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面上方恆還是露出了笑容。 「認輸了?那這麼說,煉丹師公會那邊的事情,你們不管了?」

方恆道。

「不管了,婚約,再次作廢!」

楚星雲冷冷道。

「好,這話你可是說出來了,這裡的諸位,都是見證。」方恆點頭,「就這麼定了吧。」

「我是有條件的。」

就在這時,楚星雲再次說了句。

「你都認輸了,還要有條件?」方恆笑道,「你何來的資格?」

「認輸,只是我不想擴大傷亡,難道你真的以為,拼起命來,我們無法對你們造成足夠的傷害?」

楚星雲冷冷道。

「是么?可這是你們主動退縮了。」方恆淡淡道。

「我們能主動退縮,那我們也能主動前進。」

楚星雲冷冷道。

「你這話是不是在說,你們的承諾等於放屁?」劍狂歌這時候也是笑了。

「我們的承諾我們當然會遵守,但是我們遵守了這個承諾,卻不一定會在別的地方沒有作為。」

楚星雲冷冷道,「簡而言之,我有兩個條件,這兩個條件你們答應了,煉丹師公會,我們不會在碰,甚至你們風家,我們也不會再碰,咱們井水不犯河水,你們不答應,那以後咱們還會有很多碰撞。」

「好,你夠直接。」

方恆這時候也是點頭,「兩個條件是吧,你說說吧,我看看是什麼條件,合理,答應也無妨。」

「第一條,你們風家,不能和方恆,以及方恆的組織,有任何的合作關係,如果有,那就等同和我皇武派宣戰。」

楚星雲冷冷道。

「呵呵,這個條件先不說,你們已經對我們風家宣戰了吧。」

方恆這時候冷冷一笑,「我剛剛得到了訊息,我們風家的家族駐地,被你們皇武派襲擊了,萬幸我們風家家族駐地,沒有多少人,大部分都在外面,怎麼?你們這是想借著我們和你們切磋的時候,直接下強手讓我們臣服?」

這話一出,四周的人也都是臉色變了,直接看向了楚星雲,楚星雲這時候也是臉色一陰,下一刻就直接點頭,「不錯,我們是這麼打算的,也是這麼做的,但可惜,我們失算了,沒想到你們風家駐地,根本沒有多少人,這麼看來,你們的那個駐地,應該是臨時的對吧。」

「哼。」

方恆冷哼一聲,心中卻是在暗暗慶幸,萬幸沒有在這個虛構的風家投入太多的人和財富,不然真的被動了。

「不得不說,你們風家手段高,我們本來想借著切磋拖延你們時間,然後控制組你們家族內的年輕人,逼迫你們和我們合作,可是沒想到,你們家族內,除了有幾個僕人之外,沒有其他年輕人了,這我們就肯定,你們家族還有一個真正的駐地,同時這也意味著,我們的計劃徹底失敗了。」

楚星雲冷冷道,「既然計劃失敗,在這裡的切磋你們也佔據了上風,那認輸是當然的。」

「你倒是夠直接。」

劍狂歌冷笑道,「不過,你們做事這麼無恥,現在還有臉提條件,你認為我們會信你們么?」

「無恥不等於不講信用,我們之前說同意和你們切磋,但我們之前沒說不會對你們下手,沒說的,不代表承諾。」

楚星雲直接道,「而現在,局面變化,我們收服不了你們,那自然只能用條件束縛住你們。」

直白的話語吐出,四周看熱鬧的人也都是沉默了,這種大白話重楚星雲的嘴巴里說出來,眾人都知道楚星雲的意思,就是仗勢欺人。

仗著自己是大派,風家不如皇武派,欺負風家。

「能把這麼無恥的事情說的這麼光明正大,那看來普通的道理和你是說不通了。」

方恆也是冷冷的說話了,「換句話來說,你現在的話,我信不過,我要你發出聖魂誓言,如果我們同意你的條件,你們要徹底和我們風家,以及煉丹師公會撇開關係。」

「可以,我楚星雲以聖魂保證,只要風笑答應我的條件,那麼煉丹師公會,風家,我們都不會在碰。」

嗡!

