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能行,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所以他不大喜歡別人叫他偉哥。

????但凡有人那麼叫他,他都要氣得跳腳的。可是眼前的女孩那麼單純,還朝他露出那麼無辜的表情,他想跳腳,卻有點不好意思。

摸了摸鼻子,他期期艾艾的應了聲。「哎!」

雖說有點不喜歡這個稱呼吧,但心裡卻美滋滋的。

他也想有一個這麼軟萌的妹妹!

「周揚呢?」顧承翌問。

立偉邊迎他們進來,邊解釋說:「前天來了一個節目組,揚哥跟著去錄製?」

「周哥哥喜歡?」

「有錢拿。」

「倒是接地氣。」顧笙歡評價,又問:「那是錄製什麼節目的?」

立偉說:「就是最近挺火熱的那個綜藝節目,叫《我們一起去旅遊》。」提到這個,立偉也來了精神,滔滔不絕的和顧笙歡說了很多節目組在農家樂錄製時發生的趣事。半天後,得出結論。「參加節目的都是俊男美女,難怪會大火。」

???「最近咱們B市很受綜藝節目組的歡迎啊。」顧笙歡突然沒頭沒尾的來一句。

「怎麼?難道有節目組去你哥公司錄節目?」

?「想什麼呢!」顧笙歡嬌嗔,「前陣子有個綜藝節目來我們B市錄製,導演看上我哥,纏著我哥進娛樂圈,還說能捧紅我哥。不過我哥沒興趣,我有興趣,他又不要我。」

提起這個,顧笙歡也是蠻鬱悶的。

她從小到大接受的教育都是,自己想要做東西,想做的事,就能所有可能去爭取,然後做到最好。結果,她第一次厚著臉皮嚮導演毛遂自薦,人導演壓根就不理她。

顧承翌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寵溺的說:「看不上我們阿笙,那是因為他有眼無珠。」

一直以來,顧笙歡都覺得最直擊人心的讚美,不是直接開口誇你如何如何聰明,完美。而是用一句最簡單的話,抨擊不欣賞你的人有眼無珠。因此顧承翌一開口,顧笙歡樂了,被他拐著彎的誇得尾巴都能翹上天。

??「我覺得他肯定是近視眼太厲害,忘記戴眼鏡了。」顧笙歡趁機說,「哥,我們要理解一下近視患者。」

???顧承翌笑說:「都聽你的。」

???「妹妹是想進娛樂圈?」立偉問。

????顧笙歡說:「對啊。」

????立偉聽了,眉頭一皺。「圈裡很亂,妹妹還是不要進娛樂圈了。」

??? 抵死纏綿·馴服小妻子 顧承翌笑著奉承,「小丫頭厲害著呢,就想憑著一腔孤勇闖那大染缸。」

???幾人說話的空隙,立偉問顧笙歡晚飯想吃什麼菜,他給做。結果話才說完,就被顧笙歡一句話打回去了,立偉看著笑得得意的顧承翌,直說:「得勒,是哥哥我不識好歹。人這裡有大廚伺候著,我跟著湊什麼熱鬧啊,真是不長眼。」

?????周圍的工作人員聽了,鬨笑著說立偉看不清形式。鬧鬧哄哄的說著玩笑話,不知過了多久,外頭傳來了說話聲。

????屋裡有個高瘦的男生探頭往外看,「他們回來了。」

????正說著呢,外頭一群人就跟著進來了。

????導演組在農家樂的另一間屋子監製,人沒跟來。不過單是明星和跟拍的攝像小哥哥進屋就讓本來足夠寬敞的屋子變得擁擠了。那群光鮮亮麗的明星被折騰了一下,現在都是狼狽不堪的模樣,不過即便這樣,他們還是光鮮亮麗的讓人眼前一亮。

