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韓國的失業率已經到了一個相當危險的水準。

為了美化數據,韓國政府甚至已經修改了失業率統計標準。不過,這也只能自欺欺人一下,如果控制不好,金大中覺得自己的總統位置也不會那麼穩定。

LG集團從去年年底開始已經配合IMF的要求和其他財團一起進行過一次大裁員,西蒙當然也不會把韓國壓得太狠,當金大中提出,林圭莉順勢答應下來,算是賣給青瓦台一個人情。

午餐結束,林圭莉剛剛離開總統府,在停車場就撞見了一個滿臉堆笑不知等了她多久的中年人,正是林圭莉的父親林奎憲。

見自家女兒臉色臭臭的模樣,林奎憲搶著司機的工作上前拉開車門,一邊伸手護著車頂,一邊依舊對著笑:「女兒,和總統的午餐聊了什麼,怎麼生氣了,金大中應該不敢罵你吧?」

林圭莉見自己父親說著也要坐上車,沒有朝旁邊讓座:「爸爸,你不需要上班嗎?」

「當然要,不過抽空過來和自己女兒打個招呼,哪怕朴部長也是相當支持的。」見自己女兒堅持不讓位置的樣子,林奎憲也不好轉到另外一邊坐下,其實也知道女兒為自己接受當下的職位生氣,也不離開,直接轉到前面,坐上駕駛座:「女兒,爸爸給你當司機,要去哪,爸爸送你過去?」

林圭莉無奈,招呼召集的隨從們做另外一輛車,自己拉上車門:「去江南,驛三洞。」

「好嘞。」

林父利索地拉上安全帶,發動車子,緩緩駛出總統府的停車場。

進入公路,見女兒還不說話,林父只能主動:「這車真不錯,嘿,爸爸去年就想,如果找不到工作,就算去當計程車司機,也要努力養活咱們一家的。」

林圭莉見自己父親開始打悲情牌,想想去年漢拿集團剛剛破產那會兒家裡的慘淡境況,也不好繼續沉默:「爸爸,你有什麼事情嗎?」

林父透過後視鏡責備地瞄了眼女兒:「看你,想歪了吧,爸爸知道分寸的,就想和你談談心。這次,爸爸事先確實沒有和你好好商量,因為我知道你肯定不會同意,但,這麼好的機會啊,你現在已經有著落了,可我還要照顧你媽媽和你弟弟,總不能一直失業。爸爸這次是特意過來向你保證,以後你就是我們林家的核心,你說什麼,爸爸在財經部就做什麼,絕對不會擅作主張。」

……

……

對於維斯特洛體系這次打算徹底拆掉LG集團,金大中沒意見,他只希望這次拆解過程中,維斯特洛體系不要再對LG進行過度裁員。

當下韓國的失業率已經到了一個相當危險的水準。

為了美化數據,韓國政府甚至已經修改了失業率統計標準。不過,這也只能自欺欺人一下,如果控制不好,金大中覺得自己的總統位置也不會那麼穩定。

LG集團從去年年底開始已經配合IMF的要求和其他財團一起進行過一次大裁員,西蒙當然也不會把韓國壓得太狠,當金大中提出,林圭莉順勢答應下來,算是賣給青瓦台一個人情。

午餐結束,林圭莉剛剛離開總統府,在停車場就撞見了一個滿臉堆笑不知等了她多久的中年人,正是林圭莉的父親林奎憲。

見自家女兒臉色臭臭的模樣,林奎憲搶著司機的工作上前拉開車門,一邊伸手護著車頂,一邊依舊對著笑:「女兒,和總統的午餐聊了什麼,怎麼生氣了,金大中應該不敢罵你吧?」

林圭莉見自己父親說著也要坐上車,沒有朝旁邊讓座:「爸爸,你不需要上班嗎?」

「當然要,不過抽空過來和自己女兒打個招呼,哪怕朴部長也是相當支持的。」見自己女兒堅持不讓位置的樣子,林奎憲也不好轉到另外一邊坐下,其實也知道女兒為自己接受當下的職位生氣,也不離開,直接轉到前面,坐上駕駛座:「女兒,爸爸給你當司機,要去哪,爸爸送你過去?」

