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浩關上門,再將王艷的證件拿回去放了,然後走到王艷的面前,無奈地說道:「王警官,我們講和了好吧?」

「盛浩,你是一個大色狼,我為什麼要和你講和,你趕緊滾,我下次再去找你的晦氣,你放心,我不會用警察的身份來壓你,我會用自己的實力戰勝你的。」王艷抬起手指著盛浩,突然反應過來,又護著胸前。

「好吧,既然這樣,我先走了。」盛浩搖了搖頭,說道。

王艷突然往後倒去。盛浩快速地扶著王艷。

「你走啊,又趁著這個時候占我的便宜了,臭流氓,死色狼,我祝福你下半輩子都住在監獄裡面,你……」王艷心裡還有一堆話要罵了,可是現在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怎麼會到這麼嚴重的地步。」盛浩抱著王艷進去了她的卧室,再放在了床上。

王艷這回幾乎是嚇得魂飛魄散了,如果盛浩真要在這個時候亂來,她還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王艷還是一個處女,哪裡會不害怕,她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

「看來她本來就很累了,又受了點傷,可是之後還幫我演練了齊家拳法,這套拳法對體力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之後她又一直追著我,才導致幾乎虛脫了。」盛浩掃描了王艷的身體,得出了這個結論。

王艷卻是奇怪地睜開了眼睛,見到盛浩盯著自己,可是卻像是在思考什麼,眼睛里也沒有一絲邪惡。她不禁想道難道是誤會她了?

盛浩知道這個女人的脾氣有多可怕,可是到了這個地步,再不救人,如果有什麼後遺症就不好了。

盛浩的手摸向了王艷對方小腹。王艷心情冰涼。不過盛浩卻沒有脫了她的衣服,只是往上推了一下。盛浩的手沾上了王艷的汗水,雖然有些不舒服,不過碰到了王艷的肌膚之後,又是一陣暗爽。盛浩推拿了一番,然後將一股真氣傳入了王艷的身體。這部分的真氣並不能轉化為王艷的實力,只是起到治療的作用。王艷的精力也在慢慢恢復了。她才明白,盛浩是在為自己治療。不過王艷也開始想入非非了,他和自己距離如此近了,可是卻沒有做別的事情,難道是因為自己的魅力不夠。女人就是這樣,有時候男人這樣做也不是那樣做也不是。

盛浩哪裡知道王艷會有如此奇怪的想法,見到她皺眉,又開始擔心了:「王艷,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了?可是不對勁啊,按理來說不應該啊,我沒有發現你的身體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啊。」

「沒有事,盛浩,謝謝你,剛才的事情,算我錯怪你了。」王艷紅著臉說道。

「這樣就對了。我又不是罪犯,你以後對我有好臉色就行了。」盛浩鬆了口氣,王艷能這樣想他最高興了。否則這個女人一直來找自己的麻煩也頭疼。盛浩感覺到王艷的身體也恢復得越來越快了。突然之間,王艷的身體竟然排出了黑色的粘稠物。盛浩本來是驚了一下,不過很快發現,這不過是類似排毒的效果而已。 王艷的臉上也開始冒出了東西。王艷也察覺到了,用手一摸,正要大叫,被盛浩用空閑的手堵住了嘴巴:「這是在排毒,你懂嗎?你的汗水出了太多,再加上齊家拳法的消耗,還有我的真氣,你的毛孔瞬間張開,所以這些東西就出來了。」

王艷嗚嗚的點頭。

「別亂叫啊。」盛浩示意王艷別亂來之後,才放開了王艷。

王艷沒有大叫,雖然她是警察,可是碰到了這種事情,還是很想哭了:「盛浩,我現在身上是不是有很多這種黑色的東西。」王艷畢竟是女人,雖然做警察很忙,平時也沒有機會多打扮,也沒有機會去美容,可是有這些黑色的東西,她還是不舒服的。

盛浩察覺到王艷的身體已經恢復常態了,收也收了回來了。

「盛浩。」王艷趕緊起來,看到床上都有不少的黑色粘稠物,這些東西似乎不容易清除掉,她用手摸著後背,總感覺有些地方摸不到,也看不到,就是去洗澡了,只怕也未必能夠徹底清除掉。

