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鷲活不成了,唐浩隨手拿了狼鷲的內丹,然後向著白龍他們離開的方向飛去。剛才沒跟著白龍他們去對付金鱷,他是希望從狼鷲的嘴裡了解一些關於修妖者的信息。現在信息沒有了解到,他便要去幫助白龍他們了。

畢竟那金鱷的防禦力更強,若是沒有外力,白龍、蟲九、狐十八要想打敗金鱷,也許耗費一些時間,還是去幫幫忙吧。

沒一會兒,唐浩就趕到了兩百裡外的一座山頭。

白龍、狐十八、蟲九三個皇級正圍著金鱷瘋狂的攻擊。

此刻,金鱷身體上的鱗片更加的閃亮金黃,比那黃澄澄的金子更顯沉重堅固。

雖然白龍、蟲九和狐十八不停的擊中金鱷的身體,也把金鱷的身體打地動蕩翻騰,但是卻沒能擊破他的這身鱗甲。

「錚錚錚……。」

金鐵交擊的聲音震懾山林,場面無比的震撼。把周圍那些王級、紫級、藍級都嚇得一個個神情凝重。

「刷刷刷……。」

唐浩身形一震,七十八把追魂劍同時放了出去,一道道光芒直撲向金鱷。他還想繼續試試追魂劍的攻擊力,金鱷的防禦力可比狼鷲強大多了。金鱷的速度又不及狼鷲,還不用擔心他逃走了。

這下好好歷練一下追魂劍的攻擊力了。

「嚓嚓嚓……。」

金鱷身形巨大,想要躲避追魂劍是不可能的。他雖然有源力在身,但是控制源力的能力不強,本身源力也不是特別渾厚,所以他也不能凝出屏障,便只能用厚重堅固的鱗甲對抗追魂劍。