林圭莉無奈,招呼召集的隨從們做另外一輛車,自己拉上車門:「去江南,驛三洞。」

「好嘞。」

林父利索地拉上安全帶,發動車子,緩緩駛出總統府的停車場。

進入公路,見女兒還不說話,林父只能主動:「這車真不錯,嘿,爸爸去年就想,如果找不到工作,就算去當計程車司機,也要努力養活咱們一家的。」

林圭莉見自己父親開始打悲情牌,想想去年漢拿集團剛剛破產那會兒家裡的慘淡境況,也不好繼續沉默:「爸爸,你有什麼事情嗎?」

林父透過後視鏡責備地瞄了眼女兒:「看你,想歪了吧,爸爸知道分寸的,就想和你談談心。這次,爸爸事先確實沒有和你好好商量,因為我知道你肯定不會同意,但,這麼好的機會啊,你現在已經有著落了,可我還要照顧你媽媽和你弟弟,總不能一直失業。爸爸這次是特意過來向你保證,以後你就是我們林家的核心,你說什麼,爸爸在財經部就做什麼,絕對不會擅作主張。」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過了幾日,敬陽公主便收到了沈自絮的信。

將信看完,敬陽公主臉上的神色也有些好看。

「沈元清去了同州?」她看向身側的嬤嬤問到,臉上還有怒氣。

若不是沈自絮在信中提及,她的確不知道,嬤嬤也沒有向她彙報過此事。

嬤嬤忙跪求饒道:「公主恕罪,是奴婢疏忽了!」

他們的關注重點也不是一個小小的沈元清,所以探子說他們還在懷梁附近時,嬤嬤也沒有再派人去打探過了,誰知,他們一轉眼便跑去了同州找沈自絮。

他們應該就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了,也難怪敬陽公主會生氣。

敬陽公主又看了她一眼,頗有些無奈。

「起來吧。」她近來四處忙活敬陽公主也是看在眼裏的,倒是沒必要將氣撒到她身上。

「謝公主開恩!」

「你好好看看吧。」說罷,敬陽公主便將信扔給了嬤嬤。

看完信,嬤嬤的臉色和她差不太多。

「那公主,肅王那裏我們還要下功夫嗎?」嬤嬤自己琢磨不來,還得過問她的意思。

敬陽公主深吸了一口氣,道:「罷了,他最好是誰也不站。」

這個人不像他老子那般愚鈍,她拿不下來,既然他來信回應了她,那便算了。

沈自絮將沈元清他們的動向告訴她,他想表達的意思便已經夠明顯了。

她若是逼迫他,他便會選擇一方站隊,就算不是沈元清也會有別人,但一定和她沒關係,敬陽公主還不想招來麻煩。

「對了,你再派人去找一找那刺客的行蹤。」完了她又吩咐到。

「公主的意思是那人如今還在懷梁?」

敬陽公主點了點頭,道:「不錯,他還沒有出關。」

雖然沈自絮沒有提到刺客,不過他什麼也沒說的話倒也能證實這一點。

從季無淵那裏她知道刺客的身份,她也知道蕭齊身手了得,只不過他要出關還是沒那麼簡單的。

至於他想做什麼,她便猜不到了。

「奴婢明白了。」

「對了公主,奴婢還有一事要稟。」

敬陽公主沒說話,只是抬眸用示意了她繼續說下去。

得到肯定,嬤嬤才開口說道:「奴婢查到毀壞地宮的是一種叫綠礬的東西,這種東西只有藥鋪才有,順藤摸瓜,奴婢查到了回春堂。」

也只有回春堂的往來她查不到,若不是他們自個兒有古怪,那便說不過去了,只可惜回春堂背後的主子身份不明,嬤嬤也還沒查到最後,所以不敢輕舉妄動。

提起這事,敬陽公主便是一肚子的火氣。

「繼續查,本公主倒要看看,究竟是誰在和本公主作對!」

敬陽公主一開始以為和平南王有關,只不過之後她仔細一想,又覺得不會是他,如今嬤嬤說是和回春堂有關,那便佐證了這一點,先前平南王打擊回春堂可是一點也不手軟。

主僕二人剛說完話,古月便來找她喝茶了,敬陽公主看了嬤嬤一樣,示意她先下去,自己則去會古月了。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水患的事還沒完全解決,又傳出城中有人得了時疫。眼看着中秋佳節快要到了,卻是鬧得人心惶惶。