「王艷,你放心了,就是排毒,沒有大的問題,而且經過這次的事情之後,我保證你可以變得更加漂亮,身體也更加健康。」盛浩本來有些心猿意馬了,不過見到王艷身上到處是黑色的粘稠物之後,興趣也減少了不少,看著王艷,也就是醫生看著病人的心態而已了。

「盛浩,我的手還是很不靈活,你扶著我去洗澡。」王艷的聲音低到幾乎只有自己才能聽到了。她的力氣自然恢復了,身體也沒有什麼不方便的,只不過擔心這些東西會留在身上,只能找這樣的借口了。王艷心想,他是一個醫生幫我弄出了這些東西,自然應該由他來負責了。自己現在就當做碰到了男醫生了。

「啊?」盛浩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王艷的身體狀況如何,他最清楚了。

「快點啊。」王艷催促道。

「好。」盛浩伸手把王艷抱起來,送到了衛生間。這裡沒有浴缸,只有蓮蓬頭。盛浩扭捏道:「你能站直嗎?」

「可以,不過你幫……」王艷怪不好意思的,只能改口道:「我先把自己能夠洗到的地方都給洗了,你再幫我洗掉不能洗的地方。」王艷這話問題就大了,如果她自己能洗,剛才又怎麼說一點力氣都沒有?王艷也反應過來了。盛浩倒是沒有說什麼。王艷暗喜:「看來他不知道。」

「那麼我先出去?」說實話,有機會欣賞,又不用負責,還不會被罵,盛浩其實也捨不得離開,只不過他要是不說這些,被王艷當成色狼就不好了。

王艷索性放開了:「等下你還是要看到的,你是醫生,有什麼好多想的?你就是在幫我治病而已。」

王艷都這麼大方了,盛浩要是再矯情,反而顯得自己心虛了。王艷咬了咬牙,當做沒有看到盛浩一樣,將衣服甚至是內褲都給脫了。盛浩彷彿看到一件最珍貴的藝術品一樣,眼睛瞪得大大的,身體的某個部位也開始不聽話了。王艷發現自己竟然沒有生氣的意思,反而還有一些得意,這個男人看來也不瞎了啊。王艷靜靜的站著,沒有開水,反而在回想認識盛浩的經過,特別是盛浩用真氣為她療傷之後,兩個人的距離近了很多。王艷突然發現,自己似乎沒有那麼討厭盛浩,甚至可以說不僅僅不討厭,反而還有些喜歡。她暗道自己是不是完了。

想通了這些事情之後,王艷在盛浩面前,似乎不想有任何的隱瞞了,她開著蓮蓬頭,水衝到了她的身體。王艷將水開到最大,再用毛巾用力地擦拭身體。毛巾很快變黑,可是毛巾擦過的地方依舊是有這些黑黑的東西,她用手搓,可是依舊沒有那麼乾淨。

王艷關水,看著發愣的盛浩,大聲說道:「盛浩,我自己好像洗不掉啊。」

「沒有事,我來?」盛浩試探道。

「看來也只有你有辦法了,你溫柔一點啊。」王艷這話歧義還是不少。她不好意思地閉上了眼睛。

「嗯。」盛浩儘力壓制小腹上升起的那團火,告訴自己,「盛浩,你只是在幫人治病。」

盛浩手中帶著真氣,而且又會推拿,他的手開始在王艷身上摩挲。原本有些黑色黏稠物還留在體內,這也是王艷怎麼用毛巾或者用手都無法徹底清楚的一個原因,但是盛浩有手法,而且擁有掃描的本事,才能將這些東西給徹底清除出來。

上一次楚芳芳也曾經出現過這種情況,不過楚芳芳本身也是一個修鍊者,而且盛浩和楚芳芳無意中觸動到萬能心法,所以能夠將黑色粘稠物排出得更加徹底,也就不需要盛浩幫忙擦洗。

