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威武不凡,奮不顧身衝去,猶如一位戰神。

「移血山!」王石大喝道。三叉魔戟上的晦澀符文開始轉動,一道道血絲從三叉魔戟上滲透出來,無比可怕,那氣息達到了一種極致。

一座巍峨的血山從不遠處而來,發出轟轟之聲,卷席一片大地,風暴卷席整個大地。

那座血山直接壓在了那數條蟒蛇之上,無數靈力煞氣全部一瀉而下,氣勢十分強大,讓人心悸。



這時候,那數條蟒蛇竟然在這時爆炸開來,將那座血山炸開一個血洞,猶如火山噴發,全部化作一片血跡,隱入大地之中。

「王石,小心!」這時候李諾卿驚呼道。

王石神色很難看,那幾條蟒蛇糾纏了他好久,那甫歡遁入空中,伺機出現!

「桀桀!」

王石聽到一聲怪笑聲從他腳下傳來,一道劍芒刺向王石的胸口!

噗嗤

王石臉色一變,快速後退,然而那劍芒太快了,要趕上了王石的速度,王石咬牙直接用手接住了那把劍芒,一股強大的力量頓時洶湧進入了王石的體內,在他體內發出轟轟之聲,瘋狂無比,欲要碾碎王石的**。



王石整個人倒卷而出,退出數十丈才停下腳步,嘴角溢出鮮血,他的手掌中的鮮血直流,能看見一道很深的傷痕。在他胸口,亦是有一點殷紅,只不過沒有深入,王石逃過一劫!

甫歡哈哈大笑道:「王石,你運氣不錯啊,就差點就要死了。」甫歡很喜歡這種貓捉老鼠的快感。

王石擦掉嘴角鮮血,冷冷看著甫歡,道:「你就這麼一點力量么?那麼該輪到我攻擊了!」



王石怒吼一聲,身上血氣頓時倒流,怒髮衝冠,一股恐怖的力量猶如火山噴發一般爆發開來,瀰漫至整個空間。

「殺!」王石眼中布滿血絲,一掌殺向甫歡,縱身一躍,瞬間來到了甫歡的對面。

甫歡眼中有些心悸,但是也絲毫不懼怕,直接與那王石進行**對抗,剎那間,空中影子閃現,數千道幻影布滿空中,那速度實在太快了,讓人眼花繚亂。

轟轟

那**的碰撞聲就像金屬聲,在空中不斷響著,每一次碰撞的威能就會瀰漫開來,灑落大地中,整片大地都是顫抖,不過沒有裂開,這座永恆之山不是一般的堅硬,可以承受至尊級別的能量。



而就在這時,甫歡突然笑道:「結束了!」下一刻,在王石和甫歡周圍一道道光影閃現,那是一具具玉體,臉色羞紅,姿態銀盪,那場面不堪入目。

只見那一具具玉體無比逼真,甫歡手印一變,那玉體直接擁入王石的身邊,王石瞬間能感受到那玉體上的火熱感,王石深吸一口氣,不斷抵抗著這**的入侵。

「啊啊……….」王石額頭汗水凝出,緊閉雙眼,但是這些光影彷彿無孔不入,瞬間出現在他的腦海里,那畫面無比銀亂,一道道嬌吟纏綿低淺,那些玉體身材火辣,全部展現在王石腦海里,與王石的身體摩擦著,彷彿要摩擦出慾火來。

甫歡遠退,邪笑道:「王石,等你淪陷,就是你的死期,不過讓你死在亂花叢中,你應該會很幸福。」

在一旁的李諾卿看著王石被玉體所包圍,頓時臉色有些滾燙,頓時別過臉去,深吸一口氣,雖然知道那只是幻影,她看著還是不舒服。

「這小子,艷福不淺啊。」骨梭看著不遠處王石,哈哈笑道。

李諾卿斥道:「少說風涼話。快想想辦法。」

「這有什麼辦法,這隻能靠他自己。」骨梭也是無奈道。

而在甫歡一旁的子弟邪笑道:「甫師兄,真是仁慈,給了他這麼一個死法。」

甫歡哈哈笑道:「此人就應該這麼屈辱的死去,讓他欲仙欲死。」

那些子弟顯然對於甫歡的勝出,根本沒有任何驚訝,而且以為只要這些玉體困住王石,王石必死無疑,被慾火燃燒殆盡。

甫歡然後看向李諾卿,眼中充滿銀欲道:「小娘子,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你公子的厲害,哈哈!」

