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權朗聲道:「我乃十四號據點佰長王權,奉命傳遞軍情,我以性命擔保,絕無虛言。戰場就在左近,待我見過城主大人,自然會有太尉府的人去驗證。速開城門!」

此言一出,頓時引來城頭一片嘩然。

「真的,是真的。」

「妖將摩科多被打敗了,紅石城之圍解困啦!」

「勇親王的大仇得報,我們也得救了……」

……

只是一瞬間,紅石城的城頭便變成了一片歡天喜地的海洋。

王權和幾名親兵還未進城,峽谷河道大勝的消息便蜂擁地傳遍了整個紅石城。 「什麼!?唐恆竟然剿滅了摩科多的大軍?這不可能……」薛勇此時的面孔已經漸漸扭曲,「王權,你知道謊報軍情是什麼罪過嗎?」

「下官之言句句屬實,不敢謊報。」王權冷冷掃了薛勇一眼,淡淡道:「而且下官也知道,主官捨棄軍隊,臨陣脫逃,是何罪過……」

「你……」薛勇猛地按住腰間寶劍,差點就要動手。

一隻潔凈的大手適時按在薛勇手掌之上,阻止了他的衝動。

這個明星有些咸魚 「薛軍侯,稍安勿躁。」身為紅石城的一城之主,李承恩終於開口說話。

李承恩看上去不過四旬上下,柔和的五官帶著柔和的微笑,放佛時間任何事都無法令他動怒,一襲儒衫更是襯托出溫文爾雅的書卷氣,令人見之即生出好感。

自從受薛澤保舉成為紅石城主之後,二十年來悉心打理紅石城的政務,也算兢兢業業。只可惜紅石城受地理環境限制,土地荒蕪,無法開墾大量靈田,又是百戰之地,無經商之便,同時又沒有任何礦產,就連「紅石天」也是貧瘠之地……這使得紅石城二十年來一直得不到發展。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李承恩自覺極其抑鬱不得志。尤其在軍事上還有「勇親王」趙隆興的壓制,這更令他覺得才華難以施展。故而心底始終壓抑著一股怨憤,而這股怨憤終於在妖怪二族聯軍出現的時候完全爆發出來。

他使出了所有手段,逼迫趙隆興出兵。

勝,是他的功勞,敗,是趙隆興的錯。

無論勝負,他都有萬全的對策應付。

最次的結局,也不過是告別紅石城這座沒有任何好處可撈的蠻荒之城。

可是,事情的發展萬全出乎他所有的預料,久經沙場的趙隆興不但敗了,而且敗得極慘,竟然連自己的性命都丟掉了,紅石城成了妖怪二族聯軍嘴邊的肥肉,這時威脅李承恩的,不再是可有可無的權力,而是如何保住自己的小命了。

他恐懼了。

如果妖怪二族願意收降人族的話,他幾乎都想獻城投降了。

正當他走投無路的時候,唐恆的橫空出世,摩科多大軍的覆滅,無異於拯救了他那一片暗淡的仕途,以及他那岌岌可危的小命。

可以說,唐恆之於李承恩,說是他的再生父母也不足為過。

只不過此時的李承恩,心中又開始想要算計他的再生父母了。

拉開了急躁的薛勇,李承恩呵呵一笑,笑對王權道:「王將軍,我相信你的話,不過事關重大,不知貴上日前身在何處,可否到紅石城一敘,證實傳言呢?」

還是紅石城主老辣,不過好在唐恆早有交代。

王權一施禮,沉聲道:「唐乘首正在追擊敵軍殘部,想來不久便可班師。」

「這樣啊……」

李承恩心中一動,慨然道:「既然如此,王將軍且向下去休息吧。有什麼要求,盡可向我提出……」

「末將告辭!」王權再次一禮,轉身離去,看都未看薛勇一眼。

薛勇怒火昭彰,看著王權的背影罵道:「雜種竟敢如此待我,早知如此,當初就該直接殺了他!」接著一轉頭,瞪著李承恩,喝道:「承恩,為何跟這個雜種客氣?」

李承恩呵呵一笑,道:「勇公子,稍安勿躁。現在敵情不明,豈可輕易犯險?要知道那唐恆可是擊潰了摩科多的數萬精銳大軍,若說只有十四號據點的那點兵丁,和他自己的部曲……我可不信。」