話語從楚星雲的嘴巴里吐出,下一刻,一道白色的光華就從他的身上出現,直接進入虛空消失不見,聖魂誓言成了。

「行。」

方恆直接點頭,「你第一個條件我答應,不和方恆,以及方恆的組織有任何來往和合作。」

「好!接下來第二個條件,你我,打一場。」

楚星雲冷冷道,「你的實力,我能看出來很強,之前陣法對戰和混戰,沒有徹底體現出來你的實力,也沒有體現我的。」

「打一場?你高階聖武,我中階聖武,這有什麼好打的?」

方恆冷冷道,「你就當我不是你的對手就行了。」

「我當你不是我的對手不行,得用事實來證明。」

楚星雲直接道,「你如果真的不是我的對手,那我也不會對你下狠手的。」

「呵呵。」

聽到這話,方恆立刻笑起來了,心中卻湧現了一股殺意。

這個楚星雲現在說的話,已經是完全的在用語言羞辱他了,不是對手的話,不會下狠手,這姿態真的很高。

「風兄是有很多事情要做的,所以他沒那個時間,不過我卻有這個時間。」

劍狂歌冷冷一笑,「不如我和你來一場?」

「你想和我來,我到可以接受,不過你得排後面,我要的就是他。」

楚星雲看著方恆,「不管如何,你必須來和我打一場。」

這話一出,眾聖宮和湮滅之城的幾個長老都是眼神冷下來了,他們知道,方恆現在是風笑的身份,那意味著方恆不能施展真本事。

不能施展真本事,還要和一個高階聖武戰鬥,這太危險了,他們當然不想讓方恆同意。

「好吧。」

突然間,這時候的方恆一點頭,冷笑道,「你既然想用擊敗我來挽回你們認輸的面子,那我就給你這個機會,和你來一場。」

這話一出,劍狂歌的臉色也是一變,認真道,「風兄,你……」

「無妨。」

方恆一擺手,笑道,「我自然有辦法。」

嗖!

說完,方恆的身影就直接到了楚星雲的面前,楚星雲看到方恆來了,也是立刻冷喝一聲,「星空神拳!」

轟咔!轟咔咔!

一股恐怖的能量從楚星雲的身上爆發了出來,只是一瞬,楚星雲的身影就消失了,同時天地之間,出現了一幅巨大的星空畫卷!

似乎一瞬間,所有的人,都到了一個星空世界中,就在這時,嗖嗖的聲音開始響起,肉眼可見,星空畫卷之內,那無數的星辰突然開始動了,一顆接著一顆,向著方恆就狠狠的轟擊了過去!

「我的天!」

「這就是楚星雲的力量嗎!」

見到這一幕,驚呼聲從人群中響起,所有人都驚呆了,化身星空世界,用星辰來轟擊方恆!

如此手段,如此氣魄,這在整個武天域都是太少見了!

「好本事!」

看見楚星雲的攻擊,方恆這時候也是冷冷說了句,身體開始飛快閃爍起來,眨眼間,就躲過了數百顆星辰的撞擊。

只是星辰,依舊在繼續追尋方恆,終於,等方恆躲閃不過去的時候,一顆巨大的星辰,當場就轟擊在了方恆身上了。

方恆的身體這時候也是一震,下一刻,就直接站在了虛空之中,也不再躲閃,開始硬抗起來!

轟轟轟!

劇烈的撞擊聲不停的響起,眾人已經看不見方恆的真正樣子了,只能看到無數的火光和爆炸。

直到整整半個時辰之後,這爆炸才停止,星空世界漸漸化為了一個人,楚星雲!

這時候,方恆的身影才是出現了,只見方恆身上的黑袍,此刻都已經是破破爛爛,同時方恆的身體表面,也全都出現了裂痕,好在的是,氣息還算穩定。

「滿意了。」

方恆這時候說了句。

「沒想到,你的氣息居然能這麼穩定。」

楚星雲眼神凝重,「我本來以為你會重傷的。」

「我現在沒有重傷,卻也離重傷不遠了。」方恆冷冷道,「你我的戰鬥,你贏了,就這樣吧,以後咱們井水不犯河水。」

話語說完,方恆的身體就是一轉,就要離開。

「等等。」

關鍵時刻,楚星雲再次叫了一聲,方恆也是猛然轉頭,「怎麼?你是想殺了我?」

直白的話語吐出,楚星雲聽到這話也是臉色一變,下一刻就道,「好吧,你都這麼說了,那也不用再繼續了,就這樣。」

「哼。」

方恆這時候冷哼了一聲,下一刻就身體一動,直接破空離去,劍狂歌等人看到這一幕,也都是立刻追了上去,眨眼間,就消失無蹤。

看到方恆等人走了,楚星雲也是眼神閃爍了兩下,最終卻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喝道,「我們走!」

