瓮聲瓮氣的說:

「那好,如果你忘記了你父親的死,隨你,我要進行我的生活。大不了以後我們斷絕關係。」

說完,杜錦母親就離開了。

走了許久,杜錦才輕笑了聲:

「這關係本來也不怎麼親,斷了跟沒斷,有區別嗎?」

龍勝林呆在旁邊,也不善於安慰,就只有安靜呆著。

什麼也沒問。

倒是杜錦,搓了兩把頭髮,一下子抱著龍勝林就撲倒在床。

「瞧見了吧,我現在可只有你了。」

龍勝林回抱杜錦,在對方額頭親了親,隨即又冷靜下來。

想了想,還是問了一句。

「杜錦,你媽被游建榮揍了,你放心讓她再去游家嗎?」

「她是個成年人!」杜錦強調了幾分:「她有自己的打算……」

說到這兒,杜錦無聲的嘆息了一聲。

聲音再次悠悠響起:

「初中那會兒,我被一個社會青年騷擾,上下學都挺不方便的,所以我爸就去教訓了那個人,誰知道那個人是個二代,我爸就被送進監獄了。而我也辦理了轉學。就去了小縣城,然後也就遇到了你。」

龍勝林恍然記得,當時有個同學告訴過他,關於杜錦的身世,杜錦是從外面來的,且母親名聲不大好,所以班上的同學都不怎麼理會他。

「不出一年,我爸就在監獄里自殺了,我媽又幫我轉學,去了另外的地方念高中,游家正巧在那邊有個別院,我媽就傍上了,我就輾轉來了蓉城。」

聽著這些話。

龍勝林心裡有些動容。

雖然杜錦身世波折,但若非這些輾轉,他們二人是不會再次遇到的。

「你知道嗎?」

杜錦清冷的聲音再次響起。

「游家不知道,當年害我父親入獄的人,騷擾我的人,就是郭台之。」

龍勝林頓時有點氣血上涌的感覺,抱著杜錦就坐了起來。

他目光堅定的看著對方。

「郭台之?」

那個虛偽陰險的敗類?

他對郭台之的印象一向都不太好,且父親又經常在他面前誇讚那郭台之多麼的優秀,讓他更是心煩。

最初,他還對游建榮有點好感,心想對方畢竟算是個斯文人。

但自從上次飯局,他揭穿了杜錦,也暴露他自己的本色。

歸根結底,游建榮跟郭台之,就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那種,本質都是一樣的卑鄙,陰險。

「嗯。」杜錦點頭。

「我媽最開始也不知道游家的靠山是郭家,是後來才知道的,所以高考的時候,就讓我一定要考到蓉城。」

只有這樣,才能夠最大限度的接近郭家,調查當年的事情。

「有一個小道消息,我父親當年判的刑期並不多,但卻在監獄裡面自殺了,就懷疑,是郭家動了手。」

龍勝林瞬間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握住杜錦的雙臂都緊張了幾分。

「杜錦,杜錦。」

「你跟我去隊里吧,我們一起去隊里吧!」 為了讓杜錦進隊里,龍勝林做了件大事。

他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年關家宴,自然是作為小孩子,跟大人們坐一桌,受人照顧。

成年之後,跟大人們坐一桌的便是另外的小孩子,而自己則是跟孫志尚他們另外開了一個席桌。

孫志尚旁邊坐的是陳美佳,二人正在說著什麼,孫志尚說到高興處,便端著酒杯跟陳美佳碰杯。

一邊喝,一邊看向門口。

「噗!」

孫志尚放下酒杯就開始猛烈的咳嗽。

「龍……龍勝林,你們兩個是要搞死我!」

上次只是聽龍勝林提了一句罷了,沒想到龍勝林真的將人給帶到家宴。

跟他將陳美佳帶到飯局不一樣,陳美佳是女的。

「待會兒你爸來了,我看你要挨揍!」孫志尚還有些咳嗽。

陳美佳向孫志尚遞過來一張紙巾,孫志尚接過來,笑眯眯的道了謝。

上次游建榮拆穿的杜錦,孫志尚幫忙找人之餘就提起過此事,說要是龍勝林不介意,就跟陳美佳好了。

沒想這小子還是來真的。

杜錦早已做好打算,聽見此話,就說:

「孫志尚,今後可要多多指教了,我們怎麼捨得搞死你呢。」

杜錦說著端起酒杯就倒了酒,並舉起:

「來!過了年大家進了隊就是一起的,到時候一起去搞死別人差不多。」

龍勝林笑容裡帶著些許的寵溺。

「我可沒讓你拿槍拿炮啊,到時候去了隊里,你就乖乖去炊事班給我呆著。」

杜錦看向龍勝林。

龍勝林發現杜錦臉色不太對。

且席間氣氛也變得不好了。

「勝林,杜錦要進隊里,你爸同意了?」孫志尚夾了一筷子牛肉送嘴裡,模模糊糊開口。

龍勝林卻搖搖頭。

他才想起來,杜錦如果真的要調查郭台之的事情,進炊事班是不行的。

正此時,龍柏忠領著一個美女推開了包廂門。

「來,」

正準備開口,一眼便瞧見了比女人還長得好看的杜錦。

一頓,這才神色淡然的說:「這位是葉玲娜,你們應該認識吧?」

葉玲娜走上前來,雖說年輕貌美,但眉間卻比平常女子多了幾分的英氣。

「玲娜!」孫志尚起身:「玲娜姐,你……你怎麼越來越年輕了!」

孫志尚說著瞧了龍勝林一眼。

龍柏忠開口:「那你們就一起玩吧。」

說完,他又看了一眼杜錦,這才離去。

坐在席間的另外一名男子,比龍勝林大一歲,跟孫志尚龍勝林也是好朋友,見了葉玲娜,立刻拉開椅子就讓葉玲娜坐過來。

女王養成系統 「任飛你倒是積極啊。」孫志尚開口。

龍勝林眉頭皺了起來。

「勝林。」孫志尚的語氣,頗有一番看好戲的意味,不怕死的開口:「我記得你以前是有跟玲娜姐戀愛過吧?」

「嗯。」龍勝林心想反正左右都擔心杜錦生氣吃醋,還不如自己主動認了。便朝葉玲娜伸出手,對杜錦說:「杜錦,這位是葉玲娜,四年前,也就是我十六歲的時候,跟她戀愛過,後來我父親不同意,還特生氣,就讓我去縣城念初中,然後才遇到你的。」

萬古界聖 杜錦提起嘴角,甚至站起身來。

朝著葉玲娜,溫和的說:「你好,葉小姐,嗯既然孫志尚都叫你玲娜姐,那我也叫你玲娜姐吧,我叫杜錦,是龍勝林的男朋友。」

葉玲娜眉毛一挑:「男朋友?」

龍勝林比葉玲娜小四歲,當初龍勝林跟她好的時候才十六歲,說談戀愛,其實是沒有談成的,因為被龍柏忠扼殺在了搖籃里。

四五年不見,龍勝林長大了,只可惜……有男朋友了。

「嗯,你好。」

葉玲娜點點頭,隨即對龍勝林說:「勝林,聽說你過完年要去隊里了?那到時候實戰,我們可以一個隊伍的,我大學的時候轉到隊里,如今也快畢業了,就差實戰報告。」

「好啊。」龍勝林淡淡回應。

當初年少,對什麼都好奇,如今面對葉玲娜更多的只是一份尷尬,但他堂堂大男人,這種尷尬是可以忽略不計的,也就打算平常相處。

「到時就要拜託你了,跟郭台之那邊的對決也臨近。」

席間大家互相聊了聊近況,算得上相談甚歡吧。畢竟大家對感情看得開拿得起放得下。就沒有感情糾葛,且又是同一個圈子的子女們。

酒足飯飽之後,孫志尚就忍不住了。 渾天星主 說:

「只是杜錦怎麼辦?能不能進?」

龍勝林倒是沒有放在心上的。

「放心好了,我跟你,加上玲娜姐,還有飛哥,也才四個人,杜錦加入,我們剛好五個人,到時候打實戰,我父親不會不答應的,畢竟,團戰靠的是默契跟信任,也不會臨時塞人給我。」

孫志尚目光看向門口。

龍勝林跟杜錦一頓,也朝那邊看去。

龍柏忠手捏著自己的領帶口。

他很少穿西裝,也只有在這種年宴上穿,看起來很不自在。

「我說過你不適合進隊,又不是小孩子過家家,隊里訓練出來,是為了服務國家和人民,我看別人服務你差不多。」

眾人沉默。

龍柏忠的語氣帶著幾分調侃,似乎比調侃對方兔兒爺還要嚴重,就像是諷刺對方的嬌氣。

「且到了實戰,可是拿命拼的事情!到時候你哪裡挨了槍子兒,我可擔不起這責任!」

杜錦旋即起身。

目光定定。

「我會向您證明!我有這個毅力!而且我已經跟我母親斷絕關係,我沒有親人了,區區一條賤命,沒有牽扯,也無需您負責!」

龍柏忠眉頭微微皺起,內心五味雜陳。

他態度強硬,委婉的也說過,直接也說過,但杜錦都沒有動搖半分,他實在有點驚訝。

但對方如此,也帶著幾分「不識趣」,這一點,又像是在挑戰他的威嚴,他如何能答應?

另外的戰友們,紛紛走出包廂,朝門口走,期間叫了龍柏忠一聲,龍柏忠就也跟著出外去。

杜錦追了上去,龍勝林見杜錦追出去,自己也趕緊追出去。

「龍局!」

杜錦聲音壓得挺低,但卻繞在龍柏忠身側。

馬上就過年了,到時大家都忙著走親訪友各種集體活動,他根本沒有時間爭取,今天龍勝林帶著他來吃年飯也是抱著這種想法。

沒想到是分開的包廂,就也沒有機會去爭取。

如今可是最後的機會。

幾人立在門口,等著司機過來接。

龍柏忠單獨將杜錦叫到街邊,龍勝林也打算跟過去,但被龍柏忠一個眼神給制止。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你知道我是誰嗎?你又知道,你是誰嗎?」

杜錦應該明白自己的身份,而不是一再挑戰他的權威!

「這段時間你跟我們勝林在一起,你是什麼樣兒的人,我看在眼裡,我是從來沒從你身上看到半點男兒血性!你這模樣,進了隊里還會擾亂人心,我絕對不會同意。」

龍柏忠算是說了實話。

杜錦並不娘,但他身上那份獨有的氣質和絕世的長相,無論他做什麼,都難以想象,對方去衝鋒陷陣的樣子。

葉玲娜瞧了龍勝林一眼,說:「龍叔叔很喜歡我,如果你求我,我會幫你求情的。」

「我求你。」

龍勝林不加思索就開口。

葉玲娜沒想到龍勝林為了杜錦竟然會這樣,雖說心中有些受傷,卻也很好的收斂住了,便抬腳,朝街邊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