薛勇一愣,「那依你之見?」

李承恩冷笑一聲,道:「不管他唐恆有什麼隱藏手段,或是背後有什麼人支持,在這片土地上,若無我紅石城接應,他就是一隻孤軍,而只要他到了我紅石城……哼哼,身為一城之主,當然有權接管他的部隊,護衛紅石城嘍!到那時,他唐恆是死是活,還不是勇公子一句話的事?」

一念相思,一念執着 哦……

原來如此。

薛勇至此方才放下怒火,與那李承恩對視一眼,齊齊大笑。

**********

之前還深邃的峽谷河道,此時已經完全成了地勢平緩的穀道。

倒塌的石壁,幾乎將整條峽谷掩埋,對敵人物資的收繳,幾乎成了不可完成的任務。

不過好在這些擋不住封神台對靈魂的收割。

超過三萬中等以上靈魂,令眾人不禁欣喜若狂。

唐恆行走在剛剛整理的戰利品集中營中,身旁左有貂蟬護衛,右有郭嘉隨侍,一路走來,好不得意。

郭嘉依舊捧著他的小本子,一邊走,一邊道:「啟稟主公,此役共擊殺妖怪二族精兵近四萬人,其中最精銳的四臂蛇妖大劍士便有一千,而玄境強者六名,受『人皇旗』感應到的名士有兩人,查證后,分別是摩科多的弟弟冠蛇部落的屠倫,它是那一萬鬣蜥騎兵的指揮官,以及附庸巨蜥部落的木奢,它是一萬箭蜥部隊的指揮官……可惜,摩科多逃了。」

唐恆點了點頭,道:「逃了不要緊。我能擊敗它一次,就能擊敗它兩次,三次……無數次。有此一役,我唐恆的名字,只怕就要深深烙印進它的腦子裡,時刻告訴它,老子不好惹!」

一旁的貂蟬受不了唐恆的自我感覺良好,翻了翻白眼,繼續問道:「郭先生,物資方面呢?」

郭嘉翻了翻小本,笑道:「妖怪二族的軍糧……嘿嘿,實在不符合人族的口味。就算給怪族的奴兵也不合適,我已經命人一把火燒了。大部分兵器已經無法尋回,但在屠倫和木奢的身上找到了兩個『納戒』,裡面的東西尚算不錯。尤其是它們的兵刃,都是玄級中品的寶物……」

「在哪裡?」唐恆一聽就來了興趣。

郭嘉雙手「啪啪」兩下,六名天兵抬著兩件兵刃便到了跟前。

其中四人合抬的是一把單手雙刃斧,看上去就像是程咬金的大斧頭,只不過只有一把,分量極為沉重,通體如同著火了一般,散發著紅銅色的光芒;

另外兩人則扛著一張巨弓,不知是什麼神木所制,雖然通體刻滿詭秘的陣法,但令人奇怪的是,整張大弓像是神木本身長成這樣的,看不出絲毫人工痕迹,小手指粗細的弓弦微微發光。

「『火銅斧』,『拓木弓』。玄級中品。」郭嘉一一指明,含笑不已。 唐恆伸手在兩件兵器上緩緩撫過,輕聲讚歎道:「好東西。這兩件玄級神兵,先收納起來,待日後賞給有功之臣。」

