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寶心中一驚,還以為是被人發現了身形,心中十分震撼,因為以自己現在的修為,又有封海苔的壓制,如果還被這些人發現,那說明這些人的修為至少有了靈嬰的水平!

不過這是不可能的,以雪若對備援軍的了解,除了幾名代將軍已經到了靈丹的境界,就沒有更厲害的高手了。

強忍著趴在樹榦上一動不動,不時有樹葉帶著細不可聞的破風聲從下面飛上來,卻是毫無蹤跡和規律可循,玄寶這才看出來,原來是有人隨手扔出來的,並非是刻意為之。

這算是一種修鍊的方法,將武道和靈技結合起來,形成一種全新的攻擊手法,看起來這備援軍的開靈者,比起那十萬亂軍更有戰力,也更加用功。

這也是常情,修鍊一途,越是心無旁騖就越容易進步,像那些人思想不定,心懷仇恨,當然很容易被別人利用。

下面扔樹葉的人似乎在踱著步子,玄寶透過樹葉的間隙,也見到了他的模樣,應該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身材修長,模樣算不上有多俊美,但是長得比較陽剛。

這在漠寰來說,算是比較異類的一種面相了,因為太陰河的原因,漠寰男子不論是長相還是性格,都比較陰柔。

玄寶就聽到此人開口對眾人說:「我就問大家一句,你們想要的到底是什麼?真的如那個總教頭所說,破仙成神,稱霸天下?我劉阿一現在就告訴大家,有這種想法的,我絕不阻攔,也不會出賣你們,人各有志,既然大家這麼看得起我,叫我一聲一哥,我就給大家透個底,什麼仙啊神啊的,我劉阿一是不稀罕,但是也不會擋兄弟們的路!老二,你是不是想去冥湖?是你帶的頭吧?」

剛才那個說話有點冷的人應了一聲:「是我帶的頭。我聽那幾個教頭說的天花亂墜的,什麼五千年才出現一次的開仙門,如果真的錯過了,確實有點可惜了,才有的這個想法!「

劉阿一看著他說:「老二,這件事我只說一句,聽不聽在你。我們當初同意開靈,為的是什麼?不為別的,只為了能讓咱們家人,高看我們一眼!妹妹保護了我這麼多年了,今天,我這個當哥哥的,也能挺起腰桿站在她前面了!這就是我開靈的初衷!其他的,我想都沒有想過!」

「可是一哥,如果真的有那種機會,我們就能更好的保護我們的家人了!」老二在一旁冷聲對劉阿一說著。

劉阿一嘆息了一聲說:「如果只是騙人的呢?你能平息因為強行衝到冥湖而帶來的後果嗎?就算你成功了,成為了仙人,甚至成了神人,你還會想到之前想過的目標嗎?你不滿足那樣了,就像沅小三他們,你會因為能力的改變而重新立下目標,你會越來越貪,最終的下場,還是跟他們一樣!」

老二還想再說,劉阿一擺擺手說:「算了老二,人各有志,不必強求。或許在你眼裡,我劉阿一就是那麼的不思進取,但是我真的沒有那麼大的胃口!百川盟從今天開始解散,我不再是你們的一哥。我知道你們去了冥湖以後,很可能就會轉道回來,再來漠寰,甚至會來到京都,到時候,我們很可能會成為敵人!兄弟們,開靈后你們意志堅強了很多,也執拗了許多,我說再多都不會讓你們回頭,那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一哥!」眾人叫了一聲,劉阿一擺擺手,大步就往前走,兩個瘦猴一樣的人跑過來,站到劉阿一的身旁說:「一哥,我卞家兄弟跟你走!」

劉阿一看著他們微微一笑,說:「卞四卞五,想不到平常你倆個最是不願吃虧,在這大事上,卻是黑白分明,難得!」

卞家兄弟嘿嘿一笑,左邊的卞四說:「那得看什麼便宜,比如能夠在排位上往前進一步的便宜,可不能不沾!」

聽到這句話,劉阿一的臉上突然浮現出一絲疑惑,緊接著「噗嗤」一聲,右邊的卞五已經將一把鉤子,插進了劉阿一的肋間!

