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榮耀位面中。

「唔?這是哪裡?」

瑞文捂著腦袋從地上站起,「你是誰?」

「老夫,姜子牙。」神秘的老者負手而立,背對著瑞文讓她無法看見自己臉上的表情。

其實姜子牙此時正非常的驚訝,這名女子為何會突然出現在老夫面前?

他一眼就看穿了瑞文內心深處的那一道光,那是一道聖潔的光……莫非,是老天派下來幫我剷除魔種的徒弟?

想到這裡,姜子牙也不去想這女子的來歷,只想將她培養成一名可以除盡天下魔種的戰士!

他忽然轉身朝著瑞文說道:

「天道隕落,魔種肆掠人間。令蒼生不得以安生!吾乃姜子牙,立誓剷除天下魔種,還我眾生一個朗朗乾坤!女娃,你可願拜在老夫門下,做一位黎明的使者,拯救天下?!」

瑞文獃獃地站在那裡聽著老頭神神叨叨地說了一通鬼話,淡淡道:「抱歉了老先生……我並不打算這麼做,我只想……嗯!我只想平平淡淡的生活而已!」

「不!魔種一日不除,天下何處能夠安生?!女娃啊!這不是僅僅是為了別人,也是為了你自己啊!」姜子牙怒道,手中一揮,魔道主宰時代時魔種肆掠人間的場景出現在瑞文的眼前!

姜子牙盯著瑞文的眼睛義正言辭地問道:「你且看!蒼生正在飽受苦楚,何處有你平淡生活之所?!」

「我……」瑞文遲疑了,她的內心深處其實藏著的是善良,不然她也不會厭倦諾克薩斯的征戰生活從而來此希望獲得平凡。

「你是否願意化身正義光明?!」

姜子牙威嚴矗立。

「我……」瑞文的內心在掙扎,終於,她還是屈服於自己的內心。

瑞文狠了狠心,咬牙道:「我願意!我願意作為黎明使者,驅逐魔種!」

聽見瑞文的回答,姜子牙欣慰地捋了捋自己的長須。

「很好!女娃,現在就和老夫去修鍊吧。老夫將傳授你如何獲得光明的力量!」

「是!師父!」

……

在這片世界的另一邊,疾風劍豪亞索已經和劍客宮本武藏大戰了七天七夜了。

「宮本武藏!你認輸吧!你已經露出破綻了!」亞索從刁鑽的角度狠狠地朝著宮本武藏的腋下刺去,「啊痛!!(亞索施展斬鋼閃時的叫聲)」

「疾風劍豪!不得不說,你是一個強大的對手……」宮本武藏的長刀還在對亞索進行攻擊,見亞索刺來迅速用他的短刀格擋,「但是告訴你個秘密,我是無敵的!!」

「哼,」見宮本武藏擋下自己的攻擊,亞索的臉上突然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面對疾風吧!哈撒給!!」

一道旋風從亞索的刀刃中脫出,迅速朝著宮本武藏捲去,亞索的臉上已經露出了得勝般的笑容。

「天下無雙!!」可宮本武藏卻對亞索的旋風報以冷笑,一道劍氣瞬間朝旋風斬去,在亞索驚駭的眼神中將旋風劈作兩半。

「你也吃我一招吧!」宮本武藏冷笑道,又是一道劍氣斬出,朝著亞索斬來。

「風之壁障!」亞索見劍氣斬來並不慌亂,手中的劍在地上一劃製造出一個風瀑將其擋下,口中道:「宮本武藏!我們一起用出最強的招數結束這場戰鬥吧!」

「正有此意!那你準備接招吧!」說完這句話,宮本武藏隨即躍向天空大吼一聲,「二天一流!!」

見宮本武藏竟然自己躍向天空,亞索心中一喜,瞬間也使出了自己的絕技朝宮本武藏殺去,「狂風絕息斬!!」

瞬間,天空中刀光閃動,隨後亞索輕鬆地落在了地上對著躺在一旁的宮本武藏說道:「宮本,是你輸了!哈哈哈!」

其實事情是這麼一回事,二人大招造成的傷害其實都差不多。不過亞索的大招在空中的一瞬間就能爆發完成,而宮本武藏的大招在空中的傷害並不是主要,他後期在地面使用二刀流才是輸出的主流。

