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賊,我是聽出來了,是想收編我們幾個人,充當他的免費勞動力啊!”宋遠航推了推眼鏡說道。

“不免費!給你們工資!只要你們來幫我,錢算什麼東西?”葉文昊不裝了,大手一揮,直接露出自己身爲老闆的險惡一面。

“切,你給我們工資?那我們豈不是成爲你的下屬了?爸爸我這麼高傲,做不來這種事情!”曾俊楠很是不屑。

“可不就是,老子要站着把錢掙了!”陳建哼哼唧唧的說道。

宋遠航還是靠譜一些的,說道:“發工資就算了,幫你可以。”

“文昊,你把你公司的資料彙總一下,我給你放到網上去。這年頭誰還發傳單啊,多的是平臺放你這種公司信息的,需求方都是去這些網站上找團隊。”

葉文昊一聽,立馬湊了過去:“宋哥牛皮,今晚的晚飯我請了!”

“加雞腿啊!”

“加,還有快樂肥宅水!”

……

是夜,葉文昊百般無聊的躺在牀上和望雯瑤玩着遊戲,並賺取着一些技能點。

突然來了一個電話。

“艹,誰啊!老子的五殺!”葉文昊罵罵咧咧的接通了電話。

“喂,請問是葉文昊葉先生嗎?”

葉文昊煩的不行的說道:“老子有錢,不貸款!”

“不是!葉先生,我是吳秀影,您還記得嗎?當初您買車的時候,我不小心冒犯過您。”

葉文昊沉思了半響,這纔想起當初那個說要給自己跪下,結果自己就讓她跪的那個女子。

“哦,什麼事?”葉文昊毫無感情的迴應着。

吳秀影似是深吸了一口氣:“葉先生,上次沒能給您很好的道歉,我想明天請您吃個飯,不知道葉先生能否賞光?”


葉文昊是誰,南江第一帥比,鋼鐵直男。一聽就知道吳秀影這深夜來電的意圖。

吃飯?

呵……圖咱兜裏那點錢吧?

不過既然是送上門的礦,葉文昊絕對不會拒之門外的。

“好啊,那就明天晚上吧。”葉文昊大大咧咧的迴應。

“那個,葉先生,可以白天嗎?”吳秀影也不知道是裝的還是真的就太激動了,說話都有些顫音。

“白天沒空,白天我要上課。”

“哦哦……好,那我們明天晚上見。”

說完,葉文昊就掛斷了電話,看到對局已經結束了。

“文昊哥哥,你剛剛怎麼掉線了啊?我們都輸了……嗚嗚……”望雯瑤在語音裏面抱怨着。

“有個女人急着投懷送抱,我義正言辭的拒絕了她!”

葉文昊點了開始匹配:“沒事,我帶你打回來。”

“哇,文昊哥哥果然是三觀端正的男人呢,就不要理會那些品行不正的女人哦。”望雯瑤甜美的聲音傳來。

“放心吧,我是個斯文人。”

曾俊楠冷笑一聲:“是個斯文敗類!”

“就是個敗類,斯文都算不上!”陳建唾棄道。

葉文昊是不會理會這些臭弟弟的,自己還有很多女生要應對,沒有這個閒工夫。

睡前,葉文昊給南音發了一條信息。

“要睡了嗎,小憨憨?” 那一邊,本來要睡的南音見手機亮了,就伸出手拿起手機,看到消息之後,南音嘟着嘴巴回覆。

“就要睡了。”

“那來一個晚安吻。”葉文昊厚顏無恥的樣子,在屏幕的光芒照射下,格外明顯。

“不要。”

南音只是輕飄飄的迴應,臉上也不見半點神情波動。

“不行,必須要!”

“很晚了,我要睡了。”

“一個晚安吻而已,不用多久的。”葉文昊不願放棄。

南音沒回。

葉文昊嘆氣一口,給南音發了一個親親的表情過去。

然後,就收起手機睡覺。

南音看到表情知乎不由得微微一笑,隨即抱着抱枕閉上眼睛。

“該怎麼才能親密起來呢?”葉文昊帶着這個問題睡覺。

然後做了一個噩夢……

但是南音,卻是做了一個美夢。

甜甜的,有點小幸福。

……

“文昊,你昨晚又嚕啦?怎麼要死不活的?”曾俊楠見鬼一般看着葉文昊。

“別說了,老子做了一個噩夢。夢裏有幾十號五大三粗的女人追着我,無論我怎麼跑都跑不過她們。”葉文昊心神憔悴的說道。

“她們追你幹嘛?”陳建從牀上爬起來。

“還能幹嘛?她們當然是饞老子的身體啊!”

