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涵媛剛想問問扣子上哪找項羽比較好,卻見頭頂上突然降下一塊巨大的幕布一樣的東西,把她給裹得嚴嚴實實的,接著就是感覺有人駝著她在飄。

烏黑烏黑的什麼也不見,

而且感覺呼吸喘氣都困難,

「你是誰,為什麼要抓我?」

沒有鬼回答,只聽得見耳邊有急風吹過的聲響。

看來這駝著自己飄的鬼速度不慢。

無緣無故瞎想什麼呀,幕牆上挖條坑道想溜,還沒出個把時辰就應驗了,這不就用幕布裹著溜了嗎。

噼啪!裹著百里涵媛的幕布包從空中落下。

哎呀!這下摔的可不輕,百里涵媛咬著牙沒讓自己叫出聲來。

好好地駝著飄著又幹嘛突然摔我玩哪,一聽,外頭響起來刀劍相拼的叮叮噹噹聲響,伴隨著風動颯颯之聲。

有人綁架了我,中途又出現了個劫票的。

誰敢在冥界綁架我城隍統御兼領首輔大王?

又有誰中途劫票?

這劇情編排的也太過分了。

「姑娘,無礙否?」

看來劫票的是霸王項羽。

「問題不大。」百里涵媛此時心情非常複雜,首先應該感謝項羽的救命之恩,但嘴裡說出來的卻是她想第一時間知道的情節。

「是誰綁架我?」

「無時間道此。」

看來項羽也是戰鬥間隙訊問一下布包包里的狀況,並沒就此結束劇情進一步演繹的打算,因為沒有馬上打開布包包放百里涵媛出來。

重生之風華庶女 「你二人速從另路疾走,突顯布包令人必見。」

「遵令!」

是龍且英布兩鬼的聲音,看來霸王項羽為營救自己不遺餘力了。

接下來百里涵媛就感覺是被置於馬背上,一路狂飆,顛簸得小身板快要散架。

「是誰綁架我?」

百里涵媛很想證實一下自己的想法,當出現霸王項羽劫票這一情節時,她頭腦中嗡地一下浮出一組清晰的畫面,

是鬼母繇姬,紅眼圈紅嘴唇正在吩咐她的親信實施綁架百里涵媛的方案,

鬼王鄖鷙才宣布百里涵媛為城隍統御兼領首輔大王,她鬼母繇姬就赤膊上陣把百里涵媛擄走,這樣做風險太大了。

遇到過路遊魂把小丫頭片子綁票了,生死與我何干!

「姑娘最好別言語,若被嗅到何往,便險矣。」

霸王項羽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這種情節之下多喘口氣就多一分危險,鬼就靠氣味來測定目標方位的。

如果真是鬼母繇姬為綁架案的始作俑者,她可能就在某處盯著布包飄走的線路,她一但判斷出兩假一真之後,到時候碾壓上來,就害項羽一支霸王槍力敵群鬼了。

「霸王!」

好像是前方有鬼攔住了去路,叫喊聲卻極低。

「你五位怎地突來?」

霸王項羽有驚愕不恐懼,料是友非敵。

「首輔大王有恩於我等,她涉險自然不能作壁上觀。」

聽說話聲音就是「枉為人世,枉為鬼魅」的宇文化及,原來他們也趕來幫忙,

布包里的百里涵媛差點就要哭出聲來,不就是在他們手掌心裡畫了個赦字嗎,就惹得他們不顧危險報恩來了。

從目前情形來看,這赦字管不管用還兩說呢。

「就如此分包行走,拖時不多,可分首輔大王身氣以惑真假。」

「何以可分?」

「借首輔大王之發。」

「姑娘,借幾根頭髮一用。」

百里涵媛不敢開口說話,剛才霸王就不讓她說話,現在她更不敢開口,一開口哭腔濃濃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我百里涵媛在布包包里尿褲了呢。

