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後葉一鳴就突然感覺到腳下一空,旋即墜落的感覺就從他身上升起,即便他如今已經擁有了大主宰巔峰的修為,卻也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驚駭下,他才發現墜落的竟然不止是他,就連那千萬黑獸也正在空中不斷掙扎著。

疑惑的掃視之下,他很快就看到臉上帶著輕柔笑意的那美貌少女,相比其他人的驚恐,她的臉上則是只有滿足之色。

「幽……幽泉!?她,她竟然是死海幽泉!」

花輪的驚呼聲立刻在葉一鳴心中回蕩開來,只是葉一鳴對於死海幽泉這個名字沒有任何印象,可還不等他詢問,就發現少女的目光已經朝他看了過來。

少女驚疑地盯著葉一鳴身上的黑霧,訝異道:「咦?這不是不死族的小花花嗎?怎麼不跟著龍晨那小崽子到處霍亂,反而跑到人類的身邊了?」

葉一鳴直感花輪所形成的黑霧一顫,隨即凝結成原本的目光,只是他臉上卻沒有了平時的淡定從容,而是一臉諂媚的向著少女苦笑:「幽泉大姐,您老怎麼在這裡啊?」

「我老?」

少女臉上的笑容立刻收起來。

「不!不!不!您聽錯了,小弟說的是美貌的您怎麼在這裡啊?我可沒說您老啊!」花輪結結巴巴的說道,平時的伶俐口齒在少女面前不知道丟到哪裡了。

想到少女的忌諱,花輪已經被嚇出滿頭冷汗。

葉一鳴和古天命、慕容羽、邪皇看得滿頭霧水,卻也知道曾經花輪的強大,既然他都要在這少女面前低頭,顯然這少女的來歷不簡單。

「哼!這還差不多。」

少女翻了翻白眼,才收回目光,似乎已經對花輪有了一些怒氣,不願再理會一般。

不過她這反應卻著實讓花輪鬆了一口氣,苦笑回頭看到葉一鳴幾人的神色,才急忙傳音道:「你們可千萬別惹這個姑奶奶,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可她的戰力卻超過了龍晨他們幾個的總和,我們幾個可不是對手。」

「……」

葉一鳴幾人同時無語。

這段時間的戰鬥和逃遁,也讓葉一鳴清楚的知道,之前追蹤他們而來的人正是摩羅大宇宙之主艾菲爾的分身,按照他的理解正是這少女才對。

可……

怎麼才一轉眼間,這少女的身份就突然變成連不死族都不敢惹的存在?

這麼說來,那她又怎麼是艾菲爾的分身?

難道是……她才是這摩羅大世界以及所有黑獸的共主?

想到這裡,葉一鳴的雙眼瞪得溜圓,隨著他修為的不斷提升和跟花輪的接觸越來越深,讓他發現這個世界上的隱秘竟然是如此之多,人類所驚懼的生死大敵只是真正不死族的走狗不說,竟然就連不死族都無法在這天地中橫行。

葉一鳴頓時有種認知被顛覆了的感覺。

片刻后,一片陌生的世界就出現在葉一鳴的眼中。

只見他們正在落下的位置中,乃是一片極為廣袤的大地,亭台樓閣屢見不鮮,街道上人類人王,顯得熱鬧非凡,甚至一片片鬱鬱蔥蔥的山川上還能看到黑獸的身影。

黑獸不破壞,跟人類和平共處?

