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過了晚膳,周子雅今天晚上胃口非常好。所以直接吃撐了,小肚子都頂出來了,有點難受,趕緊讓人弄了一點消化的山渣水喝了之後。又準備去府里走走消消食,而且晚上,這太陽下去了,還有風吹著,更是涼快,散步之類的,最好不過了。

司徒諳這位爺,至從這次周子雅小命差點沒了,對周子雅比以前好了許多。這不,周子雅要散步,王爺也跟著要陪同,夫妻二人,倒是走在一起,還真的挺有夫妻相的。男的俊,女的美,站在一起,那就像是一幅美麗的圖似的。而且,二人之間,現在相處融洽,氣場相和,站在一起,更是相配了。

二人在外面散了很久的步,司徒諳看了看時辰,才說道「時間也不早了,回去吧。」

周子雅也走得有些累了,也想回去了,就點了點頭「嗯。王爺說得對。那就回吧。」

二人轉身往正院的方向走了,後面跟著好幾個下人,倒是安靜,周子雅只顧著看著地上,比較天黑了,雖然有燈籠,但是也要注意的。她可不想摔跤。

正是因為她把所有的注意力正看向了地上,一心一意的小心著,卻是沒有注意到,有一道火熱的視線落在了她的身上,那視線的主人,正用狼一樣的眸光盯著她的身子。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王爺,奴婢是青桔呀。王爺,你好好看看,奴婢是一直侍候你的青桔,你怎麼會那樣說奴婢,你不會的。王爺,你是喜歡我的是不是?你是不是害怕王妃生氣。奴婢去求王妃,求王妃成全奴婢,求王妃不要生氣。王爺!!!!」

青桔如何也不相信,剛剛那樣的話是自己最愛的王爺說的。

她心裡想著,一定是王爺害怕王妃生氣,才會說這些話的。只要她去求了王妃,王爺就不會那樣對自己了。

自己可是侍候了王爺那麼多年,王爺怎麼可能會對自己沒有感情。

王爺說的話,都是假的,全是假的,不是王爺的真心話。

「閉嘴,你這個賤人,有何資格提王妃。」

司徒諳更是直接一掌揮出,打在了青桔的身上,青桔的身子,就順著地上滑過撞上了牆壁。

這一次青桔更是傷上加傷,嘴裡的血不停的吐,然後就暈了過去。完全是有進氣少,出氣更少的模樣。

「拉下去,給本王把這賤人拉走。」

「是,王爺。」

那些下人趕緊去把青桔給抬走,心裡想著,這青桔要是現在死了,倒是一件幸福。如果現在不死,那她還要承受被狗咬死的結局。

周子雅看著屋子裡一地的血,眉頭皺了起來,而且她鼻子非常靈,那血腥味簡直是撲面而來,讓她聞了有種想要嘔吐的感覺,胃開始造反,難受得要命。

司徒諳這才看見周子雅,走了過來關心的問道「是不是嚇到了?」

周子雅瞪了他一眼,心裡想著,如果不是你招惹了蝴蝶,哪裡會有這些事情,語氣不耐煩道「這裡可真臟。」

自己好好的地,結果現在弄得差點死了人在這裡,而且還弄得到處都是血,她心情能好才怪。至於那個叫青桔的丫鬟,她更是不會管她的死活的。她雖然心腸軟,可不是性格軟,雖然她覺得這青桔還不至於如此慘死,不過,她也不會在這個時候,為了一個這樣爬床的丫頭,跟司徒諳對著來,丟他的臉面。

司徒諳臉色也特別難看「放心,本王一定讓下人給你打掃得乾乾淨淨。你要是不滿意,本王讓人推了給你重新建過。順便把溫泉水引過來,給你做一個溫泉池。如何?」

不如何!!!

