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他做事有自己的原則,不能仗著自己是奇門之人,就可以對普通人執行生殺大權,更何況葉宇也是奇門之人,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人家的對手。

「如果我死了,你這噩夢就再也沒有人能夠解開了。」葉宇玩味的說,讓關東海的身子一震,指著他的手都在顫抖。

「告訴我實話,我可以幫你。」呂少說:「你究竟做了什麼樣的噩夢。」

「我……」

關東海一滯,有些說不出話來。

「東海,快說啊,有呂少給你撐腰,你怕什麼?」關炳榮催促道。

「我……」

關東海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卻終究只說出了一個字。

「我來替他說吧,他夢到的都是惡鬼。」葉宇臉色陰沉的說:「我不知道那些惡鬼有沒有死亡,但都是他害過的人,大部分都是女人。」

「你胡說!」

關東海緊張的咆哮道。

「是不是胡說等你睡著了就知道了。」

葉宇淡淡的說。

「我不睡。」關東海的腦袋搖的更撥浪鼓一樣。

「為什麼不睡?」呂少納悶的問。

「因為他害怕啊,一旦他睡著的話,那些被他害過的人就會化身厲鬼在他的夢裡找他索命,他不敢睡。」葉宇解釋道:「如果睡不睡不是你說的算,我讓你睡你就必須得睡。」

說著,葉宇緩步走向病床。

「你幹什麼?不許碰我兒子。」

關炳榮急了,擋住葉宇暴跳道。

葉宇轉頭看向了呂少,呂少瞪了一眼關炳榮說:「你還想讓我-插手這件事嗎?如果想的話就讓開。」

「可他就是暗害我兒子的罪魁禍首,你不去找他,幹嘛還要針對我兒子啊?」關炳榮心虛的說。 「我們呂家做事向來公平公正,再說他也是奇門中人,我不能不問青紅皂白的就去責問對方。現在你既然找上了我們呂家,就要讓我把事情弄個清楚明白,糊裡糊塗的我是絕對不會幫你忙的。」

呂少不悅的說,看向關炳榮不斷的皺眉,心中還在納悶自己的老子怎麼會跟這麼一個胡攪蠻纏之人扯上關係呢?

「如果你真不讓開的話,那我可就走了。」

葉宇冷笑著說:「一旦我離開,我保證你兒子在這噩夢的困擾下活不了幾天。」

這話不是威脅,而是實情。

像關東海這種從小就在溫室里長大的人,他的意志力根本抗爭不過那種噩夢,每天連覺都沒法睡,最後不死才怪呢。

「我,我,我讓開,求求你,一定要幫幫我兒子。」

關炳榮軟了下來,讓開身子,懇求的說道。

「如果我不幫他的話,現在就不來了。」

葉宇淡漠的說,然後走到關東海的身前。

「你幹什麼?你別過來,你……」

關東海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葉宇一計手刀砍在脖子上,然後便昏倒在病床上。

「行了,現在他睡著了,一會該說實話了。」

做完這一切,葉宇拍拍手說。

睡著了會說實話?不都是酒後吐真言嗎?還第一次聽說夢話是實話的。

只是眾人的疑惑還沒有消失殆盡呢,就聽到關東海說:「婷婷,你不要再來找我了,是我不好,讓你懷孕,又不能娶你,你不是要錢嗎?我可以給你,五百萬行嗎?求求你,不要再來找我了……萌萌,對不起,我錯了,我不該因為想要得到你就把你男朋友打殘廢,你放心,我一定會治好他,所有的醫藥費我全出,還會額外賠償給你們兩百萬,只要你不再來找我了……」