與此同時,左邊的卞四也用同樣的手法,將一把鉤子插進了劉阿一的另一側身體,獰笑著說:「一哥,你別動了,這時鎖魂扣,你知道的,一旦掙扎的太劇烈,可就把你直接給腰裂了,到時候你的靈氣泄露出來,可怨不得兄弟我們了!」

「好,真是我劉阿一的好兄弟!」受制於人的劉阿一臉上沒有驚恐,也沒有憤怒,只有自嘲式的哀傷,卻不看卞家兄弟,而是緊盯著老二,嘆息了一聲說:「劉二,你還是向我動手了!咱們還是堂兄弟,一起在橫川長大,想不到你還是要對我下手了!」

劉二對著劉阿一走過來,這時候玄寶才看到他的樣子,雖然是堂兄弟,跟劉阿一卻根本沒有任何相像,面容非常的陰柔,聲音也顯得十分的陰冷。

此刻的劉二臉上沒有任何得手勝利的喜悅,只是淡淡的看著劉阿一,搖搖頭說:「我沒有對你下手,你知道我性子,一旦真的想要對你下手,就會毫不留情,不留餘力!我只是想讓你跟我們一起走,畢竟咱們是兄弟!」

劉阿一哈哈大笑,搖頭看著劉二,臉上儘是譏諷的神色,嘴裡說著:「畢竟是兄弟?看來你劉二還真的相信了那總教頭的鬼話,真的以為我是人皇轉世了!如果我是人皇,你們要進仙門,就需要我的幫助,所以才留下我的性命吧?劉二,你已經跟沅小三一樣,走火入魔了!」

兩道黑影突然掠過來,目標正是劉阿一身旁的卞家兄弟,動作非常的快,簡直就像是兩道黑色的閃電!

卞家兄弟臉色一變,嘴裡同時喝了一聲:「敢!」手中鉤子一緊,劉阿一也馬上發出了一聲悶哼。

那兩道影子就停在了卞家兄弟的身旁,是兩個十七八歲的少年,手中各拿一支看不出質地,卻非常尖銳的短刺,大概有一尺長左右,頂在了卞家兄弟的后心,只要一用力,就會刺入他們的體內,攪亂他們的氣機!

卞四身後的少年冷眼看著面前的人,一字一句的說:「我叫小聾,他是小啞,我聽不見,他不會說話,所以你們說什麼,我們不管,但是我們的命是一哥救的,他有什麼傷害,我就弄死你!」說著,手中一用力,短刺就刺進了卞四的后心,但是沒有深入,馬上停了下來!

那兩人在一哥身上留下了什麼樣的傷勢,這兩個聾啞少年就給卞家兄弟同樣的傷害。

卞家兄弟臉都白了,他知道劉阿一身邊有這麼一對兄弟,雖然身有殘疾,可是身法卻非常的快,簡直旁人所不能及。不過這些天看這兩人似乎被成功策反了,卻沒想到關鍵時刻還是跳回去了!

換成是誰都不會有這種僵持的局面,都可以憑藉劉阿一能令別人投鼠忌器,可是這兩個殘疾人不行,他們根本就聽不見,說不出,所以任你巧舌如簧,他們都只當是不關己事,只盯著你的手,你一動,他們就動!

如此一來,剩下的百人也全都動了,馬上分成了兩派,互相對立,怒目而視,好像一言不合,就能拼個你死我活!

劉二似乎也沒有想到會變成這樣,眉頭皺了一下,冷冷看著眾人,特別是明顯站在劉阿一那邊的一群人,淡淡的說:「你們真的對仙門無動於衷?」

一人冷哼一聲說:「就算我們心動,也不會為了這個背叛一哥!如果為了成仙而不擇手段,那跟沅小三他們有什麼區別?一哥平時對我們很照顧,我們都服他,你劉二就算許諾了黃金萬貫,我們也看不起你這種人!」

「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動手!」隨著劉二的一聲冷哼,從旁邊的河水裡,突然衝出了大量的黑影,手中拿著一個個木桶,對著岸上的人當頭淋下!

