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葉風和眾人告別後,陪著柳若煙向她的住所走去。

張賢看了看惱怒而失落的張無道,突然捂著嘴大笑了起來,嘲諷的意味不言而喻。

「你笑什麼?」陸無道沉下了臉。

「想笑就笑,你管得著嗎?啊喲,肚子疼,我拉屎去了。」張賢轉身便走,笑得更大聲。

陸無道氣得握住了拳頭,心中把張賢的八輩祖宗都罵了出來。繼而他又想到了葉風,更覺渾身不舒服了。

送柳若煙回去后,葉風返回了自己的屋子。

倒了杯茶,邊喝邊沉思了起來。

想想剛才在類上孫尚對自己那殺意畢露的眼神,他只怕已恨自己恨到了極點。以孫尚的才智,肯定知道事情到了這一步,他們等人的下場早已註定。如果能殺了自己,至少能拉個墊背的。

為了等待更多的外來賓客,仙化門把冠軍爭霸賽的日期,定在了三天後。

這三天之後,孫尚有著足夠的時間派高手來滅殺自己。

自己所追求的自保實力,是足以應付孫尚被滅后的餘黨的報復。因為那時候孫尚派系的得力人物肯定會被楊無情剷除得乾乾淨淨,剩下都是些小蝦米。

可現在孫尚還未到,他能動用的力量依舊很強大,如果派遣他派系中的得力幹將來誅殺自己,自己必死無疑。不論自己如何逆天,畢竟改變不了事實,自己只不過是個『小成道一段』的修士。

而另一方面,楊無情擁有了周青這張牌,不管自己死或者活,他都能扳倒葉風,甚至對他而言,自己死了更好,有了更多的指正孫尚十惡不赦的證據。他肯定不會像以前那般全力保護自己安全的。

所以,從現在開始到冠軍爭奪賽前,自己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危險。

「我該怎麼辦呢?」葉風左思右想,各種可能能幫自己渡過難關的人物,不斷在腦海中混亂地竄動。某一個瞬間,他又想到了周青,不由得眼前一亮,有了主意道:「對呀,有周青這麼好的借口,我何不找楊無情去?」 楊無情見到前來找他的葉風,態度明顯沒有了以前的熱情。一來是因為他覺得葉風隱藏那片衣角的事,傷害了他的感情;二來是因為現在葉風在他眼裡,確實沒多少價值了,沒必要對他多好。

「你該不會是想要來找我借『赤炎鎧甲』吧?我和孫尚攤牌在即,那老狐狸說不定會狗急跳牆來刺殺我,所以這件鎧甲,我目前不能借你。」楊無情道。

「你誤會了。我在您的地盤,有你保護,孫尚個他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對我不利。」葉風笑了笑,道:「我來此是想跟你談一談周青的事。」

「哦?」楊無情道:「你想跟我談關於他的什麼事呢?」

「正如你所說,孫尚現在已到了滅絕的邊緣,他保不準會狗急跳牆。周青最為扳倒他最有力的人證,他冒險來誅殺周青的概率也是極大的,這幾天有不少外賓正趕往仙化門,以觀看冠軍爭霸戰,您貴為執法長老,肯定事務繁忙,不可能時時刻刻在周青身邊,我想去保護周青。」葉風道。

楊無情差點沒笑噴,道:「你比周青高明不了多少,想去保護他,你這不是說笑嗎?何況我儲物戒指,我不會把周青當做一件物品,放在儲物戒指中嗎?」

對楊無情絲毫沒有掩飾的輕視,葉風並沒有絲毫不悅,繼續道:「楊長老您所希望的應該是,到你和孫尚攤牌時,周青能出來陳述對你有利的證據,所以你現在肯定是對周青禮待有加,許下好處。把人放入儲物戒指中,未免太傷尊嚴。這種會讓周青心中不快的事,楊長老只怕是不會做的。」