周子雅差點沒有翻白眼。這王府是有個很大的泡澡的池子,裡面就是溫泉水,但是那地方隔得有些遠,平常洗澡肯定在自己屋子裡,泡澡的時候,就會去那邊。那池子可是非常大,完全可以當游泳池,反而她在裡面游過,不但不小,還非常大。

「算了,沒必要為了這一點血,就重新修過。讓下人打掃乾淨就好了。」

周子雅拒絕道,誰叫她是小市民心態呢,不喜歡鋪張浪費。

「王妃說啥,本王都聽王妃的。」

司徒諳討好的說道。想到剛剛那個女人摸過自己,還沒有洗過,司徒諳渾身難受起來。

結果,由於今天晚上有了這個青桔的這一出,司徒諳期盼太久的吃肉沒有成功。把他氣得更加心火高漲,周子雅看他如此憋屈的模樣,倒是心情非常不錯。

這不,第二天,一大早她就醒了,不過,她起床的時候,司徒諳已經上朝去了。

蘭月把早膳擺在桌上,滿滿的大半桌,雖然份量少了許多,但是種類卻是從來沒有少過。

周子雅自然吃不完的,她用了一些,肚子已經飽了「這些東西,本王妃也沒有怎麼用過,你們拿去用吧。」

蘭月是一點也不嫌棄,反而非常高興,樂呵呵的道「謝娘娘賞賜。」經過那一次災難生存下來的蘭月,那是樹葉子都吃過的人,現在桌上的這些東西,不知道要好多少倍,要美味多少。她哪裡會嫌棄呢。

「對了,那個丫鬟如何了?」周子雅擦了嘴,突然問道。

「娘娘是問那個青桔的吧,她已經死了。昨天王爺說了要喂狗,結果,之前被王爺傷得太重了。被狗咬了幾口,沒有撐過去,就死了。」青桔想到昨天王爺的模樣,小臉都有些雪白。

青桔死了,府里的丫鬟一點也不奇怪,畢竟,之前就完全剩一口氣了。後來還被狗咬了,又沒有請大夫,不死那可真是神仙保佑了。可惜,她沒有這個福份。

周子雅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蘭月卻是在旁邊小聲道「娘娘,奴婢看這府里的丫鬟有些人生了不該有的心思。就像是青桔那樣的,娘娘,要不要趁此機會,好好的收拾一下。」

周子雅笑了笑,回答道「不用,這一次,已經殺雞給猴看了。用不著本王妃再出手。」

更何況,如果男人要亂來,管又怎麼管得住。司徒諳這個男人的後院女人還少嗎?自己從來沒有想過,司徒諳會沒有其它女人。所以也不報啥希望,多一個,少一個又有如何區別。

只是想到,別人那些穿越女,哪個不是穿越了混得風聲水起的。哪個不是在古代找到真愛的,人家當了皇后還一生一世一雙人,恩愛到白頭呢。

結果到了自己這裡,全都成了狗P。虧得自己長了一張比天仙還要美的臉。

虧得自己還有穿越必備神器空間呢。結果弄成現在這個模樣,她真是吐血的心思都有了。無數次後悔,當初不應該救這男人。可是如果不救,讓那男人,真的死在山水村,恐怕自己這時候也成了孤魂了。嘆,真是老天不開眼,司徒諳倒哪裡不好,非要倒在山水村。

正如同周子雅所想的一樣,青桔這一次的結局,完全給府里那些不安份的丫鬟給了深深的忌憚。哪怕,以前再有想法,再覺得王爺帥氣,再如何真愛。這時候也不敢輕舉妄動,老老實實起來。

至於後院的女人,那是一個個開心得不得了。王爺不收狐狸精進後院,對於她們來說,那就是一件天大的好事,當然,她們順便也敲打敲打身邊的那些小丫鬟。免得,自己身邊出了一個像是青桔那樣吃裡爬外的下人。 轉眼幾日已過,這些日子,王府倒是非常安靜,沒有出現一點點紕漏。

