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凌傲天他們衝出出口時,負責看守黑獄的二十多名強者已經趕到了。

「大膽,竟敢私闖黑獄,殺!」有人在他們的眼皮底下大搖大擺地進入了黑獄之中,救出了他們負責看守的要犯,這讓二十多名看守黑獄的強者覺得臉上無光,在見到凌傲天他們的一瞬間,他們心中的怒火便爆發了出來。

二十多名強者,迅速散開,將凌傲天他們圍在了中間。

「青衣,綠朧,一會你們帶大人先走。」凌傲天交待兩女。

兩女清楚凌傲天的實力,倒還沒說什麼,在一旁毫不知情的理德.卡納斯就不一樣了,當他聽到凌傲天要留下抵擋敵人時,瞬間便急了:「傲天,不可,這些人的實力太強了,你不是他們的對手,一會兒我攔住他們片刻,你們快走吧!」

理德.卡納斯這是明顯的關心則亂,完全沒有想過,若是凌傲天他們沒有足夠的實力的話,又如何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入黑獄之中,將他救出。

聽了理德.卡納斯的話,凌傲天心中升起一種莫名的感動,他能感覺得到,理德.卡納斯的實力雖然比幾年前有了不小的進步,但也不過是九級戰者層次而已,憑他這樣的實力想要擋住二十多名破滅強者,那簡直就是痴人說夢,因此,他這麼做,只不過是想用生命為代價,為自己贏得離開的機會罷了。

理德.卡納斯的實力雖然不強,但他那顆為自己考慮的心卻讓凌傲天動容,不過,這些破滅強者,顯然還用不著理德.卡納斯以生命為代價來爭取逃走的機會,因此,在理德.卡納斯說出那話的時候,他便打斷了對方,說道:「大人儘管放心,這些破滅強者雖然很強,卻還不能威脅到我,大人儘管與青衣他們離開。」

凌傲天的話里充滿了自信,理德.卡納斯遲疑地看了他一陣,再看了一下同樣毫無擔憂之色的兩女,終於知道凌傲天並沒有跟自己開玩笑,便也不再多說,慢慢地朝綠朧與鳳哥衣靠了過去。

凌傲天與理德.卡納斯的交談,並沒有持續太久,在他們講話的這段時間裡,二十多名次滅強者已經朝他們沖了來。 二十多名破滅強者,攔住了綠朧和鳳青衣的去向,想要在短時間內把他們擊潰,看起來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至少在理德.卡納斯看來,是這樣的。

不過,面對這樣的情況,綠朧和鳳青衣根本沒有半點緊張之色,平靜的面對著二十多名強者,連半點動手的意思都沒有。

凌傲天看著那二十多名逼近他的強者,緩緩地舉起了手中的殘劍。

「去死吧!」二十多名強者發出一聲怒吼,朝凌傲天沖了過來。

凌傲天動了,只見他身形如電般向前衝出,手中那充滿寒意的殘劍緩緩地劃出。

殘劍上瞬間散發出凜冽的寒意,襲向沖向凌傲天的二十來名破天強者。

感受到殘劍上散發的氣息,二十多名強者的臉色瞬間變了,在這一瞬間,他們終於明白,眼前的這個年輕人並不像他們想象的那般好對付。

意識到凌傲天的強大之後,二十多名強者不敢大意,朝凌傲天發起了強大的攻擊。

二十多名強者的強大攻擊,散發出凌厲的氣息,強大的勁力捲起陣陣風浪,朝凌傲天卷了過來。

在二十多名強者的瘋狂攻擊之下,凌傲天如同風浪中顛簸的小舟,隨時都有覆滅的危險。

「傲天,小心!」理德.卡納斯忍不住出聲提醒。

「大人放心,天哥哥不會有事的!」綠朧輕輕的說了一聲,伸手拉住了理德.卡納斯。

正如綠朧所說的一樣,面對著二十多名強者的攻擊,凌傲天輕輕一揮手,手中的殘劍橫掠而出,一道強勁的氣浪從殘劍上湧出,襲向了正在攻擊他的二十多名強者。

轟!一聲驚天的巨響傳出,兩個能量相撞的恐怖氣浪瞬間散發出來。

一對二十,凌傲天倒退了數十步,但是與他交手的二十多名強者也沒討到便宜,在那股強大的撞擊力之下,紛紛向後倒退了數步。

「快走!」凌傲天喊了一聲。

早就做好準備的兩女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趁著二十多名強者陣型渙散的時候,帶著在一旁目瞪口呆的理德.卡納斯衝出了他們的包圍。

