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凡人之中都有這類事情,當你見到一個比你強一點的人,你會嫉妒,可當你見到一個各方面碾壓你的人,且差距巨大時,就不會再有任何可笑的念頭了。

這在武道世界更殘酷、更淋漓盡致,看葉小曦和小狻猊此刻的表現就知道了。

這種差距,只有讓時間抹平,等葉小曦和小狻猊慢慢習慣下來,也就沒什麼了。

「走吧,我已經成聖,什麼限制都攔不住我了。」

葉凡說道,取出了傳送大椅。

剛取出來,大椅便一道光芒射到葉凡身上,一閃而逝。

黑總裁的奪愛新娘 下一刻,天穹上忽然發出了隆隆聲響,宛若天塌地陷,幾如滅世,浩瀚恐怖的虛空能量溢散開,席捲整顆星辰。

葉凡腳步輕輕一踏,漫天狂涌的虛空能量頓時在周身百丈範圍消散殆盡,無法進入分毫。

仰著頭,負著手,葉凡淡淡地望著天穹上破裂開的虛空,宛若畫卷撕裂了開來,卻有金屬光芒在閃動,很快便形成了一個巨型金屬門戶。

門戶巨大,如同一座小山橫亘在天穹上,金光與赤紅交錯,色彩斑斕,透出一股淡淡的詭異之氣。

這竟是葉凡在詭異雷霆中見過的圓盤,同樣是金紅圓盤,圓弧在中間分割,孔洞為黑白二色,有莫名而玄妙的氣韻流淌,玄妙無鑄。

「星空寶庫……」

葉凡張口呢喃道。

大椅給他傳遞了一道信息,是殷皇祖神留下來給他的,言稱這星空寶庫是留給葉凡的,但只有達到神靈層次,才能夠完全擁有。

而在此之前,葉凡每突破一個層次,都只能挑選一件珍寶。

眼下葉凡是聖王,便能夠得到二件珍寶,無論是玄器還是珍果寶葯都可以,但只能拿二件。

葉凡想了想,一揮袍袖,帶著葉小曦和小狻猊衝天而起,化作一道燦爛金虹,衝進了圓盤門戶。

進入星空寶庫之前,葉凡想過寶庫內會是個什麼樣子,是宮殿模樣?是洞窟模樣?還是直接是一個世界?

但是,當葉凡踏入之後,發現自己完全猜錯了,哪怕他再猜測一億次,也不可能猜中。

因為……這裡壓根什麼都沒有,彷彿在星空中一般,但卻和星空相反,星空背景是深邃的黑色,而這裡,是純凈的纖塵不染的白,白的讓人感覺自己在這裡是多餘的。

嗡!

忽然,葉凡眼前出現了一片透明光幕,靜靜懸浮在虛空中,上面有無數文字和珍寶虛影,列成一排排供葉凡挑選,這種挑選方式,讓葉凡頗為驚詫。

甚至,這上面還有十分便利的選項,比如種類,比如按名索驥,看得葉凡一陣發愣。

如此新奇方便的方式,看得葉小曦和小狻猊也不由得發獃,而後便興奮起來,圍繞著虛影左瞧右看。

殤倒是習以為常,說道:「先想好你自己要的東西,如果知道名字,可以直接默想名字,不知道就可以按照種類搜索,這裡有的,都會呈現出來給你。」

葉凡微微點頭,深感方便,而後仔細思索了起來。

葉小曦和小狻猊好奇,詢問了一遍,得知這裡是殷皇祖神的寶庫后,頓時兩對眼睛放光,無比激動,皆一臉期待地看著葉凡,希望能挑一件適合自己的極品珍寶。

葉凡也有些猶豫。

對葉小曦和小狻猊,他是有著愧疚的,他踏上星路后的兇險不用多說,卻將這二個小傢伙給帶來了,讓他們置於險地之中,於他們非常不公平。

他們得到了大量資源沒錯,但命這種東西,資源能比么?