「哎呀,王爺,時候不早了。你趕緊放開。」

昨天一晚上被折騰的周子雅,一大早醒來渾身酸痛,結果,剛剛起了個身,又被拉回了床上,氣得她狠狠的瞪了某人一眼。

司徒諳躺在床上,一隻手臂把周子雅抱在自己懷裡,低沉性感的嗓音「昨天不是說累著了嗎?那今天多睡一會,多休息休息。」

好不容易昨天晚上開暈了,他一時間沒有控制住,硬是鬧到了深夜,可是,這一大早,抱著懷裡的小女人,司徒諳的眼睛里又染上了****。

周子雅這次是一點也沒有客氣,狠狠的在某人的腰上掐了一把,結果那哪裡是肉呀,跟石頭似的,掐都掐不動,她氣憤的收回了手。

「王爺,時候不早了。該起來了。而且,王爺忘了,今天可是要去威遠候府參加喜宴呢。」而且她肚子餓得要命,她還準備早早的起來,好好的泡一會熱水,並且讓下人給她按摩按摩舒服一點。免得,晚一點,在人家府里丟人。

「不急,去晚一點就晚一點,沒事。」

本王肯去,那是給他的面子,難道還有人敢嫌棄本王去晚了不成。司徒諳的語氣,那是滿滿的囂張。

而且,他心裡還嫌棄好友,真是不會挑選日子。選哪天不成,偏偏要選今天,真是的。打擾了他的好事。

「王爺不要臉面,我可還要呢。王爺不願意起,我管不著,我管我自己就行了。」

周子雅直接把司徒諳的身體推開,快速的起了床,也不叫丫鬟進來,自己趕緊穿了穿。

她可是女子,東弄西弄的,最是耽誤時間。而且,她還要泡澡呢,今天更是她第一次完全的在上層社會亮相,怎麼也要好好打扮一翻。雖然衣服都提前準備好了。但是要梳個好頭吧,要好好的化妝吧,這些可都是要時間的。

司徒諳看著小女人像是狡猾的狐狸一樣的逃了。這本該讓他喜歡的床,也喜歡不起來了。

周子雅已經叫蘭月打熱水了,也不理司徒諳,自己去抱起了熱水,並且把蘭月留了下來。

「蘭月,幫我好好按按,渾身都感覺酸得厲害。」周子雅吩咐道。

「好的,娘娘。奴婢會加大點力氣,娘娘要是不舒服,喊奴婢一聲。」

蘭月也不是第一次幫忙按摩了,倒是非常熟練。只是看見自家娘娘身上那青青紫紫,在白如玉的肌膚上面,那樣的明顯,刺眼,看得她臉紅紅的。她雖然年紀不大,但是跟在身邊這麼久的日子,也不是傻子,知道那些代表著什麼。

只是心裡卻是埋怨起了王爺,覺得王爺太不溫柔了,把娘娘弄成這樣。看起來好嚇人的。幸好,娘娘說不會痛,不然,她肯定不會因為怕王爺不敢說話的。

蘭月一邊按,周子雅一邊哎喲哎喲的叫起來,那感覺,真是那叫一個酸爽呀。

最後泡好澡,她又穿了裡衣躺在那搖椅上面,蘭月跪在地上,替她按摩最是難受的大腿,哎喲,這才讓她叫得真是銷魂。

蘭月特意放輕了動作,可是周子雅仍然叫得厲害,偏偏要是不用力,那酸難受的勁根本不會消,沒辦法,她只能咬牙忍著。

幸好,之前就吩咐守門的丫鬟,不然,那些丫鬟聽見自家王妃如此的慘叫,早就衝進來了。

擦了葯按摩之後,頓時舒服了很多。然後用過了早膳,又去打扮,一套程序弄來,時間已經不早了,該是出門的時候了。夫妻二人,才讓丫鬟帶著準備好的禮物出了王府,坐上了馬車,朝著威遠候府而去。

