句。

「我,我好奇提督在做什麼···」卡爾斯魯厄說道。

江言忽然問道:「要不要嘗試一下?」

「不,是我打擾到提督了,請您懲罰。」卡爾斯魯厄慌忙道。

「也好。」江言說道:「蹲下來。」

身材高挑的卡爾斯魯厄,立即就蹲在地上,忽然察覺到自己腦袋上似乎少了點什麼,抬頭望去,才發現那頂小船形的藍色帽子,被提督提在手中。


一根銀色的髮絲,失去了束縛,立即翹了起來。

「哈哈。」江言好玩的輕輕扯了扯這根銀色髮絲,說道:「以後就不要帶這頂難看的帽子了,這樣子其實就挺可愛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