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與妖邪一戰,雖然不敢說驚天動地,但至少也令羅月峰頂化著一片廢墟,雖然鳳族處理了與妖邪有關的氣息,但明顯她們沒心思來恢復這裡的情況。

於是此刻在李逸晨眼前的便是一片充滿著毀滅之氣的黝黑之中,一株尺許來高的翠綠新芽正散發出昂然生機,甚至此刻連新芽四周亦多出幾分淺綠之意,彷彿再過數日就會有綠草破土而出。

當然這並非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乃是李逸晨發現這株新芽儼然就是一個濃縮版的天絕的本體。

若是按著境界來說,這極可能就是天絕的妖胎!

但事實上,當時李逸晨是親眼目睹了天絕自爆,按常理,自爆那可不僅僅是肉身,那可是連妖胎一起,而在這樣的情況下天絕依然能重塑妖胎,這自然說明劍靈給天絕的永生殘訣自然也非同小可。

不過雖然天絕重獲新生,但李逸晨還是能感覺到,在如今這樣的環境中,若是任其自生自滅的話,那麼得不到力量補足的天絕待其本來的生命力消耗空之後也是一件相當危險的事情。

所以在微微錯愕之後,李逸晨當即將天絕一收,連同自身一起進入聖戒空間之內。

「老大……老大……外邊情況怎麼樣了?」看著李逸晨出現,雷神等幾位從青雲大陸就跟著李逸晨的各凶地領主立刻圍了過來。

對於他們幾個傢伙,李逸晨自然把他們安排在一起,那麼天絕被李逸晨召出之事,他們自然也知曉。

見狀雷神他們一個個也是摩拳擦掌,就等著李逸晨一聲召喚,隨時即可奔赴前線,此刻見著李逸晨自然也是興奮無比。

「外邊的事情已經解決了,不過天絕出了一點狀況,估計要些年頭才能恢復過來了!」看著雷神他們的神情,李逸晨不由又心生愧疚起來。

雷神他們從青雲大陸一路跟著自己,一直以來都幫了自己不少的忙,但這次自己卻險些令天絕喪生!

雖然李逸晨知道無論人、妖或者說魔,一旦踏上修鍊這條路,那麼就註定他們隨時都可能喪生於途中,這是誰也避免不了的。

不過李逸晨雖然明白這個道理,但他仍然不希望這樣的情況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人身上。

「啊……天絕怎麼了?」聞言,雷神等立刻緊張起來,原本在青雲大陸他們就有著不錯的關係,之後進入聖戒空間之後,大家更是天天在一起,這其中的感情更是非同一般。

對於雷神他們,李逸晨自然絕對信得過,當即便將事情的大致講了一遍,同時連天絕修鍊了劍靈提供的永生殘訣才僥倖生還之事也沒有半點隱瞞。

聽完李逸晨的講述,大家雖然有些為天絕擔心,但想到天絕如今恢復過來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到也不至於太過悲傷。

少了悲傷,那麼此刻他們關注的重點自然在天絕修鍊的永生訣上!

雖然李逸晨說了那只是劍靈想起來的一些殘篇,但僅僅只是殘篇就能讓自爆的天絕得到重生的機會,這樣的結果就連李逸晨都動心,又何況是他們呢。

接著幾個傢伙你一言,我一語,不過他們的問題卻全是與永生訣有關的問題。

「我說天絕可是你們的兄弟,如今他都這樣了,你們不關心他,反而關心永生訣,你們覺得這樣合適嗎?」面對這樣的情況,李逸晨不由也是一陣無語。

「他有什麼好關心的,老大你既然說沒事,那就沒事了!」

「對啊,只是花一些時間恢復罷了,不過這樣也好,以前他老欺負我們,這次可輪到我們欺負他了!」

「就是,老大,天絕修鍊永生訣,你也看到效果了,手心手背可都是肉,不能只他一個人修鍊,我們就涼著吧!」

幾個傢伙不斷的遊說,似乎重點還是放在永生訣上。

「永生訣,劍靈的記憶也不完整,修鍊之後會出現什麼樣的後果連他也說不清楚,天絕這次能撿回一條命完全是運氣,在劍靈沒有回憶起帶套功訣之前,你們最好不要打永生訣的主意!」想到劍靈的交待,李逸晨當即斷了他們的念想。

