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在一邊吸收骨頭之內精純的能量之時,他還要一邊煉化着那股殺意,那股殺意若是貿然吸收,也是能夠引起不少的麻煩,搞不好被影響了心志,變成一個只知道殺戮的機器都是有可能的。

好在戰典練體術對於吸收能量,有着獨到的優勢,別人可能面對這股殺意感沉棘手,但他卻不在此例,

此刻,王澤體內勁元迅速的洶涌,在體表泛起了一層金光,兩層種金光相互交映,遠遠望去,好像是有披着一層金色的神火在燃燒一般,顯得無比的神祕與**。

隨着一絲絲金光的能量進入體內,他體內乾涸的勁元,以一個緩慢的度在緩緩提升着,而體內原本並未痊癒的經脈與骨骼,也是再度的開始有了癒合的現象。

時間在煉化中緩緩的渡過,當過了一天一夜之後,他的氣息終於是達到飽滿的狀態。

且,體的經脈、骨骼都變得堅硬無比,晶瑩剔透,散發股一股沉凝而堅硬之感。

“噼裏啪啦!”

王澤緩緩的站起身來,體內頓時陣起一陣陣骨骼舒張的聲音,感覺到體內充盈的能量,他微微一笑,此刻終於算是有了一點自保的本錢了。

此刻那金色的骨頭,光澤雖然暗淡了幾分,但卻依舊沉凝無比,散發着一股金屬的質感,但如果用來煉器的話,必然可以打造一柄神兵寶器。

“能夠令翻雲境強者有心生忌憚的地方,到底存在着什麼樣的危險?”

將金色的骨頭收了起來,王澤看了看前方不由得皺了皺眉,但卻不得不硬着頭皮向前,那具白骨就在後方,要是就此退走,便一定還是會陷入追殺。

現在的他可謂陷入了兩難之地。

“嗯?”

就是此刻,王澤錯愕的突然發現他胸中處那塊青褐色的玉石,竟然發出一陣召喚之意,雖然微弱,但卻確確實實的存在着。

“這塊玉石果然不是凡物。”

在見到那座巨峯和煉化那股淡黃的色的氣體之時,他就模糊的感覺到這塊玉石有些異常,卻但不能確定,現在從這一幕看來,這塊玉石看來存在着一些祕密。

於是王澤深深了吸了口氣,邁開步伐向前走去。

“嘎吱!”

當前行了半刻鐘,王澤走近了這茫茫都是白色的土地,腳掌踩地面之上,響起一聲清脆的聲音,一直淹沒到了他的腳踝。

“不對,這是骨粉…..”

王澤頓時心中一跳,這層厚厚的白灰,一真蔓延到視線盡頭,難已想像,這究竟要死多少人才能堆積出這麼多骨灰,想想都令人心中發毛。

“嘎吱,嘎吱!”

此地格外寧靜,只有王澤一聲聲腳步踩在骨灰上聲音,在其間迴盪開來,傳出去很遠。


一路前行,那層骨灰便是越來越厚,已經淹沒到了王澤膝蓋處,而且還有不斷加深的趨勢。

“沙,沙..”

然而,就在此時,這層厚厚的骨灰之處,突然傳出一聲聲細碎的聲音,雖然很微弱,但卻清晰的傳進了他的耳中。

“什麼聲音?”

王澤四光環顧四周,不由得皺了皺眉,四周依舊是白茫茫的一片,並未有任何異常。

“不對,肯定有東西…”

王澤深吸了一口氣,剛剛那種聲音他確信沒有聽錯,再次掃視了片刻,仍然未有什麼收穫,於是將身體提高到高度警戒狀態,步步爲營的向前走去。

“咻!”

突然一道寒芒射來,一個通體呈森白色的毒蛇,從厚厚的白骨灰裏陡然射出,張開猙獰的巨嘴向他咬去。

“鏗!”

