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后,他回答著:「好。這個項目,我等顧小姐三年的時間,如果三年的時間,顧小姐依然沒有完成手頭重要的事情,那我們的這一次合作,也就到此為止。」

就算沒有薄夜衾。

顧妙妙的背後依然還有凌一墨,馬博城。

光是這兩個人,在華國的影響力,就是不容小覷的。

凌一墨又和霍逸致商談了一些細節,才掛斷電話,告訴了顧妙妙。

關於合同的事情,顧妙妙讓凌一墨自己操辦。

她相信,凌一墨會在合同上,為她爭取最大的優勢。

解決完了霍家邀請她參演電視的問題后,顧妙妙給馬博城打了一個電話。

此時的馬博城正在和浪漫國的外交部以及商業部長談論合作的事情,手機被秘書保管。

秘書看到「師父」二字時,連忙恭敬的接聽了電話。

本以為電話那端會聽到一個滄桑的老年男子聲音,誰料卻聽到一個清脆有力的女娃娃聲音。

最關鍵的是,女娃娃在電話里說着:「馬博城,給我送一套研究航天材料的實驗設備來。」

秘書震驚電話那段人的年輕,同時也震驚這個女孩子竟然直呼馬總的姓名!

短暫的呆愣過後,秘書憑藉着自己良好的職業習慣,立即微笑,客氣和尊敬的回答著:「這位小姐,我們馬總在開會,至於您說的這些事情,等馬總開完會以後,我會立即和馬總彙報的。」

聽到不是馬博城,顧妙妙哦了一聲,「那等他開完會,你讓他再給我回個電話過來。」

她可不單單是要幾個設備就完事了。

掛斷電話以後,顧妙妙又給馬華藤打了一個電話。

「師父!你下山一個多月,終於捨得給我打一通電話了!」 阿儺和迦葉兩人安排好寺內的工作后,便隨着如來佛祖出了大雷音寺,一路向東,趕往天庭。

這一路上,如來佛祖也不急着趕路。他帶着阿儺和迦葉一路上走走停停,觀察東土的地理山川。如來佛祖還讚歎道:「這東土的水土果然不一般!」

阿儺和迦葉此時臉上卻充滿了疑惑。他們見游奕靈官與翊聖真君來送信時的神情,似乎這行應該是事關重大,十分緊急的,可現在卻是怎麼成了遊山玩水了。

這在阿儺和迦葉滿腦子疑惑的時候,如來佛祖突然問了一句:「你們兩個可知,我教中人,之前都有誰來過東土,與東土有聯繫?」

聽如來佛祖這麼問,阿儺和迦葉的腦子更懵了。心想:「誰來過東土,與今次出行,這兩件事之間,難道有什麼關係嗎?」但是迦葉也反應很快,回答道:「第一次是燃燈佛祖一行人與金蟬尊者,分成兩路來了東土;在那之後,後來佛祖您又派金蟬尊者一個人來了一次東土,而且呆的時間還不短;再有就是四大護教……」

這時,如來佛祖突然打斷了迦葉還沒說完的話:「夠了!我已經知道了。後面的話不必再說了……」

阿儺這時稍微上前,低聲問道:「佛祖,難道誰之前來過東土與我們這次來東土,有什麼關聯嗎?」

如來佛祖搖了搖頭,說道:「現在還無法確定,不好說……」此後,如來佛祖便是不再聊這個話題,帶着阿儺和迦葉又繼續往天庭趕。但這一路上,他口中時不時去低聲念著幾句,卻不像是佛經,倒是像一個人的名字——「金蟬子」……

花了不短的時間,如來佛祖和阿儺、迦葉終於來到了天庭。但是此時的天庭已經幾乎亂成了一鍋粥。

原來,玉帝把大部分的兵馬調走以後,眾人原以為那妖猴會趁機遛下凡去。可誰能想到,就在這時,那妖猴不知為何突然發出一聲巨大的慘叫,隨後他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忽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變化之術,顯露出了原形;就在殿內之人想出手去對付他時,他的身上又突然離奇的冒出奇怪的火焰。那大火把周圍燒得熱氣逼人,讓人難以靠近。