「遵旨。」郭嘉欣然領命,將兩件寶物丟入自己的「如意錦囊」之中。

「對了,奉孝,那兩枚『納戒』可在你手中?」唐恆問道。

「納戒」,顧名思義,便是可以容納物品的戒指,跟「如意錦囊」一樣,都是空間玄器,只不過容積比之「如意錦囊」要小上許多倍,但也有衣櫥般大小的容積。

「在。」郭嘉從「如意錦囊」中掏出兩枚精美絕倫的戒指,從審美上看,絕對不是妖族的產物,更像是精族的作品。

唐恆想了想,道:「這兩個東西比較方便,就賞賜給貂蟬和文若吧,他二人來的較晚,沒有『如意錦囊』,便向勉為其難,使用此物吧。」

「謝謝主公。」一旁的貂蟬喜從天降,登時撲入唐恆懷中,在唐恆還未反應過來之時,在臉蛋上一記香吻,咯咯咯地笑著飄開。

唐恆不禁苦笑搖頭,而貂蟬早已搶過郭嘉手裡的「納戒」,欣喜不已地左看右看,又把自己那桿巨型鉤鐮槍,不停地丟進丟出,玩得不亦樂乎。

看著貂蟬瘋瘋癲癲地跑開,向甘寧和許褚等人顯擺,幾名手下大將毫無風度拿出「如意錦囊」,反來取笑貂蟬,唐恆也不由得展顏一笑,整個人都輕鬆了幾分。

「主公!」

這時,趙雲突然急匆匆地求見,朝著唐恆拱手一禮,慎重道:「啟稟主公,末將在追擊妖族殘部之時,抓獲了幾名俘虜……請主公處置。」

「俘虜?」唐恆和郭嘉詫異地對視一眼,心頭都是一愣。

趙雲行事一向果斷,幾個俘虜尚且不至於找回唐恆處置,除非這幾個俘虜的身份不一般。

「把人押到大帳!」唐恆吩咐一聲,與郭嘉轉身便走向營帳。

帳簾高高掀起,唐恆可以直觀帳外。

不一會,便有二十多個威武雄壯的身影,被自己手下最精銳的巨蠻怪嚴密的押送進來,每個人身上都是重型枷鎖,宛如對待玄境高手一般。

待這群人走入視線,唐恆立時眉頭大皺,終於明白趙云為何會這般慎重了。

因為這二十多個雄壯異常的俘虜,竟然都是人族壯漢。

這些平均身高足有兩米開外的巨漢,渾身肌肉虯結,古銅色的肌肉閃耀著金屬般的光澤,個個像是放大版的斯巴達勇士。

五官有明顯黃種人的特徵,都是黃皮膚、黑頭髮,只不過這些人體質也太過強悍了些,並且額頭高聳,利齒森森,有著明顯的返祖特徵,屬於未開化的人種。

尤其這些人來到帳前,看到高坐在內的唐恆之時,所有野人大漢齊齊露出憤怒的神色,若非被枷鎖連成一排,只怕立即便要衝過來與他拚命。

見到唐恆微微皺眉,趙雲走來低聲解釋道:「主公,這些野人全部都是『紅石天』的蒼黎族人。被押在幾個據點當奴隸,妖族攻破據點之後,便將他們救了出來……」

唐恆先是一愣,接著恍然大悟。

原來這些野人就是「紅石天」中被宣帝用來鍛煉五部精銳的野人部族啊,怪不得如此仇恨人類,竟然會反過來幫著妖族。

若是考慮到他們的遭遇,也就不足為奇了。

「你們之中,誰是首領?」唐恆開口問道。

二十多個大漢齊齊仰頭望天,一副不屑回答的模樣。

唐恆又問:「誰能回答我的問題,並與我合作的,我可以還他自由……」

眾多蒼黎族大漢不禁面面相覷,但依舊無一人回答。

唐恆森然一笑,道:「身為人皇子民,竟然勾結妖族,戕害同族,此為大逆。若是無人幡然悔悟,那我只好將爾等盡皆處死,以儆效尤。 帝國總裁霸道寵 哼哼,以爾等作為,只怕死後靈魂也無處安身,註定消散在這天地之間。」

唐恆此言一出,頓時引起眾野人的憤怒咆哮……

「是你們先屠戮我的部族,萬劫不復的也是你們……」

「勾結妖族又能如何,它們沒有屠殺我的家人,奴役我的部族!」

「我們蒼黎九部,誓死都要為親族報仇!」

「不殺盡宣民,我等誓不為人,下地獄又能如何……」

……

此時帳前亂作一團,唐恆卻是摩挲著下巴,看著這些魁偉大漢沉吟不語。

一旁郭嘉見狀,微微一笑,上前低聲問道:「主公可是想物盡其用?」

果然瞞不住這個傢伙。

唐恆點了點頭,低聲道:「奉孝知我啊。嘿嘿,你看,這些蒼黎族的野人,身體素質如此強悍,光是純粹的身體力量,就有『凡境六層』的實力,若是稍加訓練,必然可為我軍主力。」

郭嘉笑道:「主公所言極是。畢竟我等乃『人皇』部族,手下親軍若都是怪族士兵,實在為人詬病,甚至會被人冤枉心懷叵測。但若是以蒼黎族為主力,則不虞這些困擾。畢竟『人皇』這桿大旗,還是我們最主要的靠山。」

玄界匹夫 抬頭掃過一眾野人,郭嘉長嘆一聲道:「這些蒼黎野人,盡皆桀驁不馴,宣帝趙裕用他們來磨練五部精銳,但只有在我們手裡,才能發揮他們的最大優勢……『紅石天』,哼哼,外人眼裡一文不值,對咱們來說,卻是最大的寶藏啊!」