頓了頓,葉風接著道:「就算周青放下尊嚴,同意進入你的儲物戒指中,只怕你也不會如此做。孫尚能和你斗這麼多年,足見他不管實力、人脈和智謀都不在你之下,這種人在絕望之下發瘋一定是非常恐怖的。

你剛才說你要穿『赤炎鎧甲』防身那番話,一半是覺得我已不重要,不值得給我那鎧甲,另一半只怕你是真的有些孫尚對你採取過激的報復。畢竟人被逼入絕境,平時不敢冒的險,不敢做的事,都可能做得出來。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您只怕不敢確信能完全躲得過他的暗算。

因此,如果把周青關在儲物戒指里,萬一您出現了意外,孫尚應對之策有完美的話,那一切謀划都白費了,你將會死,而他孫尚,只不過是虛驚一場而已,還可以繼續做他的傳功長老,呼風喚雨。可如果把周青關押在一個只有你和幾位心腹知道的地方,就算你發生了意外,也可以拉孫尚墊背。」

楊無情死死地盯了葉風半晌,突然哈哈笑道:「有時候我真會產生一種疑惑,你真的只是個十六七歲的孩子?這思維能力和邏輯能力,讓我都有些汗顏啊。我可以告訴你,你分析的完全正確,周青確實被我藏在了一個極為隱秘安全的地方。孫尚不可能找到,就算找到了也進不去。」

葉風道:「要說仙化門最安全最隱秘的地方,還得算大牢中的某些牢房。楊長老一定是把周青關在某間隱秘牢房裡了。孫尚進不去,可不代表周青出不去。

不過您可別忘了,仙化門的大牢可是由孫尚的祖先設計修建的,大牢里的某些秘密暗道,只怕你知道的也未必有他清楚。那牢房能困住別人,卻未必能困住周青。」

楊無情臉色微變,葉風說的確實很有道理,道:「我還有兩個心腹在看守著他,何況我通過秘法一直監視著哪裡,一有變動,我立刻感知,最多三秒就能達到那裡。」

葉風笑道:「人心隔肚皮,你確定心腹就一定靠得住嗎?他們就不會被孫尚收買嗎?萬一那兩個心腹碰巧是孫尚的人呢?他們如果想要殺死周青,不需要三秒。

我雖然不是你的心腹,甚至我們之間也沒有信用可言,但我們有著共同目標,搞死孫尚。在這一問題上,我是絕對不會背叛你的。其實與其說我想去保護孫尚,不如說去監視他,防止他逃跑,或者出現意外。」

楊無情想了想,道:「好,那把我的兩個心腹撤出,由你去那個地方保護監視周青。」

葉風心裡長出一口氣,知道自己的生命危險算是解除了。

直到扳倒孫尚之前,周清是楊無情必救之人。只要自己能和周青待在一起,自己的安全便有了保障。自己和楊無情說了這麼半天,最終說服楊無情送自己去周青身邊保護監視他,為的就是這個目的。

很快,葉風被楊無情帶到了周青所在的地方。這是仙化門大牢中極為隱秘的一間牢房,如果不是對這大牢了如指掌,根本即就不可能知道它的存在。

「我就先走了。」楊無情朝著葉風揮揮手,帶領著他的兩個心腹離開了牢房。

關押修士的牢房和關押普通人的牢房區別很大,雖然也有牆壁鐵門,但囚禁他們的不是這些牆壁鐵門,而是刻畫在牆壁鐵門上的陣法。

葉風打量了周青一番,這個人黑衣人,還是頭一次見到他真面目。他中等個頭,長得頗為清秀,臉上帶著傷痕,眼神有些憔悴,顯然吃了不少苦頭。

友善一笑道:「我們又見面了。」

周青冷笑道:「嘿嘿,楊無情竟然讓你親自來看管我,看來他連他的心腹都信不過,生怕我和他們串通。」

「你錯了,我是主要要求他讓我來這的。」葉風道:「我我這裡可不是看管你,而是借你的力量保命。」

「借我的力量保命?」周青大奇道:「我連你都打不過,怎麼能保你性命?」

「孫尚現在敗局已定,必然會發瘋殺我而後快。楊無情有了你,我對他沒了多少價值,他不會儘力保護我,可你在他扳倒孫尚之前,卻是他不得不全力保護的對象,我只要跟你在一起,性命就有了保證。」