不管怎樣說,也不能讓剛在他們面前樹立起來的光輝形象掉色。

「我等五包分五路往縱深而奔,霸王速出冥界!」

他們的動作也夠迅速的,百里涵媛剛把頭髮拔下遞出布包,他們就開始行動。

百里涵媛還是在馬背上趴著,只是感覺不是在跑而是在飄,

烏騅馬本也是神馬,在霸王項羽揮鞭催駕之後,真的身生白羽,騰空而起,朝著前方飛奔而去。

烏騅馬敲擊地面嘀噠嘀噠的蹄聲響起,這從容不迫的聲調可以知道霸王項羽開始淡定,應該是暫時離開險境。

「姑娘,可以出來了。」

百里涵媛急忙從布包包里出來,一抬頭髮現眼暈,這一路上也不知道在黑暗中度過了多久,猛然受到強光剌激,眼前竟然只是白晃晃一片。

百里涵媛適應了下光亮就去尋找霸王項羽,只見烏騅馬甩著尾巴在大樟樹底下啃青草,卻沒有發現項羽。

再回頭一看,霸王項羽拜伏在她腳跟前。

「美人,今日一別不知何時再能相見。」

燕王殿下有喜了 項羽頭沒抬,聲音明顯哽咽。

「這……。」

百里涵暖一時適應不了這種錯位的情節切換,

按正常程序應該是她百里涵媛給救命恩人伏地大哭,千恩萬謝,

現在竟然是救命恩人給被救者的她伏地泣拜。

美人?

不會吧?

虞姬真的有我這樣漂亮?

時至今日項羽還沒有從第一眼見到自己時的印象中解脫出來?

地上的霸王項羽嚯地一下彈起,一把將百里涵媛摟進懷裡,箍得百里涵媛喘不過氣來,還明顯感覺他在是壓抑著地在哭泣,淚水都滴到她的頭頂上。

男兒有淚不輕彈,西楚霸王項羽竟然摟著我百里涵媛淚奔,

百里涵媛木然了,這情節切換太快,根本不知道如何表現。

「已離冥界,我回首再奔馬迷惑之。」

霸王項羽揀起布包包置於烏騅馬鞍后,躍身上馬狂奔幾步就消失了。

百里涵媛凝視著項羽消失的方向,獃獃的半天沒回過神來,

輪迴轉世這觀念在國人心中太根深蒂固了,項羽肯定認為我百里涵媛就是轉世投胎后的虞姬,

有緣千里來相會,我這緣牽兩千年?

「嚯哈哈哈!出了冥界又如何?」

百里涵媛身後又突然響起恐怖的說話聲,凶多吉少。 百里涵媛注視著霸王項羽消失的方向,想想剛才他不得不放下摟抱著的他認為是虞姬的自己,可憐兮兮地為了誘敵又奔馬而去,心裡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樣,甜酸苦辣不知道是什麼味道。

就在這種時候,身後突然冒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說話聲,百里涵媛差點就要癱軟在地。