唐恆撫掌大笑。「奉孝真我知己。可有辦法?」

郭嘉淡淡回道:「回稟主公,自古以來,收降納叛的手段,不過一剿一撫罷了,但我們有『煉血丹』,許多問題都不復存在。需要費心的,不過兩點:一是如何名正言順地進入『紅石天』中;二是如何在極短時間內,俘獲大量的蒼黎族人。請主公將這些人交給屬下,待我查明更多消息,必然給主公一個滿意的結果。」

「好極了。」唐恆大笑起身,拍了拍郭嘉肩膀,道:「這裡的事情就交給你了。不過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郭嘉眼睛一亮。「獻祭?」

「獻祭。」

唐恆深吸一口氣,道:「召集眾將,咱們封神台上走一遭。」 「根據聯盟最新統計,地球上,進化比例已經到了百分之一,也就是說,每一百個人,就會有一個進化者出現,甚至更多。」

「我市江河市,學校學生成就進化者的比例,更是達到了百分之六十,進化學校更是來者不拒,只要成為進化者,只要出得起學費,都可以報名進入學校,得到系統性培養,受到進化學教育。」

「所以……」

「所以,我的外賣到現在都沒到,是因為你在看聯盟新聞是吧?關注江河市一舉一動,關心社會大勢,關心進化,每天祈禱人類足夠強大,將凶獸趕出我們的家園,順便再為進化學校打一波廣告?」

「不,不,我只是堵車了,順便看了下……」

「你是不是欺負我不會做飯?」

「不是,客人,你誤會了,我真的堵車,最近……」

「跟我在這扯什麼犢子,表示你的高大情操?不用送了,老子自己做!」

掛斷通訊,何凡一臉不爽,內心火氣攀升,點個外賣,都能和他侃半天,有這看新聞的時間,走路都到了。

「你說你一個孤兒,獨自一人生活,怎麼就不會做飯呢?」

何凡很鬱悶地照著鏡子,自己穿來之前,也不會啊!

樣貌不算帥氣,唯一的好處就是年輕了,十七歲,花兒一般的年紀。

何凡前世乃是地球一個普通打工仔,吃住都在公司,從沒自己做飯,下班回宿舍睡覺,醒來就來到這個世界了。

這裡也被稱為地球,也有盤古女媧這些神話傳說,區別在於,無論是盤古,女媧,還是三皇五帝,甚至太上老君這些傳說中的神話人物,都是經過考證,真實存在,也都是進化者。

這個世界進化為主,科技為輔,沒有造就熱武器,科學家們都用盡精力研究基因,輔助進化,城市之外就是凶獸的地盤,人類不斷進化,希望有一天能將凶獸殺光,還地球安寧。

這具身體也叫何凡,本是單親家庭,有母親照顧,母親也是位進化者,一年前隕落在凶獸口下,留下這套三室一廳,外加小地下室的住房。

之後就是獨自生活,自身沒有成為進化者,資質不行,也交不起學費,索性就輟學了,拿著母親留下的一點存款,加上每日出去背屍,養活自己。

但這具身體胃口奇大,怎麼吃都吃不飽,自己做飯是不存在的,只好天天吃外賣,背屍那點錢,還不夠他吃,存款漸漸花沒了。

何凡剛來的一瞬間,就感到一股強烈的飢餓感,迫切想吃東西,所以就點了一份外賣。

沒想到這世界的外賣速度出奇的慢,一個小時過去,他將記憶都整理好了,外賣也沒到,外賣小哥還和他侃了半天大山,最後來了句堵車了。

「真後悔前世沒學個廚藝。」何凡看了看自己存款,還剩下3200星元,自己做飯,省吃儉用,應該夠自己生活一段時間了,先吃飽肚子,順便將空房租出去,補貼一下。

打開租房論壇,何凡隨手發了個帖子,招租,三室一廳,他自己住一間,還有兩間。

這裡距離進化學校不遠不近,位置勉強算不錯,一般房租都是八百星元,想了想,標價九百,不收押金,看好給錢,不退款,再加一條,管吃!

發好帖子,何凡這才離開,前往菜市場,自己做飯,應該比吃外賣便宜,雖然不會做飯,但可以學啊。

菜市場距離住處並不遠,也就幾百米的距離。

江河,東街菜市場。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