至少對於葉凡而言,自己身邊的人比什麼資源都重要,這不是資源多少能衡量的。

因此,他猶豫了。

只是,能拿到的珍寶只有二件,哪怕只給二者挑選一件,他也有些遲疑。

不是捨不得,而是沒必要。

葉小曦和小狻猊天賦不弱,可以說,前面五大境界只是過渡,他們的舞台和自己一樣,在星空,在聖階。

這個時候,給適合他們自身的珍寶,這時候是夠用了,可卻容易落後於他們自身的境界,太不值,白白浪費一個名額。

可如果給他們太珍貴的,也沒有太大必要,此刻不急,何況有自己在,他們也無需珍寶去協助戰鬥。

只要自己強大了,什麼珍寶得不到?

可星空寶庫里能得到的珍寶是有限的,至少目前如此。

這麼一來,二件珍寶的名額就很珍貴了,絕不能輕易使用。

三思之後,葉凡還是拒絕了葉小曦和小狻猊,而後挑選了種類開始翻找起來。

葉凡的目標有二個,一個是玄器珍寶,適合自己用的,另一個是材料珍寶,用來為殤恢復傷勢。

「彌天粉,聖寶材料,可彌補聖器傷痕,效果顯著,可祛除部分聖道攻擊。」

葉凡看著種類上篩選出來的第一種珍寶,目光一凝。

(本章完) 聚會的酒店並不算太遠,李學浩從學校回來換好衣服就出發了,坐計程車十分鐘左右抵達目的地。

酒店並不是五星級,卻也豪華奢靡。門口外面就鋪了一條長長的紅地毯,一直延伸到酒店裡面。

下了計程車,拿著柯一凡給的請柬,李學浩踩在紅毯上,走進酒店裡。

門口就有兩個穿著紅色裙裝的漂亮女人,見他進來,齊齊鞠了一躬:「歡迎光臨!」

李學浩稍稍點了點頭,走進酒店大堂里。

「客人,請問就您一個人嗎?」一個穿著紅黑相間OL裝的女人走了過來,禮貌微笑地問道。她的胸口上嵌著一塊銘牌,似乎是酒店的經理還是領班什麼的角色。

「你好,我是來參加聚會的,這是請柬,但是不知道在哪一個房間?」李學浩將請柬遞了過去。

女人看了一眼請柬上的字,然後微微一笑道:「客人,請跟我來。」

「好的。」李學浩跟在她後面,穿過幽靜的走廊,在盡頭的一個房間門前停下,「就是這裡了,客人。」

「謝謝。」目送女人離開之後,李學浩打開門走了進去。

「又有老鄉來了,歡迎歡迎……」一陣熱烈的聲音響起,房間里的七、八個人頓時都站了起來,有拍手的,也有滿含期待地看著來人。

不過當見到是一個陌生的面孔時,房間里的人臉上的表情都有些遲滯,原本拍手的也停了下來。

李學浩看了一眼在場的人,七八個人中有男有女,都非常的年輕,大概也就是高中生的程度。

包的房間很大,中間是一張大大的圓桌,起碼可以同時坐下十幾二十個人,估計這房間是特製的,就是為了很多人聚會而準備的。

「你們好。」見到房間內的人都有些古怪疑惑地看著他,李學浩知道他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表情,特意用普通話打著招呼道,「柯一凡還沒來嗎?」

聽到熟練的國語,還有話里提到的某個人名,房間里的人馬上明白過來對方沒有走錯房間。

既然是老鄉,那就算面生,在這異國他鄉里,也天然帶著一股親切感。其中一個留著寸長短髮,帶著金邊眼鏡的男生走上前來,熱絡地說道:「一凡那小子還沒來,身為請客的『大地主』,居然遲到,等下來一定罰他三杯……」