就在眾人正在猶豫着是否要上去將妖猴擒拿之時,那妖猴竟然發瘋似的,瘋癲狂亂地揮舞着手中的金箍棒,把周圍的東西敲得七零八落,通通砸個稀巴爛。

「轟——」,那瘋魔了的妖猴,舉起手中的金箍棒在巨靈神一干人等沒注意的時候,一下子就砸在了凌霄寶殿的前端,把大殿前半端砸垮了一大半。

嚇得巨靈神對着殿內大喊:「陛下!您有沒有傷著。」便要帶着一部分天兵往殿內衝去。

「你們不用過來,我沒事。你們去把那孽畜攔住。」殿內傳出玉帝沉穩的聲音。

「臣聽令。」說完,巨靈神就舞起斧頭沖向那隻瘋猴子。但是沒交手幾下,就被美猴王打得連連後退,被壓製得動彈不得,只能苦苦支撐著。

那幾百天兵見狀,立馬結了個陣法,把美猴王圍在中間,為巨靈神減去一些壓力。但是也只是僅僅能把那妖猴拖住片刻而已。

就在美猴王要棄開巨靈神,衝出包圍,闖進凌霄寶殿之時,他卻突然停了下來,緩緩轉頭看向天庭的某個地方,不由自主地低聲愣愣喊了一聲:「師傅……」

在巨靈神眾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美猴王提起金箍棒就向著他剛剛感應到的地方奔去。

可就在這時,一道強大的斬擊突然對着美猴王的頭部直接斬下,將美猴王轟趴至地下。

「陛下。臣等無能,請陛下責罰。」巨靈神等人突然跪了下來。

「起來吧,等把這孽畜抓住了,再說其他……」玉帝這時輕輕落於美猴王前方,擋住美猴王的前方。他的仙劍就停在美猴王的頭頂。玉帝回頭望了望美猴王想去的地方,又看了看美猴王砸落的大坑,心想:「他是怎麼感覺到那關着三個老東西的地方的?要是他把那結界破壞了,那我和太上老君就麻煩大了……」

趁這時間,巨靈神又與眾天兵把那個大坑圍住。

「吼——」,坑中的美猴王一聲怒吼,提棒就躍過眾人,夾着一團火焰砸向玉帝。

玉帝右手劍訣一引,仙劍飛回到他的手上,格擋住美猴王的攻擊。但是他留着這猴子還有用,只是簡單的抵擋。

就在玉帝感覺游奕靈官和翊聖真君去了太久的時候,游奕靈官和翊聖真君便回到了。

見此,玉帝一劍把美猴王逼退老遠,問游奕靈官和翊聖真君:「大雷音寺怎麼說?」

「回陛下的話,如來佛祖讓我倆先回來,他隨後便到。」游奕靈官和翊聖真君行禮應到。

「好。那你們兩個和巨靈神等人困住這孽畜,等他們過來處理。我去把那些三味真火滅了。」說完,玉帝又一劍逼退美猴王,然後囗中念到仙訣,左手虛空畫符,隨後一抹仙劍,只見仙劍金光流轉。

「去——」,玉帝再一引劍訣,那仙劍離了他的手,一化萬千,紛紛飛向失火之地飛去。

做完這些事情,玉帝的元神分身開始變得十分虛幻,他又對眾人說:「等下如來佛祖來了,便留他至我從西方歸來。與他商量要事……」說完,還沒等游奕靈官等人應答,他的身影便消失了。

游奕靈官眾人連往向著西方位置行禮應了一聲。

這時,眾人又見那一團火光又沖了過來,紛紛連手去攔截。

本來這幾個人的實力並不很強,但是美猴王中了玉帝幾劍,實力大減,況且眾人也只需要拖住美猴王,等到如來佛祖來到,不用生死相搏,所以一時半會還分不出勝負來…… 「不要啊,不要!」

葉宛雲這次真的哭了。

她已經不是一次被當眾扒光衣服了。

這次竟然再次被扒光了……

為什麼會這樣?怎麼變成了這樣的?

為什麼每次受傷的人都是她呢?

