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修幾人面露錯楞,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哈,你們不用擔心,雖然我是第一次,但是我見過師傅操作無數次,各位放心便可。」

說完后,顧沉看到眾人表情緩和了一些,又道:

「由於今天這是第一次首播,時間可能不會很長,但是有些注意問題,我還是要再說一次!」

申修幾人沒有說話,靜靜看著顧沉,等待他說下去,甚至期待他多說點。

說不緊張那是假的?

特別是顧沉講到全塔國可能會有十幾萬人能看到他們,這種遭遇,讓他們那強大的仙人心臟都忍不住砰砰亂跳。

「第一點,不用緊張!這是必須的,你們越緊張,在鏡頭面前越表現不好,那麼最後你們展現出來的樣子也不好。」

「所以,我要求你們裝也要裝的雲淡風輕。」

眾人點點頭,表示明白顧沉意思。

「第二點,等會整個直播會分成三個環節:

第一個環節是你們做自我介紹,每人差不多有半盞茶時間;

第二個環節是我來提問,你們回答?

這些問題你們剛才都看過,想必心中也都有了自己腹稿!」

眾人再次點點頭,第二個環節所需回答的問題,他們剛才確實都看過,心中也早有了自己的答案。

「第三個環節,是你們的福利環節」

顧沉說到此處笑了,眾人聽到后也笑了。

「這個環節,你們每人有一盞茶時間可以自由發揮,想說什麼隨便你們。但是要記住,不能說過激的言論,或者煽起仇恨的言論。」

「哈哈,懂得,懂得」錢老大笑起,「放心吧顧老闆,你不要面子我們還要呢。到時候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我們懂得!」

「那就好」顧沉點點頭。

接著,他慢慢看向門口的申一虛,道:「申公子,等會需要你幫忙?」

「我?」

正在門邊圍觀的申一虛突然聽到需要自己幫忙,很是詫異!

「我能做什麼?」

「等會攝像機開機后,我需要你不停轉動攝像機來捕捉他們每個人的特寫鏡頭。」

說著,顧沉把申一虛來到攝像機面前,開始手把手開始教導他。

「來,申公子。看到這個小屏幕沒,你把攝像機對準那,它裡面就會出現那裡的畫面?」

「特寫的意思,就是單獨給一個畫面,就像這樣,你現在把攝像機對著你父親……」

「好神奇」

申一虛猛然看到自己父親出現在鏡頭裡,內心格外吃驚,面上更是激動。

「這莫非這就是製作影碟片的法寶?」

「不要分神」

顧沉皺皺眉,小聲提醒道。

「是是是」申一虛連忙集中精神,聽顧沉繼續講解。

新聞桌上幾人看著顧沉在前面拉著申一虛來回比劃,還念念有詞,很是納悶。

申修更是不明白那個叫什麼攝像機的東西為啥老是對著自己?

而且自己兒子好像很激動!

門口幾人此時很是羨慕起申一虛,他們真實看到申一虛臉上那興奮表情,像是發現了什麼寶貝一樣。

每當顧沉指點一句,他還低頭去試探一下,接著是笑容滿面,顯得很愉快。

等了好一會,顧沉才道:「好了,你自己先琢磨琢磨,我在安排其他工作!」

這話剛落,門口幾人瞬間同時舉起手來。

「顧老闆選我,我也想試試?」錢大富最先開口。

「選我,我比錢大富修為高」夏戰熊不甘示弱。

「顧哥,選我」金不喜平常一向最穩重,此時也耐不住誘^惑。

顧沉看到他們爭先恐後,很是錯楞。

過了一會才道:「既然你們願意幫忙,那麼都過來吧!」

「好勒」幾人連忙擠進屋內,滿臉興奮。

「錢大富,你負責燈光」

「夏戰熊,你負責采音」

「金不喜,你負責監控」

半個時辰過去,在顧沉指導下,眾人終於能勉強操作起這些簡單項。

至於最難的操作台,顧沉則是直接託管給系統管理。

教主,本王追定你了! 「好了,現在我們先試一條,看看大家配合怎麼樣?」

說著,顧沉在心底溝通起系統,告訴它先錄製一條,不要開直播。 隨著顧沉一聲埃克森!

錢大富連忙把燈光側重給顧沉!

夏戰熊也連忙帶上耳機去聽音效。

申一虛更是把攝像機對準場中間!

場中間的顧沉也開始含笑看向攝像頭,正準備說話時,卻猛然聽到金不喜大聲激動道:「顧哥,你快看,你出現在電視機里了!」

說著,他還把監控屏幕轉到了前方,方便顧沉去看。

顧沉看到他這種舉動,捂捂臉,不知該講什麼?

