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多來戈等人會受到這樣的待遇,也有多來戈給萊茵哈魯特幫了大忙的緣故。

直接給了他們一位龍之巫女,讓萊茵哈魯特這邊軍隊上的勢力有了參加王選的借口。 走進阿斯特雷亞家族,多來戈和蓋倫便被引進了最大的會客廳。

不一會兒,就有僕從端上茶水和點心,供多來戈和蓋倫以及艾爾莎三人享用。

儘管早飯已經在旅店吃過,但多來戈還是嘗了嘗送到手邊的點心。

畢竟,屬下的期望不能辜負嘛!

蓋倫剛剛伸手拿了一個品嘗之後,便徑直端起盤子遞到多來戈面前。

因為味道真的很不錯,至少蓋倫覺得好吃。

全民皆病 多來戈品嘗過後,也認同了蓋倫的味覺。

看到主人和蓋倫都這樣,一向不喜歡吃甜食的艾爾莎也嘗了幾塊。

三個人有吃有喝的,完全不當自己是外人,將這裡當成了自己家。

吃得正歡,萊茵哈魯特走了進來。

他衣裝與往日沒什麼區別,臉上洋溢著真誠的笑容,看著多來戈和蓋倫說道:「多來戈閣下,還有吾之摯友,歡迎你們的光臨!」

「萊茵哈魯特閣下,日安!」多來戈隨手打招呼道。

「好久不見了,萊茵哈魯特!最近過的可好?」這是蓋倫問候的話語。

「哈哈,雖然經歷了許多,但我過的還是很好!」萊茵哈魯特爽朗的笑著,對蓋倫這樣說。

不過,在與多來戈和蓋倫打完招呼后,萊因哈魯特便將目光投向了坐在旁邊,一直吃東西也不說話的艾爾莎。

「這位是?」

「哦,這是我的女僕。」多來戈解釋道:「我清楚你的擔憂,不過,不用太在意她的從前。」

「因為,她是不可能背叛我的。」

見多來戈這樣說,萊因哈魯特也沒有多話。

稍微等待了幾分鐘,當艾爾莎吃完點心,喝了茶,萊茵哈魯特這才說道:「想來你們這次是為了領走寄放在我這裡的僕從吧!」

萊茵哈魯特主動說起菜月昂的事情,這也就省得多來戈多話了。

「沒錯!」多來戈點頭說:「我們確實是為了來領走我的僕從,但這卻不是全部原因。」

「不過還是先讓我看看我的僕從吧!希望萊茵哈魯特你這裡的人能夠教導好他。這樣就省得我一番工夫了。」

萊茵哈魯特自無不可,點點頭,向一邊的僕從說了兩句,然後那僕從便下去了。

沒兩分鐘,在那位僕從的帶領下,一位黑色短髮,身著類似於執事制服的青年走了進來。

多來戈一眼就看出了,這就是菜月昂。

只是相較於一個月前的初見,菜月昂的形象改變了很多。

原本穿著地球特有的運動服裝,頭髮也是散亂的背頭,走路姿勢也很隨意、隨性。

但現在,多來戈看他從會客廳外走進來時的場景,居然覺得有些賞心悅目。

黑色梳得整整齊齊的油光大背頭,搭配在菜月昂那張並不覺得難看的臉,也顯得有幾分姿色起來。

抬頭挺胸,腳步堅實,步伐甚至都是一模一樣。

行走的時候,雙手會擺臂,但這擺臂的幅度卻近乎完全相同。

單從這走路姿勢以及行為氣質就可以看出~

菜月昂從內到外,已經發生了大變樣。

阿斯特雷亞家族真是盡心了呢!

