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氣氛沉默了。

妖族聯盟,太古高手中,許多強者看見明潮汐和蘇杉一戰,蘇杉擊敗了對方,輕鬆自在,心中都產生了很大的忌憚,覺得蘇杉此人真的是難以戰勝,和他在這裡作對,不如探索大墓之奧秘。

但是,妖孽聯盟的人和蘇杉是生死仇敵,敵對陣營,僵在這裡,卻又不是一個事。

眼下,蘇杉孤零零的一個人,最為好欺負不過。

「哼!眼下就他一個人!咱們殺了他,一擁而上,護道聯盟之中就沒有什麼可以畏懼的了,可以一舉攻破!」就在這時,一尊妖孽聯盟中的高手叫了起來:「諸位太古強者,大夥一起上,必定可以殺了他,得到他身上的誅仙王符籙,都可以掌握萬界王圖,要知道,萬界王圖之中,可是能夠隨意傳送,說不定咱們就可以完完全全的探索這古墓,得到古墓中的一切,然後順利的走上通神古路。到達神界,接受無數不朽的傳承。」

這人,非常有煽動能力,說話之間,許多人都蠢蠢欲動。

蘇杉猛的看了過去,發現是一尊身材瘦削,臉非常尖,背後隱隱約約,一條無雙大蛇盤踞的妖族強者,居然修鍊到達了不朽天梯第六七個小台階上的人物。

不朽天梯修鍊到達八個小台階和九個小台階的人物,就是大帝級別的高手,縱橫古今,所向無敵,此人的修為也相差不遠了。他站立在後面,龜縮在其中,手持一口利劍,以為蘇杉無法對他怎麼樣,於是竭力煽動。

此人,乃是一尊蛇妖。 他掌中一口劍,乃是絕世神器,結合了自身的蛇身信子,在妖族之中是赫赫威名的角色,叫做「九曲王蛇老祖」,最為陰險。

「出來!」

蘇杉當機立斷,猛的大吼:「你居然煽動廝殺,想漁翁得利?出來,九曲王蛇老祖,我看看你的劍術如何?」

「哼!誰和你單打獨鬥!」九曲王蛇老祖陰險的笑道:「你身上的誅仙王符籙,誰都想得到。大家一起上,才有機會。」

「你以為你隱藏在妖孽聯盟裡面,我就奈何不了你?」蘇杉突然身軀一動,掌中出現了一道劍氣,激射而出。

「不得放肆!」

就在這個時候,在九曲王蛇老祖的旁邊,兩尊大帝級別的高手獰笑著出手了,這兩尊大帝級別的高手,氣功非常深厚,尤其是防禦能力,幾乎無敵,因為他們都是烏龜族的強者。一尊叫做「青天龜帝」另外一尊叫做:「皇天龜神」,兩大烏龜老祖,聯手釋放出來了龜甲一般的玄力,好像弧形天幕,抵擋住了蘇杉的劍氣。

但是,蘇杉的劍氣卻突然一旋轉,他嘴中開始長嘯:「殺生靈兮天蒼蒼,斬神祗兮地莽莽,吾滅道兮混沌破,凝王者兮散鴻蒙……」

那劍氣旋轉,飈射,一尊偉大的虛影出現,手持其千七百七十七口聖劍,正是殺生王偉大的虛影,七十二尊王者之中,殺性最為強橫的存在,殺生王的劍術氣功,在蘇杉的手上施展出來,翻天覆地,每一劍都蘊含著天地大破滅之力。

轟隆隆!

整個龜甲都被一下轟擊而破,蘇杉的長劍,掠過了這兩大龜帝老祖,到達了九曲王蛇老祖的面前。

王蛇老祖連忙祭出來了掌中的神劍,上前格擋,但是劍光幾乎無堅不摧,直接就把他的神劍斬斷,然後劍光掠過他的身軀,他慘叫一聲,靜止在當場。

人們都向著他看了過去。

發現,這位赫赫威名的妖族老祖,就七竅流血,全身出現了血絲,然後突然噴射,整個人氣散功消,神形俱滅。

完全滅亡了。

在眾目睽睽之下,劍氣殺入妖族聯盟深處,斬殺了一尊煽動圍攻自己的存在,這一招立威,蘇杉身軀都沒有行走半步,完全是隔空斬殺,此等能力,讓許多人為之膽寒。

「好厲害的氣功,剛剛此人一連施展了離恨王的指法,荒角王的防護氣功,還有剛才殺生王的劍術,難道他真的把上古七十二王的氣功全部修鍊成功了?七十二門絕技傳聞之中組合起來,可以凝聚成一門斬殺至高神,撼動萬神之王的絕學……」

