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中華語』的產生,是由智能生命『夢飛煙』經過精密的計算推理之後得出來的,所以讓『大中華帝國』的公民,全部都學習『中華語』,那也是為了以後大家都能方便的交流。

不然的話,一個說華夏語,一個說英語,那就很不利於『大中華帝國』民眾之間的正常交流了,因此,『大中華帝國』語言的統一,那可是勢在必行的大事情啊!

所以,葉問與柳如雲商量了之後,就決定在這個會議上面,著重的提出來,而這樣做的原因,主要有兩個,一個當然就是想引起刀疤他們的重視,另外一個原因,則是為了讓以後『大中華帝國』長久的存在下去。

要知道,從『大中華帝國』成立的那一刻開始,地球的新紀元已經拉開了序幕,所以作為一個帝國。它的文化是很重要的。

因為一個帝國要是沒有自己獨特文化的話,那是不可能長久存在下去的,所以說,文化對於一個帝國來說,那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首先。『大中華帝國』要是有屬於自己文化的話,那麼作為『大中華帝國』的公民,就會很自然的產生一種歸屬感,而這個歸屬感是『大中華帝國』民心所向的一個重要表現。

其次,哪怕『大中華帝國』在以後的發展過程當中,吸收了許多其他種族的人類或者動物。那麼只要他們認真的學習『大中華帝國』文化的話,相信要不了多長時間,這些被吸收進來的人類或者動物,他們就會很快的融入到『大中華帝國』的這個大家庭當中來的。

所以說,一個帝國要是沒有自己獨特文化的話。那實在是太可怕了啊!

最後,在『大中華帝國』成立了之後,像『問天門』弟子們平常『樂於助人』的表現啊!像『問天門』弟子們在工地建設當中的優異表現啊!

像『問天門』弟子們對抗哥斯拉大怪獸英勇的表現以及後續『問天門『弟子們對抗變形金剛族群入侵地球的表現啊!

那可都是典型的正面教材啊!同時,也是『大中華帝國』獨有文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因此,在智能生命『夢飛煙』的幫助之下,像弟子們那麼優秀的表現,都已經成功的被載入到了『大中華帝國』的文明發展史當中了。

當然了,這其中有關於葉問方面的文化信息。那當然是最多的了,誰讓葉問不僅是『大中華帝國』的開創者,而且還是『問天門』的建立者呢?

所以。在『大中華帝國』以後的發展過程當中,那肯定是非常重視文化這一塊建設的。

緊接著,跟刀疤他們交待完了『大中華帝國』母語方面的事情之後,葉問就親自帶領著刀疤他們來到了『中華城』自己的主雕像面前。

當然了,在葉問的帶領之下,主雕像當中的器靈。很自然的就把自己的威壓給收了起來,不然的話。這裡人就連靠近葉問主體雕像一百米,都是做不到。

因為。葉問主體雕像當中的器靈,它的靈魂強度,已經達到了『元嬰期』的高度啊!所以想刀疤他們這些築基期的高手,就連給它提靴子的資格都沒有啊!

所以說,神祗的威嚴是不容侵犯的,因此,要不是葉問親自帶領的話,刀疤他們是接近不了雕像一百米之間距離的。

而此時的主雕像,已經被一層濃濃的白色雲彩所覆蓋住了,因此,現場的人,除了葉問能看夠清楚主雕像的相貌之外,其餘的人,卻只能看到一層層濃濃的白霧,所以,他們根本就不清楚雕像到底長個什麼樣子。

因此,臉上寫滿疑惑的刀疤,首先就開口問道:「老大,我承認您的雕像非常的有威嚴,但是我們看到的卻是濃濃的白霧啊!這讓我們如何面對著老大您祈禱呢?」

「是啊,是啊!老大,您的雕像實在是太雄偉了啊!不過,再雄偉的雕像,我們也看不到啊!這如何讓我們祈禱呢?」海豚、黃毛同時附和的說道。

「哈哈………..祈禱的事情,我就不教你們了,反正,你們只要記住一句話,那就是『心誠則靈』。」看到刀疤等三人,都用充滿疑惑的眼神望向自己,於是葉問就大笑的說道。

看到刀疤等三人,聽到自己的講話之後,都在用心的體會自己話裡面的含義,於是葉問就招呼了一下柳如雲,然後悄悄的離開了這個廣場。

這一次,葉問的目標很簡單,那就是把自己在空間當中煉製的那上百座雕像,全部都平均的分配到『大中華帝國』的各個角落,以供『大中華帝國』的民眾進行祈禱。

而這個祈禱的民眾,是不分俘虜還是合法公民的,因為只要他們誠心向自己祈禱的話,那麼他們很快就能收穫到信仰之力回饋過來的力量了。

因此,葉問直接就用神識聯繫上了智能生命『夢飛煙』,讓其火速傳過來一張『大中華帝國』的地域分布圖,因為葉問準備在『大中華帝國』的國土上面,取20——100個雕像存放點。