周青眼中閃過一絲佩服之色,道:「嘿嘿,你還真是好算計。」

震天峰,孫尚住所。

孫尚幾乎已經快要發瘋。他知道自己等人毀滅在即,葉風既可恨實力又最低,派出了好幾個自己的得力助手,準備殺了葉風拉他墊背。

可葉風卻不知道去哪裡了,尋找了整整兩天都未能發現蹤影。

就在這時,一位手下跑了進來,道:「啟稟長老,我查到了葉風的蹤跡。他在仙化門大牢最隱秘牢房中的一間里,和他在一起還有那個周青。」

孫尚頹廢的臉上突然露出了喜色,哈哈笑道:「太好了,看來天不滅我。只要殺死了周青和葉風,並把他們毀屍滅跡,楊無情就沒了對付我的手段,我孫尚就度過此劫了。」

「仙化門的那些隱秘牢房,可不是那麼容易進入的,何況楊無情必然有所防備,想要殺死葉風和周青,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這是扭轉局勢,阻止我等覆滅的唯一機會。」孫尚從座位上站起身來,道:「傳我命令,不論付出任何代價,一定要進入那牢房,殺死葉風和周青,並且馬上用特殊手段把兩人毀屍滅跡,不給楊無情留下任何可能對付我的手段。」 聞聽到這邊廂的動靜,許多銷售人員,或明或暗的齊齊朝著這邊廂往來,大家紛紛豎起了耳朵,靜待著人銷售組長怎麼接這花話茬。