「快攔住他們,不要讓他們跑了!」二十多名強者中的領隊之人大喊,十餘名強者當即分散開來,朝著綠朧和鳳青衣他們圍了過去。

「你們的對手是我!」還沒等那十多名槍者圍住鳳青衣他們,一個聲音在他們耳邊響起,接著,凌傲天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去死!」見凌傲天擋住他們的去路,那時多名強者發出一陣大吼,瘋狂的朝凌傲天攻了過來。

凌傲天冷哼了一聲,手中的殘劍緩緩顫動,一道巨大的劍影出現在他的身前。

「去吧!」隨著凌傲天的一聲令下,巨大的劍影帶著毀天滅地的氣息朝著那十多名強者撞了過去。

那時多名強者早已見識過凌傲天的厲害,對他工作的巨大劍影哪裡敢小視,當即大喝一聲,揮動各自的武器,發出強大的攻擊,迎上了凌傲天發出的巨大劍影。

又是一聲驚天的巨響傳出,一股強大的氣浪瞬間散發出來,那時多名強者瞬間被擊得倒飛出去。

一劍擊退十多名強者之後,凌傲天並沒有戀戰,直接越過那十多名強者,朝著他們離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二十多名破滅強者,竟然沒有攔下凌傲天他們,這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恥辱,帶著滿心的不甘,二十多名強者大吼著,朝凌傲天他們追了過去。

凌傲天他們的速度極快,那二十多名強者雖然全力追趕,兩方距離卻越來越遠。

輕鬆地甩脫了二十多名追擊的強者,凌傲天的臉上並沒有喜悅之色,在救出理德.卡納斯的時候,他們早就驚動了破滅基地的所有強者,此時,除了後面的二十多名追兵以外,前方同樣有不少的強者在等待著他們。

果然,就在他們衝出黑獄的時候,他們的前方再次出現了上百名強者。

「攔住他們!」在他們後面追擊的二十多名強者大喊。

其實不用他們喊,前面的上百名強者早已擺出的陣勢,等待著凌傲天他們衝進包圍圈了。

上百名強者的阻攔,凌傲天可不敢大意,當即揮動著手中的殘劍,兩道巨大的劍影瞬間出現。

兩道劍上發出強大的氣息,朝著前方的一百多名強者疾射而去。

感受到凌傲天巨大劍影上散發出的威脅,當然,前方一百多名強者不敢大意,紛紛發出大吼,揮動手中的武器,迎上了巨大的劍影。

一聲劇烈的碰撞之後,凌傲天發出的巨大劍影消散於無形。

守衛破滅基地的尊級強者的實力確實不容小視,當下凌傲天的攻擊之後,一百多名強者只是身形微微顫抖了一下,更沒有被凌傲天衝散隊形。

見識了這些破滅強者的實力之後,凌傲天的臉色變的凝重起來,要是不能儘快衝破他們包圍,那可就危險了,畢竟自己施展奪天七絕弄出巨大劍影迎敵,是極其耗費真氣的,一旦自己的真氣耗盡,那就成為了真正的瓮中之鱉了。