許多太古時代的高手都想起來了,在古老的神界傳說之中,七十二王聯合的種種恐怖。

蘇杉連連施展七十二王的神級氣功,揮灑自如,震懾住了在場大部分的妖族和太古高手,大家都不敢輕舉妄動,實際上在場還有一些妖族和太古強者,不過他們都不想出手和蘇杉拼殺個你死我活,因為眼前的神界大墓寶藏就在眼前,當務之急,是進入神界大墓深處,好獲得其中的寶藏。

眼前這個神界大墓,其中要說沒有蘊含寶藏,誰都不會相信。

按照道理,這東西乃是改變仙道時代格局的東西,甚至其中蘊含成神的法門都不是不可能。一旦得到了其中的某種東西,成就諸神的境界,那才是真正的超脫,不成神終究是螻蟻,難以跳躍出世間長河,成為歷史的塵埃,而成就了神,才可以真正不朽。

不朽二字,是為神設的。

一舉施展殺生王劍氣斬殺了「九曲王蛇老祖」,妖族聯盟的人雖然氣憤,但是個個都不敢上來,蘇杉真的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

就在這時,突然遠處,轟隆隆的響徹,巨大的戰艦出現了,排開混沌,未來的氣息撲面而來,頓時無論是太古高手,還是妖族聯盟的人,還有一些隱藏在混沌深處準備出手進入大墓之中的老古董都變了顏色。

因為,這是未來世界的戰艦。

與此同時,眾人還發現,未來世界的戰艦之中,還夾雜著許多堡壘,居然是機胥族的高手,投靠了未來世界。

機胥族,在整個仙界之中,也是一個強橫而團結的種族,這個種族非常厲害,擁有製造機甲的能力,戰鬥力強橫,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力量,現在居然也都投靠了未來世界,那簡直是一場災難。

尤其是太古時代的高手,看見未來世界的戰艦,心中一陣哆嗦。

要知道,未來世界非常強橫,兩面作戰。既然進攻仙道世界,又進攻太古時代,而且進攻太古時代更為猛烈,無數的大元帥,十大領袖都進入了其中。

太古時代的強者,被打得是節節敗退!只能夠從太古時代穿越過來,企圖進入通神古路之中。到達神界,躲避戰爭,增強修為,企圖捲土重來,一戰而勝。

因為在太古時代,因為某種原因,通神古路消失了。

而在未來時代,也因為某種原因,通神古路也不見。兩大世界的人,只能夠到達這個仙道時代,尋找通神古路。眼前通神古路被大墓堵住,必定要在這裡,進行一場龐大而浩瀚的戰爭,爭奪古路的控制權,到達神界的通道。

「哈哈!」

一陣陣的長嘯,從那未來世界戰艦群中傳遞了出來,就看到一尊尊的大帝級別的高手和機胥族的高手,身穿強大機甲,把自身包裹得水泄不通,好像一個個機器巨人,來到了眾人的面前,也站立在大墓的遠處,和蘇杉,妖族,太古時代高手呈現出來了三足鼎立的狀態。

「想不到,區區太古時代的諸多強者,連同這個仙道時代的妖族高手,聯合在一起,多如恆沙數目的人,居然被一個區區小子嚇倒?實在是令人想不通啊。」

一尊大元帥走了上來,看著蘇杉和太古高手,一番話說出來,令得許多太古高手的臉上都顯現出來了幾分不自然,但是他們仍舊沒有用,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些人是在挑撥。

「未來世界,現在正在進攻太古時代,我們和太古時代的強者不算是敵人,應該聯合在一起,把你們未來世界滅了才是。」蘇杉發出來了洪亮的聲音:「你們來得正好,怎麼樣?太古的高手們,你們的敵人前來,只要你們出手,我願意輔助你們,把未來的高手全部都斬殺在這裡?」

太古的高手還是妖孽聯盟的人聽得直皺眉頭,蘇杉居然也開始挑撥,現在三分都在忌憚,無法動手。

「蘇杉,你也是我們未來世界的人,傲天領袖就是你的父親,你居然如此大逆不道?我們是奉命把你抓回去的。認祖歸宗。」一位大元帥沉聲道:「速速解散你的什麼護道聯盟!跟隨我們回未來世界,當然你也可以把整個護道聯盟帶入未來世界,投靠我們,你就有大功勞。」