王澤一指點出,金光大盛,當場點在了這條毒蛇的軀體之上,兩者相撞竟然發出一聲金鐵交擊鏗鏘之聲,然而,而這條毒蛇並沒有被一指擊斃,墜落在了地上扭曲着身子,依舊生命力頑強,蛇眼冰冷無比盯着王澤,在絲絲的吐着信子。

王澤微微一愣,他的力道何其的巨大,雖說剛剛只是隨意的點了一指,但隨即是脫俗境七重天的強者,怕也是被洞穿了。

而這條毒蛇,卻是除了出現疼痛的蜷縮之外,並未死亡,如何不讓他詫異。

“咻!”

就在王澤思緒翻涌間,那條毒蛇綠幽幽的眸子中閃爍着兇芒,身體快速彈起,如一個脫弦的箭矢一般,以一個刁鑽的弧度,再次向他攻擊而去。

雖說毒蛇的攻擊較爲刁鑽,但王澤卻絲毫的不懼,他的戰鬥經驗可謂格外的豐富,身子隨即一錯,便將這一擊避開而去。


“轟!”

王澤一拳打出,這次加大了不少力道,終於是將這條森白色的毒蛇打的四分五裂。

而想像中的血肉橫飛的景象並未出現,這條毒蛇仿若是一條由骨頭所鑄一般,躺體四分五裂的瞬間,化成了齏粉簌簌的墜落下來。

“難道,這是傳說中的“骨蛇””?

見到一幕,王澤大吃一驚,跟隨曉機子修煉的這麼多年,他看過的書籍也不在少數,在書中看過關於骨蛇的記載。

骨蛇的生成條件極爲的苛刻,只有在伏屍上百萬的極死之地,纔有可能出現。

它們以食骨頭爲生,奇毒無比,體質堅固如鐵,而且並無任何的血肉。

剛剛形成的幼蛇,便就是相當於人類脫俗境七八重天左右的存在,而且有很大的上升空間,傳說成年的大蛇,更是可以擁有着翻天覆地的本領,極其的可怕。

沒想到這裏竟然會出現這種極其難已見到的生物!

王澤詫異,原本他以爲這種骨蛇不過傳說中的東西,到底有沒有還不一定呢,畢竟伏屍上百萬的死地,整個天地間也沒有幾處。

“不對,壞了!”

王澤心中一跳,想到了一個可怕的記載。 王澤心中咯噔一下,這種骨蛇很少單隻出現,他們是羣體動物。

也就是說,這遍體被骨粉淹沒的地面,很有可能會有着一處骨蛇巢。

想到這裏,王澤頓時渾身發毛,一隻年紀尚幼的骨蛇,便是能夠達到脫俗境七八重在的地步,若是出現一片…想想都讓他頭皮發麻。

“沙,沙,沙,”


然而,就在他念頭剛剛落下,地面之上便出現微微的蠕動,一條條森白色的骨蛇從中爬之而出。

不多時,地面之上到處都爬滿了森白色的骨蛇,密密麻麻覆蓋在地表之上,猶如一巨大的白色毯子。每一條骨蛇都眼露兇芒,絲絲的吐着蛇信子,簡單令人毛骨悚然!

“我X!”

王澤頓時汗毛乍起,嚇的差點沒跳起來。這麼一大片骨蛇,最低的也是脫俗境七重天的實力,現在竟然快把他包圍了,他如何抵擋?

他現在有一種腿肚子抽筋的感覺。

“絲…絲..”

視線望去,大地之上,極度空曠,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骨蛇如一道森白色的洪流,向王澤緩緩爬去,這般景象如果被別人看到,估計會立刻嚇暈死過去。

它們的大小各不一樣,有的骨蛇大概有一米左右,但有的卻能達到幾丈長,猶如水缸一般粗細的蛇軀,透着一股強大的力感,巨尾掃橫間,白灰瀰漫,煞氣沖天。

其中一條骨蛇更是令人震動,它長達數十丈長,龐大無比,宛若一個山丘般連綿起伏。渾身上長滿了森森的鱗片,泛着妖異的光澤,更重要的是它背後竟然長出一個巨大的骨翼,在空中飛行。

遮天蔽日,宛若一朵重重的烏去壓下,渾身散發而一股慘烈的氣息,嚇人無比。

大片大片的骨蛇,在地上發出沙沙的聲間,宛若亡命之曲一般,讓人心驚肉跳。

“媽的,怪不得那具骨架不敢來這裏,若是被它們攔住怕是骨頭都不剩。”