畢竟以李逸晨對劍靈的了解,若是雷神他們找到他,自願當小白鼠,劍靈肯定不會客氣,到時真出個什麼意外,自己又於心何安。

「那……那好吧!」看著李逸晨這般堅決,幾個傢伙終於不再繼續,但看著他們的樣子,李逸晨又有一種感覺,他們肯定會自己去找劍靈。

不過對於這樣的情況,李逸晨知道自己也無法避免,當即也不再多說,正欲離開之時,李逸晨突然想到鎮神塔中那些傢伙如今是什麼情況,好像他還沒看過,當即心神一動,整個人已經出現在鎮神塔中,不過看著鎮神塔中的情況,李逸晨卻是明顯一愣。 【武♂林÷中☆文→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鎮神塔中那一眾合體境強者此刻無一例外的皆雙腿盤坐全心的修鍊著!

武者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時間修鍊本也是不可厚非之事,但是他們這些傢伙似乎被自己帶入聖戒空間之後好像就沒有誰這麼認真的修鍊過,更不要說像這種全民修鍊的場景。

不過也許是大家亦覺得這裡不夠安全,所以還是分出心神留意著四周的情況,所以李逸晨剛一出現之際,眾人立刻蘇醒過來。

「你進入妖域了?」看著李逸晨的出現,胖道人當即開口問道。

雖然如今大家都淪為李逸晨的階下囚,但胖道人憑著相對高出眾人的修為,以及其本身千嘯門的背景,隱隱也有幾分這群人中的領袖的意思。

「你們怎麼知道?」被胖道人這麼一問,李逸晨心裡也是微微一驚。

之前的嘗試令李逸晨意識到,似乎這些人若是能巧妙利用,還是能成為自己的一大助力,但若是他們能感應到自己把鎮神塔移出聖戒空間的話,那這樣的手段以後就不能再用了。

否則自己原本是打算把他們移出去幫助自己,而若是他們有所感應,到時與自己的對手合作起來,萬一打破鎮神塔的禁錮而逃出來,李逸晨可不認為他們會放過自己。

而且就算到時自己能逃掉,但他們把自己的諸多秘密帶出去傳播開來,只怕自己以後在天域的日子將更不好過了。

「如果不是到了妖域哪裡會惹來這麼多妖族?」雖然有些肯定自己的猜測,但胖道人眉頭還是微微皺在一起。

「看來諸位前輩到還真是見多識廣啊!」說話之間,李逸晨也仔細打量過一番鎮神塔內的情況,不由也是有些好笑起來。

之前他還好奇這些傢伙怎麼一下子修鍊熱情這麼高,不過當李逸晨發現那些妖族的妖核全都不見之時立刻明白過來。

如今他們所有的儲物戒指早已被自己沒收,這些妖核他們就算怎麼藏也不可能逃過自己的感知,但這些傢伙居然直接將妖核吞噬,然後煉化,顯然是不讓自己從中得到好處。

雖然李逸晨利用他們對付妖族只是為了化解當時的危機,根本沒有想過要得到妖核什麼的,但是如今對於他們這種無言的反抗,李逸晨還是覺得,長期的關押似乎已經令他們的心性發生了一些變化。

否則以他們的境界、地位以及閱歷基本不可能做出做出這等幼稚之事來。

「不過我很好奇,這些妖族已經被你帶到聖戒空間了,你為什麼還要假手於我們斬殺呢?」接著胖道人又開口問道。

畢竟最初之時他們不是沒有反抗過,但在聖戒空間中,李逸晨擁有著主宰一切的力量,哪怕他們這麼多人聯手也根本不是李逸晨的對手。

那麼李逸晨讓他們來對付妖族就有些令人費解了,畢竟李逸晨若是想要斬殺這些妖族,那麼他自己直接動手就好了!

而事實上,李逸晨先將他們移入鎮神塔中,然後接出外界,接著立刻就有妖族襲來,他們也的確沒有時間去感應鎮神塔內氣息的變化。

而以鎮神塔的品階,就算他們全力感應,也根本不可能感應到鎮神塔被置於哪個世界之中。

「沒什麼理由啊,就是覺得幾位前輩肯定有些無聊,所以搞些妖族來給你們練練手打發一下時間了,不過如今妖核你們已經拿了,你們再看看還有沒有什麼需要的,若是沒有需要的,那這些妖族屍體我可就要帶走了!」李逸晨自然不可能把真實原因告訴他們。

看著鎮神塔中那一具具因為死亡已經變回原形的妖族屍體,李逸晨可捨不得再浪費。

雖然價值最高的妖核已經被他們吞噬,但妖族屍體對於武者來說,還有著其他諸多用處,尤其是這次被捲入鎮神塔的皆是化形境的妖族,他們的屍體對於廣大青雲閣弟子來說,那更是渾身是寶。

「你是不是把我們移出過你的空間?」見李逸晨似乎有轉移話題的意思,胖道人當即開口問道。

此言一出,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李逸晨的身上!