關東海每說一件事情,關炳榮的臉色就陰沉一分,等他如同倒豆子一般把噩夢當中的齷蹉事情全部說出來之後,關炳榮的臉色幾乎都能夠滴出黑水來。

「呂少,現在你還覺得我讓他做個噩夢是錯的嗎?」

葉宇看著臉色同樣陰沉的呂少問。

「對不起。」

呂少沖著葉宇抱拳說道,然後瞪著關炳榮說:「關炳榮,你把我害的好慘。」

「我……」

關炳榮想要解釋,但他兒子已經把所有的罪責都承認了,根本沒有解釋的餘地啊。

「啊!啊!不要再來找我了,我不想睡覺。」

關東海說完那些齷蹉事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猛的一下子從床上坐起來,大口喘著粗氣,豆大的汗珠也不斷的從額頭上滾落下來,雙目驚恐,整個人看起來比之前更加的萎靡,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倒下的感覺。

「你個畜生!」

關炳榮正愁氣沒地撒呢,見到兒子醒來,上前一巴掌拍在他的腦袋上,憤怒的咆哮道:「看看你乾的好事,還不趕快給呂少還有葉先生道歉。」

「道什麼歉?」

關東海一臉迷惑的問:「爸,是他害的我這樣,你怎麼還讓我道歉?」

「跟我道歉沒用,他應該給他害過的那些人道歉。」葉宇淡漠的說。

「我害了誰?」關東海疑惑的問。

「害了誰你他嗎的還不知道嗎?剛剛說的那麼利索,現在都忘記了?」關炳榮再次拍了他兒子一巴掌,惱怒的說。

「我剛剛說了什麼?」

關東海下意識的想到剛剛他被葉宇打昏睡著了,然後就噩夢連連,他只能妥協,跟那些惡鬼交談,希望拿出點好處來彌補她們的創傷以此來緩解噩夢。

等他把所有的惡鬼都搞定之後,才從噩夢當中清醒過來。

難道剛剛我跟那些惡鬼交談的時候,把所有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這麼一想,關東海的身子立刻就一抖,驚恐的看了一眼葉宇。

這他么的還是人嗎?隨隨便便的給我整個噩夢就讓我把所有的罪行都交代出來,這種本事要是用在警局審訊犯人的話,還有幾個人不如實交代呢?

「關炳榮,剛剛你兒子都已經交代了,該怎麼補償就怎麼補償,如果你敢暗中使什麼手段,小心你兒子一輩子都會被那些噩夢纏繞。」葉宇瞪著關炳榮,冷冷的說。

「我,我,我知道了。」

關炳榮噤若寒蟬的說道,別看眼前這人年齡並不是很大,而且穿著也非常普通,可卻給關炳榮一股子上位者的威壓,讓他連反駁的勇氣都沒有。

「還有,等這邊的事情辦完之後讓你兒子去貧困山區搞扶貧,切斷他的一切經濟來源,讓他體驗體驗窮苦人的生活。」

葉宇又說道。

「不,爸,我不要,我……」

關東海聞言嚇了一跳,哭著求他老爸,可還不等他的話說完,就被關炳榮嚴厲的呵斥道:「住口!葉先生怎麼說你就怎麼做,膽敢有任何違抗,以後就不是我關炳榮的兒子。」

「呂少,你不是欠了我們家一個人情嗎?求求你,幫幫我,我不想去貧困山區,我……」

關東海又把目標放在呂少身上,希望呂少能夠看在往昔人情的面子上幫他一把。

可惜呂少直接冷哼一聲,淡漠的說道:「欠你們的人情自從我來了之後已經還給你們了,如果你沒有做過那些事情我倒是可以幫你。但是現在嘛,你只能自救多福了。另外我還幫你找出暗害你的元兇,咱們兩家的情誼到此結束。」

「呂少,別啊,我們……」

關炳榮的心都在滴血,想要去攔住呂少,卻被呂少一下子給甩開,快步走向門口,不過在臨走的時候他還衝著葉宇說道:「葉哥,我在樓下等你,你處理完這邊的事情之後能不能賞臉讓我請你吃個飯,當做是賠罪。」

「吃飯啊?」

葉宇愣了一下,忙笑著說:「那還等什麼,我現在就跟你一起去唄。」

畢竟這是他所接觸的第一個奇門之人,而且看他的品性還算端正,葉宇也想套套近乎,通過他了解一下當今世界的奇門狀態。

只是這話說的,讓在場的人一臉黑線。

敢情他就是來蹭飯的啊!