「竟敢惑我,冒出七布包,人卻跑出了冥界,百里姑娘,你好厲害哦。」

鬼母繇姬這是赤膊上陣了,

想想也是,如果我百里涵媛離開了她掌控的勢力範圍,她想得到骷髏戒指的宿願泡湯,我城隍統御兼領首輔大王行將坐實,她豈能讓這種結局產生而坐視不理。

現在唯一可慶幸的是她以為其他七個布包包是我百里涵媛所為,

強化她一下這種認知。

「夫人你派來綁架我的鬼也真是弱暴了,不過用分包方法竟然沒能瞞過夫人的鼻子,說什麼我也得給你豎個大拇哥。」

老說鬼母繇姬沒涵養也不行,她今天看上去就挺有耐心,把跑出冥界的我百里涵媛追上了,並沒有馬上撲上來將我摁倒,而是把她的肉坨坨杵在你面前,用紅眼圈上下掃視著你。

「你為何急著離開冥界?」

看來她是鬧不明白,我百里涵媛輕易地就得到了城隍統御兼領首輔大王這樣的寶座,還沒把寶座捂熱,玄耀那麼一會兒就離開了,

萬一我百里涵媛出冥界溜躂一會兒就又返回去了呢。

本王的王妃是白蓮 「夫人你派來綁架我的孬貨臨滅前說了句話,我只好先出冥界看看再說。」

「甚話?」

「說夫人必置我死地而後快。」

「一個啞巴也能言語?」

運氣差的時候瞎掰時就容易露餡,

難怪霸王項羽毀滅了將我用幕布包裹著飄的惡鬼時,沒有聽到任何鬼給毀滅時的慘叫聲,原來那是個啞巴鬼。

今天風向不對,再跟鬼母繇姬瞎掰下去,可能會把自己知識短板暴露無餘,還是能跑多遠算多遠吧。

「想跑?你當我是來給你送行!」

百里涵媛才飄出不到三丈遠,鬼母繇姬的軟臂就像章魚觸鬚一樣伸到,攔腰一箍就給拽了回去。

就這樣束手就擒怎麼也不甘心,用什麼臉面回去見涉險救自己出冥界的霸王項羽和楊廣他們幾位。

百里涵媛呼劍在手,對準鬼母繇姬的軟臂就是一劍。

鬼母繇姬可沒防著這一招,加上是削鐵如泥的如意淑女劍,這一劍下去,滋溜一聲,鬼母繇姬的軟臂就砍下一段成了白骨落地。

「臭丫頭!竟敢毀我手臂!」

鬼母繇姬收了白骨生臂如初,就滾動她的肉坨坨朝百里涵媛碾壓過來。

這一招在鳥不拉斯島上百里涵媛是領教過的,如果給碾到了就沒有逃脫的可能。

百里涵媛這時已經退無退,只好以進為退,騰空而起,揮劍朝肉坨坨上方的紅眼圈圈直刺,點中紅圈中的黑點點,讓你瞧不起人,

眼看咔嚓一劍必將紅眼圈刺個血肉模糊是最低要求,

沒想到,人是騰空了,劍也鉚足了勁刺出去了,搞不明白怎麼會把自己弄了嘴啃泥摔地上,糗死了。

這場比武是不在一個檔次上的對手中進行,對手就是不給你機會,沒法比,勝負昭然若揭。

百里涵媛剛剛翻過身來,就已經看到鬼母繇姬的雙臂從半空中砸來,

要是被這雙臂砸下,那我百里涵媛這趟穿越算是完本了,天堂沒回去,冥界不收留,連差旅費也找不著單位報銷,虧大了。

我跟朋友們還吹牛說,我與天帝有個約會,帝俊哥哥約了我兩次都沒有見上一個面,你讓我怎麼跟朋友們交代啊。

「等等!」

「為何?」

總算是把那呼嘯而來的雙臂給定格住了。

問題是接下來用什麼理由,讓鬼母繇姬把甩出來的雙臂心甘情願地收回去,

總不可能說我百里涵媛必須要與天帝約會成功后再來跟她比武吧,

她鬼母繇姬懂什麼愛情,她哪裡知道,我百里涵媛想見到帝俊哥哥,想得都快得心絞痛的那份感受。

「有屁快放!」

真不文明,這種話作為女人怎麼說的出口。

「讓我想想。」

拖延拖延時間,讓我想個十全九美的理由說服眼前這個死八婆。

「你真逗,躺地上遠能吹牛。」

突然冒出個甜甜男聲,聲音一到劍也出手,嘶啦幾聲,鬼母繇姬的雙臂給硬生生地砍斷,若不是鬼母及時收回白骨,肯定砸百里涵媛鼻青臉腫沒商量。

「路過,是你?」

百里涵媛萬分驚喜。

「你咋知我叫路過?」

來人還是那熟悉的笑容,說話還是那麼甜美,原來他就叫路過。

「你真就叫路過啊,你的好好對付哦,她可不是一般東西。」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