都是在京城裡,兩府只是隔了兩條街罷了,只是要繞過來繞過去的,不過有馬車,倒是不會耽誤太多時間。

周子雅坐在馬車上問道「王爺,威遠候府,今天去參禮的人多嗎?」

司徒諳拉著妻子的手,恨不得把這手放到嘴裡咬兩口「威遠候府在京城還是比較有能耐的,今天參加的人肯定不會少,但是肯定跟我們大婚的時候相比的。」

周子雅很想啐他一口,這不是廢話嘛,他一個候府成親超過了一個王爺,那不是打皇家的臉,得罪皇帝嘛,候府的人又不是傻子。

雖然當初自己成親的時候,自己也沒有看見具體的規模。但是聽那些下人說,還是知道,當時有多大的排場。

馬車還沒有到威遠候府就被停了下來,因為前面的馬車把路給堵起來了。

「哇,來這威遠候府的人也太多了吧。連路都堵了。」周子雅也覺得這候府可面子真夠大的。

「在京城,只要是有體面的人家,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司徒諳解釋了一句。

好吧,是她沒有見識,馬車停了下來,卻是早就有下人前去了威遠候府通報去了。沒有多久,候府的人就來清了路,司徒諳的馬車,就那樣明晃晃的插隊前行了。

「那是誰的馬車吧,這麼厲害,居然可以如此?」此時坐著一輛馬車的姑娘羨慕的看著司徒諳的馬車。

「不知道,不過,身份肯定不一般。想想,連威遠候府都要特意來迎接的人,怎麼可能差了。」

「可不是,算了,羨慕不來的。」

謝候爺聽到下人的通報王爺來了,高興得很,早就知道今天王爺會來,這可是給他謝家天大的面子呀。所以聽見下人說王爺被堵住了,趕緊讓下人去想辦法清了路出來。他則自己早早的就站在候府的大門了,司徒諳和周子雅下了馬車的時候,謝候爺就趕緊迎了過來。

「微臣給王爺和王妃請安。」

「謝候爺不必客氣。」

「王爺和王妃趕緊裡面請。」

外面都是人,謝候爺也不再耽誤,趕緊把人往屋子裡面請。只是謝候爺一邊帶路的時候,還一邊小心的瞅了兩眼周子雅,直到他感覺自己後背像是中了一箭似的,趕緊低著頭看地面,不敢再亂看了。 隨著周子雅和司徒諳跟著謝候爺進了候府,外面站著的人,則開始小聲的議論起來。

「早就聽說,這司徒王爺的王妃如何漂亮。說美得跟天仙似的。以前還以為都是吹牛的,最多也就是個很漂亮的女人罷了。今天一見才知道,這傳言也是有真的呀。」

「這王爺雖然長得美,可是呀,這出生總是要差了一點。不過,這王妃倒是挺低調的,嫁進京城都這麼久了,還從來沒有舉辦過啥宴會。更是沒有參加過其它府里的宴會之類的。沒有想到,今天居然在謝候府看見這王爺和王妃二人。」

「其實這王妃家裡也不錯,雖然出生不好,可是她的幾個哥哥們爭氣呀。年紀輕輕的家裡五個哥哥,三個中了舉人,兩個中了秀才。最主要是年紀輕,現在又有了王府撐腰。這前途呀,那以後可是絕對不可小看的,這王妃以後靠山也會越來越強。」

這話說得其它人都臉有些紅紅的,一時間不敢隨便接嘴了。雖然,他們也是官員,而且這些官還不小,可惜呀,這家裡的後代不爭氣呀。

這幾個大官家裡的兒子,一個個不但讀書不成,年紀一大把了,連個秀才功名也沒有。還整天就只知道花錢,什麼吃,喝,賭之類的,可是佔了好幾樣。

並且,還整天惹些事情出來,可以氣死個人,所以這些人心裡真是又羨慕,又是氣憤。氣自家孩子不爭氣。

周子雅跟著一起進了候府,發現這威遠候府裡面的布置也挺不錯的,因為今天是喜慶的日子,所以到處可以看見紅色的綢子掛在樹上之類的。還有屋檐下,候府的面積也挺大的,這一路走過來,也是用了不少的時間,而且遇到不少的人。