這一點不止是葉一鳴發現,就連黑獸那邊都發出一片片驚呼之聲。

「所有不死族聽著,此地乃是道天之地,任何族人不得破壞此地任何東西,嚴禁違背此地任何規矩,違者……全族陪葬!」

突然,一道嚴厲的聲音從葉一鳴等人頭頂上傳來。

葉一鳴幾人下意識抬頭看去的時候,只見一個身上散發著鴻蒙之力的黑獸女子帶著七個修為不亞於奇特拉的強者正在快速朝著這邊落下來。

「此人……」

「參見艾爾菲爾大人!」

一干黑獸在葉一鳴驚疑的同時,同時高聲喊道。

艾菲爾,摩羅大世界不死族第一人。

一干人落地的同時,艾菲爾就帶著手下一干強者朝著少女那邊走了過去,葉一鳴正準備帶人現行離去的時候,就見一個黑獸快速朝著這邊飛過來。

「不死族瓊斯,代表道天符地傳規則,所有不死族、人類聽好了。」著黑獸還在天空,大喊聲就已經傳了過來。

黑獸那邊對於瓊斯這個名字有不少熟悉著,欲開口時卻被一道強悍的氣息鎮壓。

這氣息不但鎮壓住黑獸那邊,就連葉一鳴這邊都感受到強悍的威壓,此威壓竟然是從之前那艾菲爾身上傳出。 第1693章規則

鴻蒙境界的氣息一出,所有噪雜的聲音同時停頓下來,正在瓊斯的神色變化之時,艾菲爾身上的氣息快速收斂起來。

瓊斯神色中帶著一抹恐懼的神色看了艾菲爾一眼,才繼續說道:「道天符地規則一:城內禁空、禁戰,違者,死!」

「道天符地規則二:生死戰只能在生死戰台展開,違者,死!」

「道天符地規則三:此天地內,禁止一切開鑿、破壞,違者,死!」

「以上便是道天符地規則,希望大家都能遵守規則,還有,此地每個月都會出現道天符文,大家可以研究,根據我們所知,這種符文也是我們離開的唯一出路,其次便是這天地的各種天材地寶,有緣者得之,但必須是天材地寶成熟之時,且收取不得損壞之物本源,且此地天材地寶不少都擁有死亡氣息,可供我們不死族修鍊之用。」

「至於此地居所……雖然已經被人類所佔,可若是艾菲爾大人需要的話,我等可以幫您爭取過來一些。」瓊斯最後這話則是對著艾菲爾所說。

身為摩羅大世界的黑獸,他對艾菲爾的存在還是很清楚的。

「不用,帶我去我們不死族所在之地。」

艾菲爾微微搖頭立刻就讓瓊斯帶路離去,不過過千萬的黑獸數量,想要安置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若非他們本就是習慣居住山洞的物種,怕是此地的所有閣樓都還不夠他們居住。

大片黑獸離去之後,就讓葉一鳴幾人露了出來。

原本在閣樓中,因為黑獸數量突然增加千萬而擔憂的人,發現葉一鳴幾人後,同時瞪大了雙眼。

「人…人類?」

「這都幾十萬年了,人類不是已經滅絕了嗎?」

諸天萬界之帝國崛起 「我記得上次進來的那幾個是二十多萬年前吧,已經絕跡了二十多萬年的人類蹤跡,怎麼會再次出現了?」

「不管了,先過去接觸接觸。」

一個看似二十多歲的青年,眼中閃爍著古怪的神色,快速從閣樓裡面飛出來,此地除卻生死戰台可以出現死亡,他們倒也不懼離開閣樓所在的『城池』位置。

很快,一群群人類青年就從那一片閣樓出跑了出來,一個個好奇的盯著葉一鳴三人。

「你們是……」

一個看起來有著四十多歲年紀的男子走上來,眼中滿是好奇之色的問道。

葉一鳴看了此人一眼,卻是發現此人的修為竟然已臻大主宰六重修為,可在這些人里看起來卻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

葉一鳴狠狠的驚疑了一陣,才向著那人微微拱手,道:「在下葉一鳴,諸天萬界之人。」

「諸天萬界?」

所有人都是一愣,不同的是青少年們疑惑,而站在人群里看著葉一鳴的那些上些年紀的人,卻都是露出錯愕之色。

諸天萬界他們也知曉,卻也知道那是另一片大宇宙。

摩羅大世界數十萬年前就被黑獸所佔領,他們驚疑的是萬界之心如今竟然還有人類的存活。

「嗯!」

葉一鳴輕輕點頭。

他也能看出這些人的好奇,遂,問道:「你們是摩羅大世界被黑獸佔據之前來到這裡的人?」

「是的。」

之前跟葉一鳴交談的中年男子點點頭,迫不及待的問道:「現在外界怎麼樣了,你們怎麼跟那些黑獸一起過來了?他們沒有對付你們嗎?」

這些問題顯然是所有黑獸所懷疑的地方。

「十二方宇宙隕落其九,如今除卻諸天萬界之外,還有兩處大宇宙沒有被完全攻佔,可形式怕也好不到哪裡去,而我是為了尋天材地寶而來。」葉一鳴並沒有詳細解說的想法,甚至他此時的眼中,這些人類與黑獸並無區別。

之前在萬界之心時,各種打著人類名義旗號來對付他的人,他已經見了太多太多。

別說這些人只是摩羅大世界最後的血脈,即便真是人類最後的薪火,若是敢阻擋他獲取幫助葉瑤瑤復活之物,他也不會再像以前那本仁慈。

殺戮,往往是最容易解決事情的手段。

他的話讓這些人的神色都變得難看起來,三方宇宙的人類已經岌岌可危,可此人卻只顧著給自己弄天材地寶,雖然他們也能感覺到此事有因,卻也對葉一鳴的第一印象變得極差。

「原來如此,不管為什麼,既然你們也來了這裡,那就是這方天地的人類生靈,以後在道天符地生存,一切有白主給你撐腰,無需再畏懼那些黑獸,不過相應的,你們所取得的七成天材地寶需要上交,等你們在這裡呆過萬年之後,可減少到五成,隨我進城吧!」中年男子點點頭,不動聲色的說道。