不過並沒有敢說三道四,畢竟葉宇的本事在那裡擺著。

「葉先生,那犬子的噩夢?」

關炳榮急了,他已經如此低三下四了,對方竟然還不給他兒子解開噩夢的困擾。

「只要他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噩夢就不會再纏繞著他了。當然,如果他敢糊弄老子,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葉宇毫不客氣的說,然後上前拉著呂少的手說:「呂少,走,咱們吃飯,別理他們。」

那姿態,好似呂少反悔,不請他吃飯似的。

兩個人也沒有去什麼大飯店,就在醫院外面的一個小餐館,要了一個包間,點了幾個菜,還要了兩瓶酒,一邊吃著一邊喝著一邊聊著。

通過交談葉宇知道呂少原名叫呂俊陽,是東省呂家之人。

而呂家是奇門世家,傳承幾百年了。

不過因為現在水藍星上靈氣稀薄,不適合修鍊,所以哪怕呂俊陽家底深厚,也才堪堪達到了練氣第一層。即便是如此,他在呂家也算是天才般的人物,被呂家寄以厚望。

這不,趁著華夏國的大學擴大招生,呂家之人便想著把呂俊陽送到雲海省的雲海大學來讀書,學習更多的知識。

正巧碰到關炳榮向呂家求救,所以他爺爺便給他打電話讓他過來幫一下忙。

然後便有了他跟葉宇的相識,雖然沒有真正的動刀動槍的打一架,但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了。

「什麼?葉哥,你竟然已經達到練氣第二層了?怪不得你在關東海身上動的手腳我都沒有辦法解開呢,果真是真人不露相啊。」聽到葉宇說出他的實力,呂俊陽震驚的說道。

雖然早就猜出來葉宇的本事比較高,可這直接高出一層,著實讓呂俊陽大吃一驚。

「運氣罷了。倒是你,有家族的指引,才是真才實學。」

葉宇打個哈哈解釋道。

「那不一樣,我有家族做後盾才到這種程度,而你一個散修竟然也有如此高的境界,即便是放在當今的奇門界,也是數得著的天才人物,著實讓人佩服。」

呂俊陽深有感觸的說。

兩人又閑聊了一會,葉宇發現對方的口風非常緊,哪怕彼此已經稱兄道弟了,呂俊陽還是沒有告訴他現今奇門當中的狀況,只說他們呂家是東省的奇門世家,別的信息都沒有透露。

不過即便是如此也讓葉宇收貨不小,讓他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跟他一樣的修鍊者,甚至還有很多人的修為估計比他都高。所以他決定,以後盡量低調行事,不然萬一衝撞到那些修為高深的大佬就不好了。

結束聊天之後,呂俊陽沖著葉宇說:「葉哥,我這幾年都要在雲海省上學,以後你在雲海省遇到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可以找我,雖然我不是什麼大人物,但憑藉我們呂家的關係倒是可以幫你一些小忙。」

呂俊陽也看中了葉宇這個苗子,哪怕明知道拉攏不到他們呂家,也要示好。

只是呂俊陽不知道,他這個示好在未來的時間給他們呂家帶來非常豐厚的回報。 跟呂少吃過飯,葉宇就接到了石愛妍的電話說玉石已經準備好了,他拿完玉石就坐上下午的火車回到雲溪縣。

臨走的時候還給骨蝶打了一個電話,讓她一定要照顧好夏悠悠,結果被這個小魔女給坑了一筆,說拿中藥美白霜交換,只要能夠源源不斷的供貨,她就可以源源不斷的照顧夏悠悠,甚至還會源源不斷的幫夏悠悠宣傳。