水患過去以後,城外流民大都進了城中,他們都是永綏的子民,朝廷當然是不應該不管不顧。

可城中的百姓以為是城外來的流民將疫病帶來的,而今已經有不少人跑去府衙鬧事了,非得讓朝廷將他們趕出城去。

好在平南王及時出面壓住了場面,把帶頭鬧事的人抓起來以後,這些聲音便沒有了。

時疫傳染得很快,快到平南王來不及找出源頭,只好將傳出時疫的城東給全部封鎖了。

雖說遲玉卿早有準備,不過真出現了這種情況,她顯然也有些慌亂。

第一時間平南王便找到了她,她的醫術在平南王看來已經是和古月不相上下了,也算是對她的一種認可。

「具體情況如何,還得臣親自去看了才知道。」她只是聽說了一些情況,但到底怎麼來治,源頭又在哪裏,她並不清楚,也只有親自去追根溯源了。

平南王一聽她還要前去城東,頓時猶豫了起來。

她若是自己也染上了怎麼辦?平南王還不敢冒這個險。

遲玉卿一看他臉上的神色便知道他在擔心什麼了,反正她心意已決,不管平南王說什麼,她都是要去跑一趟的。

平南王思考了許久,才做下了決定。「既如此,那你便去吧。不過你自己要多加小心,本王等着你的好消息!」

他是不想遲玉卿親自上陣,但他也明白,如若她躲著的話,只怕這時疫最後要比水患還要猛。眼看着永綏和大夏的五年之約就要到了,他實在不想節外生枝了,最好是快些將這些事解決了。

遲玉卿頷首,他的好意,她心領了。待她看過了還待在平南王府的姐姐后,便離開了。

她隨之去太醫署走了一趟,如今皇帝的病情穩定了,有張太醫在便足夠了。

她此次來是來找吳師兄的,好在吳師兄已經回來了,有吳師兄在,她也能有個幫手。

她將這件事告訴皇帝以後,皇帝最是信她,什麼也沒問便准了他們二人前去城東查看情況。

「還真讓你給猜着了,就是不知道情況到底怎麼樣了,我聽說已經有人死了。」吳師兄一開始還覺得她的擔心是多餘的,誰知道,還真就成真了,而且好像還挺嚴重的。

「我總覺得沒這麼簡單。」遲玉卿心不在焉,她一直在想這件事。

水患過去也有一小段時間了,可到了這時候才出現時疫,她總覺得哪裏怪怪的,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吳師兄剛回來,也不知道她的擔憂是什麼,便安撫道:「等我們到了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你別着急。」

他們是醫者,治病救人是職責,至於別的,暫且不用想太多。

他說的有道理,遲玉卿點了點頭,便沒再糾結了。

……

有人因為此事而忙得焦頭爛額,有人卻是悠閑無比。

沈元祺和對面的徐大少坐在茶樓里,氣定神閑的倚在欄邊看着官差帶着患病的百姓在大街上穿梭,似乎聽着無辜百姓的哭喊聲能使他們的興緻更高一般。

《知矜》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

喜歡知矜請大家收藏:()知矜更新速度最快。 沒過一會兒,這些惡臭的垃圾就被吃瓜群眾清理開了,菊長沖着副官使了一個眼色,就看到副官親自上前,一個飛步,對着大門就是「咔咔」兩大重腳。

然後掏出腰間的傢伙,朝着天上就開了一槍,「嘣」的一聲槍響,嚇壞了吃瓜群眾們,後面的一群大頭兵們,直往裏面沖,這哪裏是抓人的氣勢,簡直就是殺人的前奏。

副官舉著槍,一腳揣在內門上,發出「砰」的一聲大響,大罵道:

「開門!」

「快開門!」

副官連喊了兩聲之後,房門被打開了,張之維正在家睡覺呢,這會連長衫都顧不上穿,上身還打着赤膊。

看着凶神惡煞的大頭兵們正盯着他,以及副官手裏的黑漆漆的傢伙,立刻就被嚇壞了,哭喪著臉,還沒來得及開口。

就聽到一聲爆呵聲傳來,正是菊長的粗狂大嗓門,瞪着一雙索命的眼珠子,開口就威脅道:「張之維,你的事犯了,趕緊交待後事!」

張之維哪裏見過這等陣仗,被嚇得雙腿一軟,就癱坐下去,其家裏人也被嚇得站在一旁,被菊長瞪的不敢發出一絲聲音,一時沒反應過來。

門外的老百姓紛紛開始叫嚷着:

「張之維,賣國賊!」

「張之維,賣國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