反正要讓多來戈自己調教菜月昂的話,估計沒有兩三個月是達不到這樣的水準的。

菜月昂三兩步來到多來戈面前,目光灼灼的看著多來戈,然後深深鞠躬。

「您來接我啦!主人!」

多來戈點點頭,說道:「目前看來,這一個月你並沒有荒廢呢!待會兒我再驗證一下,如果真的像你表面上所表現的這樣,那麼我不會忘記答應你的事情。」

菜月昂雙眼頓時一亮,更加具有幹勁地回答道:「明白了,請您盡情檢驗吧!我的主人!」

一個月的僕從修養訓練,一開始菜月昂也堅持不下來。

但一想到,只要堅持下去,就能在異界生活,並且還有資格接觸魔法。

菜月昂便咬牙齒,激發了自己內心的堅毅,一直堅持到了現在。

然後,時隔一個月,終於見到了自己的『主人』,而對方也沒有違背約定的意思。

這就讓菜月昂分外欣喜,畢竟超凡力量可是他前進的動力呢!

菜月昂成了僕從,即便萊因哈魯特再怎麼熱情好客,也不會與別人的僕從成為好朋友的。

這裡牽扯到騎士的臉面問題。

如果萊茵哈魯特與菜月昂成了好友。那麼,這不就說明萊因哈魯特在,多來戈面前憑空矮了一輩兒嗎?

這是萊茵哈魯特不能接受的。

也是他所在的家族,阿斯特雷亞家所不能接受的。

雖然,菜月昂沒有與萊茵哈魯特成為好友,但對方可是騎士中的騎士,再加上承諾了多來戈的事情。

所以,菜月昂這一月在阿斯特利亞家過的很不錯。

即便是接受僕從的修養和訓練,他也沒有遭遇冷眼,沒有被阿斯特雷亞家虧待。

總之,除了給人當僕從,稍微有點膈應之外,菜月昂這一個月過得還是非常充實的,也徹底適應了異界的生活。

儘管他一點戰力都沒有,但作為僕從來講,已經非常合格了。

於是,菜月昂便給多來戈表演,自己一個月訓練的成果。

揮手趕走多來戈身邊服侍他的阿斯特蕾亞家的僕從,菜月昂接手那僕從正在做的事情。

給多來戈捏肩、端茶倒水。

在多來戈想要轉頭的時候,菜月昂便主動推著椅子旋轉,好讓多來戈少用一點力氣。

服務非常周到。

就連一旁的蓋倫看著菜月昂的表現,都產生了些許危機感。

也就鹹魚女僕艾爾莎沒有任何錶示,依舊坐在椅子上發愣。

享受著菜月昂的服務,多來戈不禁感嘆一聲。

果然不愧是主角,即便是學習當奴僕,也學的這麼快,做得這麼好。

但這時,多來戈卻產生了一些疑惑。

這樣順從,他還是原著中的廢柴主角486嗎?

於是,多來戈開啟龍之感知,從內到外掃視著菜月昂。

幾分鐘之後,他才放下心來。

菜月昂沒有被調包,這就是他。

多來戈還沒有遇到過能夠屏蔽自己龍之感知的情況呢!

而多來戈與萊因哈魯特說著話,他旁邊的菜月昂已經狗腿到了極點,開始給多來戈捏腿起來。 抬腳踢了踢菜月昂的小腿,多來戈示意他不要再捏,只要站在自己身後就行。

菜月昂照做,多來戈見此,才對萊因哈魯特說道:「剛才沒有說,我來你家的另一個目的。現在,我告訴你…」

萊茵哈魯特點頭,做出傾聽的姿勢。

「我希望你能帶我和蓋倫進謁見廳。」

萊茵哈魯特的表情立刻嚴肅起來,詢問道:「不知多來戈閣下想去謁見廳做什麼?」

謁見廳是王選大會舉行的場地,國王以及王族還未暴斃之前,那裡一直是商量國事的地方。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說一下親龍王國盧克尼卡的高層組成。