因為周子雅是女眷所以,進了候府之後,謝夫人則出來了,周子雅則跟著謝夫人一起去了女子呆的地方。

謝夫人今天高興,所以穿了一身非常喜慶的衣服,紅色中透著金色,穿在她的身上,也是顯得大氣莊重,頭上戴著的頭飾也是不少,謝夫人長材高挑,只是年紀大了,身體有些發福的原因,所以有些胖,臉也是圓的,妝化得有一點濃,不過倒是看起來,顯得福氣濃濃的感覺。

「王妃今日能參加小兒的婚禮,真是萬分榮幸。早就聽聞王妃是一個大美人,這可真是聞名不如見面。」謝夫人第一眼看見這王妃的時候,也是給看得愣了神。這王妃可真是夠美的。讓她這個快要成為老婆子的女人看了都嫉妒得很。

「謝夫人謬讚了。倒是謝夫人,剛剛看見謝夫人的時候,還以為是哪一位姐姐呢。」周子雅也客氣的回答道。

「呵呵,王妃可真會說話。我呀,都是老婆子一個了。跟王妃比呀,那都能比成渣了。王妃,這美人一進府呀,真是連我這府里的花都比下去了。王妃以後可要經常來才好,我也可以陪王妃說說這京城的趣事。」謝夫人沒有想到這王妃雖然出身鄉下,可是這言談舉止倒是一點也不差。這樣的人,相處起來,倒是非常不錯。

更何況自家兒子跟王爺的關係如此之好,現在王爺又是皇上身前的大紅人,不管從哪方面來講,也是要跟這王妃處好才可。

「謝夫人,只要不嫌棄我煩,我肯定時常來打擾謝夫人。」她來之前,司徒諳就跟她說過,這謝夫人的品行還可以,如果喜歡,倒是可以相交。如果不喜歡,則不用理會。

「哈哈,我怎麼會嫌棄王妃煩呢,王妃能來,那是再好不過了。我天天在府里,也是無聊得很。王妃只要不嫌棄我年紀大,我可是時刻都歡迎王妃的。」謝夫人主動拉起了周子雅的手,非常親呢的說道。這時候,似乎並沒有把她當成王妃看。

「那可就說定了。」

「行,走,你來京城,也沒有出來好好的走動走動。我帶你去認識一下這京城的一些夫人。」謝夫人拉著周子雅就走進了人群。當然,哪些人是值得,是配得上她介紹的,謝夫人,那是心裡非常有數的。

周子雅的身份高這走進來,謝夫人一介紹她,這些人,則開始行禮,看著一個個打量漂亮的女人,對著她露出羨慕,嫉妒,討厭,厭惡各式各樣的眼神,一時間讓她有些不舒服。

只是臉上卻是沒有表露出來,卻在心裡想著,哪些人,只能做做表面功夫。

「王妃這位是丞相府的楚夫人,旁邊是她的愛女楚嬌嬌。」

「楚夫人好,楚姑娘好。」

「王妃娘娘安好。」

「這位是太傅府的林夫人。」

「林夫人好。」

謝夫人依著介紹了有七八位的夫人,還有這些夫人帶來的女兒,或者兒媳婦之類的,她一時間記得腦子都有些發暈了。不過,這認了一圈,倒是讓她發現,這些夫人,就沒有一個是窮的。看看那身上的首飾,她今天還是特意打扮多戴了一些。可是發現跟這些夫人一比,自己倒是顯得樸素了。

謝夫人今天可是主人,忙著呢,這介紹一圈,已經浪費了許多時間,她還要去招待其它的人客人,所以打了聲招呼,就急急的走了。

謝夫人一離開,丞相府的楚夫人的女兒楚嬌嬌則湊了過來,楚嬌嬌年紀跟周子雅差不多,小小年紀,倒是長得精靈可愛,她湊過來,似乎有些害羞,小臉紅紅的,說話聲音也是小小的「王妃娘娘,我是丞相府的楚嬌嬌,我可以跟你說說話嗎?」