????這群人進來,看到坐在屋子裡長手長腳長相英俊的顧承翌,不由得驚呆了。那幾個女明星呆了會兒,然後不顧形象的爆發出驚呼聲。

「天啊,好漂亮的小哥哥!」

是的,在所有人眼裡,顧承翌的美貌已經不能帥氣來形容。他這種精緻,漂亮的長相簡直就是上天的過分偏好,讓人既沉迷與他的美貌,又深深為他的美貌著迷。

發出這種驚艷聲的不止是現場的這些明星,連電視機前追著自己愛豆的粉絲也被誤入盡頭的漂亮男人給驚艷到了。那群人同樣是沉默了一段時間,然後突然爆發。他們爆發的方式除了花痴的大喊,就是瘋狂的發彈幕。

顧承翌在鏡頭無意捕捉到自己時,他就敏銳的避開。那群網友驚嘆完他的美貌后,才發現漂亮精緻的小哥哥不見了,於是紛紛留言問問漂亮的小哥哥去哪裡了。

「小陳,全部把鏡頭轉向他!」在某個房間里監製的導演激動的大喊,「快,快,那個漂亮的男人會讓我們的收視率更上一層樓!」

接收到導演訊息的小陳扛著長筒炮就要轉向顧承翌,哪知顧承翌不知從哪裡拿到一塊抹布,對著鏡頭一扔,精準的蓋住了鏡頭。

「不準拍。」話是顧笙歡說,「把前面到的,也剪了。」 轟!

周丹縱橫一躍再次飛往懸崖的另一邊。而就在他臨近對面的坡岸時,無數風刃再次出現,居然和先前一樣。

同樣的風刃,自同座暴風陣發出!

需知這暴風陣在之前就被周丹給毀去了,而今居然完好無損,持續發出密密麻麻的風刃攻擊著他。

「有古怪!」周丹可以肯定自己已經毀掉這暴風陣了,再次凝視看到那完好無損的暴風陣心中疑惑不已。

不過即便疑惑,此刻也必須將這些風刃給擊潰,畢竟這些風刃可不亞於靈境至尊的攻擊。

而想要徹底將這些風刃毀去則需將暴風陣給毀了。

龍劍再次呈現在虛空中,只見劍身上開始散發出一股股深紅色,最後一股令天地都在顫抖的火焰從龍劍上噴發而出。

這一次周丹採取的手段更加乾脆,更加利落。

只見火焰將暴風陣籠罩著,隨後在燥熱的火焰下化為粉末,暴風陣再次被周丹毀去。

而這時候周丹神色也逐漸凝重了起來,只見前方開始出現了霧氣,最後阻隔了他的視線。

周丹知道冰槍即將出現,果然下一刻霧氣開始蠕動起來,而這時候周丹不僅沒有嚴陣以待,反而是直接朝著霧氣方向暴掠而去。

周丹絕對不是坐以待斃的性格,既然無法看透這些霧氣,那麼他自然是深入其中探查清楚。

正所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周丹此舉可算是大冒險了。

轟!