而這樣做的目的,當然就是為了收集信仰之力了,不過由於『大中華帝國』還是有許多的民眾不認識自己,因此,存放副雕像的時候,葉問是不準備用濃霧遮掩的,但是必要的禁制,葉問還是會布置的。(未完待續) 而這樣做的目的,當然就是為了收集信仰之力了,不過由於『大中華帝國』還是有許多的民眾不認識自己,因此,存放副雕像的時候,葉問是不準備用濃霧遮掩的,但是必要的禁制,葉問還是會布置的。

所以,葉問就跟柳如雲交待了一聲,讓其先回家等自己,說等自己忙完了布置雕像的事情之後,就會很快的趕回來,並且葉問還表示,晚上一定要叫家人們都來聚一聚,因為葉問他自己將會親自的下廚。

當然了,葉問還著重強調了一點,那就是晚上的時候,葉問還會為家人們又一次的提升實力,要知道,生長在空間當中的『玄元樹』都已經開花結果了,所以,葉問有把握把家人們的實力都提升至一到兩個層次。

也許有人會說,葉問怎麼老是要幫助家人們提升實力呢?這樣做的後果,葉問想過了嗎?要知道,一直幫別人提升實力,那可不是為了他們好啊!那可是害了他們呀!

畢竟實力只有通過自己的努力修鍊,那得來的才是最可靠,最保險的,而葉問的家人們要是突然一下子就增加了許多實力的話,那可是修鍊者的大忌啊!

所以,實力還是一步步的提升比較好一些,不然的話,葉問家人們的心性要是沒有達到一定要求的話,那是很容易就會出現危險的。

但是,當葉問聽到你這麼認為的話,那麼葉問就會很不以為然的說道:「呵呵,你以為我為家人們提升實力。那不是為了他們?反而是害了他們?」

「假如你這麼認為的話。那麼你可就是大錯特錯了啊!要知道。家人們目前的實力,高的已經達到了築基期巔峰的程度了,而低的也達到了築基期初期巔峰的程度了。」

「所以我要是為家人們提升實力的話,那肯定是有分寸的撒!要知道,家人們那可是我的親人啊!我能害了他們嗎?」

想完了這些事情之後,葉問開始對照著腦海當中的地圖,然後利用神識大規模的掃描『大中華帝國』,準備從其中找出數十個適合安置自己雕像的位置。

要知道。收集信仰之力的雕像,它存放的地方,肯定是人非常多的地方,這樣也有利於人們進行正常的祈禱,從而為收集信仰之力提供便利。

但是,並不是所有的人,都願意在廣場上面進行祈禱的,所以『大中華帝國』的以後,肯定會出現各式各樣葉問雕像的,而這些造型非常簡單。普通的雕像,它將會受到大多數『大中華帝國』民眾歡迎的。

所以說。想讓大家都集中到一起進行祈禱的話,那絕對就是一句空話,要知道,目前可沒有一座超級大廣場,來容納那麼多人進行同時的祈禱啊!

因此,葉問以後的雕像,將會成為家家戶戶世代供奉的物品。

不過,這其中卻有一點非常的重要,那就是葉問親自煉製過後的紫色水晶雕像,那可是蘊含有一定道家玄妙在裡頭的。

簡單的說,如果信徒們誠心向葉問親自煉製的雕像進行祈禱的話,那麼信徒們貢獻的信仰之力,葉問就能很容易的收集到,並且葉問收集到的信仰之力,就能很快的反饋給信徒們,從而讓信徒們的實力大增。

但是,仿造葉問的雕像,它們卻只有一個功能,那就是收集信仰之力,並且這個信仰之力還會被這些仿造的雕像耗損一部分,所以說,假冒的,它終究就是假冒的,它是成為不了真品的!