必須得速戰速決!凌傲天的心中迅速有了決斷。

「綠朧,你帶大人迅速離開!青衣,三頭,我們一起擊退敵人。」凌做天迅速作出安排。

「吼!」一直沒有恢複本體的三頭髮出一聲大吼,從綠朧的懷中躍出,迅速恢復原來的大小,同時,四個頭顱一陣搖晃,四色火焰從它的口中瘋狂湧出。

三頭的火焰威力不容小視,擋在前方的一百多名強者不敢硬接威力強大的火焰,紛紛向兩側避開。

一百多名強者的中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通道,綠朧沒有半點遲疑,在那個巨大的通道出現的瞬間,帶著理德.卡納斯從那個通道中沖了出去。

一百多名強者見敵人竟然從他們的眼皮底下逃走,不禁勃然大怒,其中數十名反應比較快的強者,在綠朧他們衝出的瞬間,毫不猶豫的追了上去。

在那些強者的心目當中,只要他們能夠阻擋逃走的兩人片刻,其他人自然會趕上來,與他們再度形成合圍之勢,然而就在那些強者衝出的瞬間,一股強大的力量朝他們撞了過來。

風青衣出手了,她那狂暴的拳風擋住了想要追擊綠朧他們的強者。

風青衣的實力,比起凌傲天來差得太遠,自然無法像凌傲天那樣長久阻攔敵人,她那狂暴的拳風,僅僅阻攔了那些強者片刻的工夫,明白那些強者強大的力量,逼得不得不後退。

那些強者被鳳青衣阻攔,沒攔住逃離的綠朧,便把心中的怨氣都加到了鳳青衣的身上,無數強大的攻擊朝鳳青衣襲了過去。

面對著眾多強者的憤怒一擊,鳳青衣不敢硬接,只得向後退去。

鳳青衣的實力不過在尊級中期而已,在那些強者一心要置她於死地的情況下,即使她在第一時間後退,卻依舊陷入了那些強者的圍攻之中。

險象環生!

吼!

就在鳳青衣即將無法承受那些強者的攻擊的時候,三頭趕到了,狂暴的四色火焰瞬間從它口中噴射而出。

三頭火焰的威力巨大,那些少強者不敢硬接,只得閃身避開。

在三頭的協助之下,鳳青衣終於擺脫了危機。

就是這個時候,凌傲天也順利地逼退了其餘的強者,和他們匯合到一起。

「走!」綠朧和理德.卡納斯已經脫身,凌傲天也不想再與這些強者久戰,喊了一聲之後,帶著他們朝破滅基地的入口退去。

一多百多名強者自然不甘心他們就此逃脫,繼續朝他們追了過來。

凌傲天他們一邊出手阻擋追來的強者,一邊退向破滅基地出口。

一個多小時以後,凌傲天等人先後退到了破滅基地出口。

「快走吧!」看著依然在後面緊追不捨的破滅強者,凌傲天喊了一聲,帶著眾人向遠方疾馳而去。

凌傲天實在低估了那些破滅強者的毅力,本以為他們會在追一番后無法追上便會停下來,哪裡知道過了三天,那些破滅強者依然在後面緊追不捨。

「該死的,簡直像牛皮糖一樣,甩也甩不掉。」剛停下心來休息了一會兒的凌傲天發現那些強者再次追了上來,不禁恨恨地罵了一聲。

「傲天,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們趕到鳳落閣還要好幾天的時間,讓她們這樣追下去也不是個事啊!」鳳青衣有些無奈地說。

凌傲天也知道這是一個問題,那些強者在後面緊追不捨,讓他們都無法安心休息,這樣下去實力稍弱的理德.卡納斯肯定會受不了的。

「一會兒你們先走!」凌傲天迅速做出決定。

「傲天,你又想自己留下來當抵擋他們?」鳳青衣的臉色變了,上一次凌傲天單獨面對破滅之主險些送命的那一幕再一次浮現在她腦海。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看出了鳳青衣的想法,凌傲天朝他微微一笑,「這次破滅之主不在,就憑他們那些人,是奈何不了我的。」

凌傲天說得雖然非常輕鬆,但鳳青衣心裡卻很清楚,凌傲天這次面臨的危險不會比上一次少,這一次一百多名尊級強者聯合起來,實力已經不下於一個破滅之主了。 「青衣,不要再猶豫了!」凌傲天催促遲遲不肯動身的鳳青衣。

