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曉安嘗了一口,說道:「好吃。」

江婉從王曉安的手中拿過筷子,也沒有洗,就夾了一塊炒蛋放進嘴裡。

江婉皺了皺眉,說:「好像鹽放多了……」

「你該不會是故意誇我的吧?」

王曉安:「……」

——這都被發現了???

江婉將筷子還給王曉安,而後自己回廚房又洗了一雙筷子。

王曉安看著江婉的背影,眼前突然浮現出一行虛幻的小字。

【採集術已觸發!】

【採集目標:江婉。】

【採集成功,獲得:江婉的好感度。】

【該角色好感度已滿,是否替換成別的獎勵?】

王曉安:「???」

這都什麼跟什麼,採集術又是什麼東西?

王曉安姑且把採集術當成了自己偽穿越帶來的金手指,心中想著:「是。」

【採集獎勵已替換。】

【新的獎勵為:江婉的內褲】

白光一閃,王曉安的手中多出了一件不可描述的內褲,上面還帶有些許餘溫。

就在這個時候,江婉洗好筷子,轉過身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流逝。

很快,距離投票結束還剩下最後三分鐘,第三名和第四名的票數已經徹底不動了,定格在了兩百萬票以內。

陳穎兒和蘭瑩的票數,上升趨勢也疲軟了下來。

而此刻,陳穎兒擁有六百三十七萬多票。

蘭瑩擁有六百三十三萬多票。

相比下來,陳穎兒的票數是最多的。

而且,兩人的票數現在只是以十位數的速度在增長,就算將最後三分鐘漲完,也不會超過六百四十萬票的。

大局已定。

她們都是新人,都還沒有出道,電視機前的粉絲又不是傻子,甚至連感情基礎都沒有,又有誰會為她們花費巨額資金刷票呢?

而這個時候,王少寶的冷笑聲終於響了起來。

「小子,陳穎兒那小賤……雖然佔據上風,但老子很快就讓她痛失冠軍夢!」

話音落下,鷹巢會場里忽然響起一陣嘩然聲!

陳穎兒和四位導師的面色紛紛一變!

因為蘭瑩的六百三十三萬票,忽然變成了六百六十三萬票!

這一瞬間,便漲了足足三十萬票!

「有人在幫蘭瑩刷應援票!」

「蘭瑩要成為冠軍了!」

「是蘭瑩背後的娛樂公司在刷嗎,還是她的金主在刷?」

「陳穎兒怕是要痛失冠軍了!」

看到身後大屏幕上的票數變化,陳穎兒也皺起眉頭。

蘭瑩的資源很好,最近又攀上了東興乳業的王少寶。

難道,她人生中的第一個冠軍夢,就這麼破碎了嗎?

倘若實力不如人也就罷了,但在有人怒刷三十萬應援票之前,她是有機會成為冠軍的!

這讓陳穎兒怎麼能甘心呢?

「小子,你妹妹輸定了!」

後台,王少寶看向陳天龍,臉上滿是獰笑!

「是么?」

陳天龍淡淡地瞥了王少寶一眼,然後在手機上隨便點了幾下。

接著,他緩緩道:「要不,你再看看票數?」

王少寶狐疑地看向手機。

下一刻,他面色便微微一變!

因為,陳穎兒竟忽然漲了一百萬票!

這就意味著,陳天龍剛才給陳穎兒刷了一百萬應援票!

蔡希芸也驚訝地看向陳天龍,道:「你……你連個智能機都不捨得換,你哪兒來的那麼多錢?你該不會把買房子娶媳婦的老婆本都給刷了吧?你不怕穎兒愧疚啊?」

「老婆本?」

聽到這三個字,王少寶臉上再次露出獰笑。

「小子,何必用你的積蓄,來挑戰本少爺的零花錢呢!」

王少寶冷笑一聲,道:「今天,本少爺就讓你瞧瞧,什麼叫本錢!」

話音落下,蘭瑩的六百六十三萬票,忽然就變成了一千萬票!

王少寶竟直接給蘭瑩湊了個整,刷了三百多萬票!

鷹巢會場內,爆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尖叫聲!

蔡希芸也嘆了口氣。

這下完蛋了,陳天龍不僅把老婆本給刷了出去,還沒能幫陳穎兒贏得冠軍。

「王大少啊,您可真是闊綽啊,真不愧是東興乳業的少東家,最頂級的富二代啊!」

芳姐在旁邊心花怒放,不斷地拍著王少寶馬屁。

要知道,這些應援票,會分成三部分,一部分歸為軟體主辦方,一部分歸為出道經費,一部分則是經紀公司的油水抽成。

王少寶刷得越多,她拿到手的抽成就越多啊!