沒想到河裡還有埋伏,那些站在劉阿一戰線上的人原本就距離河水很近,被突然襲擊之後,竟然沒有來得及躲避,被潑了一身!

封海苔!大量的海藻淋到他們身上,瞬間就將他們的靈氣給完全封死!這些海藻粘附力很強,一旦附在身上就很難取下來,除非是在清水中泡上半個時辰。

如果是魔族,身上會分泌一種粘液,可以及時洗掉這些東西。像是玄寶眾人,也是把封海苔裝進小包,帶在身上,並非直接接觸。

現在這些人被當頭淋下,也就等於瞬間讓他們沒有了戰鬥的能力,變成了凡人,這一下子也就只能是任人宰割了!

到了這時,劉二的臉上才算是露出了一絲笑容,卻顯得非常的陰毒,抬頭看著劉阿一說:「一哥,現在你還有什麼底牌?何必呢,兄弟一場,其實不用走到這一步的!你今天可能會恨我,可是當你從仙門出來,就會感激我了!」

劉阿一嘆息了一聲,搖搖頭說:「我只會可憐你,老二!你還是那麼的陰險,還是那麼的不留餘地。你這樣的性格,就算讓你進了仙門,你也成不了仙,只會墜入魔道!備援軍落在你的手上,實在是一場劫難了!」 開始的時候,玄寶還有些不明白,只不過是一些小頭領,怎麼就能帶領整個備援軍了?

可是後來玄寶從這些人的話里也聽出來了,這些人全都是統領而且同屬於一個百川盟的組織。

上百個統領,沒人手下有千人左右,那就是幾乎佔據了整個備援軍的中層軍官了!只要這些人被成功策反,那整個備援軍也就跟著他們的走向了!

玄寶真的很慶幸自己今晚來到備援軍大營,否則真的會被一直蒙在鼓勵!想不到罌花流民的影響會那麼大,就算不用罌毒,都可以讓整個備援軍人心惶惶!

那些罌花流民所用的借口,竟然是仙門大開?而且地點是在冥湖?這簡直是…玄寶本來想說滑稽,可是突然間又愣住,神色凝重下來。

在虎口海峽的時候,聽到公良城說,冥湖前端時間有真龍懸湖的異象發生!難道仙門大開的傳說是真的?

這個消息如果是總教頭散發出去的,那就有七分的可信度了,因為那總教頭就是大魔尊的分身,能夠感應到仙門的存在。再加上冥湖原本就是通仙門所在,難道真的已經仙門大開了!

「一哥,我再問你一遍,你願不願意陪我們去冥湖?」劉二站在劉阿一的面前,眯著眼睛看著他。

劉阿一還被卞家兄弟所制,臉上卻露出淡漠的神色,搖搖頭說:「劉二,你成不了事的!中原玄軍不像你想象的那麼脆弱,就算冥湖只有三萬天兵,也不是你能對付的,王公那個人,你我都沒有接觸過,不知道底細,可是既然他能將中原都打下來,就不是你我這種才剛剛學會一點兵陣皮毛的人所能抗衡的了!」

「原來你只是害怕那個王公大人而已!」劉二一臉的譏諷,看著他說:「一哥,別忘了,你是人皇!是可以和神帝魔尊平起平坐的人!只要你進了仙門,就算玄寶站在你面前,又有何懼?我二十萬天兵對付三萬天兵,還不是穩贏?就算是中原天兵齊聚,也不過跟我們相等,難道沒有一拼的機會?一哥,你思想太保守了!」

劉阿一冷眼看著他,根本就是懶得去說什麼了,只是疲憊的閉上了眼睛,連看都不想再看他們一眼。

劉二眼中厲色一閃,對著人群舉起了胳膊,伸出了一根手指,連玄寶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一聲悶哼,一個全身都被澆滿封海苔的人,被一手捂住了嘴巴,然後后心就被一刀刺入,瞬間絞碎了靈團!