賢者議會是協助國王管理國家的組織,這一點比較類似於地球的君主立憲制。

賢者議會就是首相,國王所代表的君主,更多是一個象徵,而並非真正管理國家的存在。

親龍王國盧克尼卡,是憑藉於聖龍的幫助下,建立起來的國家。

因而,聖龍對這個國家意義深重。

在這個魔幻的世界里,聖龍是真正存在的,並非如同神、上帝、耶穌之類不存在,只是人類臆想出來的。

所以,國王的職責便是與聖龍溝通。

將聖龍的意志傳達給親龍王國,這才是國王存在的真正意義。也是王選者被稱為龍之巫女的根本原因。

國王不需要多麼賢明,只要能夠將聖龍的意志完整的接收到,毫無保留的傳達給國家便可以。

但即便如此,王選的競爭也異常激烈,到目前五位龍之巫女已經齊聚王都,王選大會即將展開。

畢竟這可是國王,就算只是名義上的最高領導人,也是誰都無法忽視的榮譽。

況且,身為傳遞龍之意志的存在,本身便是無比高貴、無比尊貴。

憑藉國王這一身份能夠做的事情可就多了。

王選者背後支持參加王選的勢力,一旦所支持人能夠成為國王,就將獲得巨大的利益和至高的權勢。

而利益和權勢這兩樣,不就是人們所追求的東西嗎?

當然,在這魔幻的世界,還得加上個人實力這一項。

不過有錢有權之後,修鍊也會變得簡單許多吧!

畢竟,一個國家的財力,如果全力推動一個人修行的話,那這個人一定會有非常恐怖的修鍊成果。

當然,多來戈與那些勢力不同。

他支持想要做國王的愛蜜莉雅當國王,僅僅只是因為愛蜜莉雅想當國王罷了。

那些勢力所看重的權勢和利益,多來戈都不屑一顧。

與他類似的也就只有羅茲瓦爾而已。

畢竟,羅茲瓦爾支持愛蜜莉雅參加王選,只是因為福音書上有指示,這樣可以完成羅茲瓦爾的目的罷了。

聽到萊因哈魯特的問話,多來戈沒有遲疑地說道:「我想幫助愛蜜莉雅成為國王,但她又不想讓我牽扯進去,所以我沒法跟她去謁見廳。」

「因為此,我就只能找到欠我人情的你,來幫我做這件事了。」

「王選大會之所以會在今天召開,我猜就是萊茵哈魯特你已經說服菲魯特殿下同意參加王選,並且為之全力以赴。」

「所以萊因哈魯特你肯定是可以跟著菲魯特殿下,一起進入謁見廳的。」

「不要否認,這些我都知道,可不能把我當小孩子對待哦!我記得你之前可說我是『小賢者大人』呢!」

多來戈的直言不諱,讓萊因哈魯特皺著眉頭,摸著鼻子,顯得相當困擾。

他是不願意讓多來戈這一個『小孩子』進入謁見廳的。

即便他曾經給多來戈安過『小賢者大人』的名頭。

因為在真正的賢者面前,小賢者還是有些不夠看。

況且,這樣一個五六歲的小孩,就算舉止表現得再成熟,貿然進入謁見廳也會遭人質疑。

多來戈見此,便問道:「是有什麼難處嗎?不妨說出來看看,說不定我能解決呢!」

有多來戈的問話,萊茵哈魯特便說出了自己的困惑。

「嗨!我當什麼呢!你放心好了,我一定能夠用一個他們不會起疑心的形象進入,只要你肯帶我進去就好。」

在多來戈的一再堅持之下,萊茵哈魯特最終答應了。

「但是你得先讓我看看,你究竟會以怎樣的形象進去。」

這是萊茵哈魯特的條件。

於是,多來戈便拉著萊茵哈魯特到旁邊的側廳。

嘭~

「原來是這樣,那我答應了!」

……

王選大會的召開就在今天上午。

所以萊因哈魯特在幫菲魯特穿好衣服,整理好儀容之後,便驅使著兩輛龍車,載著多多來戈和蓋倫,駛去了王城方向。

艾爾莎和菜月昂就留在阿斯特雷亞家。

王選沒他們什麼事兒,他們自然不用參加其中。

其實,多來戈一開始也不想讓蓋倫參加,但憑藉蓋倫對自己那執著的勁兒,蓋倫一定不會同意多來戈獨自一人去謁見廳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