在滅掉眾妖族之後,他們顯然也討論過這個問題,而這些人無一不是閱歷豐富之輩,將各種可能列舉出來之後,他們一致認為,估計是李逸晨進入妖族遇到危險,才將他們通過鎮神塔而移出聖戒空間,除此之外,他們實在找不出第二種解釋來。

不過李逸晨之前回答得滴水不漏,所以胖道人才會選擇如此開門見山的方式,希望憑著大家這麼多雙眼睛能從李逸晨的臉上找到一些答案。

「這你們也知道?」被胖道人這麼一問,李逸晨到也沒有再繼續迴避!

「真是這樣?」雖然開口的還是胖道人,但在場所有人都有些緊張起來。

原本他們只是希望從李逸晨的臉上找到一些蛛絲馬跡,但誰也沒想到李逸晨卻直接將此事認了下來。

「難道我說不是你們就會信嗎?既然你們已經猜到了,那我也再隱瞞也沒必要!」李逸晨微微一笑道,「所以你們如果抱著將來我再遇到危險的時候,再藉助鎮神塔讓他們出力的時候,你們找機會逃出去的話,那麼你們就得抓緊時間修鍊,因為你們也看到了,如今我已經達到神遊境後期了,以他們的實力我用得著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他們在觀察李逸晨的神情的時候,李逸晨同樣從他們的神色中讀懂他們的心思,既然瞞不下去那就不瞞。

而且李逸晨突然意識到,這到是一個鼓勵他們修鍊的好機會!

畢竟他們想要離開這裡,這肯定是他們能看到的唯一的途徑,而正如自己所說,如果自己的實力超過他們,他們自然沒有這個機會,所以在這樣的動力下,他們必定會專心修鍊。

不過話雖如此,但李逸晨可沒打算過,再用同樣的方法讓他們離開聖戒空間,如今這樣說只是鼓勵他們修鍊。

畢竟這些人可不像那些各方勢力的弟子那般,心境不夠堅定,容易擺弄,但只要他們在聖戒空間中,李逸晨相信自己就有收復他們的一天,所以現在鼓勵他們提升自己的實力到也不是什麼壞事。

「李公子到是爽快!」片刻之後胖道人也回過神來,「我們肯定會用心修鍊,以後李公子有用得著我們的地方只管招呼,不過到時我們是像這次這樣,還是藉機會逃走,那就要看李公子的手段了!」

面對著李逸晨的直接,胖道人同樣乾脆!

因為他們同樣明白一個道理,若非到了生死關頭,李逸晨絕對不會再動用這樣的方法,而李逸晨將來再用這樣的方法也說明他到了生死關頭,而在那個時候,若是他們真的有足夠的實力,那麼脫困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個道理他們明白,李逸晨同樣也明白!所以胖道人到也沒有掖著藏著!

「既然如此,那我還是給大家換一個更適合修鍊的環境吧!」既然挑動起他們的修鍊熱情,李逸晨自然也不會吝嗇給他們更好的修鍊環境。

當然其實在鎮神塔修鍊也不錯,不過李逸晨許多時候還要藉助鎮塔之力,自然不可能長期讓他們在這裡。

接著李逸晨心神一動,把眾人帶到一個環境不錯的區域之後,再度身影一閃,又將鎮神塔一地的妖族屍體帶到安道全的面前。

至於胖道人他們如何去想,如何修鍊,李逸晨自然不會太過關心!