嗖嗖破空聲傳出,只見楚星雲這一批皇武派的人也紛紛離開。

眨眼間,場中就只剩下了這一批看熱鬧的高手,此刻他們的眼神,都無比複雜。

事情就這麼結束,他們也不知道,風家和皇武派到底是誰佔據了優勢,畢竟在群戰上,風家贏了,單人戰上,風笑卻輸了,同時風笑還做出了保證,不和方恆合作,只是同時,皇武派也落了一個仗勢欺人的名聲。

大體上看,半斤八兩,沒人佔便宜,這就讓眾人不知道怎麼形容了,只能是做到把事情傳遞出去,希望聽到其他人的見解。

當然了,他們不知道的是,風笑就是方恆。

要是他們知道了這一點,那這個問題就沒有任何懸念了,大勝者,就是方恆!

此時此刻,一處距離這裡極為遙遠的虛空中,方恆等一批人出現在了這裡。

警探長 這時候的方恆,身上的傷勢已經完全沒了,臉上也滿是笑容。

「哈哈,大獲成功。」

劍狂歌這時候笑道,「煉丹師公會那邊的事情,算是徹底解決了,方兄所虛構的風家,也不用在和皇武派假惺惺,可笑皇武派還以為自己得了多大的便宜,實際上他們就是徹頭徹尾的蠢貨。」

「他們的確蠢。」

方恆這時候點點頭,「不過蠢人,也有一定的力量。」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可以肯定的是,這群蠢貨目前是不會找風家的麻煩了,他們會找方恆的麻煩,所以,我和他們的糾纏,還是沒完的。」

「哈哈,不管怎麼樣,反正煉丹師公會那邊的事情解決了就好了,剩下的,我相信你方兄自然能輕鬆應對。」

劍狂歌再次大笑一聲,「畢竟你方兄,是掌握了整個人族和海族交易的人。」

「呵呵,這個,也的確是我最大的資本。」

方恆笑著點點頭,「行了,不說了,咱們回去吧,回去之後,我正好和你們劍林好好談一下合作。」

「呵呵,我師尊,可是已經準備好了。」

劍狂歌也是笑著點頭,方恆也沒有浪費時間,下一刻就直接破空,向著天神派的方向就飛了過去,立刻劍狂歌等人也是跟上。

同樣,就在方恆和劍狂歌等人離開這一片虛空的時候,風笑和劍狂歌,與皇武派碰撞的事情也傳了出去,很快就傳遍了整個武天域。

武天域中,有人說是風笑贏了,有人說是皇武派贏了,不一而同,沒有統一答案。

當然,在真正聰明的人眼中,贏家只有一個,就是域外煉丹師公會總會!

表面上看,風笑等人是為了煉丹師公會總會的會長女兒和弟子戰鬥,實際上,這是拉開了煉丹師公會總會和皇武派的距離。

風家和皇武派不分勝負,只是煉丹師公會,卻獲得了相對的自由,那麼最大的贏家,自然就是煉丹師公會。

「事情就是這樣,總體來說,風家和皇武派,不分勝負。」

此刻,煉丹師公會的最高山峰上,一個年輕人恭敬的對著一個中年人說話,這個中年人,正是煉丹師公會的會長。

「風家和皇武派不分勝負,那我們,卻是最大的贏家。」

會長淡淡的說了句,眼神閃爍起來,「不過,風家,為什麼會這麼幫我們?」

「弟子無能,找不到其他原因,弟子多次詢問大小姐還有神炎師姐,可是她們都不說,只說和風笑是在眾聖宮考核大會認識的。」

這年輕人道。

「是么?看來她們的關係很好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