「當然可以,楚小姐過來坐。我正嫌一個人沒有人說話,無聊呢。」周子雅看這姑娘,眼睛挺純的,倒是不討厭。

「嘻嘻,真的嗎?王妃,我還以為你看不起我呢,王妃,你長得可真好看,你的皮膚好好呀?」大眼睛眨呀眨的,一副想要摸摸的模樣。

「你的皮膚也不差呀,又白又嫩的。」都是年輕的小姑娘,皮膚自然不差。正是生機沖足的時候。

「啊,我的皮膚沒辦法跟王妃你的比啦。而且我的皮膚,經常長痘痘,討厭死了。可是,我又愛吃辣的東西,每天不吃辣椒就感覺沒味道。大夫最是討厭了,每次只叫我不要吃辣的,還讓我喝苦苦的葯,最討厭了。讓我不吃辣的,我可受不了。這不,你看,我這裡又有一顆痘痘冒出來了。」楚嬌嬌一臉愁苦的報怨起來,還弄開額頭的頭髮,指著一顆紅紅的痘痘可憐的癟著小嘴。

周子雅眼睛一亮,沒有想到,居然找到一個跟自己一樣喜歡吃辣的姑娘。

「楚小姐,沒有想到,我們的口味倒是挺像的。我也非常喜歡吃辣的東西。不過,吃多了辣的東西,是會有些上火,但是經常喝一點涼茶之類的下火,就會好很多。」

「王妃,你真的喜歡吃辣呀。我超喜歡的。我娘不讓我吃,她說吃多了不好。我有時候,吃辣的吃得得了腸胃病,疼死了。大夫讓我喝很苦很苦的葯。我娘還不准我吃辣了。可是我還是忍不住,為了吃這辣的東西,我不知道被我娘罵了多少次。可是,我不吃吃飯的興趣也沒有。根本忌不了。喝涼茶,我也試過的。可是效果不大。這痘痘她還是會反覆的長,都煩死了。王妃,你吃辣的會長痘痘嗎?」楚嬌嬌真的好愁的,她看著王妃的臉,覺得整個人都哀怨了。明明一樣都是喜歡吃辣的,為何王妃的皮膚比自己好那麼多呀,也沒有痘痘,哪像自己,每次痘痘長出來,就要受一次罪。

是不是王妃有啥秘方呀,要是能把這秘方告訴自己就好了,這樣以後,她想怎麼吃辣就怎麼吃,還不用擔心上火了。

越想楚嬌嬌的眼睛就越亮,像是要吃骨頭的小狗似的。那眼神盯著周子雅感覺渾身不舒服。

不過她也理解這愛吃辣的人不讓吃的那種難受。

「哈哈,楚嬌嬌,你又長痘痘了呀。哈哈,你看我給你取的別名多有道理呀。你叫啥嬌嬌呀,你就應該叫痘痘。這名字配你再對不過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走過來一個穿著黃衣裙子的小姑娘,小姑娘也是瓜子臉,柳葉眉頭,只是一雙眼睛有些小,還是單眼皮,此時站在那裡嘲笑,那眼睛都快成一條縫了。有些難看。

周子雅看向說話的姑娘,一看,就感覺像是看到了周子月的模樣,因為以前在周家的時候,周子月後來是破罐子破摔的,私底下最是喜歡用這樣的嘴臉陰陽怪氣的跟自己說話。

「司徒煙,你這個臭女人,你滾開,你才叫痘痘。」

楚嬌嬌看見司徒煙就氣得眉毛都要立起來了。看向對方的眼神,都是惡狠狠的,像是要吃人似的。

楚嬌嬌因為是楚家的寶貝女兒,是楚夫人最小的女兒,楚夫人年紀特別大的時候才生下她,又是最小的,所以在家裡特別受寵。

楚夫人喜歡這個女兒,起了個小名,那就是叫嬌嬌,意思就是嬌嬌女,寶貝女兒的意思。楚丞相也喜歡這個女兒,直接用嬌嬌來名了大名。所以楚嬌嬌這個名字就是如此來的。保含了父母對她的疼愛,一片父母之心。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