因此,『大中華帝國』的管理者,他們會選定一個非常合適的時間段,然後讓『大中華帝國』的民眾,分批次的對著葉問親手煉製的雕像進行祈禱。

到時,『大中華帝國』的民眾,他們的實力才會有一個飛躍性的提升。

當然了,假冒的葉問雕像,它並不是一無是處的,因為假冒的葉問雕像,它還是能夠收集信仰之力的,並且這個信仰之力雖然不能及時的反饋給信徒們,但是信仰之力卻是可以累積的,直到某一個時刻,這些信仰之力就會全部的反饋給信徒們的。

要知道,只要信徒們產生了信仰之力,那麼葉問就能通過信仰之力,與信徒們進行直接的對話了,並且這個聯繫,還不分時間、空間、距離的。

但是這個聯繫,卻不是隨時都能聯繫的啊!畢竟葉問要是隨時都能與信徒們進行聯繫的話,那麼這個能力實在是有些逆天了啊!

雖說信仰之力是宇宙當中最頂級的力量來源之一,但是,它也是有缺陷的,而這個缺陷就在於掌握信仰之力的人。

因為掌握信仰之力的人,實力要是太低的話,那麼他們與信徒們之間的聯繫,就會受到極大的限制,反之則亦然。

比如以葉問現在渡劫期中期的水平,他要是掌握了信仰之力的話,那麼他與信徒們之間聯繫,最遠的保持距離就可以達到太陽系最周邊的一個星球了。

也許有人又要問了,到底有一個什麼方法可以判斷葉問與信徒們聯繫的長遠呢?

假如讓葉問知道了,你有這樣疑惑的話,那麼葉問就會笑著對你說:「呵呵,拜託了,好不好呀?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有信仰之力這回事的,所以,我哪裡知道,能與信徒們的聯繫到底有多遠呢?」

「但是,你要是真的想要我說出一個原因的話,那與信徒們聯繫距離的長短,那肯定是跟實力直接掛鉤的,畢竟『強者為尊』這個道理,大家都是懂得的吧!」

因此,綜合了多方面的因素之後,葉問才決定親自煉製這麼多雕像的,為的也是更加容易的收集信仰之力。

很快,葉問把位置選好了之後,就把存放在空間當中的紫色水晶雕像,全部都安放到了合適的地方,並且每一個存放雕像的地方,葉問都會布置一些等級非常高的防禦禁制。

而葉問這樣做的目的,當然就是為了讓紫色雕像永久的保存下去了,這樣的話,在信徒們的心中,才會有寄託,從而信徒們才能夠更加穩定的提供信仰之力了。

當然了,葉問親自煉製的雕像,經過長時間信仰之力的熏陶了之後,它就會產生種種不可思議的奇異之處,至於如何奇異,那就只有信徒們才知曉的了。(未完待續……) 文建仁不敢耽擱,連忙又回到警署。他要在電腦專家破譯密碼前,破壞掉硬碟。

「裡面怎麼樣?」文建仁問門外圍觀的同事。、

「專家還沒來!」

「哦~!」文建仁心放下一半。

「建仁,你破過的經濟案件多。過來,一起看看!」彪叔看到文建仁主動招呼。

文建仁心中一喜,忙鑽進人群。裝模作樣的拿起硬碟左右查看。心中急思,怎麼辦?突然,他眼睛餘光瞄到彪叔養風水魚的魚缸。剛起心思….啪!老天爺都幫忙,警署竟然停電了。

「誰擠我!」

「不要搶!」

「噗咚!」東西掉進水裡的聲音。

文建仁自導自演,把硬碟丟進魚缸。嘴裡還大叫「不要跑!」一把抓住他身邊的陳家駒就不鬆手。

「怎麼回事?」陳家駒有些發愣,不過,馬上反應過來,文建仁這是碰瓷啊!心念一轉,於是,配合的演到「放開我!是我陳家駒!」

「啪唧!」燈光亮起。

「怎麼回事?硬碟怎麼掉水裡了!」彪叔表情猙獰,演技杠杠的。一把撈出硬碟,使勁甩水。

「是他!剛才燈一滅,就有人搶我手裡的硬碟!我一把抓住,就是他!」文建仁一口咬定就是陳家駒。

陳家駒當然叫屈:「不是我!我冤枉…」忽的神情,一下變得狠戾,吼道:「是你!肯定是你,你是朱濤的人。上次就是你自作主張,差點讓朱濤跑掉!」半真半假,演的越發逼真。

「你別亂咬人!這麼多人看著,我就這麼傻?自己扔進去的?」文建仁懟道。

「你..」陳家駒詞窮。急的面紅耳赤,「我打死你個爛人!」突然動起手來。

一旦動手,文建仁當然不是對手。頓時被打的抱頭鼠竄,眾警察也連忙解圍。彪叔怕陳家駒性子起來壞事,忙厲聲喝道:「把他關起來!」

「啊!」眾人訝然。

「這是命令!」

「是!」

大嘴幾人過來,帶著陳家駒去監室關起來。剛好就關在朱濤旁邊。

朱濤一頭霧水,不曉得警察賣的什麼葯?