看著那越來越近的一百多名破滅強者,鳳青衣只得叮囑了凌傲天一聲,帶著其他人從遠處疾馳而去。

鳳青衣他們離去以後,凌傲天平靜地站在原地,靜靜等候著那一百多名強者到來。

「殺!」逼近的破天強者發出一陣驚天大吼,朝凌傲天沖了過來。

其實這些強者心裡也很清楚,憑他們的速度根本追不上凌傲天他們,只是礙於職責所在,破滅之主要求看守的重犯從他們手上逃脫,他們如果不給出個滿意的說法,破滅之主是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他們只有不斷地追趕,如今凌傲天停了下來,也正好合了他們的心意,只要他們能將凌傲天這個罪魁禍首解決掉,自然就能向破滅之主交差。

帶著這樣的想法,一百多名破滅朝凌傲天發起了瘋狂的攻擊。

面對百多名強者的攻擊,凌傲天面色凝重的揮動著手中的殘劍,迎了上去。

一場驚天動地的激戰,就此拉開帷幕。

凌傲天的實力雖然只是尊級中期,但是真正的實戰能力早已達到了聖級初期的地步,憑藉著流雲三式和奪天七絕,再加上九絕步這等精妙絕倫的身法,一百多名破滅強者一時間也無法奈何得了他。

時間,在激戰中不斷流逝。

大約過了三四十分鐘后,凌傲天估計鳳青衣他們已經走出很遠了,也不在與那些強者糾纏,強行攻出數劍,將圍在他身旁的數十名強者逼退數步。

趁著那些強者後退的瞬間,凌傲天身形一閃,並從他們中間的縫隙中穿越而過。

看到凌傲天的舉動,那些破滅強者瞬間便知道了他的想法。

絕對不能讓他就此離開!破滅強者心中同時閃過這樣念頭。要知道,他們之所以放任綠朧等人離去,是因為還有凌傲天在,這可是他們保命的本錢,若是這次讓凌傲天也走掉了,那他們是無法承受破滅之主的怒火的。

帶著這樣的想法,一百多名破滅強者把心一橫,不顧一切地向前衝出,擋在了凌傲天的前面。

為了儘快脫身,凌傲天一聲大喝,手中的殘劍蘊含了全身真氣橫掃而出。

凌傲天的目的很簡單,只要出劍逼退那些破滅強者,他便可以突破眾人的包圍,從容離去,然而,凌傲天有些小看了那些破天強者的決心,在他殘劍劃出的瞬間,那一百多名強者同時出手,不閃不避的迎上了他的攻擊。

凌傲天的攻擊是十分凌厲的,當即便有數名強者在他的攻擊下口吐鮮血,倒飛出去,受了極重的內傷。

當然這些強者的付出,並不是沒有意義,在他們的阻攔之下,凌傲天的退路被完全封死了。

數名同伴的受傷,激起了那些破滅強者心中的怒火,那些沒受傷的強者紛紛怒吼著朝凌傲天沖了過來,瘋狂的攻擊不斷從他們手上流瀉而出。

面對著上百名強者的瘋狂攻擊,凌傲天不敢硬接,只得不斷向後退去。

有道是得勢不讓人,那些破滅強者正是這樣,見凌傲天被他們逼退,紛紛發出大吼,再次朝凌傲天沖了過來。

看著那些步步緊逼的破滅強者,凌傲天的眼中閃過一道寒光。

想要簡單的甩掉這些強者全身而退似乎已經不可能了,現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可能的給那些圍攻他的強者造成傷害,削弱他們的力量。