「什麼?他居然是未來世界領袖的兒子……」

「居然有這樣的情況?難道,此人當上護道聯盟的盟主,是未來世界的一個陰謀?」

「好消息,好消息,這件事情傳播了出去,恐怕護道聯盟得土崩瓦解,連自身的盟主都是未來世界的人。」

「傳播消息,把消息傳播下去,這是我們瓦解護道聯盟的好機會!」 我的極品老婆 ……

一些太古時代和妖族的高手聽見這樣的對話,心中頓時興奮無比。

蘇杉臉色不變,他早就知道未來世界會拿這個東西說事情,不過自己並不在乎,現在牢牢抓住了護道聯盟的權威,氣運籠罩之下,金口玉言,沒有人敢發生叛亂,何況自己根本就不是傲天的兒子。

他陡然之間,發出來了一聲長嘯:「你們的傲天領袖狗屎一樣的東西,也配當我的父親,我乃是命運虛無者,三千特殊體質,排名第一的存在。大家都不是瞎子,命運虛無者,是從虛無深處,某一個劫數誕生的存在,從來不會有任何父親。神都不配當我的父親,傲天能夠當么?」

說話之間,他把自己命運虛無者的氣息全力釋放了出來,頓時之間,以他身軀為中心,無數的氣息在不停旋轉,這些氣息凝聚在一起,化為了巨大的虛無本源存在,人人都看到了他的背後,一團虛空,所向無敵,這虛空深處,是永恆的未知,人人不能夠探測他的來歷。

因為在歷史的長河之中,根本不會出現這樣的人物,是因為偶爾的機緣,偶爾的因緣,命運虛無者才會來到這個世界上。

轟隆!

蘇杉龐大的命運虛無者血脈釋放出來,伴隨著的許多虛空意念出現,竟然引得整個墳墓外面的力場都微微動搖,大墓深處的雲霧散開,似乎看到了隱隱約約許多蜂巢一般的門戶,有的門戶是關閉著的,有的門戶則是完全打開,其中漆黑深深,似乎有遠古的神魂在盯著外面的人,人人都覺得一陣毛骨悚然,有的強大者甚至知道了在神墓之中肯定非常危險,無法進入其中探索。

「不錯,他是命運虛無者,我們太古時代,曾經也出現過這樣的人物,絕對是沒有父親的,這種體質,甚至超越了永恆者,造化者,乃是虛無劫數之中誕生的存在。」剛才和蘇杉交手的人「明潮汐」駭然道:「難怪我敗在他的手上,命運虛無者乃是三千體質的王者。」

命運虛無者,在場的高手都知道,肯定是沒有父親的,其實就算是母親,也沒有血緣關係,不過是托生而已,就好像是一棵樹上長出來的真菌,母體肯定不是樹,而是從天外飛來的孢子,進入了大樹之中,藉助大樹的養分生長,如果沒有天外孢子,大樹之上是不可能長出來靈芝真菌的。

此人,真是的是劫數之中誕生的存在。

一些妖族的人也暗暗驚駭,知道想藉助蘇杉傲天兒子的身份造謠言是徹底落空,蘇杉展現出來自己命運虛無者的身份來,是徹徹底底公開自己的血脈,不屬於任何人,無父無母。這種人,乃是天生的無敵存在,來也空空,去也空空。命運都把握不到此人的軌跡。

「可惡!」

幾尊大元帥的臉上,顯現出來了非常冰冷的神色,想要把蘇杉一下擒拿殺死,他們蠢蠢欲動,但是卻並沒有把握。

蘇杉心中在冷笑,未來世界是自己最大的敵人,那個傲天領袖自己遲早要把他殺死,但是現在卻不可能,好在能夠殺死他屬下的大元帥也是可以的。

「諸位大元帥,不必要動手,我們先進入大墓之中。」那機胥族的大智者道:「這是神界的一座大墓,傳聞之中,其中埋葬了諸多神祗,是一場神界劫難而誕生的存在,其中那些神祗在劫難中死亡,被一尊無敵的存在埋葬在一起,但是他們是不朽的,雖然滅亡了,但是不朽的神格已經化為了幽靈神魂,在神墓之中徘徊,出席之外,大墓之中,無數的神魂也有許多寶藏,只要我們進去,每降服一尊神魂,都能夠獲得神一般的實力,甚至大帝級別的高手,在以後,能夠真正藉助神魂,成就諸神,那神魂之中,不朽的神格,是真正的神格!」

轟隆!