文建仁也被限制自由。

「彪叔,我要打個電話回去,給我老婆說一聲!」文建仁出言道。

「好,沒問題!」

文建仁撥通電話。

「今晚,我加班,不回去了。你給丹仔說一聲!」

「沒事,沒事了!」

借著打電話的機會,他把消息傳遞出去。

朱丹尼收到文建仁回復,還是有些不放心。於是,讓張大狀又進了一次警署確認。

當張大狀從朱濤口中得知陳家駒被關在他的隔壁后。懸著的心,頓時放了下來。朱濤也得到了張大狀的回饋,差點樂瘋了。

張大狀出了警署,把好消息告訴了朱丹尼。聞言,朱丹尼嬉笑開顏,人逢喜事精神爽,大手一揮,「大富豪」走起!」帶著弟兄們去大富豪瀟洒去了。

凌晨時分,文建仁眯著眼在辦公室椅子上打盹,突然眼前一黑,燈關光被擋住。睜眼一看,就見陳家駒一臉笑容看著他。

「你怎麼出來了?」文建仁嚇了一跳,生怕陳家駒又動手。

「我放他出來的!」彪叔開口。

文建仁這時才發現,自己周圍都是同事,連署長也在。心裡打鼓,念頭急思,不知道出了什麼事?

「文督察也為警署立過不少功勞!沒想到…唉~!你們客氣點!」署長嘆口氣揮揮手。

陳家駒和大嘴上前一步,掏出手銬,齊聲道:「你可以不說話,你所說的每一句話….」

「咔哧!」直到雙手被鎖住,文建仁的腦子還嗡嗡的。

「為什麼?我冤枉!」

「燈是我關的!」署長輕飄飄一句話傳來。

文建仁是聰明人,頓時想通了關竅,這一切都太巧了!當時,自己被逼迫太急,也沒時間仔細考慮,現在想起來,自己也許早就暴露了。

「今晚,全警署陪著你演戲。文督察,你可算白忙一場啊!」彪叔舉起手中資料抖了抖!

「這….」文建仁眼神閃爍,心中想著,「只要死咬著就是失手,就算扛下來,也沒多少刑期。大不了,就是個毀壞證物….」

見文建仁,還不服軟。彪叔詐唬道:「你的戶頭,兩天前進了十萬塊錢。我們查到是從朱濤賬上轉過去的….。」

「沒有的事!你們不要栽贓我!」文建仁打斷道。他和朱濤是現金交易,根本不走銀行賬戶。

就在這時,一夥警察進到警署,還押著一個女人。文建仁抬頭一看,失聲道:「老婆!」

「阿仁!嗚嗚嗚~!…」女人一下哭出聲。女人還想再說幾句,可是幾個女警強行把她帶走。

「老婆..老婆..!」激動。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這和我家人有什麼關係?」文建仁怒視著彪叔和署長。

一個警員遞給雷蒙一個包裹,又在他耳邊低聲彙報了幾句。

雷猛點點頭,看向文建仁,抬起手中的包裹道:「這是從你家搜出來的。這裡面是什麼,想必你很清楚!你老婆把一切都交代了。還有,如果你肯配合,我們就不起訴你老婆同謀和包庇罪!畢竟同事一場,我們也不想你兒子沒人照顧,你自己好好考慮!」

聽到「兒子」,文建仁心理防線崩潰了。

「唉~!」文建仁嘆道:「我可以坦白!所有情況我都可以交代。不過,我要檢方給我請求減刑!」

聞言,彪叔看看陳家駒又看看署長。過一會「噢噢~!!」警署爆發出熱烈慶賀聲。

文建仁如果當了控方證人,就算沒有交易資料,朱濤也鐵定定罪了!

看著慶祝的同事,文建仁悔恨的低下頭顱。

第二天早上九點,法庭門外。李國傑帶著方靈清來上庭。正巧碰到朱丹尼和張大狀。

朱丹尼一夥惡狠狠瞪著方靈清。嘴裡還罵罵咧咧。

「白眼狼!」

「小心點!待會瞎說,出來有你好看!」方靈清嚇得躲到李國傑身後。

李國傑笑著拍拍方靈清肩頭道:「不要怕!有我在這,他們傷不了你!」正說著,就見陳家駒帶著一夥警察快步走過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