但這些妖族屍體對於青雲閣眾人來說,卻是大補之物,事實上安道全看到這麼多妖族屍體的時候,眼中也滿是綠光。

如今通過李逸晨送進來的各種資料,以及那些歸順青雲閣的各方勢力弟子的補充,哪怕他們生活在聖戒空間,但是對於整個天域也已經著一定的了解。

哪怕這些妖族的妖核已經不見,但他們的屍體同樣能令青雲閣眾人從中得到極大的好處。

與安道全又交談一陣,了解了一些如今青雲閣的情況之後,李逸晨又從聖戒空間中退了出去。

「李公子……李公子……」不過就在李逸晨剛退出聖戒空間之際,立刻聽到羅月峰四周傳來一聲聲帶著幾分焦急地嬌喝之聲。

「出什麼事了?」雖然喊聲來自不同的方位,似乎不止一人在呼喚自己,但李逸晨也只得選擇最近之人的方向,趕去之後立刻開口問道。

「參見李公子……前方傳來消息,好像仙劍宮的情況出了一些變故!」那狐族女子自然也知道妖斗中李逸晨的卓越表現,以及李逸晨與鳳玉瑩的關係,現在見著李逸晨已經不再是客氣,甚至還帶著尊敬之意。

「仙劍宮……」聞言,李逸晨臉色一變,當即向著狐族大殿的方向奔行而去。

這女子只不過是一個能過化在形池幻化出人物的妖魂境妖族,李逸晨相信她也不知道知道具體的情況,那麼現在想要知道仙劍宮的具體情況,還是只有前往狐族大殿…… 【武♂林÷中☆文→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狐族大殿!

李逸晨趕到的時候,老夫人連同阮丁香、阮青曼及一眾族老皆聚在一處,眉頭緊緊皺在一起,似乎正在商議著什麼。

「李公子……」看著李逸晨到來,眾人紛紛起立。

「仙劍宮發生什麼事了?」事關仙劍宮,此刻李逸晨也顧不得那麼多虛禮當即開口問道。

「原本我們派人去幫助仙劍宮,局面到也勉強維持住了,但如今千嘯門好像發現我們派去的乃是妖族,以此為威脅,示意若是我們派去的人不退出戰鬥的話,那麼他們將會向其他人類勢力宣布仙劍宮勾結妖族之事!」老夫人也有些為難地解釋道,「如今雖然人、妖兩族關係有所緩和,但相互之間還是存在著一些不可言喻的默契!」

聽聞老夫人這麼一說,李逸晨頓時也沉默了下來。

這種不可言喻的默契,那就是妖族不得在人界動武,同樣人類也不得在妖族動武。

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這卻是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就像自己,若是在妖域與某個妖族發生衝突的話,那麼若被其他妖族看來,肯定會無條件的在幫助對方。

雖然偶爾會有一些情況變化,但大致上肯定是這樣的,所以千嘯門的這個威脅,無論是狐族還是仙劍宮都不得不引起注意。

對於仙劍宮來說,勾結妖族,放在人界,那絕對不是一件小事。

但對於狐族來說,勾結人類勢力,放在妖域同樣也是一件大事,極可能引來其他妖族勢力的排擠,甚至因此引發戰鬥。

但考慮到李逸晨給狐族所帶來幫助,以及李逸晨與鳳玉瑩的關係,如今鳳族又不敢輕易將人撤回,畢竟若是因此引起李逸晨的不悅,這也絕對不是一件小事。

「如今那邊的情況怎麼樣?」片刻之後李逸晨又開口問道。

畢竟若是狐族的支援撤回之後仙劍宮連立足根本都保不住的話,那也不會去估計太多問題。

但若是狐族撤回之後,仙劍宮還能有迴旋的餘地,那就沒有繼續冒險的必要的。

「根據前方傳來的情況來看,如今千嘯門出動了六個人類養魂境逼壓在仙劍宮前,但你們仙劍宮本來就有一位養魂境,然後再加上九雲天域還有三個養魂境的幫助,再加上我們這邊派出去的五人,可以說佔據著絕對優勢,但若是我們把人撤回的話,仙劍宮雖然不至於立刻脆敗,但估計壓力也會不小!」老夫人當即說道。

雖然之前阮青曼曾經說過再多加派十人前往支援,但後來了解到那邊的情況,李逸晨知道若是再加派強者過去,肯定會打破原的平衡,而引起千嘯門的注意,可是沒想到如此小心,還是被千嘯門察覺到妖族的存在。

李逸晨再次沉默起來,同時心裡也默默的盤算著其中得失。

仙劍宮的養魂境必然就是三祖,而其他三人,如果所料不差比定就是三大勢力的三家老祖宗!