葉文昊大喊道:“她們綁着我的手腳,不讓我動彈啊!媽的,好在老子醒的及時,不然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然後,我就不敢睡了,怕這個夢接回去。”

“放你狗屁吧,老子怎麼沒有夢到過這種情況?”曾俊楠撇撇嘴。

陳建卻瞪着眼睛:“握曹,我有過。”

“嗯?”

葉文昊三人看着陳建,“那你當時沒有被嚇到?”

“嚇?爲什麼會被嚇到?”

陳建嘿嘿一笑:“老子當時腦子一轉,直接將那些恐龍級別的女人轉變成膚白貌美腿長胸大屁股翹的女人,然後就變成我追着她們跑,好開心超級快活的。”

三人看着陳建好久,最終是葉文昊憋出了一句:“你他媽真是個人才!”

……

晚上六點,葉文昊去了公司一趟,吃了一個外賣再喝了幾口茶,然後就陪着南音去練琴。

因爲葉文昊公司壯大的原因,大家都知道商演會源源不斷的來,所以整個藝術團之中,都是燈火通明的,各個小組都在排練新的作品。

聲樂組也不例外。

小胖子戴金鵬已經成爲了樂隊的鼓手,還是葉文昊親自教戴金鵬敲架子鼓的,畢竟自己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一直跟着樂隊表演。

戴金鵬也努力,經常練到最晚才走,如今已經勉強能夠跟上樂隊的練習。

柳依娜的嗓音不錯,在練着唱歌,偶爾也能讓她作爲主唱。


總而言之,樂隊照常練習,葉文昊和南音則是在一旁打打鬧鬧。

八點的時候,吳秀影打來電話,說自己已經定好位子了,馬上可以過去。

葉文昊說自己有些事情走不開,要晚點。

九點的時候,吳秀影又來了電話,葉文昊正在民舞組和師姐們交流心得。

十點了,葉文昊在模特組,惹得一羣身材高挑的美女們不斷髮出玲瓏悅耳的笑聲。

終於到了十點半,葉文昊才說自己可以過去。

“那我等你。”吳秀影的耐心差點消磨殆盡,咖啡都續杯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但這一等,又是等了半個小時。

等到葉文昊來到的時候,已經十一點了。

“等很久了吧?實在不好意思,很多事情需要忙。”葉文昊毫無愧疚心的說道。

吳秀影今夜特地打扮了一下,精緻的妝容配上讓人聞了就有些欲罷不能的香水,使得吳秀影今夜格外不同,在場的好些男子都來搭訕過。

“沒關係的,我聽說葉先生你已經開了公司,忙是正常的。”吳秀影溫聲說着,雙手放在雙腿之間,儘可能讓自己看起來有種小女生的感覺。

葉文昊聞言眉頭一挑,暗道自己果然沒有猜錯,顯然是聽到自己開了公司之後,這纔有了昨晚的電話。

不然的話,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還道歉?

“你是從哪知道我開公司了的?”葉文昊若無其事的問道。

吳秀影微微笑着:“是從唐總那裏得知的,說起來,還沒恭喜葉先生您呢。另外,葉先生你可真厲害,大一就開公司,南江師大應該就只有你了吧?”

“還行吧,開個小公司玩玩而已。”葉文昊淡淡的迴應。

“可不是小公司呢,葉先生你這麼厲害,都能和唐總成爲朋友,怎麼可能是小公司。”吳秀影眼睛眨了眨,彎彎的睫毛撲朔着,眼裏有光,暗藏神色。

“我也想和葉先生還有唐總這樣的人物成爲朋友呢,就是……就是我還沒有資格。”說着,吳秀影低下了頭,裝作楚楚可憐的樣子。

葉文昊瞥了吳秀影一眼,然後若無其事的喝茶,像是沒聽到吳秀影這句話一樣。

【技能點+2】

吳秀影有些急了,想着這時候葉文昊不應該開口安慰自己一下,或者直接說他就是自己的朋友之類的話?

但是葉文昊什麼都沒說啊。

吳秀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沉吟半響,吳秀影擡起頭,笑道:“說了這麼多,都忘記點菜了,真是不好意思。”

“剛想問你是不是你已經吃了。”葉文昊淡淡道。

【技能點+2】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