王艷的排毒過程就像是黑頭硬擠壓,不過也只能清除掉表面的東西,所以需要盛浩來幫忙清除。

盛浩強忍著衝動,而且黑色粘稠物也在,他不可能做出什麼特別的事情,這些畢竟是會影響到心情的。等到盛浩將黑色粘稠物都清理乾淨之後,王艷的身體也火熱了不少。

盛浩的心已經是燥、熱不已,他知道如果繼續下去,自己只怕會做出什麼不好的事情了。只不過這是人的本性,哪裡有這麼容易控制的?盛浩只能用真氣儘力對抗,最後竟然把自己弄得虛弱不已,暈倒了過去。不過這個結果也算是在盛浩的計劃之中,只有這樣,他才能保證自己不做錯事。雖然說幫王艷擦拭身體是王艷自己的決定,就算出什麼事情了,王艷也有很大的責任。但是盛浩和那些公子哥不一樣,他不會強人所難,更不會趁人之危。

見到盛浩暈倒在地,王艷慌了。她甚至忘記穿衣服,趕緊把盛浩抱起來,放到了床上乾淨的地方。

「盛浩,你怎麼了?千萬不要嚇我。」王艷見盛浩臉色煞白,不像是假的。王艷身子突然一震,她突然想到了曾經從家裡拿到過一個瓶子。那個瓶子里裝著她不知道的東西。王艷只知道家裡也有一些靈藥,這個瓶子應該也是如此。王艷從床下拿出盒子,拿出瓶子。打開一看,裡面似乎有一顆藥丸,不過還沒有等她給盛浩服用,自己就先聞到了一陣怪味,這味道有些腥臭。

王艷突然感覺身體開始熱了起來,似乎就要爆炸了,只想找到一個突破口發泄一下。

原本昏迷的盛浩也聞到這股味道,突然睜開了眼睛。他像是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樣,雙眼通紅,甚至和野獸的眼睛很像。

王艷的意識也開始迷糊起來。

盛浩抱住王艷,扔到了床上,然後快速地脫了自己的衣服……

清晨,當盛浩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是光著身子的,而王艷也是如此。王艷躺在盛浩的胸口,嘴角露出幸福而又滿足的笑容。兩人竟然是躺在大廳的地上。大廳里是一片狼藉。盛浩昨晚雖然是被那股怪味影響才失去了理智,不過現在倒是有些印象,腦中也閃過了不少的畫面。

盛浩下意識地動了動,他沒有想到自己的第一次竟然是以這種方式交出來的,不過自己不僅僅是沒有了第一次,貌似也沒有了第二次第三次了……至於具體的數字是多少,他已經無法算準了。盛浩現在真是頭疼,面對這樣的場面,一時不知道怎麼解決了。

「盛浩,你醒了。」盛浩動了之後,王艷也感應到了,她睜開了眼睛,卻沒有任何生氣的意思。 「王警官……」盛浩臉如死灰,不管怎麼樣,都是自己先動的手,如果她真的要拿自己出氣,甚至是拿自己去關,都是正常的了。盛浩對著王艷懷著愧疚之心,非但不想脫罪,反而覺得自己真受到了這樣的處罰也是天經地義的。

「你還這樣叫我。」王艷不滿地嘟囔道。

「啊?」盛浩聽出了王艷在撒嬌,那麼就是她沒有怪自己了?

「對不起啊,王艷,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盛浩硬著頭皮說道:「你不用同情我的。」

「盛浩。」王艷的眼中閃爍著晶瑩的淚珠。

「王艷,你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盛浩知道女孩對第一次都很看重,如果她同意,自己以後就好好照顧她。

「盛浩,我……」王艷雖然委屈,但是已經徹底弄明白了自己的心事,「我喜歡你,你要是一點都不喜歡我,就忘記今天的事情,走吧,我不會怪你的。」

「啥?」盛浩都沒有想到劇情是如此反轉,甚至想著難道是因為那個,才讓王艷對自己,當然了,這些話他怎麼說得出來。

「你走吧。」王艷見到盛浩這個樣子,心碎了。

「艷兒。」盛浩不再猶豫。

「浩哥。」王艷雖然年紀比盛浩大了一些,不過女人依賴上了一個男人,就下意識地叫對方做哥。

「你現在還有些不舒服吧。」盛浩說完,下意識地掃描了王艷的身體,「聚氣初期高手?」

盛浩記得昨天晚上王艷可沒有這樣的實力,難道後來因為那個,無意中觸動了萬能心法,所以玉佩空間里的真氣也能夠傳入了王艷的身體了?