就在他步入霧氣之中,那剛剛凝聚出來的冰槍竟然突然消失不見。

這時周丹那緊繃的神色終於緩和了下來,心中頓時鬆了口氣。

這些果然都不是真實的,也就是說這一切都只是一個幻覺而已。

在見到暴風陣再次完好無損出現的時候周丹就覺得這其中有貓膩,果不其然結果和他預想的一樣。

不管是冰槍大陣還是暴風陣其實都不是真實的存在,而是一種幻覺。

如果不是周丹極為冷靜,或許還無法發現任何貓膩。

正是周丹那股不願意放棄的性格才讓他發現暴風陣有古怪。

一般而言,陣法一旦毀壞絕不可能短時間就恢復過來,特別是攻擊性的陣法,這種陣法饒是有自動修復功能也難以在短時間裡恢復如初。

正因如此,周丹才決定賭一次,那就是深入霧氣之中。

若是幻陣,一旦深入幻陣之中一切都將煙消雲散。

當周丹步入霧氣之中,不只是冰槍消失不見了,就連那些濃郁的霧氣也開始消散。

而這時候眼前卻再次出現了一道令人震驚的畫面,只見霧氣散去後周丹卻出現在一處充滿硝煙的戰場之中。

那戰場讓周丹都吃驚不已,只見鋪天蓋地的異獸出現在他面前,而他的身後同樣出現了一個股人,這股人赫然是九洲大陸的修士。

兩方人馬一見面就立刻發起了攻擊,周丹身處戰場中央,感受那震天動地的響聲,額上已經見汗了。

明知道這僅僅只是一個幻覺,但也難免被眼前所呈現出來的場面給震撼到了。

龐大的異獸散發著詭異的氣息,鋪天蓋地而來,而眾修士也不甘示弱,皆都散發著無可匹敵的強橫氣息,拿著手中的武器直接朝異獸們迎了上去。

「不對!」周丹神色猛然一變,就在剛才他竟然心緒不靈,明知道這是一是幻覺可是卻給他帶來巨大的威脅。

周丹二話不說直接騰空而起,就在這時兩方人馬立刻碰撞在一起,那激烈的碰撞直接導致大地出現了可怕的裂痕,隨之刀光劍影斬向四周,所過之處皆都化為狼藉,慘不忍睹。

而修士們如同魔神一般,英勇無比,饒是站在虛空中的周丹都安安心驚,這就是以前九洲大陸與異族發生的戰爭么?

這就是遠古時期乃至荒古時期才出現的戰爭么?

看著那已經破碎的大地不斷溢出岩漿,看著殺到血紅的眾修士,周丹在此刻居然不由的握緊的拳頭。

就在這時一頭高達上萬丈的可怕異獸從異族大軍中沖了出來,只見它張口一吸,數十萬修士便被它吸入腹中,而它則是繼續朝著修士聚集的地方狂奔而去。

在這頭高達萬丈高的異獸面前,所有修士似乎都那麼不堪一擊,幾乎在這頭異獸出現的時候,修士們便慌亂了手腳,竟然朝四周潰逃。

總裁爹地:媽咪要出軌 「敗了。」周丹苦笑的搖了搖頭,這一次他算是徹底見到異獸的可怕了,一口吞噬數十萬修士,如此殘忍的手段同樣讓周丹感到震驚。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更是讓周丹憤怒不已,只見修士們慌亂之後,緊接著再次出現了數頭同樣高達萬丈的異獸,它們面帶冷酷之色,對著距離最近的修士們就是一個張口乃至一巴掌呼了過去,無數修士在這突然出現的強大異獸面前下更是傷亡慘重,片刻間就死去了上百萬修士。

轟隆。

幾乎在周丹感覺眾修士要敗的時候,一名中年男子突然出現在他身旁,他手持黃金長刀直接縱身飛了下去,朝最近的一頭異獸撲了過去。

周丹雙眸死死盯著這名中年男子,雖說只是一個幻境,可是那氣息他絕對忘不了。

准帝強者!

周丹百分百可以肯定這中年男子就是一名准帝境的修士,沒想到在最關鍵的時刻他會出現。

中年男子手持黃金長刀直接劈了下來,那一頭異獸來不及發出慘叫便在強烈的金光下化為粉末,而那金光在消滅掉一頭異獸后更是狠狠劈入大地之中。

那本就破碎不堪的大地在這刀芒下變得更加嚴重不堪,那本在沸騰的岩漿更是波濤洶湧了起來。

只見高達百丈的岩漿直接卷向異族大軍,在這可怕的岩漿巨浪下,任何異獸都燃燒了起來,哪怕那幾頭高達萬丈的異獸也燃燒了起來,短短的數分鐘,密密麻麻的異獸全部被捲入岩漿之中,化為粉末。

而那高空中懸飛的異獸在見到中年男子后似乎感到恐懼,頭也不回就往回跑。

中年男子冷酷的盯著那群飛行的異獸,僅僅劈出一劍,在強橫的刀芒下沒有一隻異獸能夠僥倖存活下來。

「這……」周丹心頭猛地一震,這中年男子太強大了,甚至他可以就算是龍帝都沒有眼前這中年男子強橫。

龍帝雖說僅僅只是最低級的准帝,可是他畢竟是龍族的准帝。

龍乃九洲大陸公認的最強橫的神獸之一,哪怕龍帝是最普通的准帝也可以輕易斬殺同階者。

何為準帝?