老乾爹集團才接手了天睿房地產公司不久。這個原本為摩登世紀、現在更名為摩登天下的樓盤,其銷售部中,原本就有很多前摩登世紀銷售部的員工。

老乾爹集團併購了天睿,卻沒有將這些員工全都給一刀切。而是將其中願意留下來繼續工作的員工,盡數留用。對此,這些員工,自然也是感恩戴德的。

然而,對於經歷過那一系列慘痛過去的、原摩登世紀銷售部員工來說,他們實在是不想要再經歷一次,那樣的噩夢了啊。

其實,他們心中也一直在暗自嘀咕來著,就是沒那個膽兒問出口。現如今,有人有膽問出口了,他們自然是耳觀鼻、鼻觀心,密切關注啦。

「放心,我真的你都在擔心什麼。不過,這種事情不會發生的。天睿能同咱們老乾爹集團比么?你也不瞧瞧,這是什麼開發的樓盤。會滯銷才怪。」

銷售組長趙哥徑直揮了揮手,一臉篤定的道。目光之中,充滿了自信。

眾原天睿銷售部員工:「……」

該說你天真,還是盲目自信和信任你們家boss,哦,不對,現在也同樣是我們家boss了。

==

不過無論如何,工作還是要繼續,且兢兢業業的。畢竟,這說話就要八點了。他們的營業時間,也要到了。

「好了,時間也都差不多了。咱們要開門營業了。所有人等,各就各位。」

就在這時,銷售經理又再度高聲道。

「是!」

「是!經理!」

「知道了,經理!」

……

眾銷售人員聞言,齊齊應是,而後便是作鳥獸散,開始各就各位、各司其職。

原本他們之中,尤其是那些天睿的老員工,還想著,這麼早,肯定是沒有客人會上門的。

畢竟以往的經驗告訴他們,就算樓盤不是滯銷,一般情況下,客人都不會在八點這麼早的時間段上門。

然而事態的發展,卻是大大出乎了這些人的意料。

才到八點,他們售樓部的大門,才剛剛打開,便有那客人,急不可待,徑直急急闖了進來。

「客人,你好。需要我對我們的摩登天下樓盤,做一個講解么?」

有知機的銷售人員上得前去,沖著這名客人露出了職業化的禮貌微笑。

有客人上門,總歸是一件好事啊。

雖然,在他看來,這名客人多半就只是過來隨便看看。根本就沒可能會拍板買房的。

然而,這名客人接下來的舉動,卻大大出乎了銷售人員的意料。

之前那名穿著隨意,並不顯十分闊綽華貴的客人,卻是徑直一擺手,沖著樓盤模型的一處,點了點:

「不用,不用!我看這個樓層、這個戶型就很好。就這套了,我買了。趕緊去給我辦理手續吧。我全款付清。」

銷售人員:「……」

被這突如其來的大運給砸到,這名銷售人員,直接怔愣在當場,半晌沒有回神。 仙化門大牢,最隱秘牢房的一間內。

葉風盤膝而坐,進行修鍊。在這種牢房中呆著,極度無聊,和周青也沒過多的話題閑聊,索性還不如修鍊。

周青無所事事,獃獃地坐在堅硬的床、、上,神情沮喪。他不知道自己接下來的命運會如何。雖說現在楊無情口口聲聲說只要他配合,就能保他性命,可楊無情目標達成后,是否真能容他活命,可就不好說了。

「轟隆」

就在這時,突然響起了一聲巨大的聲響,正間牢房都在不斷搖晃,宛如地震了般。

兩人一驚,全都站起身來,隱隱感到似乎有不好的事情將要發生。

牆壁鐵門之上,泛起了一層稠得如粥般的藍色光芒,光芒之中,各種符文不斷閃爍跳動,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力量,似乎正在抵抗著什麼。

「有人在破壞牆壁上的陣法,想要闖進牢房來。沒想到這麼隱秘的牢房,竟然有人能找到。」周青驚道。

「這些人顯然要對咱們不利,看來咱們得做好戰鬥準備了。」葉風笑道。

「是要對你不利不是對我,別搞錯。全部被你連累的。」周青冷哼一聲道:「不過幸好楊長老有特殊方法和這麼保持著聯繫,等他們破開牆壁鐵門上的陣法,闖入牢房時,楊長老應該已經來了。」

葉風笑道:「只怕未必,楊長老能有彷彿和這裡建立微妙的聯繫,別人自然就有方法,讓他暫時內無法真實地感知這裡的一切,所知所覺,都為虛假信息。當時你來刺殺我,都能蒙蔽一片區域的消息,讓楊長老暫時無法知曉,何況他們?」

周青臉色大變,雖他不知道楊無情最終是否會放過自己,可能活一天是一天。他可不希望現在就死。顫聲道:「那我們該怎麼辦?連牢房陣法都能強行破除的高手,我們不可能和他抗衡。」

葉風道:「聽說這大牢是你家祖上修建的,你應該有法子快速讓孫長老知道這裡的真相。」

周青道:「他們應該是在這一片區域設下了一個小型結界,屏蔽這裡所發生制事的消息外傳,或者傳出假消息。我確實有法子讓孫長老快速知道這裡的真相,至少需要一分鐘,他們只怕不會給我們這個時間。」

「一分鐘。」葉風想了想道:「好,我想辦法拖他們一分鐘,剩下的就靠你了。」

「碰!」

隨著一聲巨響,那稠得如同粥般的藍色光芒,在強大外力的衝擊下,裂成了碎片,隨即消失。接著,無數的碎磚碎石,飛進了牢房。牢房的牆壁上,出現了一個足夠兩人進入的大窟窿。

兩個中年人從那窟窿中走進了牢房,看起來有四十多歲,臉上殺氣畢露,很是駭人。

「兩個『宗師道四段』高手!」周青顫抖著說出了兩人的修為,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未見到這兩人時,他還覺得葉風為自己拖住他們一分鐘未必不可能,可現在徹底絕望了。『宗師道四段』的高手,任何一個都能三四招殺滅葉風,悲劇的是還來了兩個。