陳天龍也看到了應援票上的解釋,頓覺有些好笑。

因為舉辦投票的軟體,是陳氏娛樂的。

陳穎兒本人,是陳氏娛樂的簽約藝人。

陳穎兒的經紀人,也是陳氏娛樂的……

而陳氏娛樂,是他陳天龍的。

也就是說,陳天龍無論刷多少錢,都只是左口袋出,右口袋進而已。

既然如此,王少寶拿什麼和他玩?

「這,也算富二代嗎?」

就在王少寶得意萬分,芳姐馬屁不斷,蔡希芸垂頭喪氣的時候,陳天龍的聲音緩緩響起。

芳姐立馬嘲諷地看向陳天龍,冷笑道:「這不算富二代什麼算富二代?你裝什麼裝啊,你知道三百萬是什麼概念嗎?你這個老婆本都刷沒了的廢物!」

「小子,你別裝B!」

王少寶譏諷道:「還剩下最後一分鐘,我等著你給我跪下磕三個響頭!」

「呵呵……」

陳天龍冷冷一笑,扭了扭脖子,淡淡地道:「既然要玩,就玩一把大的吧,幾百萬的小打小鬧,實在無趣得很。」

此言一出,王少寶和芳姐臉上嘲諷之色更濃了!

連蔡希芸也有些無奈地扶了扶額頭,道:「大哥,你不吹牛會死嗎?你拿什麼和人家斗啊?」

陳天龍唇角勾起一抹弧度,什麼都沒說,只是在手機上隨便按了按,然後看向了會場中的大屏幕。

三人也隨著陳天龍的目光看了過去。

只是下一刻,三人便同時震驚地瞪大了眼睛!

……另外兩個侍衛見到影晨汐突然發狠的模樣不由的被嚇的微微一怔,愣在原地停止了動作。

手撐著石頭站起了身來,影晨汐看着眼前眩晃的侍衛的面容,臉上一片冷寒如霜,厲聲道,「想要對我肖想…

《女暴君惹上死神了》第四百八十三章、不經意的溫柔 朱厚煒起身道:「每宮伺候的太監宮女都有定數,既然你那麼喜歡處置下人,朕也不多問,不過等到壽安宮裏伺候你的人都處置光了,那你便去找母后要人去吧。」

「你站住!」

朱厚煒腳下一頓,只聽見張韶華怒道:「你來壽安宮便只是想要為區區一個宮女出頭,在你眼裏,臣妾難道連讓你多看一眼的興趣都沒有了嗎?」

朱厚煒搖頭道:「你性情野蠻,這與你從小生活的環境不無關係,但你的性子確實不適合在後宮生存,你仗着自己是母后的侄女,所以在後宮可以百無禁忌,甚至連皇后都不被你放在眼裏,仗着壽寧候是當朝國舅,認定就算是朕也不敢對你如何,可你又如何會知道,你越是如此,朕便越是厭惡你,後宮里從來不會少了女人,朕可以一輩子不踏足壽安宮,任你飛揚跋扈,任你為非作歹,那又能如何!太后和壽寧候庇護不了你一輩子!」

張韶華忍不住起了一身寒顫,她從朱厚煒的話音裏面聽到了冷漠和絕情,而且她可以肯定朱厚煒一定會說到做到,他真的會一輩子不再踏足壽安宮半步,真要那樣,這壽安宮與冷宮又有何異?

最是無情帝王家,太后和她爹總有一天會塵歸塵,土歸土,真到了那個時候,再無顧忌的朱厚煒會怎麼對待她,怎麼去對待張家?

張韶華想想都感到不寒而慄。

「臣妾要如何做?」張韶華服軟了,她終於意識到一個最關鍵的問題,朱厚煒已經不是小時候那個被她追着打的小王爺了,如今朱厚煒是大明帝國的天子,是這個天下的統治者,是真正的九五之尊,而她只不過是朱厚煒眾多女人中的一個,沒有恩寵,她別說是妃就算是后,在這後宮也毫無地位可言!

「尊敬皇后……」

「薛芷蕾不過就是尋常民戶之女……」張韶華脫口而出,說完便有些後悔。

果然便聽朱厚煒嘲笑道:「大明帝王的皇后出身民間的比比皆是,太祖皇帝的馬皇后受萬世景仰,當今太后也是小門小戶,難不成你以為出身於壽寧候府,自己就有多高貴?」

「臣妾失言。」

朱厚煒的臉色略微好看了些道:「還能知道自己失言,倒還不算是不可救藥,皇后乃是宗人府為朕選定的大明國母,是母后指定的中宮之主,是朕的體面,更是大明的體面,你不把她放在眼裏,就是不把朕放在眼裏,是在踐踏大明的尊嚴。」

「臣妾知錯,待會就去跟皇后請安,賠罪。」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