而旁邊的青年們聽聞此言,臉上卻露出一抹諷刺的笑容。

他們在此地生存,雖然一般時候沒有危險,可但凡是有過三次矛盾者,只要有一方提出生死戰台之戰的時候,對方就必須登台。

由於大主宰巔峰,甚至已經修鍊出一絲鴻蒙之力的白主白莫寒在,才讓他們這裡的危險減少太多太多。

為了支持白主的修鍊,他們的確需要上繳部分天材地寶,卻只是上繳三成而已,這中年男子明顯是在為難葉一鳴幾人。

葉一鳴的嘴角立刻流露出一抹冷笑。

他不知此地白主的修為如何,都不足以在他面前耀武揚威,至於中年男子口中所說的七成天材地寶那更是開玩笑。

他的神國之中,數萬神國戰士的復活需要天材地寶,葉瑤瑤的復活也需要天材地寶。

若真是被這些人所打壓,別說七成,即便是一成,他若真在此地找到可以復活葉瑤瑤之物的時候,也會出現一些問題。

「我們的居所就不需要各位掛心了。」

葉一鳴神色冰冷的瞥了中年男子一眼,轉身就朝著之前所看到的一片空曠地帶走去。

而慕容羽、古天命以及邪皇三人,都是活了數十年的老妖怪,比眼前的這中年男子活的時間長久了不知道多少,自然能夠看出對方的刁難。

他們能夠跟著葉一鳴離開萬界之心,自然不會再有為人類去死的想法。

既然這些人類不善,他們自然也沒必要給這些人好臉色,轉身跟著葉一鳴就走,至於噬天蠻犬大黑,更是看都不看這些人一眼,匆匆的跟在葉一鳴身後。

四人一犬的離去,立刻就讓那中年男子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哼!好一群不知好歹的傢伙,老夫好心好意邀請你們,既然你們不知好歹,那就等著被黑獸屠殺吧!」那中年男子冷哼一聲,倍感臉上無光,轉身離去。

而遠方人群里的幾個白髮老者,卻圍繞在一起,饒有深意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符大姐,你對這件事怎麼看?」

「你說呢?」

那符大姐臉上儘是冷色,顯然已經動了真怒。

問話的白髮老翁苦笑一聲,就向另一人看去:「老左,你怎麼看?」

「陳鴻老哥,你自己有想法你就說嘛?幹嘛要問來問去?難道你真以為我們不知道,剛才的那個小子是你的重孫?」左姓老者白眼一翻,道:「不過我勸你別那麼衝動,那個小子雖然年輕,可他能跟黑獸一起從迷宮裡過來,顯然不是什麼易於之輩。」

「誰知道他不是跟黑獸有勾結?」陳鴻面色一冷。

符姓老嫗聞言冷笑起來,卻始終沒有多說一個字,其實三人之中,只有她看出葉一鳴的不凡。

不過她看出的並不是葉一鳴,而是慕容羽。

她不知慕容羽是誰,可慕容羽畢竟只是大主宰九重修為,身上的氣息雖然掩藏的不錯,卻也被她看出一些。

大主宰八重左右。

這是她給慕容羽的評價,可無論慕容羽的真正修為是什麼,既然他能夠老老實實的跟在葉一鳴身後,就已經說明了葉一鳴的不凡。

這種人,不可與之為敵。

不過他們由於都需要依靠白主,多年來都一起在此,可符姓老嫗跟陳鴻之間的關係卻不融洽,甚至算得上有仇,既然陳鴻要去找虐,她自然樂得看戲。

至於陳鴻的死活,她倒是不甚在意,畢竟此地的法則存在,就沒人敢在生死戰台之外殺人。

「你說有勾結就有勾結好了,可是陳鴻老哥,你還真打算對那個小子不成?無論怎麼說他也是人類啊!」左姓老者苦笑道。

「哼,不聽管束,不想進貢給白主天材地寶就必須懲罰,否則今後誰還會給白主天材地寶?」陳鴻此言倒是顯得義正言辭,卻讓符姓老嫗和左姓老者同時冷笑起來。

……

……

「就在這裡吧!」

葉一鳴帶著幾人來到這片空曠之地后,專門用神念在周圍探查了即便,確定此地沒有任何草木山石在,才帶著幾人再次走到空曠之處的邊緣地帶。

這片空地足夠大,足夠讓他將神國落座下來。

「神國,出!」

葉一鳴在丹田處輕輕一點,隨著他右手輕點的動作,神國立即出現。

瞬息間,偌大的神國就在這片空曠的地方突兀出現,讓不算太遠之處的閣樓『城池』剛剛回去,有些目光尚還看著這邊的人同時瞪大了雙眼。

「那是什麼?」

「好高的城牆啊,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神跡嗎?」

「我好像聽家祖說過類似的事情,可這叫什麼來著……不過看起來好高大上啊,竟然能夠突然弄出來一座城池,這種能力恐怕就連家祖都做不到吧?」

葉一鳴幾人自然聽不到遠方的這些細微的聲音,神國出現之後,他立刻帶著幾人朝著城門前走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