大智者的這番話,頓時引起了太古時代的高手,妖族高手,甚至在那些混沌深處一陣波動。

蘇杉主之眼掃射了過去,發現在混沌深處,隱藏許多仙界人類的老古董,這些老古董都沒有加入護道聯盟,各自為政。

實際上,護道聯盟雖然掌握百兆仙界,綜合實力第一,但是卻連整個仙界百分之一的數目都沒有到達,遊離在外面的高手許許多多,都不願意加入被人規矩。

這些老古董感覺到大墓的降臨,自然是想來分一杯羹。

大智者一說,其中居然蘊含遠古神祗的神魂神格,這就簡直是驚天動地的大消息,這不是虛擬的神格,而是真正的神格,一般來說,諸神隕落之後,神體還在,但是神格會消失,能夠保留神格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諸天單機大玩家 神魂神格,可不是那種長生神樹上結的不完整的真神神格,真正的神格。這種神格的力量,匪夷所思,就算是人得到了,不煉化他,煉製成一件法寶,一件身外化身,威力也幾乎是可以超越一切,相當於百尊大帝,千尊大帝! 啤酒和招牌下酒菜很快就送來了,除了鈴木姐妹,所有人都頗為期待地看了過去,就算沒有達到可以喝酒的年齡,但下酒菜又不是只能配酒吃的,未成年人也可以吃。

啤酒一共送來了一打,酒店經理松島佐美非常周全,每人面前都放了一罐,包括身材最嬌小的櫻井美子。

而下酒菜,她只讓人送來了四碟,畢竟並不是所有人都懂得欣賞她們酒店的招牌下酒菜的。

那是四碟非常特殊的下酒菜,在白色的只有巴掌大的碟子里,一隻黑色的頭頂上有一個長長的獨角且在末端有分叉的蟲子靜靜地「站」在那裡,下面以西瓜和檸檬為裝飾,儘管顯得很精緻,但難掩那蟲子的猙獰本色。

「這就是酒店最出名的下酒菜,油炸獨角仙。」鈴木菲亞娜為在座的人介紹起來,又一臉笑容地指了指李學浩三人和自己的妹妹,「松島小姐,麻煩你送給那三位男同學以及美娜子。」

「姐姐,我不吃!」鈴木美娜子臉色大變,同時緊緊地捂住嘴巴,就好像要被人強行餵食一樣。

松島佐美已經送到了她的面前,當然,另外的侍應生也把剩下的三碟「獨角仙下酒菜」分別端到了李學浩、山本良太和齋藤灰次面前。

「這個……可以不吃嗎?」山本良太和齋藤灰次臉色蒼白,雖然黑色的獨角仙已經用油炸過了,而且聞著似乎還很香,但是那「振翅欲飛」的猙獰形象,沒有哪個正常人會願意把它放進嘴裡嚼食吧?

「松島小姐,一份獨角仙下酒菜的販售價格是多少?」鈴木菲亞娜沒有回答,而是笑著問松島佐美。

「是1483円。」松島佐美恭敬地說道。

「同學,如果不想吃的話,就需要付給酒店1483円。」鈴木菲亞娜笑容滿面地看著山本良太,語氣中沒有半點逼迫的意思,完全是那種你自己做決定的架勢。

山本良太和齋藤灰次臉都綠了,儘管鈴木大小姐笑得非常和善,不過在他們看來,恐怕比惡魔的笑也好不了多少。1483円,他們倒是可以拿出來,不過為了不吃一道料理,這就非常不划算了。

「真中……」山本良太哭喪著臉看向身邊的某人,以期望他能幫忙解決這個麻煩。

李學浩淡淡一笑,指了指獨角仙下酒菜道:「看上去似乎還不錯,說不定味道會很好呢。」當然,他心裡可不會這麼想,主要是他也想捉弄一下山本良太。

「嘔——」山本良太看向那猙獰的獨角仙,忍不住乾嘔一聲,沒好氣地瞪著他,「既然那麼好吃,那麼你先吃吧。」

「嗯。」李學浩點了點頭,一臉認真的樣子。

山本良太不由大吃一驚,原本只是一句氣話,沒想到他真的要吃:「真中,你真的要吃嗎?」

「既然是酒店的招牌下酒菜,就是拿給客人吃的,不是嗎?」李學浩輕輕一笑,吃他當然不會真的吃,不過他有的是障眼法,可以讓在座的人都認為他吃了下去。

「浩二,你真的要吃嗎?」眼見他真的準備品嘗一下,上首的鈴木菲亞娜似乎有些不忍目睹,「你可以不用吃的,1483円也不用付。」

最後一句話很關鍵,因為實在太偏心的,某人不吃不用給錢,而山本良太卻要付1483円,這種區別對待,讓在場的人都不由側目看向她,不過鈴木大小姐一臉淡然之色,就像完全沒有感受到大家的目光似的。