盛浩很快釋然,只是十指緊扣和親嘴都能成功傳輸真氣,那個更加親密,有這個結果也是很正常的。不過看來,也只有方倩柔能夠和自己保持同樣的實力了,別的女人即使能夠接收到真氣,也會弱於自己一級的。

「盛浩哥,謝謝你啊,我以後也是一個高手了。」王艷親了盛浩一口,「這是給你的獎勵。」

盛浩厚著臉皮說道:「還有別的獎勵嗎?」

「你還想嗎?」王艷露出一副驚恐的神色。盛浩起來,抱著王艷,進入了卧室,卻見到床竟然塌了,再想到外面一片狼藉,可見昨晚的戰鬥是多麼的強烈。盛浩在床上看到了一抹紅,又是激動又是感動。

「你先睡一下吧,這裡的事情我來處理。」王艷現在明顯還很不舒服,盛浩只能把她放到床上,再幫她蓋上被子,「老婆,乖,睡吧」。

他從窗邊撿起自己的衣服,快速穿起來,然後快速地整理了房間,有些爛了的東西也只能扔掉了。這一整理之後,才發現不能用的東西有好多了。盛浩怕留下痕迹和味道,又是拖地又是擦洗的。弄完了這一切,他倒是沒有任何的疲憊。盛浩回到卧室,見到王艷還在睡覺,便去洗澡,洗完之後,開始做早餐。盛浩可以連通主腦,要做點早餐不是難事。盛浩做完之後,去卧室里試著輕叫了幾聲。

「老公。」王艷睜開眼睛,其實她剛才就已經醒了。

「吃點東西吧。」盛浩說道。

「嗯。」王艷本以為自己會永遠對男人不感冒,哪知道經過了昨晚的事情之後,她才發現自己竟然可以這麼在意聽盛浩的話,也可以變得這麼溫柔。

盛浩故意喂王艷吃東西。喂完了之後,他自己才吃了一些。

「老公,我最喜歡的生活就是早上醒來可以和你一起去上班,晚上回來之後可以和你一起吃燭光晚餐。」王艷說到這,雙手撐著想起來,可是某個地方還是感覺到很疼,「哎呦。」

「艷兒,你還是先休息兩天吧。別去上班了。」盛浩按著王艷的雙手,用不容拒絕的口氣說道。

「那個。」王艷很想聽盛浩的話,可是她還有任務,而且這個案件還是她負責的,如果不到的話,那麼別人也會知道今天的事情了。王艷現在心裡夠複雜的,一方面她想讓人知道自己和盛浩的關係,可是另一方面又覺得兩人的關係太快了別人可能會胡言亂語。而且她是一個責任感很強的警察,實在不想請假。

「你都痛成這樣了,怎麼去抓人怎麼執行任務,到時候拖累人怎麼辦?」盛浩想了想,說道:「你放心吧,這兩天你有事的話,我去幫你處理。我可不僅僅是你的男人,還是你的醫生,醫生要是碰到不聽話的病人,可是沒有辦法了。」

「好吧。」王艷也只能答應了。不過盛浩的能力在她之上,肯定不會出問題的。王艷心裡甚至想著如果盛浩跟著自己做警察就好了。

就在這時,王艷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王艷正要接,盛浩搶過了手機。

「別關機,可能有事情。」王艷急了。

「喂,你們王隊長今天不舒服,有事請假,後天再去上班。」盛浩想都不想就說道。

「不舒服?是不是昨天的行動……」對面傳來了一個有些熟悉又陌生的聲音,「你是她的醫生?」

「你可以這麼認為。」盛浩不置可否地回答。

「你這聲音,是盛浩?」對方竟然聽得出盛浩的聲音,「原來你和隊長在一起啊。」

「你們隊長確實不舒服,如果有什麼緊急任務需要用人,可以告訴我,我幫她去。」盛浩說道:「沒有問題吧。」

「你是楊隊和王隊都信任的人,自然沒有問題了,暫時也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你不好意思啊。」這人原來是小五,他昨夜就見到盛浩和王艷在一起,到了現在,還是盛浩接電話,要是這兩個人沒有問題才是怪事了。小五不好意思地掛斷了電話。