劍光過處,一片片金色的鱗片被劃出一道道火光,宛若帶火的流星劃過。

「吼吼吼……。」

金鱷發出了怒吼聲,他昂起頭,幾乎直立的撲向了唐浩。

「呼——。」

幾十米長的身軀迎面砸來,就彷彿是山嶽砸了下來一樣。

唐浩看見如此猛烈的攻擊,他也來了拼一下的想法,身形一震,一股源力風暴席捲了出去。

「轟。」

一聲巨響,金鱷那山嶽一般的金色身軀和源力風暴相撞,他那本來要砸下來的身體竟然生生的被掀翻了過去。 「嘭。」

一聲巨響,金鱷摔在了地上。這一下雖然不至於讓他受傷,但是這一股震撼的力量,讓他知道了這個人類不是他可以對抗的。

「刷刷刷……。」七十八把追魂劍繼續在金鱷的身體上劃過。

「嚓嚓嚓……。」

一道道火焰起起落落,美麗而又充滿了殺機。

「吼吼。」

金鱷又巨吼了兩聲,他防禦雖然還在,但是這樣任人宰割下去,防禦遲早要被破了的。

「少爺,少了這個金鱷這個傢伙……。」

白龍、蟲九、狐十八都看到了為當年被金鱷和狼鷲殺死的兄弟們報仇的希望,他們眼睛里的怒火更盛了。更加的瘋狂攻擊金鱷,想要讓金鱷早些死去。

「呼呼呼……。」

白龍的重拳,蟲九的身體衝擊,狐十八的利爪,一次次擊打在金鱷的身體上。

「砰砰砰……。」

雖然金鱷無法利落的避開,但是他的這一身金甲,讓他擁有者皇級妖獸中最強的防禦力。

若是只有白龍、蟲九、狐十八,他雖然無法逃走,但是也還能堅持。

最讓金鱷感到要命的當然還是那個人族年輕人,他不但源力瘋狂,那長劍更是讓他感到恐懼。他那鱗甲上的一道道劍痕,就彷彿隨時都能夠割開他的防禦,讓他的皮肉暴露出來。

「金鱷,你當初搶我們的領地,殺了我們二十二個兄弟,今天到了你還命的時候了!」白龍怒吼著。

「金鱷,我們不但要殺了你,還要用你的皮來做皮甲。」向來沉默的狐十八也怒吼道。

「我最喜歡吃鱷魚的腦漿了。」蟲九用有些噁心而又貪婪的語氣說道。

「狼鷲的屍體給你們留著呢。」唐浩突然說道。

「哈哈哈……多謝少爺為我們死去的兄弟報仇。」白龍暴虐的笑著。

金鱷知道狼鷲凶多吉少了,但是當知道事實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感到恐懼。

眼下的形式,他是無論如何也逃不掉了。

「吼吼……。」

金鱷連番吼叫,奮力的掙扎著。

「刷刷刷……。」

金鱷越是掙扎,唐浩實驗追魂十字劍的攻擊效果就越好。

劍光閃爍,火光四濺,瘋狂翻滾的金鱷身體上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痕。

「他的防禦快要被破掉了。」唐浩平靜的說道。

「兄弟們,殺……。」白龍最恨的就是金鱷了,他揮動龍拳,一拳拳的砸在金鱷的身體上。

「砰砰砰……。」

唐浩也不得不佩服金鱷的防禦實力,既是是在如此瘋狂的攻擊下,他依然能夠堅持這麼久,這是恐怖。

當然了,這是在唐浩沒有下重手的情況下,若是他真的出手,金鱷的防禦早就被破了。

「嚓嚓嚓……。」

金鱷後背鱗片在瘋狂攻擊下,終於開始片片脫落,落後了金色的皮肉。

「吼吼。」

金鱷知道,他要完了,他希望有人聽見他的叫聲。

「如果他在附近,他早就來了。」唐浩平靜的說道。

「我可以臣服與你。」金鱷終於求饒了。

「我不需要你的臣服。」

「殺殺。」

白龍其實還真有點怕唐浩接受了金鱷的臣服,畢竟這個傢伙比他們兄弟都要強大,若是得到了這樣一個皇級妖獸,確實可以幫助唐浩做很多事情。

「殺殺。」

狐十八也有同樣的想法,他奮力的攻擊著金鱷。

唐浩知道白龍、狐十八的擔心,他也不想繼續再試追魂劍的攻擊能力了。他的手中多了一把纖細的紫風劍,劍鋒一掃,一道源力光芒橫掃而出。

「刷。」

光芒渾厚強大,從金鱷的脖頸劃過。

「撲。」

一股鮮血從金鱷的喉嚨噴濺而出。

「吼。」

金鱷痛叫一聲,奮力的翻滾,想要做最後一搏,但其實他自己都知道,他沒有任何機會繼續活下去了。

「嗖。」

就在這時,一道金光從唐浩的身上彈射而出,宛若一支箭一樣釘在了金鱷的眼睛上。

「吼!」

金鱷痛叫一聲,抬起雙掌拍打眼眶。

「啪啪啪……。」

巨大的力量讓金鱷的頭不停的顫抖,看得出他是真的很用力。

白龍、狐十八、蟲九都吃了一驚。剛開始看見金光,他們以為那是唐浩的玄兵。但是當看清楚之後,他們發現那是一條纖細的金蛇。他們也立刻感覺到了,那條金蛇雖然細小,但是卻也釋放出了強大的暴虐之氣。

是妖獸!

而且等級還很高,應該是王級,或者更高。

「還等什麼?」

唐浩見白龍、狐十八和蟲九都挺住了攻擊,他知道這三個皇級定然是被金蛇的出現給弄愣住了。他之所以沒有再隱瞞金蛇的存在,是因為他覺得時候到了。現在無論再發生什麼變故,他們都不會背叛他了。

「是……少爺……。」

「砰砰砰……。」

白龍、狐十八、蟲九繼續攻擊。

金蛇已經鑽進了金鱷的眼睛里,頃刻之間就把金鱷的左眼吸食乾淨了。接下里自然是有眼了,他現在的吸食速度也快得讓人吃驚。金鱷的一隻眼珠兒就比金蛇的身體還要大一些,但是他吸食了一隻眼珠之後,身體一點也沒漲。

要知道,就在之前,他剛剛吸食了狼鷲的雙眼。真不知道他吃了這麼多東西,都吃到哪裡去了。

不一會兒,金鱷的雙眼就變成了兩個血淋淋的黑窟窿。

「嗖。」

金蛇也返回到了唐浩身上。

終於,金鱷的掙扎變得無力了。

「刷。」

唐浩再出一道光芒,徹底的解決了金鱷。

「少爺,忘了問問修妖者的情況了。」白龍看著已經死去的金鱷說道。

「他們知道的並比我們多。」唐浩說道。

「哦。」白龍不自覺的看了唐浩的腰間一眼,他在找那條金蛇的去向。

「等一起結束,我再跟你們說。」唐浩平靜的說道。

「哦……是……少爺,我就是有點好奇。」白龍笑道。

「去找風行空他們。」唐浩說道。

「他們應該就在燕十三之前呆過的那個洞府。」白龍說道。

「我先走,你讓你的兄弟們立刻去斬蟒山躲避。」唐浩說道。

「是,狐十八、蟲九,召集兄弟去斬蟒山。」白龍立刻吩咐道。

「嗖。」

唐浩身形一定,向著東南方飛去,那個方向就應該是燕十三曾經的洞府的方向。

因為心裡著急,唐浩絲毫沒有保留,他希望一切都還來得及。

三個時辰之後,唐浩看見了那個洞府。

洞府是安靜的,沒有什麼聲響,看上去應該是什麼都沒發生。

唐浩飛快的到了洞府門口,不等他進入洞府,一道冷酷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正是落月。

「你沒事!」看見落月,唐浩心頭一松。

「白龍湖出事了?」落月則一眼就看出來唐浩肯定出過手了,她看見唐浩的鞋面上有兩滴血。

「嗯,那個修妖者抓住了白龍他們六個,然後來找風行空他們兄弟了。」唐浩說道。

「他沒有來。」

「這說明他沒找到。」唐浩說道。

「少爺……。」

這時,風行空等十兄弟也都從洞府內走了出來,他們也都聽見了唐浩和落月的談話。知道白龍湖出事了,他們的心裡都有些擔心。

「白龍他們都還好,我讓他們去站忙上了。」唐浩說道。

「我們也應該離開這裡了。」風行空則說道。

「嗯。」唐浩說道:「你們先去斬蟒山,白龍他們應該會先過來看看你們的情況,我在這裡等著白龍他們幾個,然後一同去斬蟒山。」

風行空聞言,立刻對暴闖等人說道:「你們去斬蟒山。」

「是,風爺……。」

暴闖等人知道事情緊急,不敢怠慢,答應一聲,給唐浩、落月道別,便向南飛去。

風行空則沒有立刻離開,而是陪著唐浩等待白龍他們幾個。

過了大約一個時辰,白龍等六兄弟來了。

只看見風行空一個,白龍等人大吃一驚。

「風爺,暴闖他們呢?」

「他們都沒事,先去斬蟒山了。」風行空說道。

「我還以為出事了!」白龍鬆了口氣。

「都沒事吧?」唐浩看見雕五的翅膀好像受了點傷。

「我沒事。」雕五立刻說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