倒是其他人,隨著他這聲大喊,不覺都看向監控屏幕。

果真看到顧沉出現在裡面面,在顧沉身後還有申修等人畫面,以及屋內裝潢,全都在電視機里。

「呵,真出現在電視里了」石老興奮的伸長脖子,還拉住身邊的夏老。

「老夏快看,我們真出現在電視機里了!」

夏老不用他提醒已經從監控屏幕里看到自己驚訝,錯楞的表情。

這些表情,不僅自己有,身邊的錢老也有,甚至紅塔山掌教任正非也有,陳塘關城主申修也有。

「好了,別興奮了,把鏡頭給申城主」

顧沉無奈過後,繼續試錄,可是等了良久不見回應,不得再次喊一聲。

「申一虛,把鏡頭給申城主」

「啊,什麼?哦,好的,好的!」

申一虛回過神,目光從監控屏上不舍離開,連忙手忙腳亂把錄像機對準申修,想給申修一個特寫。

下一刻申修茫然的表情瞬間出現在監控屏幕上,畫面清晰猶如真人,連額上髮絲都能看見。

「那是我?」

申修臉色變了變,似乎有點小緊張。

「哈,不正是申城主」一旁的任正非難得看到申修這種表情,很是開心。

「把鏡頭對準任掌教」

這次申一虛沒有在分神,在顧沉話音剛落,便轉動了錄像機。

「我也出現了」任正非下意識就要做出防禦。

「哈哈,任掌教不好害怕,這不是什麼攝人心魄的法寶」

申修此時看到任正非連自己都不如,不忘調侃,很是開心。

「是嗎?」

任正非用手遮著臉,偷偷上看一眼前方,果真裡面沒有投射出什麼光芒罩住自己。

而監控屏幕上也瞬間顯示出這滑稽一幕,惹得錢老幾人哈哈大笑。

「快,快,讓我也出現在屏幕中」錢老不覺間也開始用起剛才聽到的新詞。

這次不等顧沉下命令,申一虛便把鏡頭給了錢老。

有了前面兩人做例子,錢老不在有顧慮,很是開心在鏡頭面前坐起各種鬼臉,活脫脫像個老頑童。

接下來,夏老,石老也分別都試了一次。

最後,又來回試了幾遍,直到申修幾人都習慣鏡頭才停下。

停下后,顧沉先是轉身對申一虛等人交待幾句,指出剛才不足,接著讓它們又試驗幾遍,這才算是徹底讓這群仙界劇組萌新踏上新手上路。

「好了,我們現在開始,各部門注意」

隨著顧沉一聲高喊,現場所有人不覺都屏住呼吸。

申修,任正非幾人正襟危坐,一臉嚴肅,看起來很正式。

申一修,金不喜幾人不覺握握手掌,有點緊張。

「滴滴,抖抖」

「蕩蕩」

隨著一陣快節奏音樂響起,西遊記開場音樂「雲宮迅音」慢慢響起。

簡短七八秒音樂結束后,顧沉也含笑出現在錄製廳中央,緩緩開口。

「各位電視機前觀眾大家晚上好,鄙人顧沉,歡迎收看定天娛樂第一頻道電視節目。

由於這是首播,若有什麼如意處,還望大家見諒!

在開播前,有一件事先向大家說明,這件事正是兩個時辰前,一股大神識掃射塔國……」

……

陳塘關

紅塔山,新成立的科學院處,一群人正在研究電視機。

「周老師,快來,這電視機怎麼突然出現新畫面了?」

「什麼新畫面?西遊記都看了幾遍,哪有什麼新畫面?」

周老師慢慢放下一台正在拆卸的電視機,很是不悅道。

「不是西遊記,真的是新畫面,而且影碟機並沒有啟動。」

「還有這事?」

周老師皺皺眉,連忙放下手上工具,快速走了過來。

其他學生聞詢也圍了上去。

「咦,真有新畫面」

「這是顧老闆?」有人很快認出,顯得格外驚訝。

「顧老闆怎麼也上電視了?」其他人也是很詫異。

「快看,顧老闆背後那人好像是我們紅塔山掌教」

「什麼?我們掌教也上電視了」路過的無疑聽到這話,也紛紛加入圍觀行列。

「不僅有掌教大人,好像城主大人也在!」最先發現情況不對的那學生,繼續震驚道。

徐家主母 「你這是怎麼播放的?」那老師像是抓住什麼重點,連忙問道。

「打開電視,不選擇影碟機使用模式,自動就有!」最開始那學生小心翼翼答道。

「快,把電視都打開試試」

「好」

一眾學生紛紛散開,連忙去打開旁邊閑置的電視機。

我的長安探花郎 等全部打開后,令他們震驚的一幕出現,只見十幾台電視同時在播放同樣的內容。

醫行天下 「這是怎麼回事?」那老師驚訝道。

「好像是電視節目?」最開始發現異常畫面的學生繼續答道,「我剛才聽顧老闆是這樣說……」

……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