葉風雖然仍保持著鎮定,但也感到一陣頭大。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只要有『宗師道』的修為,自己就絕對打不過。因此在和孫無忌比斗時,才要以自身進階阻止他進階『宗師道』。

但如果是『宗師道』初期高手的話,就算他們全力出擊,拖住他一兩分鐘還是能辦到的,畢竟自己在女神城時就能接下『宗師道』初期的趙毅的三指。

可『宗師道四段』高手的話,別說拖住他一兩分鐘,只怕自己連三五招都接不下。

『一境界一重天』可不是白說的,更何況『宗師道』境界算是修士的一個分水嶺,『宗師道』之境每提升一個小境界,實力都是十多倍的提升。自己縱然再強,也不可能逆天。

心中暗道:「呵呵,看來孫尚為了殺死我,還真夠下血本的。想要以武力拖住他們一分鐘是不可能了,只能靠智慧。」

一位中年看了葉風兩人一眼,道:「廢了好大力氣才能進入這裡。果然如孫長老所言,他最希望死的兩個人都在這裡。現在你們可以死了。」

說著,他右手手掌上方,突然出現出了一團紅色火焰,散發著詭譎而恐怖的氣息,彷彿可以焚盡萬物。

孫尚對他們的要求是殺死葉風葉風,立刻毀屍滅跡,不給楊無情留下任何對付他的機會。他打算用這團火焰,把兩件事一起搞定。

突然,葉風哈哈大笑了起來,笑得突兀而莫名其妙。

那兩位中年人滿臉疑惑,忍不住對望了一眼,搞不懂葉風要幹什麼。

就連周青都一陣蹙眉,但他隨即明白了葉風的用意,他這笑聲就是為了故弄玄虛,引發這兩人的好奇心,避免他們立下殺手,為自己爭取一分鐘時間。立刻動用祖先留下的秘法,悄悄破解小型結界,把這裡的真實信息傳遞出去。

手中燃燒著火焰的那位中年人忍不住道:「你笑什麼?」

「我笑你們被人騙了還渾然不知地幫他殺人。殺我容易,可惜你們殺了我之後,一點好處都得不到,還會被孫尚當成替罪羊,從此他逃過了被楊長老扳倒的命運,你們則會成為仙化門永久的罪人。」葉風道。

另一個中年人道:「王超,別聽他廢話,他這是想拖延時間,等待楊無情來救他。我結果了他們兩人性命便是。」

他手中也出現了一團火焰,就要撲向葉風和周青。

葉風心跳到了嗓子眼,可臉上卻沒露出驚慌,反而滿是譏笑和輕蔑的意味。

「周濤,且慢動手,雖說時間緊迫,但也不在乎多聽他一句話。」那叫王超的中年人見葉風這臉色,不禁對葉風的話產生了興趣。畢竟現在孫尚已臨絕境,他動用陰謀把自己兩人弄成替罪羊不是沒可能伸手一覽,道:「葉風,你倒給我說說我們如何變成替罪羊了?」

葉風心裡長出一口氣,自己演戲的功夫終究還是過硬的,這叫王超的人上單了。只要這兩人中有一人上當,自己就能拖住他們一兩分鐘。故作高深地搖搖頭道:「你們修為那麼高,咱們智商就那麼低呢?也不好好想想,為什麼孫尚不派別人潛入這裡來殺我和周青,而是派你們兩人來呢?」

王超和周濤再次對望了一眼,臉上有了思索之色。

最終,周濤道:「因為我兩個人深得孫長老信任,辦事能力強,你無非是想用話語拖住我們,等待楊無情來救援。」

他嘴上雖這麼說,卻沒有急著動手。顯然葉風這番話,引起了他對孫尚某些不好的聯想,想要聽聽葉風接下來怎麼說。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