「試試味道也不錯。」李學浩婉拒了她的好意,直接夾起獨角仙,這才發現,獨角仙是去了頭的,放在碟子里看上去是完整的樣子,其實只是特意擺成那樣,頭已經整個切了下來,連在上面的獨角就不需要吃,只要吃身子就可以了。

「真中同學,不要啊——」眼見他夾起獨角仙準備開吃,離得較近的櫻井美子遮住雙眼,似乎嚇得不敢看,不過手指縫卻是大大張開的,根本就是遮了等於沒遮。

李學浩已經夾著獨角仙放進嘴裡,是一口氣整個放了進去,然後做出嚼食的動作,甚至臉上還配合地露出陶醉之色:「味道挺不錯的,很香脆。」

在座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他真的把獨角仙吃下去了,還露出那種非常美味的表情,難道味道真的很好嗎?

日本人對獨角仙有著特殊的情結,很多的動漫卡通里都有獨角仙或類似獨角仙的怪物存在,日本戰國時期武士鎧甲頭盔就有參考獨角仙的角的設計。

「現在輪到你們了。」「吃」完之後,李學浩看著山本良太和齋藤灰次。

兩人雖然不像剛剛那麼恐懼了,畢竟某人吃的時候那種陶醉的神情感染了他們,讓他們心裡輕鬆不少,不過面對猙獰的蟲子,臉色還是有些發綠。

「真中,真的很好吃嗎?」山本良太想要確定是不是真的那麼好吃。

「嗯。」李學浩點頭,給了他不少的信心。

山本良太心裡有數了,看向齋藤灰次:「那我們也試一下吧,齋藤前輩。」

「試、試一下……」齋藤灰次明顯有些信心不足。

山本良太夾起獨角仙,閉上眼睛,放進了嘴裡。放進嘴的時候,他身體明顯顫抖了一下。齋藤灰次是和他同時放的,同樣閉起了眼睛。

在座的人都看著他們像要自殺似的那種決然,感同身受,膽小的櫻井美子又用雙手遮起了眼睛,不過指縫大得可以放進一個雞蛋。

山本良太開始嚼的時候,眼睛是睜開的,但臉色是苦的,甚至作嘔地想要吐出來,和齋藤灰次一樣的表情。

「吐出來的話,就當沒有吃哦,1483円。」坐在上首的鈴木菲亞娜適時地說了一句。

山本良太和齋藤灰次臉色一僵,忍住吐出來的衝動,半嚼半吞地吃進了肚子里。

「怎麼樣,味道是不是很好?」李學浩忍著笑意,問山本良太。

山本良太一臉苦色:「並不是那麼好吃,有一股土味。」

「還有好像是墨汁的味道,太難吃了。」齋藤灰次也在一旁補充道,看他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估計早知道是這種味道就算要付1483円他也心甘情願。

「是嗎?那真是辛苦你們了。」李學浩幸災樂禍地說道。

山本良太意識到他是罪魁禍首,「惡狠狠」地瞪著他:「真中,並沒有你說得那麼好吃。」

「其實,我並沒有吃掉。」李學浩若無其事地說道。

「你說什麼?」山本良太和齋藤灰次頓時一愣,在座的人也吃了一驚,他說什麼,他沒有吃掉?

李學浩輕輕一笑,放在桌子底下的手拿了上來,將握在手中的那隻去了頭的獨角仙扔進了原先的白色碟子里。

這一幕讓在座的人目瞪口呆,看著碟子里那隻油炸過的獨角仙,明明看到他吃進去的,為什麼又出現了?

「你,你……」山本良太指著他幾乎說不出話來,一副心臟病發的表情,「你居然欺騙我們!」

「謝謝你們替我試了味道。」李學浩哈哈一笑,「我想這種地獄料理顯然並不適合我,要再來一隻嗎?」說著,有把白色碟子推過去的架勢。

「真中,我要殺了你!」 爆寵魔妃:夫君請指教 山本良太已經抓狂了,要撲過來掐他。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