「小石榴!」聽到聲音的劉阿一睜開了眼睛,看到這一幕,目眥欲裂,嘴中大叫一聲,剛想掙動,身旁卞家兄弟顫聲說:「別亂動,大家都沒事!」

他們不能不緊張,那小龍小啞的短刺還在他們后心頂著,這兩個傢伙根本不管身後的事,只要他們眼裡的一哥受傷,他們手中的短刺也會毫不留情的刺進前面卞家兄弟的身體!

劉二什麼話也沒有說,豎起的胳膊再次伸出了兩根手指,這將代表著又有兩個人要被殺掉!

劉阿一怒視著劉二大聲叫罵:「劉二,你已經入了魔道了!為了達到目的,竟然不惜殺人!那些都是我們的兄弟,跟著我們一起摸爬滾打的兄弟!」

「我只知道,誰擋我的路,誰就是我的敵人!我今天所做的這些,不是為了我自己,而是為了這二十萬兄弟全部的明天!有一兩個擋車的螳螂,那殺了也就殺了,日後等兄弟們都成大器了,自然會分清孰對孰錯!」劉二面無表情的看著劉阿一,那豎起的胳膊猛的往下一揮!

又有兩名兄弟被身後的人捂住了嘴巴,不過刀子還沒有捅進去,那捂住他們嘴巴的人卻悶哼一聲,一頭栽倒了地上!

眾人一陣驚呼,卻看到那兩個倒在地上的人小腹上各有一個血洞,竟是直接給洞穿了靈團!

早已按捺不住的藍月兒坐在樹枝上,手中轉動著變成鐵鏈一樣的如意神杵,看著前面樹上的玄寶說:「你能忍,我是忍不住了!最見不得為了私利背信棄義,還滿口為了大家的畜生!」

「什麼人?!」劉二臉色大變,吃驚的看著樹上,所有人也全都抬起了頭,看著坐在樹上的藍月兒。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如風馳電掣,伴隨著兩聲慘呼,卞家兄弟捧著自己的右手就躲到了一旁,而被他們鉗制的劉阿一卻被拉到了一旁,面前站著一個身穿備援軍服,可臉上卻蒙著一層黑紗的人,只露出一雙明亮的眼睛,緊盯著他們兄弟倆,那犀利的眼神讓兩人渾身一抖,不敢向前,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后腰正在流血!

而小聾小啞兩人也呆住了,身法和速度一直是他們最驕傲的東西,直到今天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沒想到這個人的動作連他們都沒看清,一哥就已經被救走了!更可怕的是,這個人竟然是從樹上跳下來的,那就說明,此人會飛!

玄寶拉著綠珠從樹上跳下來,無奈的看著藍月兒說:「不是我狠心,只是時機還不到!」

「非要看到人都被這個傢伙殺光才算到了時機嗎?」藍月兒狠狠的瞪了玄寶一眼。卻在這時,水中一陣浪花翻湧,那些還沒有完全上來的人乾脆就在水中遁跑了!

這就是玄寶一直沒有動手的原因。要麼一網打盡,要麼就只能隱忍,等著時機的到來。否則玄寶突然出現,總會嚇跑一些人,誰知道這些人一旦溜走,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是王公大人!」有人認出了玄寶,頓時驚叫了一聲,靠近水面的人轉身就跑,可是令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是,原本就是幾步路的距離,可是看著那幾個轉身想逃跑的人不斷邁動雙腿的模樣,好像怎麼跑都跑不過去!

玄寶聳聳肩膀說:「這裡已經被我布置了結界,你們暫時哪裡也去不成,只能留在這,我得把這件事搞清楚!」

「你想幹什麼?」劉二緊張的看著玄寶,然後扭過頭,心虛的看了一眼劉阿一。

那些原本站在他這邊的人都有些惶恐,玄寶的本事有些人見過,有些人卻不知道,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漠寰王公,那種天生對權貴的畏懼心理還是有的。