想明白這一點之後,凌傲天毫不留情的出手了,他那與他本身實力並沒有半點差別的分身在這一瞬間被他召喚了出來。

場上突然又多了一個人,所有破滅強者都愣住了,場上怎麼又多了一個人?不過這些破滅強者發愣的時間並不長,他們很快便發現,這個重新出現的人與凌傲天長得一模一樣。

這是凌傲天的分身!所有破滅強者就都明白了過來。

知道場上出現的人是凌傲天的分身之後,那些破滅強者完全放心了,在他們的認知當中,一個人的分身再強大也本體的實力有巨大的差別,凌傲天此時召出的分身,是根本就不可能擋住他們的攻擊的,也許只需要他們的一次合擊,就可以讓凌傲天的分身煙消雲散,而凌傲天因為召喚分身,必定會損耗自身力量,這樣一來,凌傲天就只能任他們宰割了。

帶著這樣的想法,百多名破滅強者瞬間分成兩隊,分別朝凌傲天和他的分身沖了過去,上百個技能瞬間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將凌傲天與分身淹沒在其間。

看到興奮地沖向自己的破滅強者,凌傲天的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他何嘗不明白那些破滅強者的想法,可是這一次,那些破天強者註定要失望了。

凌傲天與分身同時舉起了手中的殘劍,兩股凌厲的氣息同時從戰場上升起。

在那些破滅強者逼近的瞬間,凌傲天與分身同時動了起來。

同樣的劍,同樣的武技,同樣的身法在同一時間施展出來,給人的視覺造成了一種極大的震撼。

不過,最讓那些破滅強者震驚的是,在凌傲天與分身出手的瞬間,他們身上散發出的氣息,竟然是完全一模一樣的,而且他們說施展出來的招式的威力,竟然也和先前一模一樣,根本沒有半點削弱的感覺。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那些破滅強者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先前他們僅僅是對付一個凌傲天,就已經感覺到極其吃力,如今又多了個與他實力一模一樣的分身,那結果是可想而知的。

對於那些破滅強者心中的震撼,凌傲天是沒有心情理會的,此時的他只想儘快擺脫這些破滅強者,前去與鳳青衣他們會合,因此在召喚出分身的一瞬間,他們分手毫不遲疑地動手了。

凌厲的劍氣瞬間劃過那些因震驚而陷入獃滯的破滅強者。

一陣慘叫聲傳出,數名破滅強者因為毫無防備,傷在了凌傲天與分身的劍下。

凄厲的慘叫聲驚醒了那些陷入獃滯狀態的破滅強者,他們開始瘋狂瘋狂地朝凌傲天與分身發起攻擊。

對付百多名強者,凌傲天會覺得有些吃力,可是如今有了分身分擔壓力,他需要面對的破滅強者的數量減少了一半,這樣一來,他的壓力減輕了許多,因此,見到那些破滅強者瘋狂地向他衝來的時候,他連閃避的意思都沒有,直接揮動殘劍朝那些破滅強者沖了過去,手中的殘劍無比凌厲的攻出,只用了數劍,並將那些破滅強者逼得節節敗退。

凌傲天佔盡上風的時候,他的分身也不甘示弱,同樣也發出凌厲的攻擊,將另外的一半破滅強者逼得節節敗退。

佔盡了上風,那些破滅強者再也無法對凌傲天形成威脅,他與分身順利的衝破了破滅強者的封鎖。

是時候離開了!凌傲天的嘴角浮現出一絲微笑,他並沒有繼續與那些破滅強者糾纏的意思,一衝出那些強者的包圍,便將九絕步施展到極限,朝著遠處疾馳而去,留下了一地的破滅強者。

所有的破面強者都呆在了原地,凌傲天的速度實在太快了,他們根本就無法追上,再說了,就算他們追上了對方又能如何?憑他們的實力,根本就無法奈何凌傲天,就這樣莽撞的衝上去,也不過是去給對方送人頭罷了。

怎麼辦?一眾破滅強者,你看我,我看你。

「算了,回去向主上復命吧!」終於,有人無奈的說了一聲。

明明知道破滅之主是不會放輕易放過他們的,但這些破強者卻只能選擇這樣做。

帶著這樣的想法,一眾破滅強者垂頭喪氣地轉身離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