此刻王澤的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於是眼角餘光認準了一個方位,一身形一動,捲起一陣狂風,帶起大片的骨粉向前衝去,想到就此衝圍而去。

此刻他的後方全是骨蛇,唯有前方,並未出現骨蛇的遺蹟。

一路狂奔,王澤將速度提到了極致,而那些骨蛇速度也是一點都不比他慢。其中那條背長雙翼的大蛇,更是一馬當前飛在最前方,在快帶的拉近與王澤之前的距離。

“媽的!”

王澤咬了咬牙,眼芒急閃思索着應對之法,若是被這些骨蛇逮到,那下場簡單令人不寒而粟。

就在此刻,王澤卻是突然發現,前方的地表出現了向上升了高坡,快速向上奔去。

視線一望不禁得令他一怔,前方一處巨大的盆地,宛若是被人生生砸下了地表,顯得突兀無比。

盆地之中,一座座墳墓聳立在盆地之中,散發着一股獨寂而蒼涼之意。

“打饒墓地者死。”

看見王澤走到那裏,天空之上那具生有骨翼的骨蛇,發出一聲冷漠的聲音,在天空之中,隆隆作響。

“轟!”

骨蛇猙獰的巨口中吐出一個巨大能量匹煉,宛若隕石碰地表的姿態,帶着尖銳的破風聲響,向王澤狠狠砸去,駭人無比。

“刷!”

感受到頭頂上的巨大壓力,王澤運轉起疾風步法,避開了這一擊,隨即,頭也回的向下方的墓地中狂奔向去。

“人類,你必死無疑!”

眼着王澤進入到了那片盆地之處,生長有雙翼的骨蛇在天空中咆哮了一聲,隨即眼中充斥着恭敬之色,看了一眼前方一座座墳墓,但卻絲毫不敢踏足。

盆地之中,一股久遠的歲月氣息在流轉。

天空之上昏暗之極,如血色的黃昏,地表上一座墳墓鐫刻滿了歲月的風霜,聳立在此,遠遠望去,透着一股蒼涼而悲壯。


這裏,寸草不生,很是荒涼,大地之上坑坑窪窪,鐫刻着刀斧劍孔的痕跡,隱隱之中似乎還能聽到一種金戈鐵馬,鋒火連天的大戰氣息,仿若是遠古劃破時空傳遞而來。

一座座墓碑,孤獨而枯敗靜靜的屹立在地表之上,那墓碑之上還有一灘灘血跡,仿若是在述着一曲淒涼的哀歌。

王澤心中竟然壓仰無比,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悲意。仿若這墓碑之下,葬送的皆是一位位天地人傑一般,認人敬畏。

天空之上,陰暗無比,只有一層淡淡的紅光在遙遠的天際上掛着,與地上的景色相互交映,宛若一片末日的景色。

“當!”

突然一道如黃鐘大呂般聲音響起,似乎是從遠古劃破時空,在這片天地之中滾滾傳遞而開,令人心神盪漾。


喪鼓哀鳴,鐘聲陣陣,更有無數人在大哭,天地同悲。

微風吹來,帶着一股刺骨的寒意,令王澤不由得渾身泛起了一股冰冷之意。

“何人打擾我們的沉睡!”

突然一道威嚴的聲音,不帶絲毫的情感,在墳地之中響起。

聲音一落,在王澤震驚在目光中,一雙手掌從墓地之中緩緩伸出,手掌枯槁無比如同橘子皮一般,爬滿了皺紋,沒有一點點血色。

灰白的手掌之上,長長的指甲鋒利無比,泛着冷幽幽的光澤,張牙舞爪如一隻只厲鬼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在厲爪伸張間,那些墓地之中,緩緩的爬起來一具具屍體。

他們披頭散髮,看不清面貌,身體枯槁,簡直是皮包骨頭,有着一股濃濃的死氣。

而且身上的衣服極爲的古老,根本就不是這個年代的風格。

“嘶,這不是傳說中的屍變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