「搞定了,這回你什麼都不用想了,反正有問題的話,我幫你處理就好了,把身體養好,就是對我最好的。」盛浩將手機收在口袋裡,再寵溺地摸著王艷的頭,「乖啊。」

「浩哥,你陪著我一起好不好?」王艷用期待的眼神看著盛浩。

「嗯,今天我就不做別的事情了。」盛浩也不管那些黑色的東西,直接躺在了王艷的旁邊。既然是自己弄塌的,也就睡醒了之後幫王艷換一個床吧。

「嗯。」王艷本來覺得甜蜜,可是又想到了盛浩和齊楚天的事情,「你晚上還要和齊楚天比武呢?」

「睡到中午再說。」盛浩無所謂地笑了笑,「反正以我的實力,再加上從你這裡了解到的齊家拳法,我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

「好吧。」王艷也沒有任何的擔心了,有盛浩在,她也就放心地閉上了眼睛了。

可誰知道盛浩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盛浩只能拿出手機,看著號碼,有些不安又有些愧疚:「瑤瑤,今天我不能去學校了。你還是留在家裡吧。」盛浩不想讓林瑤一個人去學校,說不定在這種特殊的時候對手會針對她。

「盛浩哥,你去哪裡了?」林瑤並沒有回答盛浩的問題。

「瑤瑤,我今晚有事情,當然要準備一下,這課就先不去了。」盛浩找了一個借口,不過說起來他一開始就是為了了解齊家拳法而過來的,說是為了備戰也說的過去。

「準備?我去,盛浩哥,你昨晚送我回來時候,不會偷偷去找平安了吧,你是不是和她睡在一起了?」林瑤大叫一聲,然後說道:「倩柔姐,不好意思啊,我說的太大聲了,沒有影響到你吧。」

「啥?倩柔也在。」盛浩直接傻眼了。

「是啊,倩柔姐現在很生氣,你自己考慮一下如何安撫她吧。」林瑤真是唯恐天下不亂。 「瑤瑤,先這樣了,我掛了啊,你聽我的,暫時別去學校,留在家裡就好了。比武結束之後,我再和你們說。」盛浩也不管林瑤是不是同意,直接掛斷了電話,還關機了。他還真是不知道怎麼解釋昨晚的事情。

「盛浩,我讓你為難了,是嗎?」王艷睜開眼睛,聽了盛浩剛才說的話,她心裡有些委屈。

「艷兒,你不要誤會,不是你想的這樣,我不是不想隱瞞我們兩個的關係,只是……」盛浩想了想,還是說道:「我和她們都還是清白的,所以……」

王艷驚道:「所以你的第一次也是給了我哦?這麼說來,我也沒有吃虧了?」

豪門閃婚:賀少寵妻上癮 「這……」盛浩還真沒有想到王艷會變得這麼興奮了。

「哈哈,小盛浩,你真乖,剛才的事情我不怪你了。」王艷示意盛浩繼續睡覺。

盛浩一時睡不著,他知道王艷只怕也是如此,突然想到了昨晚的事情:「我當時怎麼會突然失去理智的?」

雖然盛浩一開始的時候就是在強忍著,可是後來不是已經睡著了嗎?最後是怎麼起來的,他一點印象也沒有了。

王艷是不好意思,但是還是說清楚比較好,而且那個瓶子說不定有什麼危害,至少以後是不能再用了。

「是因為。」王艷把自己因為擔心而拿出那個瓶子來救盛浩的事情給說了。盛浩起床到處找那個瓶子,最後在卧室的門后發現了。瓶子是開著的。盛浩下意識地掃描這個瓶子,沒有發現什麼問題,這才要拿起來。