玄寶微微一笑,看著他說:「現在不是我想幹什麼,而是你想幹什麼?帶著二十萬備援軍去冥湖?這算是侵略了吧?真的以為可以進入仙門?就這麼相信那個居心叵測的總教頭?我先告訴你們,那個總教頭已經死了,他的真實身份就是大魔尊的一個分身!」

這句話引起了一陣嘩然!劉二強笑著說:「既然已經死了,你就算說他是大魔尊本人,也是死無對證!」

「信不信由你!」玄寶淡淡的對他說著,然後看了看大家說:「其實解釋一下,是要對所有的兄弟負責,不要讓你們繼續受到挑撥和蒙蔽。就算不解釋,不過是幾十個人而已,到時候沒了你們,備援軍還會有新的統領出現,真的以為自己無可替代了?」

眾人的心中俱是一沉,玄寶的話說的很明白,他的確是沒有欺騙大家的意思,因為用不著!他是王公,本身就有臨政的權利,想給備援軍換統領,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到時候他們這些人被撤掉,再給安插一個意圖謀反的罪名,那就是死路一條,而且還遺臭萬年,不得翻身!

不要想著去殺了他而取得主動權,這在上百名開靈人面前隱藏了這麼久,若不是主動現身,還不知道能躲藏到什麼時候的本事,就已經說明修為比他們多出幾個等級了!

更可怕的是,王公大人竟然在他們面前布下結界,讓他們做了瓮中之鱉,這本身就是實力的證明!

「可是真龍懸湖的傳說是從中原傳過來的,難道是假的?」人群中一人大著膽子出聲相問。

玄寶猶豫了一下,這個消息在冥湖是被封鎖的,是誰傳出來的?不過這麼大的事,又有那麼多的人在冥湖,保不齊就有人為了討好自己的心上人告訴了漠寰這邊,然後就傳到了備援軍的耳朵里。

更何況大魔尊的分身從東海逃到這邊,就必須要經過冥湖,說不定親眼見證了真龍懸湖的場面,所以備援軍這邊就算得到了這個消息,也算不上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了。

「應該是真的,我也沒有去證實過,但是已經有人告訴過我了!」玄寶對著眾人點點頭。

眾人一聽玄寶竟然承認了,也一時間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劉二冷哼一聲說:「這通仙門是天下人的,只不過是剛好處在中原的地盤而已,你中原人能進,我漠寰人為何進不得?如果你中原人不阻攔,我們這些人也不會惹是生非,非要跟你們中原人打仗,大家相安無事,也不是不可能!」

「對!你們進得,我們就進得!」一群人個個群情激昂的看著玄寶說著。這種事情,關係著自己今後的命運,就算面對的是中原之主,漠寰王公,只要有人帶頭,也要跟他爭上一爭!

玄寶微微一笑,看著劉二問:「誰告訴你中原人會進通仙門?你真的以為,那個地方就是一個福地,誰進去之後都會成仙成神?」

聽到玄寶的反問,眾人也是一愣,是啊,通仙門到底是什麼?做什麼用的?進去之後有什麼效果?有什麼危害?這些問題眾人統統不知道!

現在才想起來,當初總教頭和那些教頭一直在鼓吹進入通仙門后的好處,卻從來沒有說過會有什麼後果,大家頭腦一熱,也就跟著起鬨了,從來都沒有真正靜下心來想想這件事,值不值得去做! 有玄寶在控制了大局,藍月兒和金燕子兩人掠陣,將劉阿一解救出來,順便看著那些充當劊子手身上沒有封海苔的人!

逃走的那些人會不會叫來大軍無從知曉,不過只要眼前這些人老老實實的不敢作亂,整個備援軍就不會有事!