李諾卿全身顫抖,輕喝道:「找死!」

李諾卿衝上前去,半空中凝聚出神魔石碑,直接砸向甫歡,那神魔石碑上的符文閃現,籠罩著甫歡。

「咦,有古怪!」甫歡一驚,快速倒退,離開了那黑色符文的籠罩,甫歡能感覺到自己力量被那符文吞噬而去,極為詭異。

甫歡一聲邪笑,頓時化作一掌劈向李諾卿,李諾卿用神魔石碑抵擋那強大的一擊。


「哈哈!」突然那甫歡出現在了李諾卿的身後,一掌輕輕拍向了李諾卿的背上。

李諾卿皺著眉頭,這一掌對她沒有造成任何傷害,然而下一刻她臉色大變,在那碰掌的背上,一股火浪快速的瀰漫開來,頓時臉色頓時火紅起來。

「你…………無恥!」李諾卿神色有些迷亂,但是依舊很理智地怒喝道,那火熱感無比洶湧,沒有過多久,李諾卿的氣息已經滾熱起來。

「哈哈,中了我的情迷符,就跟我好好享受這一刻吧!」甫歡邪意無比,靠近李諾卿,雙手已經探出,向那雙峰抓去。

「完了完了!」骨梭大呼。

「啊呀呀,我要去救她!」黑炎龍貂十分有義氣道,直接殺向甫歡,氣息無比強勢。

「孽畜,別來煩我!」甫歡正在興頭上,直接一掌狠狠砸向了黑炎龍貂,好股氣息比黑炎龍貂不知道強大多少!



黑炎龍貂無比脆弱地倒卷,鮮血流落一地。

骨梭道:「你太弱了,打不過他的。」



「嗯?」這時候甫歡又看向不遠處,那裡發出一聲響聲,正是王石那個方向!(未完待續。) 第一百九十四章:迷

在那處地方,轟的一聲,粉色的煙霧爆炸開來,一道身影微微喘著氣,神色變得更加堅定,氣勢陡然間上升,直接殺向甫歡。.

「王石,你再次讓我驚訝了!」甫歡話語很冷,甫歡一次又一次都沒有殺死王石,這讓他十分不爽。

「這王石,居然破開了甫師兄的春宮圖!」甫歡的師弟驚呼道。

「這王石註定要死的。」一些人道。

「你看那女人,被甫師兄種下了情迷符,情迷了,這種姿色,南域也少有的,真是羨慕甫師兄。」

「等甫歡師兄玩膩了,我們就可以享福了,嘿嘿。」一些人合歡宗的子弟邪惡道。



這時候骨梭飛到了李諾卿的身後,背後有著粉紅色的掌印,忽暗忽滅,無比邪意。

骨梭這時候亮了起來,一道光注入李諾卿的體內,頓時李諾卿的體內冰火兩重天,不過骨梭注入的光芒快速入侵,將那火浪撲滅,李諾卿的眼神才逐漸清醒過來。

「這……….這……….這符印竟然不能消去,需要解藥!」骨梭眼睛睜大道,看著李諾卿背後的掌印,好像滲入李諾卿的骨頭裡,十分頑強,任憑骨梭如何努力,都只能壓制住那熱浪,而那熱浪竟然還在壯大起來,這樣下去,骨梭是無法壓制住的。

黑炎龍貂這時候也是過來,道:「賤骨頭,你到底行不行啊,小尹你有什麼辦法么?」黑炎龍貂知道這樣下去,李諾卿會很危險。

「我也發沒辦法,除非找到真正的聖葯,要麼解藥!」小尹建議道。

骨梭怒喝道:「骨爺就不相信了,還制服不了這小小的符印!」

……………….

轟轟

王石怒喝,跟甫歡又是大戰十幾個回合,王石氣勢滔天,逐漸佔了上風。

「什麼!」甫歡難以置信,這王石為什麼時候擁有這麼強大的戰鬥力了。

王石一拳砸來,帶來一片金色海洋和銀色雷霆之力,洶湧無比,直接擊向甫歡,發出巨大的爆炸聲,那甫歡慘叫一聲。

「解藥!」王石喝道。

甫歡吐了一口鮮血,臉色蒼白,然後邪笑道:「解藥?這個么?」甫歡拿出一個瓶子,王石頓時沖了過去,然而甫歡邪笑了一聲,頓時將那瓶子在右手中捏碎,那些綠色的液體全部在手上蒸發乾凈!

「混蛋!」王石怒道,沒想到此人如此惡毒!王石這時候一掌劈在了那甫歡的右臂上,只聽見一聲咔嚓聲,甫歡慘叫。

王石神色露出殺意,雙手猛地用力,將那右臂從身體上卸了下來!鮮血淋漓,無比血腥。

甫歡面色痛苦猙獰無比,冷道:「王石,我跟你勢不兩立!」

王石喝道:「死吧!」一拳砸了過去,無比威猛,有著無敵之勢。

甫歡冷道:「我要走,你可攔不住我,王石我們還是會見面的!」



甫歡的身影突然消失,王石撲了個空,砸在了大地之上,大地巨震。王石冷意十足,轉向那幾個合歡宗的子弟,那幾個弟子失去了庇護,頓時驚恐地看著王石。

「解藥!」王石冷道。

「我們……….沒有,這種解藥只有甫歡師兄手中才有!」一個少年顫顫巍巍地說道。

「死!」王石無情道,一拳轟在那少年身上,金色光芒滔天,那少年頓時慘叫,化作一片血霧。

「解藥!」王石再次問道,黑髮向後飄舞,無比冷峻,猶如一位魔王!