「這裡是日本,未成年人是禁止喝酒的,人家酒店也不會賣酒給你。」一個留著長發從中間向兩邊分開直垂到胸口的女生說道,她看上去也就十六七歲的樣子,長相清秀可愛,皮膚白皙,最顯眼的是她說話的時候可以見到一對小虎牙,卻不會給人怪異的感覺,反而更增添了幾分俏皮可愛的風采。

「說的也是。」眼鏡男生自嘲地一笑,然後打量著面生的李學浩,「哥們,你哪個學校的,好像沒有見過你?」

「我和柯一凡一個學校的。」李學浩暫時也沒有暴露「真實身份」的打算,還是等柯一凡來了再讓他介紹。

「和一凡在一個學校啊……」眼鏡男生又上下仔細地打量著他,忽然朝他一眨眼,頗為曖昧地說道,「那是近水樓台啊,真好。」

「嘖嘖~」邊上也傳來了其他男生的讚歎聲,以及女生曖昧難明的輕笑聲。

「什麼意思?」李學浩完全被這摸不著頭腦的話給弄糊塗了,什麼叫近水樓台,好像也沒有月亮啊。

「喲,你小子還裝傻,柯一凡的姐姐,你見過吧?」眼鏡男生拿手肘頂了頂他胸口,一副你別裝傻、大家都是明白人的表情。

「嗯,見過。」李學浩隱約有些明白過來對方指的是什麼了。

「嘿嘿,怎麼樣,漂亮吧?」眼鏡男生嘿嘿笑著,「她可是女子高中的校花,你在柯一凡身邊,不是近水樓台是什麼?」

這麼明顯的「暗示」,李學浩哪還會不明白,近水樓台的是他,而月亮就是柯一萍,不過他對柯一萍可沒有那種意思。

「說的也是,討好了柯一凡,說不定他一高興,就讓你當了他姐夫。」那個說話可以見到一對小虎牙的女生說道,同時也好奇地看著這個新加入的老鄉,之前的聚會都沒有見過他,可能是最近才聯繫到的柯一凡。

「姍姍,你和柯一萍一個學校,說起來,你也是近水樓台啊。」那個眼鏡男生忽然調轉了「槍口」,調笑起了虎牙女生。

邊上的人也都善意地笑了起來,顯然早就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就知道瞎說!」虎牙女生嫩臉不由一紅,「什麼近水樓台,我可沒有對人家有意思。」雖然是在極力否認,但臉上通紅的神態還有心虛之下閃爍的睛眼,已經出賣了她內心的真實想法。

「哈哈……」眼鏡男生哈哈大笑著,不過眼見虎牙女生有惱羞成怒的趨勢,他也不敢繼續「惹」她,忙轉移話題看著李學浩問道,「哥們,進來這麼久,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被問起這個,李學浩雖然有些遲疑,但還是準備說出他的真實名字。不過還沒等他開口做自我介紹,房門這時又被人從外面推了開來,一男二女三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房間內的人頓時一起看向了來人,李學浩自然也不例外。

進來的一男二女中,男的英俊帥氣,身高一米八多,穿著一套得體的西裝,雖然長相略顯稚嫩了一點,不過成熟的穿著卻給他加分不少。

他就是本次聚會的組織者,據說還是請客的「大地主」,柯一凡。

至於那兩個女生,她們是攜手進來的,關係似乎非常不錯的樣子。

左邊的一個,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穿著一條淡藍色的連身裙,裙擺剛好在膝蓋位置,裸露著一雙圓潤修長的小腿,黑長直的頭髮同樣從中間向兩邊分開,隨意披散而下。

臉上化了淡淡的妝容,使得原本就精緻漂亮的五官更加突出,同時也讓女生顯得比實際年齡更成熟一點,帶著一種成熟女性的嫵媚氣質。 不得不說,殷屠神的收藏真的很驚人,是一個真正珍寶無盡的寶庫,不說葉凡,殤都一陣驚怖。