所以,宮本武藏輸了。

「納尼?咳咳……」地上的宮本武藏面露不甘,指著亞索道:「你的絕招好像只有在空中才能施展!你!你坑我!!我不服!!」

亞索解下腰間的竹筒美美地喝上一口酒,得意地對著宮本武藏道:「榮耀存於心,而非留於形。宮本武藏,不要為失敗找借口,要給成功找方法,你輸了,我贏了,就這麼簡單!」

「不!我沒輸!我是無敵的!無敵的!!」

身後傳來宮本武藏憤怒地叫喊,亞索只是沖他擺擺手道:「再見了,宮本武藏。那些大唐的高手就由我去和他們戰鬥吧~再見!」

「御劍於心,且聽風吟~哈哈哈!」

亞索的身影漸行漸遠,消失在宮本武藏眼前。 勝利的亞索踏上了前往大唐的征程,而九州大陸的另一邊的赤壁戰場上……

殘肢,斷臂……

這是一片滿是鮮血的戰場,隨著血族之王徐福與梟雄曹操的結盟,魏蜀吳三國被捲入了戰亂的漩渦中。

每天,都有新的生命在赤壁這片土地上葬生,大小戰事摩擦不斷……

大軍對撞之前,蜀國的太子殿下劉禪正首當其衝地開著他的熊貓機甲在人群中瘋狂收割。

「來呀,打我呀,你打不到我的,哈哈哈!!」

說起這個劉禪,不得不好好介紹一下他的來歷。

俗話說,做天才難,做天才的弟子更難,既是天才又是天才的弟子更是難上加難。從出生起,少爺劉禪人生中最大的煩惱在於如何證明自己是老爹和師父青出於藍的繼承者。

七歲,他駕駛著名的木牛流馬,撞毀了三間民房和一座豬圈,成功驗證了製造殺傷性載具武器的可能性。從此,天才之名開始流傳。

八歲,他初次走上戰場。作為後備駕駛員,將運載的糧包傾倒進枯水期的河道,成功開闢一條捷徑,為最後勝利創造了出其不意的貢獻。

十歲,他已不滿足於駕駛,自行設計全新破壞性載具。強大功率,拉風熊貓造型,有效彌補駕駛者身高的特製座椅,令蓉城人民津津樂道。自然,老爹和師父會為歷次試驗摧毀的民房,農田和樹木買單。

十二歲,全面升級初號機后,他認為有必要全面檢驗自己的發明。於是,天才小霸王劉禪,做出了生平第一重要決策:

他……離家出走了!

目標:挑戰全大陸機關術第一,魔道第一的稷下三賢者。

然而赤壁大戰一觸即發,在父親劉備的召喚下他不得不帶著他的神奇發明來到了戰場上。

……

「龍城小霸王,威力無窮!」

亂軍之中,刀劍橫飛,而戰神一般的劉禪卻如此意氣風發的宣告。

沒錯,這!才是天才展示自己的正確姿勢。

然而,就像每個天才主角必然有一個宿命的敵人。

「啦啦啦~喂,地上躺著噠!你看見過我的小熊嗎?」安妮提著她的提伯斯開開心心地在戰場中玩耍,在瓦羅蘭大陸上她未見過如此龐大的戰爭,「這就是戰爭嘛?嗯~這個真好玩!」

……

赤壁戰場上,宿命的邂逅發生了。

「咕嚕……」坐在機甲上的劉禪看著那道粉紅色的嬌小身影,咽了一口口水。

那大大的眼睛,可愛的貓耳髮飾,清純的學生裝,一看就很有文化的小書包,簡直跟學識淵博的自己就是天生一對!

察覺到劉禪的目光,安妮忽然回頭朝他看去,並歪著頭甜甜一笑道:「你也要來玩兒么?很好玩的喲!」

經歷了長達十八又三分之二秒的對視后,少爺的臉紅了。

他口中喃喃道:「啊,好像……全面淪陷了。」

「你說什麼?」安妮睜著她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對劉禪問道,「什麼淪陷了?在哪呢?」

安妮的話讓劉禪的臉上一紅,他急忙擺手道:「沒!沒有!我是說敵軍快淪陷了!內個……」

「嗯?」安妮疑惑地看著他,一副『天真可愛』的樣子。

哇!她真的好可愛!劉禪感覺自己的心臟彷彿又中了一箭,紅著臉說道:「我,我叫劉禪……我可以邀請你一起坐我的機甲嘛?!」

「好呀!我叫安妮!很高興認識你~劉禪!」安妮微笑著回答,甜甜的笑容讓劉禪為之著迷,「你的機甲看起來好好玩!就像蘭博的一樣!」

「什麼蘭博?那又是誰?」劉禪不解的朝身後的安妮問道,「他也有一套和我一樣的機甲嗎?」

「哦耶!讓他們嘗嘗這個!」安妮開心地朝地方扔了一個火球過去,然後對劉禪解釋道,「你說蘭博?他外號叫機械公敵啦!的確也有一套機甲,不過比你的厲害多了呢!能噴火,還能放導彈!你的只會到處亂砸~」

劉禪的臉上一紅,雖然沒見過那個什麼蘭博的機甲,但是絕對不能在自己喜歡的女生面前丟臉!