劉二冷眼看著玄寶,哼了一聲說:「反正地方在你們中原,你們就算進去了,我們也不知道!這種好事,你一向是不會放過的,就像是對我們漠寰,百年之後,還不是會變成你玄寶的地盤?」

「放你的…」藍月兒一到晚上就情緒不好,即便現在已經不會再有雙重性格,沒有了白天小孩晚上大人的思想,可是卻還有些後遺症,晚上的脾氣比較急,聽到劉二的話,馬上就冒氣了一團怒火。

不過玄寶卻擺擺手阻止了她,扭頭看著劉二說:「可能會這樣,也可能不會,因為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規劃好!在我目前的規劃中,天下終將會一統,變成一個國家。或許還會保留漠寰,變成玄朝的屬國!」

沒想到玄寶會直接承認,眾人也是一陣低語,目光中露出憤怒的表情。不管是誰,在聽到自己國家要被滅掉之後,都不會有好臉色。

「如果有那一天,你將不會是我們的王公,而會變成我們的敵人!」劉阿一冷眼看著玄寶,一字一句的說:「就算到時候漠寰都是中原的子弟,只要有我們這些老人在,你的計劃就不會得逞!除非你現在把我們全都殺了!」

對於開了靈的人來說,活上百年已經算不上什麼了,所以這些人就算沒有進入通仙門,一樣可以看到玄寶所說的那一天。

玄寶搖搖頭說:「這個計劃得不得逞,不會去在乎你們會不會反對,最主要的,就是合併后給百姓帶來了什麼,是無可調和的摩擦,還是同為家人的平定?這才是我考慮的問題。所以我在東海和江北,各建了一個流民營,就是用來做這個試驗,如果他們能夠完全融入中原,那漠寰也可以!到時候大家都是一家人,也就不會存在像現在這樣的各種紛爭,百姓就會少吃一點戰亂之苦!」

聽到玄寶說出這樣的話,眾人都沉默下來,連劉阿一都皺起了眉頭,考慮這句話的真假。

玄寶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做過多的探討,現在時機不對,只是看著眾人說:「今天我卻不是為了這個來的,而是想要告訴大家,為什麼我就算知道通仙門是真的,也會反對你們進去?」

眾人面面相覷,不過作為一個王公,能和他們在這種情況下還平心靜氣的說了這麼多事情,也多少對他們有些小感動。

玄寶走到劉二面前,微微一笑。劉二本能的後撤了一步,一臉戒備的看著他說:「你想幹什麼?」

「我只想讓你感受一下,進入通仙門之後可能會遇到的情況!」玄寶說著,也沒見到怎麼挪動,一隻手就按在了劉二的頭頂上。劉二剛想說話,整個人眼睛一翻,馬上就癱軟在地上!

沒想到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劉阿一,雙手連彈,一股股氣勁猛擊玄寶,嘴裡厲喝一聲:「你要幹什麼?!」

玄寶對於他的氣勁不閃不避,只是鬆開了按著劉二頭頂的手,對他說:「那你們也全都感受一下吧!」說著,大量的靈氣從他的體內傾瀉而出!

這裡本來就被設置了結界,此刻裡面充斥了不少純靈,眾人的臉瞬間就變得通紅,伸長了脖子,好像有一雙無形的手,卡主了他們的咽喉!

所有人都癱倒在地,根本沒有了掙扎的力氣。就連燕子三女也皺著眉頭,感覺到非常的不舒服。

不過只是很短的時間,靈氣就被玄寶收回,眾人大口大口的喘息,模樣難受至極!

「怎麼樣,滋味好受嗎?」玄寶微笑著看著眾人。

劉二用力喘息幾下,怒視著玄寶說:「你什麼意思?是在向我們炫耀你的修為嗎?就算你比我們都厲害,那又怎樣?我備援軍有二十萬人!你能攔得住多少個?」

此人大局在握的時候就心思陰冷,一副穩操勝券的做派,可是一旦處處受制,卻又句句挑撥,實在屬於一個陰險人物。

玄寶沒有理他,只是看著眾人說:「要說起通仙門,你們誰也沒有我了解的多!在我小的時候,還是在元陽山,就已經聽到過這個地方了!元陽升仙台,冥湖通仙門,這是兩個通往天宮神殿的地方。傳說中一旦打開,就可以飛升仙界,位列仙班!」