「這種稀有之物,殷屠神居然也能搞到,不愧是絕世神王。」

「不過也難怪,星空中總有傳說,每一個神靈的遺迹,都是一個價值無量的寶庫,更何況是神王特意搞出來的寶庫了。」

殤毫無疑問是驚喜的,但也犯了難,因為這裡珍寶太多太多,對它都有大用。

在當中,甚至有不少讓它無比眼熱,可以讓它進行進階,再次強化自身的稀世珍寶。

當然,這也就是看看,過過眼癮罷了,眼下傷都還沒好,就不用想變得更強大了。

葉凡也是不斷咽口水,這些東西真正是價值無量之物,想找都找不到,在星空之中,即便有錢都買不到的好東西。

現在,就這麼跟尋常貨物一樣擺在他眼前,任他挑選,都挑花眼了!

這著實讓他感覺有些夢幻,尤其這裡環境又這麼特殊,四下皆白茫茫一片,纖塵不染,只有一塊半透明光幕浮現在眼前。

「伏火神草,神靈級,對任何火系奧義攻擊皆有效,於神王級無上奧義都有部分化解之力,亦可用於收服星空中某些神火……」

「化雷土,神靈級,諸天神雷,盡入土中,化解無形,可鍛造玄器,可化解傷勢,可收服神雷,可修鍊戰技秘法……」

「補天空冥果,神靈級,一顆化開,可填平黑洞,彌合崩裂無法癒合的虛空,可化解掉空間奧義造成的傷勢等……」

葉凡一個個看下去,被一個個「神靈級」的辭彙震的瞠目結舌,口乾舌燥。

這還不是最讓他震驚的,最讓他無法想象與崩潰的是,這些東西居然還不止一件,後面標註有「三」「四」等字樣,甚至以星空計量單位來計算數量,通俗些說,就是論斤稱的啊。

這讓葉凡如何不震撼?

神靈級珍寶,而且放在星空中都是稀世級的,每一樣都是有價無市的珍寶,在這裡居然論斤稱,論幾件算……

翻著翻著,很快,就翻到了底,然而……底下居然還有一串「二」「三」「四」頁等字樣。

見此,葉凡心中一跳,語氣有些發顫道:「殤,這……這是什麼意思?」

「如字面意思。」

殤也激動的快昏了。

這代表什麼?代表下面還有多頁啊,這真是跟翻菜單似的,無法想象,跟做夢一樣!

「殤你自己選吧,我是幫不了你了。」

葉凡苦笑著說道,搖頭不已。

一個神王的寶庫家當在這裡,當真把他震的不輕,他看的都懵,還怎麼幫殤選擇,這種事,還是由殤自己選吧。

然而,殤也沉默了,似乎也不知道該怎麼選。

事實上,換做誰來都難以做出抉擇,因為東西太多太多了,多的讓人無法想象,而且都是稀世珍寶,神靈級以上,很難做出抉擇的。

一旁,葉小曦和小狻猊早就看懵了,不禁呼吸急促,滿面通紅,激動的幾乎要昏過去。

久久,他們才冷靜下來,壓住了心中的衝動和渴望。

這些東西太珍貴太珍貴了,全是神靈級之物。如果不知道這裡那麼逆天還好,現在知道了,葉凡就是真送給他們,他們也不會接受。

一來太燙手,二來有自知之明,名額太珍貴了,應該用在關鍵地方,而不是在自己這些武王、武皇身上浪費。

同時,他們也十分好奇,想知道葉凡最後會選擇什麼。

只不過,他們有一絲疑惑,不明白葉凡為什麼都是在療傷珍寶面前停留,難道葉凡有什麼隱傷?

可也不像啊,因為這些珍寶大多數的作用,似乎都是給玄器等物療傷的,而且傷勢還不一般,很恐怖,都是針對奧義規則等,還是神靈那一個級數的。

「我也不知道怎麼選啊。」

殤一個器靈,也被搞懵了,苦笑道。

葉凡難以抉擇,它就能做出抉擇了?

它身上的傷勢太多,這裡的好東西也太多,即便它自身層次很高,但也會被搞懵的。

葉凡和殤都苦笑起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