想到這,劉禪頓時下定決心一般地朝身後的安妮說道:「誰說我的機甲不厲害!我讓你看看更厲害的怎麼樣?!」

「哦?好呀!那你快試試!」唯恐天下不亂的安妮自然是極力慫恿道。

看見安妮的臉上露出笑意,劉禪彷彿受到了極大的鼓舞一般,大吼一聲:「坐穩了,十五號機開啟暴走狀態!!」

轟轟轟!!!

綠色的熊貓機甲開始旋轉起它的雙臂,就像一個絞肉機一樣將周圍的敵人紛紛攪碎。

「哇!!你好厲害呀!!」安妮興奮地大叫!

「當然!我可是龍城小霸王!除了老爹龍城我最大!」劉禪得意地抹了抹鼻子,沖安妮炫耀道。

「嗯?劉禪,你爹是幹什麼的?」

「我老爹是一國之主!我就是皇子啦!」

「哇!劉禪,你好棒!」

看著劉禪自信的臉龐,安妮的心底有一絲情愫滋生。

這個劉禪好像很不錯呢,人又帥氣,又那麼聰明,最主要他還是個皇子呢!哼~可比某個渾身繃帶的傢伙好多了,每次遇見他人家都想哭泣!

想到這裡,安妮臉色微紅地朝著劉禪的肩膀靠去。

「嗯?!」感受到肩上的觸感劉禪一愣,隨後一陣大喜!更加賣力地展開了攻擊!

「對面的雜碎們聽好啦!龍城小霸王出動嘍!!」

…………………………

大唐首都,長安城外。

一個人,一把劍,一壺酒……

「逍遙嘆,嘆逍遙,縱使浮雲上九霄。

千杯飲盡非能醉,欲往尊前觀一笑。

御風踏雪絕塵勞,列斗排星點玉蕭。

滄海乾坤豈堪看,得君一往盡折腰。」

咕嚕!咕嚕……

「哈哈哈!好酒,好酒啊!」

這便是大唐劍仙李白了,手握酒葫蘆,背卧太白劍,斗酒詩百篇。

「哈哈哈!」又是一陣笑聲傳來,同樣也是一人,一劍,一壺酒。

來者正是剛剛戰勝扶桑第一劍客宮本武藏的疾風劍豪亞索。

「你的詩很好!而我以為,生命中有三件必經之事,榮譽、死亡、還有,宿醉!」

「哈哈哈!但願長醉不復醒!你也說的不錯,來者何人?嗝~」李白醉醺醺地伸手指著亞索問道。

「我,疾風劍豪亞索,慕名前來挑戰!」亞索豪邁道,解開腰間的竹筒將其中的烈酒一口飲盡。

「不如咱們先喝上幾壺酒,再來戰鬥如何啊?」李白笑眯眯地晃了晃手中的酒葫蘆。

「不必了,你可以先戰勝我之後再喝。」亞索拔出了長劍指著李白道。

「你!你這人怎麼可以這樣?」李白臉上露出惱怒的表情道,「情懷,懂不懂?」

「一劍,一念!劍仙李白,面對疾風吧!!」

亞索沒有回話,一道疾風朝李白砍去。

醉酒的李白並未糊塗,一個閃身躲過疾風,瞬間提劍朝著亞索的眉間刺來。

長安城外朱雀門前,兩道劍影交織在一起……

…… 陰沉的天空籠罩著大唐的大地。

在這昏暗的天氣里,兩個絕世劍客在進行著一場大戰……

亞索平舉手中的劍,將李白刺向他眉心的攻擊擋下。

「回首往昔,更進一步。哈撒給!!」

一聲怒喝,一陣疾風,李白的身影陷入化作利刃的旋風中。

就在亞索看著輕易中招的李白皺眉時,一道身影卻出現在了他的身後,正是李白!

「你是個強大的對手,嗝~但還不夠強大!」李白笑道。

亞索大驚!立刻一個閃身與其拉開距離,詫異道:「你!你不是陷入我的旋風中了嗎?」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