「求求您了,不要再扯我的衣服了,你不就是要錢么,我給你,我給你就是了。」葉宛雲無奈的大喊著。

「早點拿出來不就是了!」黑衣人無情叫囂著。

嘴上雖然是在如此叫囂,但是手上卻絲毫沒退縮,甚至還故意在某處軟綿之地狠狠地掐了一把。

「啊~」

葉宛雲被掐到不由自主的叫一聲。

這聲音讓黑衣人更加得寸進尺,現場的所有人看的目瞪口呆。

果然,果然葉宛雲從來都不會讓人失望的,果然每次都會給廣大百姓發送福利的。

墨長風羞愧難當!

他也是從這一刻暗暗發誓的,即便相爺府真的將銀子送來,他也不會再要葉宛雲這個蕩婦的!

他就是要拿下葉宛月!

葉宛雲就是個丟人玩意兒,就知道給他丟臉,一直都在給他丟臉!

他堂堂齊明王,竟然被這個女人一次次的戴綠帽子,還是一次次當面被戴綠帽子,世可忍孰不可忍。

葉宛月就坐在不遠處,她清冷眼眸看著眼前一切的發生,嘴角勾勒出了一抹不羈的笑意。

阿靜以及酒樓里的其他人看著眼前的一切,都忍不住的笑出聲音來。

良久之後,葉宛雲和墨長風被黑衣人翻遍了全身,都沒找出一點銀子來,黑衣人的質問葉宛云:「銀子呢,你不是說給?」

「我給,我給……」她真的怕了。

可是她身上真的沒錢,這要怎麼辦?

「那個,我能先給你打欠條嗎?來日你拿著欠條去相爺府要錢便是。」葉宛雲只能如此哀求著。

即便她知道相爺府也拿不出錢了,但是眼下她真的別無選擇,總不能真的讓這個男人繼續非禮。

「打欠條?可以,但是我得先收點利息!」黑衣人木露凶光。

話音剛剛落下,黑衣人的寒劍就直接在葉宛雲的臉上劃下來。

霎時間,一條很長的傷疤遮住了葉宛雲的左臉,傷口很深,森冷可布。

這還不算完,黑衣人繼續揮動著手裡的長劍,又從葉宛雲的另外半張臉上劃了一道。

兩個臉頰上都是傷口,鮮血從臉上流淌下來,頓時染滿了她不堪的衣服。

她原本的臉頰算不得美,但也還算自然,略施粉黛還是能看得過去的。

可這一刀砍在了臉上,就像是野鬼一樣嚇人。

「啊!好痛,我的臉!我的臉!」葉宛雲整個人都要暈厥過去了。

她真的不敢置信這一切的發生,可是事實上,這一切還就真的發生了。

為什麼會成了這樣的呢?

葉宛雲實在搞不懂,為什麼每次都能很好的事情,只要她遇到了葉宛月,就都會發生轉變呢?為什麼所有的厄運都會發生在她的身上?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

葉宛雲是真的不想承認自己的這個悲慘命運!

可是,即便她的內心深處是不願意承認的,又能怎麼樣呢?

又能怎麼改變這一切呢?

她的鮮血越流越多,越流越多,整個人虛弱無比,體力不支之後葉宛雲顫顫巍巍的歪倒在了地上。

那黑衣人根本就不關心葉宛雲現在的情況到底是不是很狼狽,他直接拿出一張紙,遞在了葉宛雲的面前,然後瀟瀟洒灑的寫了欠條,上面直接寫了,欠債一百萬兩銀子!

並且粗暴的拿著葉宛雲的手指在傷口處沾上了鮮血,簽字畫押。

搞完這些之後,黑衣人好不憐惜的將葉宛雲給丟在原地,然後轉身便離開了。

葉宛雲早就因為失血過多而渾身無力,加之又是衣衫襤褸,又是被追著簽字畫押,眼下真的是不能再狼狽了。

她痛苦的掩面啜泣,恨不得立即找個地縫鑽進去。

可,越是這樣丟人的狀態,越是被眾人嘲諷。

葉宛雲能清楚的感覺到眾人的指指點點,甚至能感覺到別人如同刀子一般的目光。

她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想要儘快遠離這些是非。

「葉宛雲,以後你不要讓本王再見到你一次,一次都不要讓本王見到你!不然的話本王一定第一個宰了你!」墨長風的口中儘是威脅。

說完這句話之後,墨長風便憤怒的離開了現場。

發佈回覆