當然,如果中藥美白霜供貨中斷,她也就停止對夏悠悠的守護,甚至還會整蠱夏悠悠。

這讓葉宇一陣頭疼,發誓等下次再見到骨蝶的時候一定要狠狠的打她的屁股,不過此刻他只能委曲求全的答應下來,畢竟夏悠悠喊他一聲師父,他就不能撒手不管。

更何況,那中藥美白霜又不是什麼珍貴的東西,他現在已經達到了練氣第三層,想弄點靈水而且還是稀釋的不知道多少倍的靈水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嘛。

最後葉宇又打電話跟夏悠悠告個別,叮囑她一定要好好的跟著祝文雨學習,爭取早日成為明星,甚至葉宇還調侃說等她成了大明星,自己出去跟別人聊天也能夠吹吹牛說自己是大明星的師父。

總之這次的省城之行葉宇還是非常滿意的,不但跟骨蝶之間的事情解決了,還買了一百多塊玉石,甚至還跟自己心目中的女神祝文雨見了一面,又解決了夏悠悠家庭的事情,最後還結實了奇門世家之人呂俊陽,可謂是收貨頗豐啊。

帶著愉悅的心情,葉宇回到了雲溪縣,到地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了,葉宇還餓著肚子,就打了一輛計程車直奔閩玉酒店而去。

「葉總好。」

剛進門,迎賓就笑著問候。

這讓葉宇一怔,他什麼時候成了閩玉酒店的老總了。

不過一想自己跟徐閩玉簽訂的股份協議,自己雖然只佔據了五成的乾股,但也算是老總級別的人物了。

葉宇笑著點點頭,問了徐閩玉在沒在酒店,迎賓告訴他在辦公室,葉宇直接上了電梯,去了徐閩玉的辦公室,敲了敲門,聽到裡面一聲清脆的聲音道:「請進。」

葉宇推門進去,徐閩玉頭也不抬的說道:「有什麼事情先等一會,我忙完再說。」

她正在埋頭查看手中的文件,非常的認真。

今天她穿著一身正裝,配著她那俊俏的臉蛋看起來非常好看。尤其是她認真工作的樣子,簡直能夠讓人著迷。

都說男人認真起來很有魅力,在葉宇看來,這女人一旦認真起來,魅力同樣非凡。

尤其是此刻她穿著制服的樣子,直接讓葉宇想入非非。

如果能夠在辦公室,能夠跟這樣的一個徐閩玉來一場……呸呸呸,我這究竟是怎麼了,怎麼沒事總想著那些羞羞的事情呢?難道是修為提升了,定力跟著減弱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葉宇很快平復了內心的衝動,坐在沙發上,饒有興緻的欣賞著徐閩玉工作。

大概十來分鐘的樣子,徐閩玉才把手頭上的事情忙完,抬頭看了一眼辦公室,然後便發現了葉宇,原本還有些暗淡的眼眸瞬間就亮了起來,噌的一下子從椅子上坐起來,快速的走向葉宇,驚喜道:「小宇,怎麼是你?來了也不提前說一聲,我好招待你啊?吃飯了沒有?我這就讓人準備飯菜。」

「沒事,看你已經看飽了。」

「秀色可餐嗎?」

「嘿嘿。」

「你這嘴是越來越貧了,真不知道以後哪個姑娘會掉進你這個狼窩。」徐閩玉捏著葉宇的臉,嬌嗔的說道。

葉宇一怔,內心有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好似在催促著讓他把眼前之人摟入懷中。

可他畢竟已經有了女朋友,不能吃著碗里念著鍋里,急忙運轉功法把那股子邪念給壓下去,這才說道:「閩玉姐,咱們去吃飯吧,我可還餓著肚子呢。」

「有賊心沒賊膽的傢伙。」

徐閩玉嗔怪的白了一眼葉宇,就在剛剛,她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葉宇身子的顫慄,本想著他會跟自己進一步的發展關係呢,可卻不料這個混蛋竟然收住了心,這讓她不覺有些失望。

可在失望之後,徐閩玉內心卻更加的堅定。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