眾人都好奇的聽著,臉上帶著一種奇怪的神色。因為這樣的話從玄寶的嘴裡說出來,總變得很奇怪,那可是他的地盤。

玄寶微微一笑,看著眾人說:「可是你們知不知道,要進通仙門,就必須要先在升仙台生活幾年?為什麼?因為以目前的體質來說,根本無法使用天宮神殿的環境!剛才你們都嘗過那種滋味了吧?以為是我動了手腳?其實那隻不過是純凈一點的靈氣,還不算是真正的純靈!天宮神殿是什麼地方?你們可以想象一下虎口海峽那裡的情況,覺得自己真的還嚮往那裡的話,就在靈泄的時候,不經過靈道而通過那裡,我會讓人在對面等著,專門送你去冥湖,絕不阻攔!」

沒有人說話,所有人都清楚虎口海峽在靈泄的時候會是怎樣的環境,就在前端時間,沅小三他們的十萬亂軍還有足足兩萬人,因為沒有及時進入靈道,而被憋死在靈泄之下!

從剛才眾人的體會就可以看出,玄寶的話並沒有說話,那的確是靈泄時給眾人所帶來的感覺。因此他說的很對,就算真的是仙門大開,這幫人也無福消受,根本不可能承受住那裡的環境!

「哼,這根本就是你的一面之詞!誰知道是不是你估計欺騙我們,讓我們不再去中原!」劉二怒視著玄寶,嘴裡說著:「玄寶,不管你怎樣巧舌如簧,我們都不會上當的!既然今晚讓你看到了,不管怎樣,我們都逃不了罪了,有種就把我們全殺光,否則你就別想走出備援軍的大營!」

聽到他這麼一煽動,又有不少人目露凶光,蠢蠢欲動。卻聽旁邊有人冷冷說著:「劉二,逃不了罪的,只是你和動手的這幾個人,跟其他人無關!」

劉阿一走前幾步,冷眼看著他說:「到了這個時候,你還不死心嗎?還是覺得自己手底下反正已經沾了血,死也要拉著一幫兄弟來墊背?」

劉二臉色大變,看著劉阿一說:「你不要血口噴人!別忘了,當初想要鼓動大家進皇宮的,是你劉阿一,不是我劉二!」

「我從來沒有讓大家進皇宮,我只是說要讓備援軍,代替弓騎軍,鎮守京城和邊防!」劉阿一怒視著劉二,冷冷說這:「我只想讓自己變成一個真正的男人,不用再讓姐妹來保護我!沅小三他們要的是權,你劉二比他野心更大,要的是仙。我劉阿一比你們俗氣,要的不過是臉!就像玄軍那樣挺直了胸膛,堂堂正正的站在自己家人的前面,用自己的胸膛,為他們築起一道防線的臉面!」

不少人聽著劉阿一的話,默默的低下了頭。劉二看著原本站在自己這邊的那幫人開始悄悄挪動腳步,眼神有些慌張。就連卞家兄弟也把鉤子一丟,舉起了雙手,強笑著對劉阿一說:「一哥,我們可沒有動手,只是嚇唬嚇唬你而已…」

「不過你是不是嚇唬,還是玩真的,只要你沒動手,我就不會為難你!只要是動了手傷了人的,就一定不會放過,我劉阿一做事,向來不偏不倚,也不會公報私仇!劉二、唐十七,小朱八是被你們殺的,你們今天就給個交待吧!其他人,既往不咎,還是兄弟!」劉阿一把這句話說完,就轉過了身,不再看著他們。

「你們不要信他!」劉二和剛才殺死一名兄弟的那人臉色瞬間蒼白,馬上對著眾人大呼。

可是看到周圍人那種冷漠的臉色,兩人現在也已經知道大勢已去,相互悲哀的看了一眼,眼中厲光一閃,不約而同的撲向了背著他們的劉阿一。

玄寶和燕子她們四人都沒有動,這原本就是備援軍的家事,他們今晚來的目的已經達到,只要事情的發展沒有脫出他們的掌控範圍,剩下的就不用他們出手。

隨著劉二和唐十七的動作,兩道人影迎了上去,正是小聾小啞兩人!兩人每人一把短刺,「嗆嗆」兩聲就對上了劉二和唐十七的兩把短刀。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