「盛浩,不要……」昨天晚上的事情還歷歷在目,如果兩個人又瘋了一次,王艷真不知道自己的傷能不能恢復了,她一想,又疼了。

「怕什麼?」盛浩還是拿起來,聞了聞,味道已經沒有了,裡面剩下的就和土是差不多的。

「啊。」王艷叫了一聲,怕昨晚的事情再次發生,便把頭蒙了起來。或許盛浩看不到自己,就不會有那種奇怪的想法了。

盛浩拿著瓶子,走到床邊,試著拉開棉被,可是王艷還是抓得死死的。盛浩哭笑不得地說道:「我真要做點什麼,你這樣做又有什麼用?」

王艷想了想,覺得也是這麼一回事,而且盛浩說話的口氣也正常,不像是失去理智的樣子,便鬆手了,再慢慢的伸出頭,不過還是有些不放心:「盛浩,你千萬不要亂來哦!」

「知道了,我亂來做什麼? 大妖通靈 你現在都是我的女人了,我有必要用強嗎?」盛浩突然將瓶子放在王艷的鼻子面前。

王艷嚇了一跳,不過見到盛浩沒有別的意思,才聞了聞:「奇怪了,什麼味道都沒有了,看來也不會有任何的作用了。」王艷突然覺得有些可惜了,雖然這葯讓自己和盛浩進去了瘋狂的狀態,但是未必一點作用都沒有。王艷還以為自己實力的提升和這個藥物有關係。她越想越覺得可惜,昨晚不應該給盛浩聞到了之後忘記關上瓶蓋了。

她也是忘記了,一聞到了味道,兩人就瘋狂了,哪裡還管的了別的事情。

「看來這瓶葯就是靠這個味道,後來打開之後,忘記關上,所以就……」盛浩猜測這個味道讓自己和王艷聞了大半夜,所以才瘋狂了大半夜,「艷兒,這個東西你到底是怎麼得來的?」

「就是,我無意中進入那個地方,見到我哥哥拿了一瓶,他說這個東西對他特別有用,對男人特別有用,所以,我才……」她現在知道對男人特別有用的意思了。

「原來你還有一個哥哥啊。」盛浩關注的重點卻和王艷的不同。

「盛浩,我又累了,想睡一覺,你要不要陪我。」王艷不想再繼續這個難堪的話題了。

盛浩躺在王艷的身旁,開玩笑道:「不過我可不想睡睡而已。」

「你還想來啊,我昨晚都給你成那個樣子了,現在也還很……」王艷委屈地說道。

「睡吧。」盛浩這次的口氣很溫柔。

王艷本來就累,反正也請假了,自己現在什麼也做不了了,索性也關機了,很快就睡著了。盛浩剛才做著很多事情的時候一點睡意都沒有,可是躺到了床上之後,睡意也才慢慢上來了,然後也沉沉睡去。

林瑤卻沒有聽盛浩的話,還是打算去學校。她正想找計程車。可是魏巍的車子就停在了面前。魏巍拉下車窗:「嫂子,上車吧。」

「好。」林瑤早把魏巍當成自己人了,便坐到後面。坐在副駕駛位置的魏巍忍不住問道:「老大呢?還沒有出來嗎?」

「我還以為是他派你來接我的。」林瑤心裡不是滋味。

「不是啊。」魏巍還沒有發現林瑤的一樣,「我只是想見證老大今天準備的全部過程,也不想他浪費力氣開車,所以就過來接他,他今天不去上課了?」

「上什麼課!這小子不知道去哪裡鬼混了,你不要再和我說他了。再說我就把你的車子給砸了,明白嗎?」林瑤閉上眼睛。

「管家,開車。」魏巍可不敢再說哦,心裡卻在想著,這種日子,老大還真的去鬼混了嗎?也有點太不知道輕重了吧。魏巍見盛浩女人緣不錯,而且林瑤又明顯不開心,猜測盛浩無聊了去找哪個女人睡覺了。他哪裡知道,自己猜測的原因錯了,不過結果卻是對了。

到哦教室之後,林瑤又拿出手機,試著給盛浩打了幾個電話,還是關機。林瑤咬牙道:「盛浩,等你回來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瑤瑤,你看看,事情鬧大了,到處都是說這個事情的,齊楚天的背景也被人給挖出來了。」林瑤的同桌李冰冰指著手機屏幕說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