「我們真沒有!」那幾位少年真的嚇壞了,瑟瑟發抖。

「都去死吧!」王石怒喝道,雙手一揮,一道金光閃現,那是一座金塔,無比璀璨堅不可摧,符文閃耀,這是《大金浮決》第二形態,大金浮塔,如今越來越凝實,可鎮壓強敵。

那金塔直接籠罩那些少年,轟的一聲,直接將那些少年壓死,一片慘叫,然而王石不為所動。

噗嗤

那幾位少年變成了血肉,沒了氣息。

…………………

王石來到了李諾卿身邊,只見她都有些微微嬌喘,臉色無比滾燙,眼神中有些情迷,甚至那纖腰已經在扭動起來,猶如水蛇一般,那體內的火熱顯然有些壓制不住了。

「不行了,這符印太強了!在她的體內已經形成慾火了,只有合歡才能化解這慾火。」骨梭敗退,氣喘吁吁,無奈道。

李諾卿微微一顫,聽到那合歡二字,便是有些不自禁地情迷。

王石低沉道:「我來試一下。」

王石右手向李諾卿體內注入靈力,想要用蠻力去破除那符印,王石皺著眉頭,他能感受到李諾卿體內的火熱的氣浪,比他想象中更加火熱,猶如烈焰一般。

「啊……….」李諾卿不知道是痛苦,還是什麼,低吟了一聲,李諾卿的雙手突然在王石身上不斷索取著什麼,眼中最後一絲理智也被燃燒殆盡,都是濃濃的情意。


王石最後對著骨梭道:「還有什麼辦法?」

骨梭搖搖頭,道:「這符印太強了,深入骨髓,我怕是用藥物也只能壓制,不治本,除非合歡,將她體內的慾火發泄出來。」

王石深呼一口氣,李諾卿嬌喘連連,雙手環住了王石,雙腿掛在了王石的身上,雙峰擠在王石的胸膛上,不斷摩擦著,想要取得一絲快感。

「…….快愛我。」李諾卿口吐熱氣,十分難耐地說道,纖腰扭動著。

然後王石手掌間閃現一道金光,金塔閃現,王石帶著李諾卿進入這金塔裡面,與世隔絕,聲音也是斷絕了,王石將骨梭他們在外面守著。

「大哥哥和大姐姐要去幹嘛?」小尹不懂。

黑炎龍貂和骨梭難得十分默契地對視一眼,骨梭道:「去造人去了。」

「造人?為什麼要造人?」小尹追問道。

黑炎龍貂輕斥道:「小丫頭知道怎麼多幹嘛,他們想要了唄。」

「你***敢對它凶!」骨梭頓時重重砸了黑炎龍貂幾下。

「我嘞個去,老子受不了了,賤骨,我要找你拚命!」黑炎龍貂忍無可忍,它要反擊了。

「你還造反不成。」

頓時場面迷作一團。

……………

在金塔里,王石脫光了衣服,看著李諾卿的**,不禁失神,那玉體無比火辣,雙峰挺拔,隨著李諾卿地扭動,而顫顫巍巍。

王石深呼一口氣,這種畫面聖人也無法受得了,何況是王石呢?頓時兩具身體纏綿在了一起,王石過去很多年之後還印象深刻,少女無比熱情,不斷迎合著少年的大小力度,不斷嘗試著各種姿態,少女有時低吟婉轉,有時呻吟高調,彷彿永遠滿足不了一般。

那段時刻,彼此註定是歡樂,直到少女一聲長吟之後,浪潮才倒卷,變成微微喘噓聲,少女也是安靜下來,王石和李諾卿都昏昏沉睡過去,那紅色的膚色,也是逐漸恢復白皙,浸透著晶瑩汗珠。

不知道過了多久,王石醒了過來,他感覺到他手中握著十分柔軟的東西,下一刻才發現李諾卿倚在他的懷裡,而他的雙手依舊是握在少女的雙峰上。

一股**撲鼻而來,王石感覺自己又興起了,下體頂在了少女的大腿內側,他的雙手也是不知不覺用力起來,愛不釋手,王石深呼一口氣。

這時候不知是不是王石弄痛李諾卿了,她輕吟了一聲,身體扭動了一下,整個人躺在了王石身上,那雙峰在王石手中壓成餅了,感覺無比好,下體正中靶心。

王石深吸一口氣,心跳加快,這無疑是在誘惑他犯罪啊。

「一不做二不休!」王石看著緊閉雙眼的李諾卿,內心決定道,王石動作很輕,先將李諾卿的雙腿掛在王石大腿兩側,然後劈開,然後王石雙手離開那雙峰,不斷在李諾卿背上摸索著,還撫摸著那挺翹的雪臀,那感覺直接刺激了王石,不斷送著身體,速度越來越快……………(未完待續。)今天就一章,白天是最近十天第一次出去打球,大汗淋漓爽死,然後一回來看到家裡來了客人,然後折騰到現在,徹底沒精力了……明天還要去打球,鍛煉身體,明天還有個生曰會….不過明天兩更保證….(未完待續。) 第一百九十五章:四方齊聚

一切都在不言中。.

……………….


不知道過了多久,金塔之內那股火熱才消失殆盡。

王石額頭一片汗水,快意猶如浪潮般沖刷著自己,變得更加精神了一般,回味無窮。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