准帝乃是修鍊出一條天道的強者,可以說在大帝不出的情況下絕對可以主宰一切。

但凡是九洲大陸的修士,沒有練成大道就不可能與准帝強者抗衡,因為在大道之下縱使你是妖孽的天才也難以抗衡大道。

甚至周丹都猜測眼前這中年男子可是能准帝巔峰的存在,修成九條天道的可怕存在,僅差一步就成為大帝的強橫人物。

十條天道則可凝聚成一條大道,大道包羅萬千,大道之下則是天道。

而天道之下則是法則,百條法則便可凝聚出一條天道來。

同樣想要凝聚出一條大道則需要十條大道才行,這是最基本的要求。

由於中年男子的出現,原本已經潰散的修士大軍頓時氣勢大振,憤怒的朝那些落單的異獸們撲殺過去。

此時他們殺的眼紅,殺的天地顫抖。就連周丹都感覺這些修士中沒有一個比他弱的。

那些落單的異獸已經沒有再戰之心,面對如此可怕的修士大軍自然是被滅殺個乾淨。

烈焰焚情:冷梟的掛名嬌妻 然而這時候中年男子卻是神色巨變,以他為中心一股強橫的龍捲風席捲而出,將眾修士全部捲走,卷向虛空深處。

轟隆~~

一聲巨響打破了沉寂,中年男子面帶凝重盯著遠處的一處虛空。

砰!

只見那原本靜如水的空間突然村村斷了,一隻龐大的巨手赫然出現在天空之中卷向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噴出一口精血灑在自己的兵器上,隨後連續看出十刀。

超過百丈粗的刀芒直接劈在這突然出現的巨手上,但是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只見那十道刀芒竟然沒有在這隻巨手上留下任何痕迹。

而這時候巨手從天而降,直接將中年男子狠狠的拍入大地之中。

中年男子根本反抗不了,在巨手出現的那瞬間他眼眸深處卻是透出一道道瘋狂之色。

轟隆。

不做你的狐狸精 就在巨手將中年男子拍在大地之中,一聲宛如天地崩潰的聲音響徹整片天地。

中年男子竟然自爆了!

九條天道的巔峰准帝竟然被這隻巨手逼得自爆。

周丹臉上布滿難以置信之色,這可是准帝巔峰的存在,不說能否成為大帝,單單九條天道就可以主宰一切了。

可是在巨手到底有多強大?居然輕易就逼迫中年男子不得不自爆。

這一刻周丹終於知道中年男子為什麼會利用龍捲風將眾修士給吹走,原來是感應到危機了。

可是這巨手能夠逼迫中年男子自爆,豈會讓眾修士離開?

不過這巨手在承受中年男子自爆后便寸寸斷裂,最後砰的一聲消失在天地之間。

可是這時候天空卻直接破碎了,只見一頭足有數百萬丈高的可怕巨獸出現在周丹眼前。

這頭巨獸頭頂上方生長這一巨角,而這巨角直接捅破天際邁入虛空之中。

只見這頭長角巨獸朝虛空一抓,那些本被中年男子送到數千公裡外的眾修士全部被它抓在手中,最後一口被其吞下。

「大帝境異獸!」周丹突然噴出一口鮮血,瞬間從幻境中清醒了過來。 此時周丹神色蒼白無比,他居然在幻境中遭受反噬,身受重傷了。

周丹無法忘卻那一隻從天而降的巨手,更沒辦法忘記那名中年男子,那可是准帝巔峰的存在。

那是無限接近大帝的可怕強者,可是在面對那頭長角巨獸根本沒有半點反抗之力,僅僅一巴掌便讓中年男子毫不猶豫的自爆了。

而周丹之所以遭受重創是因為直接從幻境中逼迫出來,而不是他自己退出來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