四個養魂境對千嘯門的六人,雖然數量上有點吃虧,但似乎也能支持,而且像這種勢力與勢力之前的戰鬥,這種優勢也可能用其他手段來彌補。

「老夫人,我現在得回仙劍宮一趟,你身上的禁神之毒……」原本李逸晨是想說老夫人身上的禁神之毒他只有了卻那邊事情之後再來幫老夫人想想辦法。

但當李逸晨望向老夫人之時,卻感覺老夫人身上的氣息似乎已經將毒解掉了。

李逸晨回來擔心著仙劍宮自然沒有留意這點,剛才說到這裡才本能的將目光落在老夫人身上,但這個結果卻明顯令李逸晨有些意外。

「我身上的毒任先生已經在你進入在妖斗之時煉出解毒丹,只不過由於我身上毒素太過頑固,任先生一共煉製了三顆,最後一顆也是昨日服下才將毒素徹底清除!」老夫人解釋完之後又說道,「說起來這事你又幫了我們狐之一族更是救了我一命!」

「老夫人言重了,救你一命的人不是我,而是任先生!」李逸晨卻回道。

「不然……任先生臨走之時曾經說過,若非你的到來,就算再給他百年的時間,他也不可能煉製出解毒丹來,而且他斷言,你未來在丹道的成就絕對不會低於他!」老夫人卻再次解釋道。

「任先生走了?」對於這功勞,李逸晨自然沒有放在心中,反而聽說任空離開,心裡不由隱隱有些遺憾。

畢竟在任空的身上,李逸晨同樣學到不少東西,雖然就算任空不走,李逸晨此刻也未必會有時間給他說些什麼,但想到這次一別,也許這一次都難以再見,對於這個亦師亦友之人連個別都沒道,難免還是有些遺憾。

「是的!」老夫人微微點頭道,「任先生之所以一直留在我們狐族其實就是為了研究我身上的毒素,如今既然我的毒已解,我們狐族自然也沒有什麼令任先生感興趣的東西了,而當初你又剛從妖斗區回來正在閉關,所以任先生也就沒有等你,不過先生到是給你留了一封信!」

原本這封信上次李逸晨進入狐族大殿的時候就應該給李逸晨的,但當時狐族內各種事務雜亂無比,所以老夫人一時到忘了這茬,如今提到任先生自然馬上想起此事。

說著,老夫人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一個捲成一團的帶著幾分泛黃的羊皮卷。

「多謝老夫人!」接過羊皮卷,李逸晨自然不可能現在就直接打開來看,「既然現在情況發展到這個地步,那就請把你們的人撤回來吧,我現在就先回仙劍宮去看看!」

「這樣……這樣也好!」老夫人頓了一下又補充道,「不過若是李公子若是有要用到我們狐族的時候,只需要叫一聲,我們狐族必定隨叫隨到!」

「那就多謝老夫人了!」從老夫人的眼中看出其中的真摯,李逸晨心中也是微微有些感動。

畢竟老夫人這句話中需要承擔的風險,極可能是賭上整個狐族命運!

自己一旦真的叫了,她們也去了,那麼事情一旦公開化,狐族在妖域也將處在一個極其尷尬的位置,但以李逸晨兩世為人的觀人之數卻看得出,老夫人這番話乃是發自內心。

也就是說自己這一趟陰差陽錯的妖域之行,最終還是收穫了狐族真正的友誼!

老夫人把該說的已經說了,其他再多廢話自然也沒有意義,而且她也知道此刻李逸晨肯定急著回到仙劍宮到也沒有多留。

雖然現在的李逸晨仍然只有神遊境後期,參與到養魂境這個級數的戰鬥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但是經歷了妖斗之事後,自然沒有誰敢再把李逸晨當作一個普通的神遊境武者來看待。

不過李逸晨離開之際,老夫人還是安排由阮青曼送李逸晨出去,畢竟這在妖域境內,李逸晨若是一人獨自而行,指不定還可能會引出其他什麼麻煩。

不過有別於來時之路,這一次小青卻沒有同行,飛行靈器上僅阮青曼和李逸晨兩人。

「這是你的酬勞!」飛行道器上,阮青曼拿出一個儲物戒指遞到李逸晨的面前。

「這次解毒丹乃是任老煉製的,這報酬我可不敢收!」李逸晨卻是微微擺手,雖然他的確是很稀缺資源,但他卻有著自己的原則。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